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实兵对抗演习:他为了胜利把刮掉的耳朵揣进口袋

热度31票  浏览2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1月05日 09:42

伤愈后的武向军重返训练场。北京军区总医院的专家告诉他,将为他实施最先进的耳部再造培植手术,完成后基本没有大碍。李万重 摄

为了胜利

他把刮掉的耳朵揣进口袋

10月12日,北京军区某集团军召开表彰大会,宣布给某装甲团坦克驾驶员武向军记一等功,并号召全体官兵向他学习。武向军的战友们向记者讲述了两个多月前惊心动魄的一幕——

8月7日18时20分,塞北某演兵场,两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一场实兵对抗演习落下帷幕。

“营长,我受伤了。”“蓝军”201号坦克驾驶员武向军跑来向营长王卫磊报告,手里赫然托着一只血肉模糊的耳朵!

当天下午17时许,演兵场彤云密布、烟雨蒙蒙。“红军”攻势如潮,铁甲兵锋直抵“蓝军”阵地前沿。

“反冲击队迅速前出,对敌实施反制!”号令一出,“蓝军”10余辆战车如下山猛虎扑向“敌阵”,武向军驾驶的201号坦克冲在队伍最前面。

战车隆隆,泥水飞溅。“不好,潜望镜被泥水糊住了!”视线被挡的武向军没有慌张,凭借刚才对地形的记忆继续驾驶,坦克速度不减,顺利到达射击位置。

短停顿射击时间只有几秒钟,武向军抓住机会,迅速起身,把手伸出舱盖,在泥水模糊的潜望镜上擦拭了一把。就在落座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他头上的坦克工作帽被身后的行军架挂住,由于下坐太急,硬塑料制成的耳机护圈猛然间在他左耳朵上刮了一下。

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武向军意识到,耳朵伤得不轻。此时,炮声已过,冲击再次展开。武向军顾不上多想,踩一脚油门,坦克继续前行。

疼痛越来越剧烈,鲜血顺着帽带滴落前襟,武向军无暇顾及,双眼始终紧盯前方,全神贯注地驾驶坦克冲杀。20分钟后,战局突变,“红军”攻击受挫,将预备队投入战斗,“蓝军”反冲击队转入退守。

队伍掉头之际,武向军解开帽带,“啪嗒”一声,一个东西掉下来——竟然是自己带血的耳朵!

“马上停车退出演习,救护车就在侧翼百米处,耳朵兴许还能保住。”“不行,攻防转换的节骨眼儿上,我这台指挥车稍一停顿,整个分队就可能被咬住,全盘战斗行动将受到影响。”转念之间,武向军作出选择:“无论如何也要把坦克开回纵深阵地,不能因为我影响整场演习!”

血是热的,汗是热的,武向军的头脑却异常冷静。他悄悄把掉下来的左耳揣进迷彩服口袋,用沾着泥水的手套压住伤口,然后死死勒紧帽带,咬着牙加大了油门。

狭窄的车舱内,乘员之间不能通视全貌,但坐在驾驶位后上方的车长还是发现了武向军衣领上的斑斑血迹。“向军,是不是受伤了?严重的话我马上申请退出演习!”“小伤,能坚持!”轻松的回答和平稳的行驶打消了车长的顾虑。他哪里知道,此时的武向军正忍受着巨大的伤痛。汗水渗进大创面伤口,随着行车颠簸,耳机护圈犹如火红的烙铁来回搓碾;严重的失血让他感到阵阵发冷,心跳越来越快;左耳一片轰鸣,耳机中传来的指令变得细弱缥缈……

40分钟后,演习结束,武向军才艰难地摘下工作帽。顿时,鲜血混合着汗水流下来……一个铁骨铮铮的血性男儿,就这样上演了一幕壮美的士兵突击!

总结讲评时,演习导演部宣布,“蓝军”圆满完成演习任务,各个战斗预想全部达成。

有人问武向军后悔吗,他淡然一笑:“邱少云在烈火烧身的情况下严守战场纪律,丁晓兵割下断臂别在腰间勇擒俘虏。穿上军装,就要有这股子血性,即便是两只耳朵都掉了,也要坚持到最后!”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