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台海局势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陈水扁回忆319枪击案全程 解释“消失的17分钟”

热度58票  浏览2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23:50

>

资料图:319枪击案现场

  中新网11月30日电 据台湾“今日新闻”报道,仍关押在台北看守所的陈水扁,今天通过其办公室发表一篇名为《历史关键的九天》的文章,内容描述自2004年3月19日发生枪击案,到3月37日蓝营群众离开凯达格兰大道整个抗议活动结束,九天之内所发生的事件。

  消失的17分钟

  对于外界质疑陈水扁在枪击前曾经消失了17分钟,陈水扁解释说,那是因为到洗手间清理身上的鞭炮炮灰。

  据他讲,当天赶完高雄市与高雄县的行程,差不多中午的时候,车队到高雄县陈明泽县议员的服务处和住家用餐,准备下午到台南市继续扫街拜票。陈水扁说,“进了服务处,我先和大家一一握手,然后到洗手间,顺便把脸洗一洗,当时整个脸都是鞭炮灰,花了几分钟好不容易才洗干净。出来后,坐下来稍微和大家聊一下选情,接着就上桌吃饭,经过的情形就是这样。”

  陈水扁还说,当午餐后结束,有人建议他休息一下,储备体力,因为当天还有许多行程要走,“但我想一想,赶完台南市、还要赶台南县,路程这么长,时间一定很紧迫,不如就提前出发,争取一些时间。因此,原本是要在下午一点半出发,我提前到一点十五分出发,后来回想起来,说不定把凶嫌原先的计划给打乱掉,才避开这个劫数。”

  “鞭炮”到底先打谁?

  文中写道,“……一进入台南市的街道,人多鞭炮更多,走着走着没多久,我还在纳闷怎么今年的鞭炮这么厉害,打到非常的痛!”后来发现吕秀莲的膝盖也受伤了,很惊讶的对她说“怎么你也被鞭炮打到”。

  “第一时间的情况就是这样,并不觉得是被子弹打到。但是后来愈来愈痛,好像针在刺一样,但一直不敢看我的伤口,因为车队不停的前进,我更忙着向支持者挥手,同时嘴里也不停的向大家喊:‘拜托、拜托!一号、一号!’后来痛到实在忍不下去,我叫随车警卫官张春波:‘波sir,你帮我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波sir说:‘衣服破了一个洞!’我告诉他,被鞭炮打到,没关系,帮我拿面速力达姆擦一下就好了!”

  后来确认是中枪,送到病房之前,在急诊室里,吕秀莲在旁边掀了掀布帘要和陈水扁讲话,“她说:绝对是她先中枪,然后我才中枪,而我中的那枪,是打中她的子弹反弹到我身上来的,所以我才会受伤。”陈水扁说,他告诉吕秀莲不要随便乱讲,“我知道的不是那样,而相关人员向我做的报告也不是如此。”当时他穿了三层衣服,夹克、衬衫和内衣,他的右侧,三层衣服都有子弹的穿入的痕迹,而靠近吕秀莲的左侧,只有内衣与衬衫有穿孔,夹克则没有。

  “按照我衣服损坏的情况,以及车子的挡风玻璃的弹痕,当时我分析,应该是第一枪打到了挡风玻璃再跳弹到吕的右脚上,划过我腹部的应该是另一枪,所以我说:‘不论实际的状况究竟如何,绝对不可能是先打到你再反弹到我身上的。’”

  吕秀莲自认挡子弹

  陈水扁还爆料说,吕秀莲在医院便打电话给名嘴杨宪宏和秘书长邱义仁,要邱对外这样讲──是吕秀莲帮台湾人挡子弹、帮陈水扁挡子弹。不过,邱义仁在记者会并没有这么说。“否则后来调查的结果不是这样,一定无端增加事情的复杂性。”

  不过,对这一说法,吕秀莲并不以为然,她曾多次公开质疑,当时第一枪就是直接指向她,而非陈水扁。

  另外,陈水扁还在文中痛骂时任台当局“外交部长”的简又新,称其为了“外交部”的安全,不愿意主动处理美国祝贺陈水扁当选的贺电,“非常阿Q!”

  陈水扁指出,当时胜选后美国的贺电对于整个政局的稳定有很大意义,但是当时“外交部”希望不要做新闻处理,认为美方发贺电后,媒体自然就会报道,不必再发新闻稿,他们担心抗争的群众就在旁边,万一处理了美国白宫贺电的消息,群众会冲进来。

  他批评,“最关键的时刻,无法正确评估到美国政府贺电的重要性,还找各种的理由做为遁词,这是完全不能原谅的。因此我下定决心,简又新非换掉不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