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各国军事 >> 非洲军事 >> 利比亚军事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利反对派盯上卡扎菲海外资产可能获取意外之财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华网   发布者:朱小龙 刘万利
热度552票  浏览425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4月18日 15:37

资料图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发射122毫米火箭炮。

  自今年2月利比亚政局发生动荡以来,一个与卡扎菲政府相对的“反对派”开始浮出水面。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一直被外界认为是利比亚反对派的大本营,一个类似于临时政府的“国家过渡委员会”在反对派控制的东部地区行使国家权力。然而,利比亚反对派是由哪些人组成的?到底有多少人?临时政府究竟是什么样的机构?外界对于这些问题的认识总体上仍旧模糊不清。

  本报记者赴班加西采访以来,与当地民众及反对派成员频繁接触,并专访了“国家过渡委员会”副主席兼发言人库卡,对披着神秘面纱的利比亚反对派的真实面貌有了初步了解。

  民众对反对派一知半解

  卡扎菲统治利比亚近42年。在此期间,利比亚是一个没有政党和政治派别的国家,自然也不存在台面上的反对派。然而,今年2月17日,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游行;27日,反政府势力在班加西成立了类似于临时政府的“国家过渡委员会”,这标志着利比亚反对派正式组建。从大规模游行爆发到反对派正式组建,只用了短短10天的时间,并且对卡扎菲政权构成巨大威胁,这的确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目前,在利比亚东部地区,“国家过渡委员会”无人不晓,临时政府下设的军事委员会也尽人皆知。同时,“国家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和军事委员会主席尤尼斯拥有很大的名气。然而,多数人对临时政府的了解也仅限于此。如果问起临时政府的组成情况和运作机制,鲜有人能够回答上来。除了两位“大腕”外,当地民众大多说不出临时政府中其他人员的名字和职务。

  即使在反对派的大本营班加西,人们对临时政府的了解也很肤浅。他们每天都在谈论前线的战况,这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在班加西街头,记者遇见一名从前线撤下的±兵,当向他询问起临时政府的详细情况时,他竟然回答不上来。“我只知道执行命令,并不关心政治,”他说。

  当地民众对临时政府如此不了解,并非没有道理。许多人告诉记者,“国家过渡委员会”只是一个临时机构,“革命”胜利后要重新选举,届时他们才会把目光投向政治。在他们看来,临时政府和他们的目标一致,执行他们的意愿,这就足够了。

  反政府武装匆忙“造兵”

  对于利比亚反对派到底有多少人,恐怕很难有个确切数字。在班加西和艾季达比耶等地,很多居民都自称是反对派,但他们从未参加过游行和战斗。居民们表示,他们只是需要自由,需要富裕的生活。穆斯塔法曾是米苏拉塔的一名教师,因战乱逃到了班加西投靠亲友。他激动地说:“利比亚只有600万人口,可能只相当于北京的一个街区,可我们有很多石油。问题是,石油并没能给我们带来财富。”当地居民说,利比亚医疗和教育都免费,但他们对此并不满意,他们希望石油带来的财富能够真正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对于“国家过渡委员会”,当地人习惯于叫做“委员会”。对于在前线作战的人,当地人则尊称他们为“革命者”。一些当地居民说,虽然他们也是反对派,但他们更寄希望于“委员会”和“革命者”。

  那么,利比亚反对派的“革命者”队伍究竟有多少人?在艾季达比耶前线,记者得到了不同的答案。有些武装人员说,反对派正规军有7000人左右,也有人说是1万人左右。无论哪个说法更准确,和卡扎菲的数万人正规军相比,反对派在兵力上无疑处于劣势。

  为了应对兵员紧缺,反对派正在匆忙“造兵”,这恰从一个侧面验证了其兵力不足的窘境。班加西的阿拉伊医院收治了很多从前线送来的反对派伤员,侯赛因便是其中一名,几天前的一次战役让他失去了近乎半个手掌。侯赛因说,他是一名退伍军人,自愿加入了“革命者”队伍。他承认反对派武装兵力不足,且很多人都是平民,并没有使用枪支的经验。他说,反对派每天都在训练新兵,训练的速度取决于战况。“每个老兵每天要负责训练20人左右,有时一个月左右训练一批,有时只需三四天。”

