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对越自卫反击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越战老兵口述:中国援助越南却换来战争

热度489票  浏览421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10日 22:04

    一个山东老兵的越南记忆

    的确,当时在越南许多人家里看到这些中国名牌,谁都会感叹。因为那时我们国家还没有进行改革开放,整个国家刚刚从“文革”恶梦中醒来,综合经济势力和军力已降至建国后的最低谷,国内物资极度匮乏,可为了“同志加兄弟”,我们依然把最好的大米,最先进的武器、弹药,还有布匹和大量急需的生活用品,源源不断地送到了越南,结果换来了那样一场边境战争。

    无论什么样的战争,都有其A面,也都有其B面。A面当然惨烈血腥,B面则给人留下另一种思考。

    1979年2月17日,中国与越南那场边境战争打响,我平生第一次跟随所在部队跨出国门。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惨烈的血腥场面虽然令人心颤,但却也抽出心思品味了一番我们的近邻。30多年过去了,对于那场战争,很多东西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变得模糊,唯有留在记忆里的某些景象,一直在脑海里萦绕,并经常引发思考。

    “狗日的香蕉,狗日的……”

    平生第一次吃香蕉,就是在越南。

    之前,只知道热带地区的水果资源丰富,“头顶香蕉,脚踩菠萝”的情景总是令人向往。但真正吃到香蕉,还是那场战争打响后的第三天,在越南一户老百姓家的院子里。

    那场战争分为东线和西线,东线是广西,西线是云南。当时,我所在的炮兵部队配属给步兵某军负责西线越南老街、甘塘一带的进攻。我当时是炮兵测地兵,所以主要负责炮兵的测量工作。炮兵部队的炮阵地和射击目标坐标,都需要事先把各种数据测量好,然后计算成所需诸元,射击时再换算成以米位为单位的标尺、方向装到大炮上。

    战争之前,我们在国内一些比较高的山头上,已经通过“交会法”把坐标交会到了进入越南十几公里的一些明显方位物上。战争打响后,我们跟随步兵进入越南的第一件事,就是尽快把在国内倒过去的坐标测量到具体炮阵地和目标位置上。因此,半夜一点多进入越南,第二天一早就开始了紧张的测量。

    那时候,没有像现在一样的先进仪器,测量坐标大多用“导线法”,通过一个个点,把坐标从某一个位置倒到所需要的地方。采用这种方法,需要用经纬仪通过塔尺进行识距测量。测量时,正好经过一户越南人家。因为战争,老百姓都跑进了深山里,寨子里连个人影也没有。越南的寨子和我国云南一些靠近边境的寨子差不多,外面围着篱笆墙,院子里长着水果和一些热带树木。但多数寨子都不大,只有几户或十几户人家。我和战友杨立忠,测量经过那户人家时,他刚刚把塔尺竖好,我在经纬仪里还没读出数据,他就喊:“快点测,测完后咱们吃这狗日的香蕉。”

    杨立忠是昆明人,“狗日的”是他经常带的口头语。他话音刚落,我也抬头看到了那“狗日的香蕉”。那院子里长着三株香蕉棵,有两株香蕉还是生的,另一株好大一串,长长地挂在葱郁的香蕉棵上,已经熟透,老远就能闻到诱人的香气。之前,在昆明见过香蕉,却从没吃过。那年月条件差,大家手里钱少,谁都舍不得买水果吃,更别说有些奢侈的香蕉了。

    “这是越南老百姓的东西,咱们吃了合适吗?”心里还记着战前动员时指导员讲的战场纪律问题,望着那串香蕉问。杨立忠比我早当一年兵,本来挺文气的人,那一刻却“狗日的”不离嘴。他说:“都他妈的进来打狗日的了,还讲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么好的东西不吃是傻瓜!”于是,我们什么也不顾了,把手中的测量器材就地一放,用随身携带的砍刀一下将那串长长的香蕉砍下来,坐在地上狼吞虎咽起来。其甘美之味,之后30多年所吃香蕉中,再也没有过。

    那串香蕉绝对是自然长自然熟,不会像现在一样喷洒农药或催熟剂,所以味道纯正甘美,以至于撑得我们肚子疼,可嘴里还想继续吃。当时,我一边吃一边数,那串香蕉足足有36个,每个长20多公分,是典型的大好香蕉。吃得还剩6个时,远处传来枪声,我们也警觉起来,我说:“吃不了怎么办?”杨立忠说:“扔狗日的!”他站起来扬手将剩的几个香蕉扔出很远。接下来,望着安详的小院,望着另两株还没成熟但却很喜人地挂在枝头的香蕉,我说:“好好的日子不过,小越南怎么总想打仗?”杨立忠感叹道:“狗日的太好战,刚刚和美国人打完没几年,又跑去打人家柬埔寨,现在又要打我们,真是记打不记吃的东西!咱们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支援他们那么多,而今却反目成仇,是可忍,孰不可忍……”

 遍地都是“中国造”

