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中情局向叙反对派输送武器 沙特提供资金

热度35票  浏览6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7月25日 12:33

资料图:自由叙利亚军武装人员手拿一支美国AR-15步枪。

7月20日,全球穆斯林迎来斋月。这原本是一段平和宁静的时间,然而在穆斯林国家叙利亚,今年的斋月却充满血腥与动荡。7月18日,叙利亚国家安全总部发生爆炸,造成包括国防部长、副部长在内的4名政府核心人员死亡。此后不久,西方媒体报道称,反对派武装分子占领了叙利亚和伊拉克等邻国的部分边境哨所,叙第二大城市阿勒颇也有“失守”的危险。《世界新闻报》驻中东记者观察,在与政府军长达17个月的激战之后,先前实力较弱的反对派,突然成长壮大,西方不失时机地推波助澜、助威呐喊,叙利亚似乎随时都有变成第二个利比亚的危险。作为一国之君,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面临着空前的压力,他还能在位多久,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反对派在“输血”中壮大

7月18日,叙利亚国家安全总部的一声巨响,把内战推向了深渊。爆炸案造成正副防长、前防长以及国家安全办公室主任死亡,内政部长等多名高官受伤。据西方报道,制造爆炸袭击的是阿萨德总统手下高级军事助理的一名保镖,他把炸弹绑在身上走进了会场。不过,叙利亚反对派高官说,炸弹分别藏在了一个花盆和一个巧克力盒子里,爆炸实施是遥控进行的。

不管是人肉炸弹,还是遥控袭击,都意味着反对派已经渗透到了叙利亚政府的核心圈。英国《独立报》分析说,这次爆炸证明阿萨德政权并非牢不可破,对叙政府的威信是一次巨大的打击。同一天,叙利亚的边境地区也传来对政府军不利的消息。叙反对派武装占领了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叙方一侧的哨所,并且控制了叙利亚和土耳其交界的部分区域。21日,叙第二大城市阿勒颇发生严重冲突。美联社报道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交火声从20日深夜持续到21日早上,阿萨德政府对这座城市的控制力正在减弱。”

内战的天平似乎在向反对派一方倾斜。有分析指出,得益于西方和一些地区国家的暗中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才从“弱势群体”变成了今天能够控制哨所、实施精准袭击的武装力量。

西方媒体曾于6月报道称,沙特政府正准备向“叙利亚自由军”成员支付薪水,以刺激叙政府军士兵大规模出逃,并借此向阿萨德政权施压。卡塔尔国内的各大慈善机构更是从去年就开始以“拯救叙利亚”为名开展募捐活动。另据美国媒体爆料,美国中央情报局正在土耳其南部展开秘密行动,向叙利亚反对派输送武器和提供情报,而向叙反对派提供或出资购买这些武器的国家主要是土耳其、沙特和卡塔尔。另外,土耳其还在伊斯坦布尔建立了一个指挥中心,以便与叙利亚反对派协调供应事宜。

相比反对派受到的物资支持,叙政府目前的处境只能用“孤立无援”四个字形容。阿萨德政权正在以一己之力,对抗“中东财团”以及“欧美力量”。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西方和阿拉伯国家不断地给叙利亚反对派“输血”,严重的内耗只会让阿萨德政权不堪重负。

政府军死守大马士革

正副防长被炸身亡,让叙利亚政府认识到两点:其一,反政府武装已有能力对大马士革的核心机构发起攻击;其二,总统阿萨德及其亲信周边的人员或许已被反对派“策反”和渗透。局势的严峻迫使叙利亚政府军改变策略,开始无所顾忌地在大马士革街头调动重型装备,准备集中火力清剿反对派武装。叙军方誓言,将斩断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魔手,无论这些派别和罪犯逃到哪里,都会找到他们并予以铲除。

叙利亚国家电视台19日报道称,潜伏在大马士革街区的反政府武装分子身穿配有共和国卫队徽章的政府军制服,计划利用叙民众对政府军的信任展开袭击。叙利亚军方表示,已限令大马士革居民在48小时内紧急撤离首都的激战区。