  “我们一点儿都不神秘”

  “我们一点儿都不神秘。”利反对派“国家过渡委员会”副主席兼发言人库卡并不同意外界对他们的看法。库卡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利比亚反对派有着一套清晰完整的组织架构和运作机制。

  库卡介绍说,“国家过渡委员会”是反对派的最高指挥机构,相当于临时政府。委员会下面设有一个小型的紧急政府,负责处理安全和外交等方面的紧急情况。军事委员会和紧急政府是平行机构。紧急政府下设外交部、内政部、国防部、司法部、经济和财政部、新闻部、卫生部、基础设施部等9个小型部门,具体负责反对派掌管的东部地区事务。

  库卡说,除班加西外,“国家过渡委员会”还控制着贝达、德尔纳和图卜鲁格等东都城市。他说:“我们在这些地区拥有各级委员会,它们原来都属于卡扎菲政府,现在听从过渡委员会的指挥。”

  库卡告诉记者,目前“国家过渡委员会”共有30名成员,由利比亚前司法部长贾利勒任主席,前内政部长尤尼斯任军事委员会主席,其他成员主要由卡扎菲政府的前驻外使节构成。库卡说:“这些成员还包括大学教授和律师等,我并不认为他们缺乏执政经验,因为我们只是一个临时机构。”除上述成员外,反对派的官员还包括东部各地区委员会的负责人,他们多为卡扎菲旧部。

  针对外界关于反对派内部不和的说法,库卡说: “我不知道有这回事,现在所有人都支持贾利勒。”

  班加西解放广场旁边的原法院大楼是反对派临时政府现在的办公场所。每天早上10点后,反对派的一些负责人便会走进这栋破旧的大楼,但贾利勒和尤尼斯等要员则不在此办公。库卡说:“出于安全原因,贾利勒平时不在班加西。”

  盯上卡扎菲海外资产

  谈及是否有财力支撑一场持久战,库卡显得信心十足:“我们在班加西的中央银行有充裕的货币储备,我们还可以向其他国家申请贷款。”“现在东部的一些石油设施遭受破坏,我们还不能从石油中获取太多的资金,但我们可以提取卡扎菲在国外被冻结的资产。”

  库卡没有透露从哪些国家提款,以及提款的金额。2月26日,联合国安理会要求冻结卡扎菲政权在海外的资产。随后,美国、英国、瑞典和意大利等国纷纷冻结卡扎菲政权的资产。仅美英就已冻结卡扎菲政权500亿美元资产,意大利也宣称冻结了卡扎菲资产约60亿-70亿美元。从西方国家对卡扎菲政权的立场看,利比亚反对派确实可能会获取一笔可观的“意外之财”。

  库卡表示,“国家过渡委员会”向东部地区民众提供了资助。在班加西,记者确实看到,各银行门前每天早上都有很多人手持证件排队,等待领取过渡委员会发放的救济金。贾米拉是班加西一家医院儿科的医务人员,自动乱后便在家待业。她说:“我现在每月能领到300第纳尔,和动乱前没有变化。”艾哈迈德是当地的一名警察,他说自己现在并不上班,但仍能领到月薪。据当地银行介绍,为了保证民众能够持续稳定地领取救济金,过渡委员会要求银行严格审查和限制大额提款,以保证银行资金充裕。

  与卡扎菲政权玩“潜伏”

  除牢牢掌控东部地区外,反对派还对利比亚西部地区进行渗透,在卡扎菲政权内部发展内线。库卡表示: “现在西部的祖瓦拉、扎维耶甚至的黎波里政府内,都有我们的人。”出于安全原因,他拒绝透露这些人的姓名。

  库卡的话并非完全没有根据。2月17日动乱后,无论是政界还是军界,许多曾经的忠实部下与卡扎菲分道扬镳,甚至走到其对立面,最具代表性的便是贾利勒和尤尼斯。最近,利比亚前外长在英国宣布脱离卡扎菲政权,也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些似乎表明,卡扎菲改权的凝聚力日渐削弱,为反对派发展内线提供了机会。

  库卡说: “现在班加西和西部地区的通讯被切断,我们使用卫星电话和这些负责人联系,以便了解那里的最新情况。” (本报利比亚班加西特派记者 朱小龙 刘万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