    进入越南,最令我们惊讶的是那遍地的“中国造”。

    部队协同步兵某军攻下越南北方三个重镇甘塘、谷柳和保胜后,当地老百姓大都跑进了深山。修工事时,用了老百姓家里的一些门板,卸门板时在老百姓家里看到的许多东西,让我们目瞪口呆。

    在一户人家,我们看到屋子里放了两辆自行车,一辆是上海永久牌的28型,一辆是上海凤凰牌的女式车,而在另一个屋子里,还放着一台多半新的上海产蜜蜂牌缝纫机和上海产的台式电风扇。杨立忠和另外几个战友跑到其他几户人家里卸门板,发现桌子上摆放着的是红灯牌收音机。他们将其提到我们刚刚修起的工事里,打开竟然能听到咱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声音。只是,那声音有点断断续续,好像信号不太好。

    “比我们纯正的中国人都享受啊!老子当了四年兵,求爷爷告奶奶地到处托人,竟然没买到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在这里的好多人家,却都看到那么多中国名牌!狗日的……”杨立忠感叹着,又禁不住带出了他经常挂在嘴边上的口头语。

    的确,当时在越南许多人家里看到这些中国名牌,谁都会感叹。因为那时我们国家还没有进行改革开放,整个国家刚刚从“文革”恶梦中醒来,综合经济势力和军力已降至建国后的最低谷,国内物资极度匮乏,可为了“同志加兄弟”,我们依然把最好的大米,最先进的武器、弹药,还有布匹和大量急需的生活用品,源源不断地送到了越南,结果换来了那样一场边境战争。

    好在,我们的战士们当时就学会了“‘废物’利用”(大家都说我们中国把这么好的名牌送给越南,可真是让好东西成了“废物”),电话兵查线时骑着那些从越南老百姓家里“借”来的“永久”、“凤凰”或“飞鸽”,一旦把工作完成,便再叹气几声,无奈地将其送回原处……

    后来,有人问我们:“撤退时,怎么不把那些名牌拉回国内?”

    我们笑笑,说:“因为有战场纪律,‘中国造’不可能再回到中国,只能将其当成我们心中的‘废物’,让它们继续留在越南。”

    其实,在那场战争中,最不能让我们接受的就是,越南人吃着中国援助的大米熢骄身后一堆一堆的大米,袋子上‘中国’两个字特别显眼,拿着中国造的武器,用着中国的战术熚颐窃经为越军培训了许多指挥人才,与我们作战……

    吃木薯的越南人

    在进入越南的十几天里,虽然战事十分惨烈,可稍有闲隙,大家还是免不了议论一番对越南的所见所闻。让大家最感慨的,应该是越南的穷。当时,我们国家也不富裕,可越南与我们比起来,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特别是中越边境上的一座座山,就特别能说明这一点。

    战争打响之前,我们在国内的山上搞测量,视线总被高大茂密的橡胶林所遮掩,而对面越南的山上大多是些杂木,根本没有开发过。进到越南才知道,他们的山上尽是芭茅草、野刺丛,能够称之为可利用植物的,只不过是种植了一些零零碎碎的木薯。应该说,在西线中越边境越南一侧的许多山上,几乎没有几棵像样的树木。

    据了解,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面对国际市场上对橡胶的封锁禁运,新中国就做出了建立自己的天然橡胶基地的战略决策。之后,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打破了国际权威认定的橡胶树种植传统禁区,使橡胶树在中国南方边境一带得到大面积种植。中越边境我国境内云南省的许多地方都得到了开发,已成为著名橡胶种植基地,并已发展成为较完善的产业体系。

    “看看这山,就知道中国人有多勤劳,越南人有多忙活。他们天天在忙活打仗,我们天天在忙活发展。一个小小的国家,为什么总想着成为‘第三军事强国’?”一天上午,我们隐蔽在越南一座山头上搞测量,因为雾大,开始什么也看不见,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才完成数据测绘,饿得有点受不了,有战士就偷偷把山上的木薯挖出来烧着吃。没想到木薯那么难吃,虽然像北方的地瓜,却完全没有地瓜的味道,里面全是丝丝,咬都咬不断。又过了几天,我们的炮兵阵地上来了一老一少两个越南老百姓,老的六十多岁,少的五六岁。翻译说他们是祖孙,但都骨瘦如柴,脸色看上去严重营养不良。有战士端了大米饭给他们吃,老人战战兢兢地摆摆手,对翻译说带着有吃的。他从背着的包里掏出煮熟的木薯递给孙子,孙子望望战士递过来的大米饭,又望望爷爷。爷爷点头的功夫,孙子把手伸进盛大米饭的盒子里狼吞虎咽起来。之后,老人告诉翻译他们是刚从山里跑回来,想看看自己的家。翻译问他躲在山里是不是光吃木薯?他说越南很穷,吃不上其他什么,木薯是他们一年四季的主食。

    一个热衷于打仗的国家,经济不可能得到发展,人民不可能安居乐业。这,就是那时的越南。

顶:50 踩:60
【已经有379人表态】
48票
感动
46票
路过
42票
高兴
47票
难过
46票
搞笑
45票
愤怒
53票
无聊
5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