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研究员:美国单边主义打开中东动荡之门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华网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78票  浏览70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15日 11:07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2月11日文章 题:穿过地狱之门(作者

  《美利坚帝国计划》丛书共同发起人、美国国家研究所研究员汤姆· 恩格尔哈特)

  如今,“人民力量”正在撼动美国在中东地位的“支柱”。尽管五角大楼在中东地区投入了巨大的军事力量,但奥巴马政府发现自己对出现的严重混乱只能无助地旁观。

  在中东地区,埃及和沙特阿拉伯一直是美帝国主义力量和控制权的两大支柱——再加上冷酷无情的以色列和小个子的约旦。在之前的岁月里,精挑细选的“稳定”和“温和”的支持者则是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伊朗国王(你们还记得他的命运)以及80年代的萨达姆·侯赛因(你们也记得他的下场)。

  面对真正的(来自人民的)震慑,奥巴马政府被震撼了。它表现得软弱无力,不知所措,采取的举措总是比局势发展慢几拍。奥巴马政府的官员毫无疑问已在担心国内的政治未来,他们可能面临的质问是:谁丢掉了中东?

  这—切是怎么发生的?部分答案是:要怪就怪冷战正式结束的方式,美国在冷战结束后空前地狂妄自大,而美国领导人其后又选择踏上了单边主义道路。

  两波单边浪潮

  当苏联解体时,华盛顿先是目瞪口呆,然后欣喜若狂。冷战结束了,我们赢了!我们强大的对手已从地球表面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没过多久,诸如“唯一超级大国”(sole superpower)和 “超强大国”(hyperpower)等提法就接二连三地涌现。人们大谈我们的力量和荣耀将如何令罗马帝国和大英帝国相形见绌,在全球打造“美国强权下的和平”的梦想日渐成形。冷战的胜利——如同二战的胜利一样——有其好处,世界现在是我们的囊中之物,这样的结论导致两波美国 “单边主义”或者单干主义浪潮的涌现。而实际上,“单边主义”浪潮只是把国家这辆车直接驶向距离最近的悬崖,并且为中东地区人民力量的突然爆发埋下伏笔。

  第二波浪潮起始于小布什、副总统切尼、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以及号称要“排干全球沼泽地”的那帮人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作出的致命的决定。也就是说,他们将动用各种军事手段来追击“基地”组织(以及他们决定称为敌人的任何人)。

  美国的单边主义包括入侵阿富汗以及向巴基斯坦下达“要么站在我们这边,要么就是与我们作对”的苛刻命令。单边主义还包括全面军事化、五角大楼化以及美国外交政策的利己化。最重要的是,打垮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以及占领他的国家。所有这一切以及更多的东西都与“单边主义”一词如影随形。其理念就是,美国的军事力量强大到可以压倒一切,因此华盛顿可以在世界上单枪匹马地带着它可以召集的任何“联盟”,仍然可以得到它想要的任何东西。

  主流媒体如今在很大程度上把第二波单边主义浪潮归类于历史的记忆窟窿,而第二波单边主义浪潮为突尼斯、埃及以及有可能其他地方的动荡局势铺平了道路。布什政府从巴基斯坦到北非掀起了全球“反恐战争”,再加上它以打击“基地”组织的名义支持暴虐的统治,为这个地区的激进化推波助澜。

  另外,布什的高级官员一提到军事实力就都成了原教旨主义者,一提到军方可能取得的成就义都变成了妄想狂。他们掌控着巨大的力量:用于摧毁的力量。他们给这一力量贴上了漂亮的标签 “震慑行动”,然后动用这一力量入侵伊拉克,给中东地区的心脏捅了一个窟窿。在这一进程中,他们让这个行将就木的国家苟延残喘。

  结果适得其反

  这一行动其实没有耳义得成功。而今,伊拉克仍然是一个几乎不能呼吸的躯体,无法向焦躁不安的民众提供像电力这样简单的东西,也没办法抽出足够的石油来为这场灾难买单。

  与此同时,以色列一意孤行,通过定居点政策攫取巴勒斯坦人的土地,2006年夏季借助美国的支持(及其军火)在黎巴嫩南部捅了个大洞,2009年又通过毁灭性的军事行动在加沙捅了一个小一点的洞。而美国政府在这些时候只是袖手旁观。换言之,从黎巴嫩到巴基斯坦,大中东地区动荡不安,陷于激进的情绪中。

  布什政府官员的行为鲁莽到不能再鲁莽的地步,破坏性也大到不可能再大的地步。重要的是,他们以及随后的奥巴马政府把这场战争不可挽回地扩散到人口众多、拥有核武器的巴摹斯坦。

  你可以把真主党在黎巴嫩掌权和哈马斯在加沙掌权至少有一部分归结于他们疯狂的计划和项目。

  你也可以把伊拉克成立一个与伊朗结盟的什叶派政府、阿富汗塔利班的卷土熏来以及巴基斯坦部落边境地区塔利班力量的壮大“归功”到他们头上。他们也可以把该地区一盘散沙、一贫如洗的“功劳”据为己有。总而言之,当布什单边主义者控制着国家这辆车时,他们加大了马力,武装到牙齿,横冲直撞到灾难之中。

  如今没人记得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阿姆鲁·穆萨 2004年9月是如何描述伊拉克遭到入侵之后的局面的。他说:“地狱之门在伊拉克打开了。”不管对战争的感觉如何,我们在美国并不习惯于听到这类语言。它当时听起来—一或许现在听起来仍然—一像是一个过分的隐喻。但是,它可以轻而易举地被用作现实主义的描述,不仅描述了伊拉克发生的事实,也描述了大中东地区发生的事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描述了全世界发生的事实。

  我们的单边主义者两次愉快地穿越这些大门,想像着它们是通往天堂的大门。结果现在已经大白于天下了。

  地狱大门内,有件事明确无误:野花野草虽然能够在这片被1991年的胜利者勤勤恳恳耕作的土地上生长,但无论如何,“美国强权下的和平”对该地区乃至整个世界来说都已经变成了美国强权下的瘟疫。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