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毛泽东林彪都没能料到的胜利:歼灭桂系王牌军

热度89票  浏览22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04日 11:34

  恰好此时湖南形势又发生突变,8月4日,随国民党长沙绥署主任程潜和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起义的3个军7万余人,在白崇禧拉拢策反下整师整团地叛变,4万多人南逃衡阳、宝庆、芷江。

  8月7日深夜,程潜急电林彪,请求四野主力部队火速追击在逃叛军。

  林彪盘算叛军奔衡宝而去,白崇禧必会派兵前往接应;四野借追击叛军之机粘住其主力,就能逼敌在湘南地区与我决战。

  他当即部署钟伟第四十九军向宁乡、湘乡、宝庆方向;詹才芳第四十六军向衡阳方向;罗舜初第四十军向攸县方向;张国华第十八军之先遣师向茶陵方向,“加速南插断敌退路”。

  然而,不但叛军没能被截住,第四十九军第一四六师反而因轻敌冒进,中了白崇禧圈套,在青树坪一带遭桂系第七军伏击,损失800余人。

  青树坪战斗被国民党称之为永丰决战,或永丰大捷。

  捷报是用飞机上的电台发往台湾空军总部,转呈蒋介石的:“全歼共军一四六师。”

  再经国民党中央通讯社注水,播发出的战果又成了吃掉林彪一个军,为“自徐蚌会战以来,国军取得的最伟大的胜利”,“从而打破了共军不可战胜,林彪不可战胜的论调”。

  在那个季风飘摇的孤岛台湾,已逃出大陆的国民党人快活地谈论着:林彪被炸断了一只胳膊;共军现在只要一听到“丢你老姆”的广西口音,就魂飞魄散……

  四野作战处的几个参谋都还记得,那几天林彪极其烦躁,时常无缘无故地冲家人发脾气。

  青树坪失利后的第三天中午,林彪外出散步回来,嫌叶群有件事没办好,训斥了她几句。叶群不服气,跟他顶了几句嘴。林彪顿时就火了,挥起巴掌狠狠地打在叶群的脸上。叶群挨了这巴掌恼羞不过,捂着脸呜呜咽咽地跑出门来,嚷嚷着要离开武汉到外地去住,林豆豆在一旁吓得直哭。

  秘书和警卫员们全都慌了,有的进屋去劝林彪,有的跑过去拉叶群,好不容易才把这场家庭风波平息下来。

  就在这天晚上,林彪获悉白崇禧部的宋希濂兵团以3个军正向常德前进;白崇禧主力则由衡阳、衡山、永丰及宝庆以东地区开始北进,有相机向湘乡、湘潭方向我突出部队压迫的可能。

  林彪亢奋了,迅速调整兵力部署,布下一个诱敌深入湘中,再围而歼之的阵势。8月21日,他电报中央军委:“19号下午我们获得顾祝同15日电令,敌决集中华中战场主力,在湘江西岸与我决战……”

  毛泽东并不相信白崇禧会在湘中与我决战,可是既然前线指挥员认为决战态势已经形成,他还能说什么呢?

  22日凌晨6时,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复电四野:“同意你们21日17时之部署,如能诱歼白匪主力于湘中地区,那是很好的事。”

  可军委电报到林彪手上时,敌情已变:宋希濂部前锋,与解放军一触即退;白崇禧主力机动到湘江西岸,就再也没挪窝了。

  林彪诱敌深入的作战计划泡汤了。

  这使毛泽东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9月8日,他在给华南分局领导的电报中指出:“白崇禧必然不战而向广西撤退(他决不会在湖南境内和我决战,所布疑阵是为迟滞我军前进之目的)。”

  9月9日,在给林彪、邓子恢的电报中,他再次指出:“判断白部在湖南境内决不会和我们作战,而在广西境内则将被迫和我们作战。”为此,毛泽东直接部署大迂回大包围:

  “(一)陈赓邓华两兵团第一步进占韶关、翁源地区,第二步直取广州,第三步邓兵团留粤,陈兵团入桂,包抄白崇禧后路。陈兵团不派任何部队入湖南境,即不派部去郴州、宜章等处。(二)程子华兵团除留一个军于常德地区,另一个军已到达安化地区外,主力两个军取道沅陵、芷江直下柳州。(三)另以三个军经湘潭、湘乡攻歼宝庆之黄杰匪部,与程子华出芷江的两个军摆在相隔不远的一线上。对衡阳地区之白崇禧部,只派队监视,而不作任何攻歼他的部署和动作。(四)这样一来,白崇禧部非迅速向桂林撤退不可,而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白崇禧很快就发现,20多天按兵未动的林彪,9月中旬竟开始连续动作:一直逼迫他“湘粤防线”右翼的陈赓兵团3个军,矛头由西掉转向南,与邓华兵团经赣州向广东方向推进;西线程子华兵团的两个军则由常德、桃源地区向沅陵、芷江挺进;正面萧劲光兵团的3个军却似动非动,滞留在衡宝以北的娄底、湘乡和中路铺一线。

