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新战略瞄准北极矿藏 与丹麦关系升温

热度63票  浏览12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05日 17:06

资料图:曾赴北极考察的中国“雪龙”号极地考察船。

资料图:第一次中国-丹麦海运会谈于2010年2月1-2日在中国北京举行。

中国获得“入场券”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安德鲁埃里克森和加布柯林斯在智库“洞察中国”撰文称,丹麦最近已经做出战略决策――优先发展自己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对北京从商业角度和战略角度介入北极来说,这将成为一条关键通道。丹麦倡议者在北极政策讨论桌上给了中国一个“席位”。丹麦驻中国大使彼得森在去年10月宣布,“中国在北极拥有合法的、自然的经济和科学利益”。哥本哈根同样支持给予中国“北极委员会”永久成员的地位,这个八国论坛包括五个北冰洋沿岸国家(美国、加拿大、丹麦、挪威和俄罗斯),以及瑞典、冰岛和芬兰。

格陵兰岛丰富的矿藏包括稀土金属、铀、铁矿石、铅、锌、石油和天然宝石,这些令这个北极岛屿成为了丹麦与北京展开合作至关重要的筹码。哥本哈根掌管格陵兰岛的外交政策,并且将有可能在北京面前展示该岛丰富资源这张“王牌”,作为支持中国丹麦贸易关系的基础。

根据丹麦驻华使馆提供的一组数据,2010年,丹麦对中国的出口上升了17%,中国对丹麦的出口则上升25%。丹麦对中国的出口,总价值为26亿美元,中国对丹麦的总出口价值在69亿美元。中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间的贸易额是中丹之间的好几倍,甚至几十倍。被格陵兰岛冰雪覆盖的矿藏是货真价实的,与从丹麦进口的货物或丹麦提供的出口市场相比,矿藏具有更大的战略意义和经济意义。

丹麦外交的重心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该国的一些外交精英正在离开美国。哥本哈根最大的驻外使馆在北京,其规模是丹麦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两倍。丹麦“拉近与中国关系”的工作似乎已经启动:从北京的角度出发,中国的公司每年购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医药品和机械,与丹麦航运巨头马士基集团签订集装箱货船航运业务合同,这些足以赢得加入北极谈判和格陵兰岛矿藏开发的“入场券”。

对那些对北极矿藏资源有着浓厚兴趣的中国人来说,格陵兰岛是最好的“地理介入点”,因为该地区政府缺乏独自开发这些资源的能力,而且丹麦政府很有可能会积极支持中国对该岛资源的投资。

尽管在开发新矿产资源的过程中存在着风险和不确定性,格陵兰岛的巨大的矿藏储量仍将可能引起中国的兴趣。伦敦矿产部门在自己的计划中设定的目标是,到2015年每年生产1500万吨高级铁矿石,其中包括来自中国钢铁和中国通信建设集团的投资。格陵兰岛矿产和能源部门认为,其Kvanefjeld项目可以开采出全球稀土供应量20%的稀土资源,以及到2016年首次开采出大量铀矿。Kvanefjeld项目的矿藏资源将影响全球的稀土价格,这一点对中国公司(如内蒙古包头稀土钢铁公司,世界上最大的稀土金属生产企业)来说已经具有了战略利益。

北极博弈进入白热化

安德鲁埃里克森认为,过去一直被冰雪覆盖的北极地区正经历着一场意义非凡的转变,这是冰层正在以空前的速度消失带来的后果。有关“什么时候北冰洋洋面在夏季会完全融化”的评估,在时间范围跨度上非常大――从2013年到2060年。北极地区的冰层融化,将给该地区带来经济、军事和环境上的挑战。2008年,五个北极周边国家――加拿大、丹麦、挪威、俄罗斯和美国――致力于为北极制订一个法律框架,并且为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找到一个有序的解决方法。尽管存在这些保证,但不断变化的北极局势可能会引发新的地理政治学纠纷,包括那些非周边国家,特别是牵涉到与自由通过和资源开采权的相关问题。因而,不仅是中国,包括整个亚洲、欧洲和北美各国的决策者都正在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北极地区,目的就是要评估北极地区这场巨变,及其带来的经济、领土和地缘政治影响。

像在其他地区一样,中国正在踏上一个新的全球竞技场。中国是否会遵循现有规则,或者在一段时间内尝试改变这套系统,都还有待观察。中国有合法的权利对北极发生的一切产生兴趣并且加入进来,但是需要遵守一定的规则。格陵兰岛政府官员称,不要认为中国人来了就会改变并决定岛上居民的生活,而且只关心北极的资源,他们要受到法律、条约和协议的约束和控制。这些是无法改变的。

随着中国逐渐加快踏入北极的步伐,外界将会仔细观察。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研究员林达贾克布森表示,除了丹麦之外,其他北极国家的学者对中国参与北极的开发提出了质疑,毕竟中国距离北极在地理上看比较远。

根据国际海洋法中关于经济专属区的规定,距离本国海岸线200海里以内都属于该国的经济专属区,按照这一逻辑一些北极国家提出了航行允许制的要求。例如,加拿大提出外国船只必须在获得加拿大允许之后才能穿行其北方岛屿。

如果中国建造自己的破冰船船队,那么通过允许可能会变得非常重要。而且夏季通过加拿大和俄罗斯北极航道变得越来越可行。中国目前只有一艘可运行的破冰船“雪龙”号,另一艘8000吨级的破冰船可能会在2014年正式下水运行。由于中国的经济依赖于对外贸易,如果在每年夏季海上航运路线大大缩短,那么将会带来实质的商业利益。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有差不多一半依赖于海上航运。从上海经过北半球海洋航线到达德国汉堡――沿俄罗斯北部海岸,东从白令海峡,西到Novaya Zemlya,该航线总长为6400公里,大大短于经过马六甲海峡和苏伊士运河的航线。

北极资源的大博弈正在进入白热化阶段,中国可能会扮演一个改变局面的角色,通过格陵兰岛采矿项目,丹麦在外交上和投资上为北京敞开了进入北极的大门。

《法制文萃报》专稿 作者:伊丹

【注】:文章见2月4日《法制文萃报》16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