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武器装备 >> 陆军装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图文]从BMP-1看中国86式步兵战车

热度110票  浏览23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21:14

>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铁甲序列中,1986年式履带式步兵战车(通常称为86式步兵战车,简称86步战)是过去近20年间装备的主要装甲战车之一,是我军步坦协同作战的主要载具,从历次大规模军事演习到国庆50周年阅兵式上,它都是惹人关注的“军中骁骑”。尽管86步战在我军现代化建设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但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我军更先进的新式武器的不断服役,这种步兵战车应算是步入“老年”了。那么目前86步战还保持着什么样的现实战斗力与发展空间,如何看待其在新环境下的作战使用,无疑是许多热心关注祖国国防建设的军事爱好者的重要问题。笔者作为其中的一员,不妨在此抛砖引玉,谈谈作为一个军迷的看法。

k中国陆军装备的86式步兵战车

  86步战──中国陆军零的突破

  中国古代先哲老子有一句话:“治大国若烹小鲜”。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拥有百万雄师、拱卫祖国大好河山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身上,鉴于有限的经费和关系数百万将士鲜血和生命的大是大非,任何一款新式武器的研制列装都必须经过慎重考虑后才会正式实施,86步战的服役同样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因此,在谈论这个话题前,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中国发展步兵战车的初衷与历程,可以说,“理论先行”的原则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与当年拥有庞大陆军的美苏等超级大国一样,中国在研制和装备步兵战车方面也经历了漫长的探索与试验过程。1970年,当苏联红军开始装备BMP-1步兵战车之时,中国还处在“文革”的混乱时期,由于同时遭到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技术封锁,在这个事关陆军作战模式变革的重点武器开发上,中国只能持一种“静观其变”的态度。

  当年北约军队大都装备的是FV432、M113和AMX-VTT,苏联陆军装备的是BTR-50/60,我军装备的是63式装甲输送车,这些车辆都属于所谓的“战场的士”,步兵搭乘这种车辆的主要目的是避免敌方火力杀伤,尽量乘车抵近目标,然后下车徒步发起攻击。步兵战车的出现,弥补了过去装甲输送车的种种缺陷。首先,车内步兵可以在有效的装甲防护下,使用手中的轻武器进行射击;其次,大部分车辆都装有重武器,能够对步兵班进行火力支援,步兵搭乘这种攻击力与防护力都得到强化的车辆,既可以乘车作战,又可以下车作战。相对传统的步坦协同作战方式,这种作战样式有了质的飞跃。

中国海军陆战队装备的86式步兵战车

  当时面对苏联在远东陈兵百万的严峻形势,尚在为实现摩托化而奋斗的中国陆军显然也极需要步兵战车来掩护坦克作战,提高步兵自身的安全和随行作战能力。这种需求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往往以小股部队形式袭扰我军的越军,抓住我军没有步兵战车、步兵大多以徒步或搭乘坦克的原始方式伴随坦克部队发展进攻的缺陷,通过在山区狭窄路段袭击坦克车队的前后车辆,专打无掩护步兵,甚至用炸开水坝淹没道路的办法,迟滞我军的前进速度,尽管它扭转不了我对越还击战的战局,但也确实让我军深感离现代机械化战争的要求有很大距离,同时也刺激了我国发展步兵战车的动力。

  据英国《简氏战车年鉴》介绍,由于中国接触步兵战车的概念较晚,自身也没有多少技术储备,在20世纪80年代,通过为埃及维护和保养苏式装备的交往,中国北方工业(集团)总公司从埃及陆军得到苏联生产的BMP-1战车(许多军迷熟悉的“猴形”战车,即技术简化型战车),开始测绘并仿制, 1986年仿制成功,并定型为WZ501履带式步兵战车,即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1987年进入小批量生产。起初并没有考虑国内装备,主要供中东、北非国家的军品出口需要。随着我军机械化进程的加快,1992年开始转入稳定生产,逐步装备北方我人民解放军集团军的机械化部队。应该说,在当时海外对华军事技术封锁刚刚打开一个“小缺口”的情况下,BMP-1战车生产的“本土化”是中国军队提升机械化战斗力的唯一选择,就是现在看来也是无可厚非的,正所谓我们老百姓经常说的“先要吃饱,然后再说吃好”!