  虽然他一下子还没看懂林彪的这个招数,但他嗅到了其中的血腥和杀气,这便足以让他梦寐无宁了。

  进入10月,白崇禧领略到了对手的厉害。

  10月2日,在程子华兵团占领芷江,陈赓、邓华兵团攻击韶关、翁源的同时,萧劲光兵团分了路向衡阳、宝庆正面发起突击。

  面对如此巨大的军事压力,白崇禧再次玩弄以进为退的伎俩,在全长不过百十公里的衡宝公路上,集中了13个师的兵力,摆出一副与解放军决战的架势。

  林彪又被迷惑了。3日凌晨,他做出判断:“白崇禧正调集全部主力,企图在衡宝线与萧劲光兵团决战。敌之兵力相当强大。”他下令萧劲光兵团:“停止前进”,“在我兵力未集结前,如敌大举进攻时,各部队可采取诱敌深入方法,以一部抗击敌人,主力后移,已插至衡宝公路以南地区的部队,则可向宝庆东南方向移动”。

  5日10时30分,林彪为确保稳操衡宝决战胜券,进一步调整部署:令程子华兵团掉转攻击方向,挥师东进,直向宝庆;令第三十八、第三十九军转向宝庆、祁阳间前进准备参加衡宝决战;令第四十六军加速向耒阳逼近;第十八军加速向常宁、祁阳挺进。

  12时,林彪将作战部署电告中央军委,并提出:“桂军行动狡猾、迅速,长于山地作战,我部队已有多次吃过其小亏……今后向广西进军仍以5个军采取较靠拢的并进,如敌与我决战,则我亦能作战,如敌退,则我仍能向前推进;如我兵力太分散,则遇作战机会反而不能战,而遇敌退时,由于各路兵力不足亦无法堵住敌人。”

  然而,等到晚上毛泽东还没有回电,林彪有点坐不住了。他知道毛泽东在处理军机大事上,向来时间观念极强,从不马虎拖延,且才思敏捷,倚马可就,有时接到报告两三个小时内就给回音。如今大战在即,却拖了八九个小时不予回电,这在毛泽东是绝无仅有的。

  林彪意识到几次兴师动众地企图在宜沙、在湘赣、在湘中决战,结果都是只闻雷声不见雨,毛泽东对他的“狼来了”,已经不以为然;甚至可能恼火他推翻“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部署。而这次又在湘南捕捉战机,这会使前不久才断言“白崇禧必然不战而向广西撤退”的毛泽东,多少有些难堪。

  无奈之下,林彪只好再电军委。

  毛泽东依然沉默。

  直到7日凌晨2时,军委才回电:“(一)同意5日12时电5个军靠拢作战的部署。(二)白崇禧指挥机动,其军队很有战斗力,我各级干部切不可轻敌,作战方法以各个歼灭为适宜。”

  林彪明白这次再让白崇禧溜了,他可是没法向毛泽东交代。

  幸运的是,这次第一三五师师长丁盛帮了他忙。

  自2日傍晚就开始向衡宝公路以南的洪桥地区穿插的第四十五军第一三五师,为了不暴露行踪,师、团所属电台一律关机。

  5日这天,第一三五师一口气秘密穿插80多公里,进抵沙坪、灵官殿、孙家湾一线。傍晚打开电台与军部联络时,师长丁盛、政委韦祖珍才知道他们的部队已远离主力,置身于敌人腹地了。

  林彪毕竟是饱经战阵之将,一眼就看出第一三五师孤军突进所蕴含的重大意义。把握住这个偶然性,将这枚棋子下好,湘南战局可能满盘皆活,给白崇禧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他当即决定第一三五师暂归野司直接指挥,该师、团电台要随呼随应;第十二兵团和第四十五军电台只可收听,不得参与指挥。

  这是林彪在东北战场发明的超越式指挥。

  当晚18时30分,第一三五师收到野司直接发来的第一份电报:“一、你师明日上午应在原地休息和待命,准备下午向湘桂路前进,于7日12时左右突然进至洪桥、大营市之线翻毁铁路……三、目前敌后甚空虚,你们必须采取灵活机动的独立行动袭击小敌,截击退敌。”

  然而电台一开,第一三五师就暴露了。

  白崇禧接到灵官殿一带发现共军的报告,简直不敢相信,说:“我们在衡宝公路以北放了十好几个师,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到灵官殿。”

