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社会万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扬州城管局长与女子落水身亡 疑涉及权色交易

热度50票  浏览24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14日 19:45


邹国春跳湖之前,已在城管局任职近5年,在城管局职工眼里,他是个平易近人、工作兢兢业业、认真严格的人。邹国春与妻子育有一女,女儿已婚并生子,其妻已退休在家。邹国春去世以后,城管局派出两名女工作人员前往邹国春家中,对其妻子进行安抚。

10008201,这是江苏扬州市城管系统的一组执法人员数字编号,佩戴这组数字编号的是扬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开发区分局局长邹国春。邹国春的另两个身份,分别是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管理局局长和扬州市开发区建设局副局长。5月6日夜晚,伴随着一起跳湖事件的发生,10008201号数字的佩戴者邹国春,从此殒命明月湖中。与邹国春一同殒命的还有被坊间所指的邹国春的小三。一个有妻 、有子 、有外孙的局长,与另外一个女子相继跳湖身亡,这背后是一桩“梁祝缘”还是暗藏“隐情”?城市信报记者赶赴扬州,经过数日调查采访,试图揭开该事件的冰山一角。

局长失踪

此前,邹国春是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管理局的局长。他除了担任该局的局长之外,另两个身份分别是扬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开发区分局局长和扬州市开发区建设局副局长。

5月7日是周一,这天,在城管局没有哪名职工注意到他们的局长没有来局里上班。

郭惠民是该局副政委,如果按照局里之前的职务排名 ,他排在政委李贵才之后 ,而排在政委之前的是局长邹国春。也就是说,郭惠民是局里的“三把手”。

早上8点20分,离上班还有10分钟,郭惠民就来到了位于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城市管理局,在办公室工作了一上午,到了下班时间,郭惠民锁上门下班回家。

按照周一局里的惯例,下午2点半要开例会,这个例会一般情况下由局长邹国春主持。例会的主要内容基本就是对上周全局的工作进行总结,以及对本周新的工作进行部署。

当天还不到下午2点,郭惠民就从家中来到了局里,他赶在下午2点半开会前,将自己分管的工作准备一下,在会上进行汇报。

下午2点半到了,他带着汇报材料来到了局会议室,这时他才发现会议室里除了一些参会的政委和其他中层干部之外,并没有发现局长邹国春前来开会。

一桌人等了数分钟,众人并没有等来邹国春。

“局长可能有其他工作,他没来,会议就暂时放一放吧。”会场上有人提议。

随后,众人散去。

对于由局长主持的这样一个会议,局长没来会场,这在局中层干部的眼里,算不上什么奇怪事。因为之前也曾有过类似情况发生。

这次局长没来会场主持会议,更没有哪名干部和职工追问这次例会上局长缺席的理由和去向。

对于局长的去向,郭惠民自然也不会多问。每当这个时候,他会习惯想,局长可能因为出差或其他工作,暂时没回来或没顾上。

直到下午快下班时,当地一家电视台的记者到访后问起局长的去向,郭惠民才多多少少感觉到局长当天的“失踪”确实有些“意外”。

这名记者到局里找到他,问他们的局长邹国春今天有没有来上班?

当郭惠民表示局长可能是因其他工作没来上班时,这名记者则表示,6日晚上,在新城西区的明月湖,一名年轻女子从桥上跳入湖中,一名男子随后也跳入湖中,双双殒命。当夜,二人的遗体被打捞上来,有人称落水的男子是开发区城管局局长邹国春。

面对“空穴来风”,郭惠民在记者面前显得有些不悦,他皱了皱眉头:我们邹局长,怎么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能还是不可能?面对记者带来的消息,他这个“三把手”不好擅下结论。他赶忙将这个情况向负责政治和宣传工作的局政委李贵才进行了汇报。

“这怎么可能?”李贵才也觉得这消息有些“空穴来风”。

放下电话,李贵才沉思了半天,他拿起电话拨打局长邹国春的手机,意外的是局长的手机关机了。

这个时候,他仍不敢继续去想,也不敢对局长的去向擅下结论。

此时,尽管已到下班时间,但李贵才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久久没有离开。

此时,他才清醒地意识到,局长邹国春“失踪”已达一天之久。

跳湖后的呼救

局长失踪了,并且与单位没有任何联系,这确实让李贵才和郭惠民感觉有些意外。

在将电视台的记者支走之后,李贵才考虑最多的是,面对这样一个没有经过证实的消息,他该如何去做?