  86步兵战车为水陆两栖型,正是由于这种特性,目前有一些西方军事观察家认为86步战可能已经开始装备为担负渡海攻岛任务的南方部队。该车上装有1门用于近距离射击的短身管73毫米低压滑膛炮和1套用于远距离攻击的“红箭”-73反坦克导弹,导弹发射架就安装在炮身上。车辆最大速度65千米/小时,水上速度7千米/小时,最大行程460~510千米,实际上比我军仍普遍装备的59式坦克的机动能力都强,而86步战机动能力强的优势也无疑在某种程度上更加促进了我军换装新一代主战坦克的步伐。

BMP-1步兵战车装备的73毫米低压滑膛炮

  总体设计评估

  笔者在这里引用的全部均为公开出版物提供的有关数据,以下所有结论也都肇因于此:

  86步战的战斗全重13.3吨,柴油发动机功率293马力,单位功率22马力/吨,这些数据指标与原型车──BMP-1相比均有所下降。它采用动力舱前置方案,发动机位于车体右前侧,可保护后面的乘员舱不受来自前方火力的杀伤。驾驶员位于车体左前方,利用机械助力操纵装置驾驶车辆。车内有供驾驶员夜间驾驶用的红外夜视仪,车长位于驾驶员的后面,有自己专用的一套观察仪器,包括红外探照灯。中部为炮塔,系车长右侧,炮塔上装有1门73毫米低压滑膛炮,炮身上方装有单轨反坦克导弹发射架,用于发射有线制导的“红箭”-73反坦克导弹。

  车体后部为载员舱,可载员8人,他们背靠背而坐,两排座椅中间是主要燃料箱,车后的2扇车门内有两个附加油箱。载员舱顶部有4个长方形的预备舱门,每个载员都有1个射击孔和1个观察镜,最靠前的2个射击孔是56式或81式班用机枪射击孔,其他是供56式冲锋枪或81式自动步枪射击孔,车尾还有1个预备射击孔,供载员舱最后面的2名战士掩护后方使用。另外海外军事观察家还称,乘车步兵可用随车携带的“红缨”-5便携式地对空导弹进行防空作战,但这种情况似乎并不普遍。

1986年乍得战争期间,被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陆军抛弃的BMP-1步兵战车。

  火炮的迷思

  对于装甲车辆采用哪种步兵班支援火炮最有效的问题,北约军队内部一直存在很大争议,一派观点是主张采用防空武器,另一派则强调其反坦克用途,折中的人士则认为最好是高平两用炮。而从86步战的主炮设计来看,我国武器设计师显然接受了苏联/俄罗斯同行的观点,倾向于采用反坦克武器,尽管这一思路在实践中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缺陷。

  86步战上的73毫米主炮的重量很轻,只有110千克,全长2.185米,大体由一个简单的发射管和仿自苏制PR-9火箭增程弹构成,这种炮弹与我军步兵班配备的69式火箭筒所用火箭弹非常相似,它装有一个小药包,在炮弹脱离炮身的一刹那,火箭发动机开始工作,为弹丸加速;弹丸初速410米/秒,火箭工作后,可使速度提高到675米/秒;炮弹离开炮口后,它的尾翼就展开,以稳定弹丸的飞行。该炮弹可在任何距离上穿透300毫米厚的垂直均质钢装甲,不过对付复合装甲就显得力不从心了。该炮配备了简单的自动装填系统,40发炮弹安置在炮塔内的环形弹夹里,电动装填机旋转弹夹并将一发炮弹送出,然后夹住这发炮弹,同时把火炮抬高到1度角度,装上炮弹,再恢复原位,准备装填第二发。采用自动装填机后,86步战火炮的最大射速为8发/分钟,但每次装填炮弹时都必须抬高火炮,这就使火炮的射击性能大打折扣,因为炮手不能用第一发打出去的炮弹来修正第二发将发射炮弹的射击诸元。在火炮右方装有1挺7.62毫米并列机枪,备弹2 000发。