  说话这功夫,敌第一七一师已经和第一三五师交上火了。

  一七一师是国民党桂系王牌第七军的绝对主力,而第一三五师的老底子是红军的“十八勇士团”,抗战时期出过“狼牙山五壮士”。后来从延安挺进东北,逐步发展为一个师。这个师打过锦州,参加过围歼廖耀湘兵团;平津战役中3 分钟便突破了被敌人称为“标准工事”的民权门。

  此战可谓针尖对麦芒,打了整整一天,双方仍僵持不下。天黑以后,丁盛率部摆脱敌人,经铜锣坪、石株桥,过关帝庙,摸黑向洪桥前进。

  第一三五师的出现,将白崇禧的部署全被打乱了。他很清楚这支穿插部队会使自己受到灭顶的威胁。

  6日,恰好是中秋节。这天上午,白崇禧不敢再犹豫了,决定全线撤退:黄杰第一兵团由宝庆经武冈退往全州;张淦第三兵团由衡阳以西地区经祁阳退向全州;徐启明第十兵团由耒阳经冷水滩撤到全州;鲁道源第十一兵团沿湘桂铁路两侧撤向全州。

  这正是毛泽东7月就已为他划好的撤退路线。

  撤退是当天中午开始实施的,其时细雨蒙蒙,秋风瑟瑟。多路南逃的白崇禧几十万人马,像群被笼住的泥鳅,在混沌的污水泥浆中惶惶地蠕动着,拼命想拱出这个衡阳大盆地。

  第七军分两路撤退,军长李本一带军部和第一七二师,以及临时归其指挥的第四十八军第一三八师,从演陂桥以南沿衡宝线南侧山区,经黄土铺向武冈转进。副军长凌云上带第一七一、第一七六师,并行于金兰寺南侧的两条山道,经大云山奔武冈。

  林彪获悉敌全线撤退广西,是7日5时,他立刻意识到衡宝决战的机会已经失去了,现在他只有寄希望于第一三五师,能堵住部分敌人。

  此时,第一三五师主力插到了石株桥附近,前卫第四○四团先头营已经在关帝庙打响。

  丁盛正组织部队就地防御,野司的电报来了:白崇禧已下令其部队全线向广西撤退,你们已处在敌人的分割包围之中,在你们的周围有敌第一七一、第一七二、第一七六、第一三八师4个主力师。你们现在不要再去洪桥了,赶快向西方向转移靠拢。若摆脱不掉敌人,你们应根据实际情况立即占领有利地形,构筑工事,进行环形防御,振作士气,下定决心,准备抗击绝对优势于你们的敌人,把自己当成一颗钉子牢牢地钉在敌人的心脏之中,在可能的情况下,设法将敌人吸引住,并咬住和拖住敌人,等待我各路主力向里合击,将桂匪主力全部围歼。

  四野的作战参谋们都说,7日这天可能是林彪口述命令最多的一天。命令中特别要求各军:在既未抓住敌人又无命令的情况下,只要听到枪声即向响枪的方向前进。战斗指挥上,达成围歼时,后期到达的部队听从先期到达部队的指挥;先围住敌人的团长可以向随后赶到的师长下达攻击命令,师长可以给随后赶到的军长布置任务。

  宝庆以北的四野12个师闻令而动,呼呼啦啦地向南合围了过去。

  而此时孤身于石株桥一带的第一三五师,迎来最严峻的时刻——

  天刚放亮,敌4个主力师蝗虫般地涌来,分头向第一三五师各阵地发起进攻,战斗异常惨烈,从远距离对射,很快进入短兵相接。交战中,双方的刺刀,甚至铁锹和洋镐都用上了。

  战至8日午后,侦察科长李俊杰发现严家庙方向的敌人在后撤。丁盛马上报请野司批准,全师由严家庙插向黄土铺、白地市。

  9日拂晓时分,丁盛率第一三五师主力到达黄土铺西侧之官家咀、泉碧梁一带。下午15时,敌大队人马便向鹿门前村前黄土铺至文明铺的大路开来。

  第一三五师第四○五团立即投入堵截。打到黄昏,鹿门前村东西两高地均被第四○五团控制,像关住两扇大门。就在第四○五团浴血奋战时,四野第四十一军主力飞兵猛追,天黑前抵达黄土铺以西,切断敌人西逃的去路,强有力地策应了第一三五师的战斗;第四十军从洪桥迂回过来,其先头第一一九师吃大苦耐大劳,以惊人的毅力在泥泞中昼夜奔袭80多公里,翻过绵延15公里的五峰山,赶到铁塘桥、杨家岭一带,将企图由此东逃的敌人退路封死;第四十九军与第四十五军主力从正北、东北方向多路尾敌紧逼,将逃敌压向铜锣坪、石株桥一线。至此,敌第七军已被团团围住。

