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渡江战役前后党的地下斗争:瓦解国民党长江防线

热度86票  浏览21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60年前,百万雄师胜利地渡过长江,所向披靡,不可阻挡。大江南北一片欢腾。在这轰轰烈烈武装斗争的同时,隐蔽战线上也进行着十分激烈的斗争。这方面,我们进行的鲜为人知的卓有成效的斗争,对于渡江战役这场胜利,南京的解放,以至新政权的巩固,都起了重要作用。

一个开展隐蔽斗争的司令部

  

  当时,苏北有一个领导隐蔽斗争的组织机构。因斗争形势需要,名称和隶属关系几经改变,但一直是以原新四军敌工干部为骨干的那套班子。1946年叫盐阜地委(五地委)社会部。从延安社会部来的宋学武同志任地委副书记兼社会部长。1946年秋,地委社会部改为苏北区党委社会部,仍由宋学武任部长。1947年苏北区党委和苏中区党委合并,成立了中共华中工委。社会部分成了两个摊子,一是华中行政办事处公安处,一是华中工委联络部。宋学武任联络部副部长(无部长)兼公安处长。地委社会部一些从事敌区隐蔽斗争的原新四军敌工干部,到了华中工委仍任本职本行,如原情报科(一科)科长江华任侦察科科长,原治安保卫科(二科)科长宋若侠任治安科科长,原地委社会部内勤居策任华中联络部秘书(后来成了公安处秘书)。这些原新四军的敌工干部,大多经过专门训练。在1941年日寇大扫荡后,至1943年日寇再次扫荡前的空隙间,新四军敌工部在阜宁县陈集附近连续办了几期敌工干部训练班,敌工部长刘贯一亲自授课,讲内线工作和派遗打入问题,调研科长高原讲情报调研。日本投降后,蒋军进攻解放区前,华中分局社会部在淮阴举办社会部干部训练班,由搞隐蔽工作的老将,联络部副部长杨帆、陈同生讲情报侦察工作。社会部长谭震林、副部长李士英和苏皖边区政府公安局局长黄赤波也亲自授课。

这些老新四军敌工干部,在抗日斗争中积累了较丰富的敌军工 作经验。例如:具体负责江阴要塞策反工作的侦察科长江华,原是三师七旅的敌工干部,在担任阜宁县敌工部长时,机智勇敢、神出鬼没,成为当地传奇人物。联络部秘书居策,曾打入敌人内部,组织了一个连的伪军起义,实行里应外合,拔掉了敌据点。联络科长周晓江,原是六地委联络负责人,在抗战中也是搞敌军工作的。这些同志对党一贯忠心耿耿,在对敌斗争中机智勇敢。解放战争一开始,他们就在隐蔽战线上大显身手。

对中统特务机关的反间斗争

  在国民党反动派大举进攻解放区之前,其特务机关就派遣爪牙潜入解放区进行策反和情报活动。中共盐阜地委社会部针锋相对地开展了反间斗争。

派遣徐冠苏(化名水芝)打入中统特务机关。徐是涟水县徐集人,1930年参加共产主义青年团。在一起农民暴动中被捕,后被保释出狱。与他同时被捕的还有一批人,有的人自首叛变,当了特务。时任中统局本部组织干事的亚子,便是其中的一个。徐冠苏与亚子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借此,徐来到南京扬州路10号的亚子家,与亚子畅序旧情。经亚子引荐,徐当上了中统江苏省室侦情科行动组副组长。不久,省调查统计室主任戴天祥特派徐回苏北发展特情,收集情报。我社会部一科将计就计,编写了两条情报,让徐发回中统江苏省室。徐因此更取得戴天祥的赏识,不久被提为江苏省室特情专员。徐利用这一身份同省室机关人员及其检训团混得很熟,关系密切。专管密码 机要员庞同徐结为至交。徐找到一个机会巧妙地取得并抄录了敌特密码本,让交通员送回我社会部。这对发现潜伏特务起了很大作用。