当年苏联红军发展MTLB履带式装甲车,其实是准备为BMP-1战车一旦失败所作的替补方案。

  西方军事专家认为,73毫米炮原地射击的命中率是比较高的,但因没有双向稳定器,行进间射击不够准确,甚至对800米距离上的静止目标射击时,命中率也会低于50%。该炮对1300米以外的目标射击命中率有限,对活动目标射击或车体隐蔽的目标射击,也效果不理想。这种火炮的最大缺点是,炮弹受横风影响非常大,容易在飞行中被风吹歪航向,除非炮手能估计出风力引起的偏差,否则不易瞄准目标。另外,由于车长用红外探照灯的障碍,火炮在左前方有一个射击死角,因此火炮的俯角只有5度,从车体隐蔽的阵地进行射击时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随着我国周边国家和地区陆军装备的更新,86步战在火力上的劣势将日益明显。日本陆上自卫队装备的89式步兵战车、韩国陆军即将问世的新式NIFV步兵战车以及驻扎在韩国的美国第8集团军使用的M2/3布雷德利战车,它们均采用25~40毫米口径机关炮作为主要武器,尽管在弹药口径上不如86步战,但均配备有火炮稳定装置和先进的“猎歼”式火控系统,特别是饱满的持续火力更是未来激烈陆战中所需要的,在这一点上,86步战的火力配置在现在已显得落后。

  导弹的局限

  由于73毫米主炮对1 300米外的目标产生不了威胁,86步战上安装了“红箭”-73反坦克导弹发射架。“红箭”-73是我国研制的第一代有线制导反坦克导弹,只有高水平的射手操纵才能发挥出它的最大战斗效能。在行进中的86步战车上,发射导弹后,射手使用座位下面的小操纵杆控制导弹的飞行,必须同时跟踪导弹和目标的即时动态,这需要相当高的技术水平才能完成。“红箭”-73导弹的战斗部为空心装药,对均质钢装甲的破甲厚度为400~500毫米。据海外专家推算,在1 000米或超过1 000米的距离上,熟练的“红箭”-73反坦克导弹射手对完全暴露的固定或运动中的坦克射击时,命中率为60%,对车体隐蔽的坦克射击时命中率只有31%。由于制导线的长度有限,无法对付3 000米以外的目标。

  如同73毫米炮一样,86步战原地发射导弹的命中精度相当高。86步战自身携带有4枚“红箭”导弹,2枚在炮塔右侧,另外2枚在车体右侧靠近班用机枪射手的右面。“红箭”-73导弹飞行完整个3 000米射程所需要的时间为27秒,即每秒120米,装填1枚导弹需40~50秒。在需要装上导弹时,射手先要打开炮塔顶部的一个小舱口,把导弹放在滑轨上,尔后使导弹的稳定翼张开,可这一过程将破坏战车上的空气过滤装置的密封,在实战条件下是相当危险的。

我军装备的86式步兵战车有一定的两栖作战能力

  由于装填导弹的过程比较复杂,每2分钟才能发射1枚导弹。另外,导弹的飞行速度也很慢,虽然射手能观察到它的飞行,有利于控制导弹,但“慢腾腾”的“红箭”-73导弹易被对方发现,使其提早采取隐蔽措施而后实施报复性回击。“红箭”-73导弹没有配先进的夜间观瞄系统,因此夜间作战能力不足。据海外军事媒体称,中国军队早期装备的夜瞄装置的有效距离在1 000米以内,而“红箭”-73导弹的射程却远远超过了它们的工作范围。

  尽管73毫米炮和“红箭”-73导弹有不少缺陷,但两者的结合使用,理论上使86步战具备了射击3 000米以内目标的能力。而且,这两种武器小巧轻便,特别是造价低廉,不像西方同类武器那样精密娇贵,适合我军大批量装备。笔者以为,按照我军一贯奉行的“可靠可用,合理足够”的装备原则,86步战在一段相对较长的过渡时期里,将继续服役于特定需求部队和二线部队,在应付日常训练和未来可能的低烈度冲突中,86步战还是可以胜任的。

