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朱德元帅的悲壮晚年:竟被遗忘在大会堂

热度34票  浏览5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朱德突然受到毛泽东严厉的批评

1958年开始的“大跃进”,对于常年在群众中开展调查研究的朱德而言,不能不引起深思。朱德已觉察到党在指导经济工作中的“左”倾错误。他是力主纠正者之一。

在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对彭德怀的批判和定调让朱德始料未及,同时对毛泽东的做法感到很不理解。

然而,谁也没料到,在一周后的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彭被打成“反党集团头子”,一大批领导人被列入彭的“俱乐部”。朱德虽能幸免,却遭到自与毛泽东合作以来一次较为严厉的指责。

1959年的秋日来临前,朱德感到有一种肃杀的气氛。许多老战友、好同志突然成了“反党集团”的成员,一直韬光养晦的林彪则成了毛泽东最信任的人。尤其是在经过几十年的合作后,毛泽东第一次用不尊不敬的评语点了他的名。更为具体的是,中央军委为此作了调整:毛为主席,林彪、贺龙、聂荣臻为副主席,朱德为常委。

“九大”前夕他已进入“黑名单”

春天总是给人带来希望。1961年春,中央确定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之后,朱德的脸上充满了笑意。特别是国家开始实施第三个五年计划,周恩来在第三届人大上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时,他的心情特别好。然而,谁又能料到,一场“中国式的斗争”已悄然兴起……

一天,朱德在林彪的一份讲话中看到这样一段话:“在我们元帅中间,除了彭德怀之外,朱老总也不好,贺龙是最不好的一个……”

“看来,这次要打倒一大批了!不仅有老红军,就连抗战这一批也保不住了!”朱德从一开始就像一个智者预见到了未来。

自从“文革”发起后,经康克清相劝,朱德搬到了玉泉山。那天晚上,朱德预感到有事要发生,难以安眠。果然,秘书告诉他,康克清打来电话,让他回中南海家中一趟。回到中南海,就看到门口横七竖八地贴满了大标语。他借着灯光,看清大门上贴着一张“勒令书”:

“勒令大野心家、大军阀向革命群众交代你的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行!”

朱德无语,只是苦笑。他进屋坐在沙发上,听康克清讲述下午发生的事情:下午,中南海的“造反派”将朱德的住所团团围住,一边喊口号,一边让他出来交代反党罪行。折腾半日,看没有什么结果才不得不收兵。据说,当天下午,住在中南海的几位主要领导人,除毛泽东、周恩来家外,刘少奇、邓小平、朱德几家都遭到了冲击。

“九大”召开前夕,康生亲笔写给江青一封密信,把朱德等134名八届中央委员诬蔑为“特务、叛徒、里通外国分子、反党分子”。与此同时,林彪一伙还到处宣布不投“老右倾”的票。

情况传到了毛泽东那里。毛泽东历来主张就是对立面也可以进中央。他在会上提到朱德、陈云等人时称:“功劳也有,错误不少,检查甚多,但别人不满意,我看算了,够了,看行动了!”他主张把这些人选到中央委员会:“不把几个犯错误的老同志选进去不好,党内有几个反对派有什么要紧?你反你的嘛!”

朱德在九大上勉强进了中央委员会。后来,迫于朱德的威望和毛泽东的干预,朱德最后还是进了中央政治局。

元帅居然得不到医院的治疗

政治上整不倒,林彪、江青一伙就从肉体上对八十多岁的朱德进行折磨。朱德尿糖原本就高,身体一度很坏,而林彪则指使总后不给其认真治疗。

据朱德原警卫员陈凤岐等人回忆,301医院对朱德的治疗采取了百般刁难:其一,有的护士在朱德起床打针时,将被子一撩,使病人露出半个身子,故意冻他;其二,朱德心脏不好,血压高,年龄大,住在医院南侧,应开南边电梯,但医院怎么也不同意给其方便,只有转到北边电梯而朱德这么大年纪,从未给予过特护,有时连找人都难……

秋日的一天下午,朱德起床后忽然咳嗽不止。他站起来试图走几步,但由于气喘不上来,两腿发软,身体渐渐下蹲。由于朱德体重,康克清扶不住,一下摔倒在地上,立刻满脸发紫。大家马上寻找医护人员,但一个也未找到。幸亏朱德生命力顽强,一会儿恢复了血色。事情过后,医护人员也未及时处理,仍不给予特护。

那一阶段,朱德身体几次出现危险。

就在他摔倒之后不久,有两次去洗漱间,又一次摔倒,并造成骨折。如此重大事故,医院也没追查原因,还是不增加特护,任其遭受痛苦。眼见这种情形,陪护的警卫员直流泪,只好动员朱德回家休养。

1969年10月20日,朱德被下放广东从化。一到从化,有人就向他们宣布了活动范围:“往东,不要越过小桥到河东;往西,不要越过梅林哨所后山……”一系列禁令,美其名曰:“为了保护首长安全。”

朱德喜欢看《参考消息》,但眼睛不好,看起来吃力。工作人员就读给他听。领导发现后,马上指示他们尽量躲开。生活不好,工作人员弄一条鱼,“没想到负责人不让拿,只好又放下。”

广东的下放是一段不愉快的记忆,好在时间并不长。1970年7月,周恩来突然给朱德打来电话,为了筹备四届人大会议,要他即刻返京。

元帅被遗忘在大会堂让冷气冻病

1976年1月,周恩来去了,邓小平又受到批评,同时毛泽东那里又报来病重的消息,“四人帮”篡党夺权活动骤然加剧,朱德心急如焚。在这历史斗争的紧急关头,他本来无力的双腿硬是站了起来。他再一次作出了一个决定:分担毛主席晚年的工作!

这不是一个普遍的决定,这是一个老帅在民族危难时刻,不顾90岁高龄挂甲出征。这是人类绝无仅有的先例,也是人类最高境界和信仰促成的责任。

1976年6月21日,朱德按时来到人民大会堂。这天的日程安排是会见澳大利亚联邦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会见时间到了,但外宾还没到,外交部也没来消息,朱德只好在休息室里等候。工作人员四处打听出了什么问题,最后才被告知,会见的时间推迟了。

这是个无法原谅的错误。作为国务和外事安排,都有严格的程序,时间都在分秒控制。但在那特殊岁月,“四人帮”忙着争权夺利,全国上下都在“反击右倾翻案风”,刚刚开始的整顿又在回落,外交部门形成的一套严谨制度也受到影响。堂堂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共和国元帅,竟被冷落在大会堂休息室里,会见推迟竟无人告知!

这次,他在冷气开放的大会堂待了近一个小时。7月6日下午,由于感冒引发并发症,90岁的朱德走完了坎坷而辉煌的人生旅程,完成了他“革命到底”的伟大夙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