这可谓是叙利亚军方的一招妙棋。叙反对派最大的威胁在于他的渗透,很多武装分子拿起枪就可作战,放下枪就是平民,一旦政府军开枪射杀,就会被冠以“屠杀平民”的罪名。政府军下这道限制令的意图非常明确,意味着在48小时之后,激战区内出现的非政府军士兵即为反对派武装分子,届时打伤或者击毙的人员,不可被冠以“平民”的头衔。

一位大马士革的消息人士向《世界新闻报》记者透露,从戈兰高地首次回防的叙利亚精锐部队,包括多年来用于提防以色列偷袭的特种部队,都已在大马士革布防。与此同时,政府军的武装直升机和重型火炮也对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大马士革部分郊区接连发起反击。

20日,政府军夺回了大马士革整个米丹街区的控制权,随后又与反对派武装人员在首都南部的“黑石”区和“塔多穆纳”区展开激烈交火。叙利亚军方多次强调,目前政府军已占据主动,并将很快清剿大马士革市区内的所有反对派武装人员。

总统准备上山打游击

反对派武装的游击战让叙利亚军方应接不暇,最近频频传出的军官“叛逃”事件,更是给叙利亚政府的防线扎了一个大窟窿。据西方媒体报道,一名土耳其官员18日称,有两名叙利亚军官最近混入难民的行列,叛逃至土耳其境内,使得在土耳其避难的叙利亚军官人数升至20人。叙反对派此前声称,包括叙利亚驻伊拉克大使纳瓦夫法里斯、共和国卫队准将马纳夫塔拉斯在内的多名军政要员已经变节,这显示阿萨德政权就快要“分崩离析”。

然而有分析指出,这些叛逃的军官多是逊尼派穆斯林,总统阿萨德依然牢牢掌控其权力核心――仅占叙利亚全国人口12%的阿拉维派。与萨达姆和卡扎菲逃回老家仍未能逃避迅速灭亡的命运不同的是,近300万名叙利亚阿拉维人深知,他们除了支持阿萨德家族抵抗以外,没有更好的选择,因为一旦逊尼派为主的新政府成立,他们一定会遭到打击报复。

而反对派目前的实力还无法与政府军全面抗衡,更何况这支武装力量也面临严重的分裂。据美国《洛杉矶时报》21日报道,叙利亚反对派仍在就以何种方式推翻阿萨德政权和由谁来领导这场革命激烈斗嘴,所以,反对派现在扬言胜利,为时过早。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没有像利比亚那样的大规模的外来军事干涉,阿萨德政权还可以再撑个把月甚至一年,但如果西方展开空中加地面的立体打击,协助反对派攻城略地,甚至定点清除巴沙尔政权的核心目标的话,叙利亚的局势将会真正地发生逆转。

据《世界新闻报》驻中东记者获悉,目前,叙利亚政府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那就是一旦大马士革失守,政府军和安全部队将前往阿拉维派的发源地――拉塔基亚山区进行“游击抵抗”。叙海军上校穆赫桑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肯定地说,阿萨德总统已经有所准备,今年年初就开始向拉塔基亚山区转移武器装备和最忠诚的官兵。叙利亚反对派透露,阿萨德目前人就在拉塔基亚,指挥叙政府的行动。不管消息是否属实,可以判断的是,阿萨德何时转移到他的老家,决战就将在何时打响。

第一夫人下落成谜

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有一子一女,夫人阿斯玛?阿赫拉斯是一名英国出生长大的叙利亚人,属于逊尼派。自去年叙利亚内乱爆发以来,阿斯玛极少露面,今年3月,欧盟宣布禁止阿萨德及其妻子进入欧盟,并冻结了他们在欧盟的资产。7月18日的爆炸案发生后,有媒体表示,阿斯玛已经离开叙利亚前往俄罗斯,俄罗斯外交部20日驳斥了这一谣言。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叙利亚局势处于关键期,阿萨德必将其家人藏匿在极好的地方,或是其在拉塔基亚的行宫,抑或是大马士革的安全之所,更有可能阿斯玛早已身居国外。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