BMP-3步兵战车炮塔结构

  防护能力

  86步战主要是通过缩小外形、重点防护以及提高机动能力的“软措施”来强化战场的生存能力。在装甲防护力上,86步战比较有限,其整个车体共用77块装甲板焊接而成,材料大多是不同厚度的特种钢装甲板,局部为特种铝合金装甲板,各个部位的装甲厚度不超过14毫米,容易遭到各种反坦克武器的杀伤。笔者认为,尽管86步战的前装甲的倾斜角度较大,动力舱盖板还带有七根横筋的铝合金挡板可以减弱穿甲弹的动能,但由于装甲较薄,实际上目前西方军队常规的坦克炮、中口径机关炮和反坦克火箭筒都能打穿它,弹丸可能直接钻进动力舱,伤害车上的驾驶员,使车辆丧失机动能力。如果敌弹丸击中炮塔下的部位会诱爆储存的炮弹和反坦克导弹,从而可能引起灾难性的爆炸。在1 500米距离上,北约军队的制式105毫米M68型线膛炮发射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首发命中率可超过50%,在1 200米距离上使用破甲弹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光学制导的“陶”式反坦克导弹在3 250米距离上的命中超过80%,美国单兵携带的轻型“标枪”反坦克导弹在1 000米距离上的命中率为90%,小型的SMAW式肩扛式火箭筒在150米距离上的命中率为70%。步兵战车被这些武器中的任意一种击中后不是被摧毁就是丧失机动能力。此外,86步战的薄装甲也特别容易遭到地雷的破坏。

  当然,这些防护弱点并不是只存在于86步战,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步兵战车来说都存在这些弱点。即使是重视防护、车体较重的美国“布雷德利”和英国“武士”步兵战车在面对上述武器的攻击时,其防护力也同样有限。可以说,如何提高步兵战车的防护力是摆在世界步兵战车设计师面前的紧迫问题。

  过去我军大量使用的63式装甲输送车没有集体“三防”系统,这对核条件下作战的官兵构成潜在的威胁。而86步战拥有完整的集体“三防”空气过滤系统,完全可以在核生化污染区作战。当遭受核攻击时,车内的传感器就会马上发出警报,并使整个防御系统开始工作,密封舱盖,在车内产生一定的超压,防止外面的空气通过不严的缝隙渗入车内;同时,车上还装有乘员过滤空气的装置。

前民主德国人民军装备的BMP-1步兵战车,我们可以清晰地它们的后舱门。

  不是结束,而是起点

  当初,苏联陆军对装备BMP-1步兵战车并不是很积极,由于这种战车影响到步兵战术的变革,这也使某些正统观念严重的军官对它的真实战斗价值产生怀疑,当时很明显的现象是,几乎在BMP-1战车装备部队的同时,苏联红军的序列里又出现一种代号MTLB型的多用途装甲车,这种车就是作为BMP-1的“候补”服役的,一旦BMP-1的运用失败了,MTLB就可以顶替其位置,得到持续发展。同样,我军在运用86步战的过程中也经历着从生疏到适应的阶段,20世纪80年代,中国北方工业(集团)总公司还试图将86步战的炮塔及武器系统整个移植到成本更加低廉的85履带式装甲输送车的底盘上,搞“有中国特色的步兵战车”,但实际检验效果证明此路不通。最终使86步战投产和装备成为我军机械化进程中的一件大事,它有效地提高了我军机械化部队的作战效能。

  不可否认,随着时间的推移,86步战与世界先进步兵战车相比,在火力、装甲防护力方面已经出现令人担忧的技术差距。因此,我军迫切需要技术性能更先进的步兵战车。值得每个中华儿女自豪的是,经过20多年改革开放,中国的兵器工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在国庆50周年阅兵式上,具有国际顶尖水平的99式主战坦克震惊了世界,在2004年北京国际军事后勤装备展上,一种酷似俄罗斯BMP-3步兵战车的履带式两栖战车底盘更是引发海外媒体对中国二代步战的种种争议,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具有浓厚中国特色、拥有强大火力与防护能力的中国二代步战将以青春的热情接过86步战的军旗,迎接新军事变革的考验!

  链接:

  苏联红军机械化步兵连的步兵战车编制

  由于不便公开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的机械化步兵连的编制情况,我们不妨采用苏联陆军的编制来说明86步战的装备情况。苏联陆军的机械化步兵连编制为官兵180名,装备10辆BMP-1步兵战车。每连编3个排,每排编3辆步兵战车,连部有1辆BMP-1指挥车。每排编三个班,共32人,乘坐3辆步兵战车。第1班和第3班各11人,第2班10人。每车至少有6~7支AKMS冲锋枪,2挺PKM机枪,1具RPG-7火箭筒,驾驶员和车长各有1支手枪。第1班和第3班可能有1套“萨姆”-7便携式地对空导弹,并编有射手,第1班可能装备1支SVD狙击步枪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