如果将这个消息向相关部门汇报,万一这个消息是假消息或者误判的消息,这势必损害局长邹国春的形象;如果明知邹国春从局里失踪达一天之久却不向上级汇报,他这个二把手是否该承担一定责任?

此时的李贵才处于两难境地。

随后,他尝试着向相关部门打听“局长”的下落。

当天晚上,一个确凿的消息传到他这里,6日夜扬州警方确实在明月湖打捞出两具尸体,后经过多方确认,男子为开发区城市管理局局长邹国春。

接到这个消息后,李贵才的脑子里嗡嗡响:这怎么可能?

至于那名同时打捞上来的女子的身份,此时的李贵才根本已无暇追问。

他在不安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副政委郭惠民。接到这个消息,郭惠民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8日,这个消息在全局乃至整个扬州市传开。

明月湖位于扬州市新城西区,距离邹国春工作所在地的开发区城管局约20公里。

事实上,6日夜晚,这起“悲壮”的营救女子事件在明月湖里上演。

6日晚上7时10分许,驾驶摩托车沿市区文昌西路由东向西行驶的白连刚,路经明月湖上的北桥时,一阵“救我……救我……”的声音随风传来。

此时白连刚驾驶的摩托车已经来到了大桥上,就在水中的女子喊出“救我……”的声音后 ,白连刚赶忙放慢了速度。

白连刚看到,桥上有一名男子,来不及脱掉外衣,瞬间从5米多高的大桥上跳入了湖中。

此时的白连刚干脆将摩托车停稳,站在桥上向湖里观望。借着灯光,他似乎看到在水里挣扎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子,在短短的几秒钟里,这名女子连同跳下的男子就不见了踪影。

此时,从桥上经过的车辆和行人越来越多,行人见到这一幕后,只是站在桥上吃惊地观望,但没有人在这个黑夜里冒险跳湖去伸援手。

人越聚越多,在事发10多分钟后 ,接到报警的当地警方赶到了现场,随后当地消防部门、120急救车和打捞队相继赶到事发现场进行搜救。

在搜救的同时,当地警方发现,在事发的大桥上停着一辆红色轿车和一辆黑色轿车。红色轿车上的引擎部位放着一双女子的白色凉鞋,红色轿车的副驾驶座上则留有一个女式包、手机、便签本等物品。

很快,有路人发现,那个便签本上写有:自己明白,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我难以承受,只恨我自己太傻,太容易相信人,是我命不好,我只恨我自己……

直到深夜11时许,坠湖的两人才被打捞上岸,此时两人早已气绝身亡。

经过排查,相关部门确认,被打捞上岸的男子是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管理局的局长邹国春,而那名女子年龄大概25岁左右,身份不详。

不过有人根据其留在便签本上的字迹,怀疑女子是邹国春生前的小三。

一个妙龄女子何以跳湖,身为三个局的局长,邹国春又何以跳湖?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这背后是现实版的“梁祝缘”,还是另有“隐情”?除了“梁祝缘”的猜测之外,更多的公众则直指两人跳湖死亡的背后定有“隐情”。

众人猜测颇多

当夜,两人的遗体被送到了当地的殡仪馆。

根据便签上的遗言和当时事发时的市民目击,有市民表示是女子先跳湖,之后男子跳下去营救时双方殒命。根据这一说法,有少部分人认为,这背后不乏两人在长久的交往中产生了感情。这名局长见小三跳湖之后,自己也跳入湖中,“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

除了“梁祝缘”的猜测之外,更多的公众则直指两人跳湖死亡的背后定有“隐情”。

事发后,白连刚分析认为,根据留在桥上的两辆车推测,两人不是在同一时间赶到大桥上的,如果是在同一时间,两人怎会是驾驶着两辆车?