  10日,衡宝战局已成定势,同时林彪获悉白崇禧正在组织部队回头增援第七军。他顿时兴奋,那围点打援的瘾头又上来了,当即致电军委:由衡阳、宝庆线南退之敌军4个师已被我军包围于祁阳以北地区,其余敌军亦正回头北援,我军有在湘桂边区歼灭白崇禧主力之可能。建议陈赓兵团由韶关、英德之线直插桂林、柳州,断敌后路,协同主力聚歼白部。

  当夜毛泽东回电:完全同意。

  第二天上午10时,林彪又向军委提出建议:“为使广东之敌不退回广西,则我应暂不继续进攻广东,而以广东的大城市与重要地区作为吸引广东敌人的工具。同时,能使我集中更优势的兵力与广西之敌作战,首先达到歼灭广西之敌,然后在军政配合下,以四野部队解决广东之敌。因此,我们建议陈赓邓华两兵团皆不要继续南进,而以邓华之两个军监视广东敌人,并集中兵力经常歼敌之分散部队。陈赓部则西进,参加广西作战。只要广西敌被歼,很多敌人皆可争取和平解决。故歼灭广西之敌,已成为全战局的中心环节。”

  当夜零点,毛泽东复电同意邓华兵团暂不进攻广州。

  可是直到11日深夜,白崇禧仍无丝毫回援动作。

  毛泽东急了,12日凌晨3时给林彪起草电文,落笔就是:“林彪同志”。

  此前,他给四野的电报都是“林邓谭萧赵”,或“林邓萧”, 或“林邓”。这么严肃地称“林彪同志”,还是第一次:

  “因为据你们10日7时电,白崇禧全力增援祁阳以北之敌,该敌已完全陷入被动地位,有在湘桂边界聚歼白匪主力之可能,故我们同意你们以陈赓兵团由现地直出桂林抄敌后路之意见。但据你们11日10时电,敌拟增援之兵力,现已停止于东安、冷水滩、零陵之线,并未北进。似此,无论祁阳以北地区之敌被歼与否,白崇禧均有可能令其主力退至广西中部、西部及西北部,背靠云贵,面向广西东北部及东部,采取游击战术,不打硬仗,与我相持,我军虽欲速决而不可得。此时,因陈赓已入广西,广东问题没有解决,广西问题亦不能速决。如我军向广西,广东中部、西部及西北部迫进,则白匪退入云贵。如四野跟入云贵,则不能分兵解决广东问题。如四野不入云贵,则解决白匪的责任全部落在二野身上。因此请你考虑这样一点,即在桂林、柳州以北,祁阳、宝庆以南地区采取围歼白匪的计划是否确有把握,如确有把握,则你们的计划是很好的;否则我军将陷入被动。为了使问题考虑成熟起见,目前数日内陈赓兵团以就地停止待命为宜。”

  3小时后,毛泽东决定:“陈赓邓华两兵团仍继续向广州前进。”

  11日上午,四野8个师向被压缩在文明铺东北不到20平方公里范围内的第七军发起了总攻击。10多万人马分成几十路突击,将国民党1926年创建、纵横战场24年的第七军撕成无数碎片,一块块歼灭。

  5天之后,四野第四十七军在湘西大庸县全歼敌第一二二军,为衡宝战役画上一个漂亮的句号。

  从9月13日四野第三十八、第三十九军西出芷江起,至10月16日第四十七军解放大庸,衡宝战役历时1个月零3天,先后歼灭白崇禧之华中部队3个军部、6个师、2个师部、7个团,共47490余人;俘虏敌中将军长以下将官14人, 缴获各种火炮402门,各种枪支13071枝,各种枪、炮弹百万余发,汽车176辆,战马1116匹。四野部队仅伤3399人,亡1011人,只有两名团级、7名营级指挥员阵亡,以较小的代价换取了重大的胜利,解放了湘南、湘西大部分土地。

  这是第四野战军南下以来的最大一次战役。但是,能在衡宝地区围歼桂系精锐第七军,实在是毛泽东、林彪事先都没有料到的。

  白崇禧更是没想到,他的第七军会因解放军第一三五师而葬身衡宝,血本无归。

  歼灭第七军,就等于打断了白崇禧集团的脊梁骨。后来逃往广西的白崇禧集团余部,无一堪战之师,在是年11月6日至12月14日的广西战役中,全部落入毛泽东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预设中,17万多人悉数被歼,至此,横行中国大地20余年的桂系军阀彻底灭亡。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