为此他分析认为,跳湖的背后极可能是这名女子先一步到达桥上,之后又打电话给邹国春表示她要跳湖,邹国春接到电话后匆忙驾车,赶到了女子所在的明月湖大桥上。

在邹国春赶到大桥的间隙,这名女子在便签上写下了遗言。

在邹国春赶到大桥之前,两人极有可能就在电话里发生了争吵,女子表示要寻短见,邹国春到大桥之后对其劝说不成的情况下,女子才在激动之余从5米多高的桥上跳进了湖中。她在跳湖之前,并不知道湖水的深浅,她跳湖可能是出于对邹国春的恫吓,但当她跳进湖之后才发现湖水的深度足以吞噬她的性命。此时的她面对死亡真的怕了,随之她在水中挣扎着并开始大声叫着邹国春的名字呼救。

让邹国春想不到的是,眼前的女子做出的这个举动让他措手不及。害怕事情败露后身败名裂的邹国春面对桥上的车流,来不及多想也随之跳入湖中。正当他准备救起女子时,因为湖水太深,不会游泳的他不但没有救起水中的女子,反而自身难保搭上了性命。

邹国春往湖中一跃的那一刹那,是出于他与女子的日久生情,还是他面对女子呼救而产生的一种本能救助,或是他担心隐情暴露而做出的无奈之举?

答案可能会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才能知道,或者此答案会像两人的生命一样,被永远淹没在4米深的湖水中。

同事称“不便评说”

城管局长与女子双双跳湖殒命的消息,很快成为城管局乃至扬州这个小城爆炸性的新闻。

5月10日中午的明月湖一片平静,几只水鸟时不时从空中俯冲入湖捉鱼,3名骑着电动助力车巡逻的城管队员从桥上驶过时,还时不时向桥下望望城管局长与女子跳湖的那个方位。

就在城管局政委李贵才和副政委郭惠民以及全局20多名职工获知局长殒命的消息后,让他们感到有些意外的是 ,局长的家人并没有如他们所猜想的那样——到单位“闹着要人”。

郭惠民说,事发之后,局长的妻子和家人从没有到过局里,甚至连电话也没给局里打过一个,更谈不上就局长死亡一事向局里提要求了。

毕竟局长已去世,数天来城管局派出了两名女工作人员前往邹国春家中对其妻子进行安抚。

今年56岁的邹国春2007年9月从扬州市邗江区八里镇党委书记的位子上,调任开发区城市管理局任局长。同时他还兼任扬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开发区分局局长和扬州市开发区建设局副局长。

邹国春与妻子育有一女,女儿已婚并生子,其妻已退休在家。

邹国春跳湖之前,已在城管局任职近5年,在城管局职工眼里,他是个平易近人、工作兢兢业业、认真严格的人。不过对外界盛传局长包养小三的说法,不少职工想不通,一个看似平易近人且已有外孙的局长,何以隐瞒家人在外包养小三?这着实令他们感到费解。

就在邹国春与女子殒命湖中不久,相关部门在调查这起桃色事件背后的诸多谜团时,发现邹国春在前往明月湖大桥时,其所驾驶的轿车系单位公车,而事发的当天却是周末。有人就说,哪怕是周末,单位的公车已被邹国春用作自己与小三幽会的代步工具了。为此,有人怀疑在两人跳湖殒命的背后,邹国春极可能涉及权色交易或权利腐败。

城管局5楼东端的501房间是邹国春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紧锁着,门上写着“局长室”三字。自从邹国春殒命后,这个办公室的门就没打开过。

“现在谁敢开这个门,如果开门的话,那也得由相关的调查部门来开。”郭惠民认为,今后一段时间,相关部门可能会在邹国春的办公室里,发现其生前与女子交往的一些蛛丝马迹。

邹国春办公室门口的花盆里栽培的是一株水杉。随着邹国春的殒命,这株水杉数日来因无人浇水,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气。据说邹国春生前酷爱花草。

邹国春的突然殒命,让扬州开发区还来不及更换新的局长,当前由政委李贵才主持工作。

“人已去,不便评说。”关于邹国春生前的是是非非,在郭惠民看来,这个答案得由相关部门去解,而非他这个城管局的副政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