有一天,从盐城中统电台发给江苏省室的电报中,发现一份署名“曾仲明”的情报,提供了我党政机关内部许多机密,同以前敌人多次披露的盐城机密如出一辙。“曾仲明”是谁?1947年夏,我军攻克盐城,江华同志从中统残存档案中找到一本用密码写的花名册,我们用水芝送回的密码本加以翻译,才弄清“曾仲明”叫 袁仪,是县政府文教科长。将袁逮捕审讯后,得以证实。水芝还不断发现中统分布在盐阜和淮海地区的特情,都及实密报我方。

逆用中统淮阴区室主任郑连魁。原国民党淮阴地区调查统计室主任郑连魁,在两淮解时被我军俘获,社会部把他教育释放,加以逆用。蒋军重占淮阴后,郑重新当上中统淮阴区室主任,他向我方提供了不少机密情况。一次,一个我方派入中统当股长的人骤然向郑自首,交代是宋学武派遣他打入的。郑随即派女儿汇报这一情况,使这个向敌自首者得到及时处理。

自1946年到1949年,在我军渡江之前的三年时间里,根据我打入中统特务机关的内线和特情提供的情报材料,查获了中统潜伏在盐阜、淮海地区的特务爪牙103人之多,有的进行了揭露和处理,也有的密传密捕,经过个别教育争取,派回特务机关或保留在特务组织内,为我控制使用。

国民党军队向山东的重点进攻失败,刘邓大军胜利南下,苏北的盐城、阜宁、涟水、涟东县城相继解放。中统驻淮阴地区的检训团慌忙撤回镇江。化名水芝的徐冠苏回到镇江,按照社会部的指示,趁敌人军心涣散之机,策动亚子反正,获得成功。亚子把所了解的国民党应变计划,他所掌握的华东、华北地区敌特潜伏人员分布材料,统统写出来,由水芝报告了华中公安处。水芝还给被中统江苏省室关押的我往来江阴的政治交通员唐建华夫妇密传信息,予以营救。但水芝在工作节节胜利的时候过于自信,求胜心切,未经请示,就对另一个中统特情专员肖琪进行策反。结果肖琪向特务机关进行告密,说水芝已被共产党收买。水芝被捕后矢口否认,说肖琪为赖债诬陷。敌人查无实据,便把他关押暂不处理。1949年初,中统把狱囚撤到苏州,后又转到宁波。在国民党逃离大陆前夕,将水芝杀害了。这位无名英雄,在我军胜利声中献出了宝贵生命。还有三位因水芝推荐到特务机关的同志,因牵连被捕,后因查无实据而释放。

  在江阴要塞发展特别党员,策动起义

江阴要是扼守长江咽喉的江防重地。对江阴要塞的工作,在1946年蒋军大举进攻解放区之前就开始了。那是从做唐氏兄弟工作入手的。唐秉琳和唐秉煜是亲兄弟。一个是江阴要塞炮台总台长(先是守备总队长)一个是国防部三厅的参谋,要塞工兵营长。

1946年春夏之交,唐秉煜征得四哥唐秉琳的同意,给当时任地委组织部长的二哥唐君照写信,唐君照同志把信呈交地委书记曹获秋和副书记兼社会部长宋学武,并报告了有关情况,请地委处理。随后曹、宋二位书记决定派唐碧澄、唐建华父子去江阴要塞,做唐氏兄弟的工作,并建立联系。也依稀听说过,唐氏兄弟同我党军有过关系;至于说唐秉煜原是我派遗打入国民党军队的内线,就不得而知了。对唐秉煜、唐建华父子的派遣、任务交代及联系办法,都是由一科科长江华具体负责的。

唐秉琳、唐秉煜同社会部建立了联系,并接受了党的任务后,积极而又谨慎地开展了策反工作。先后争取了守备总队长吴广文,游动炮团团长王德荣,参谋处长李云葵,工兵营副营长龙潜,要塞司令部勤务队队长李容有,要塞炮台第一大台台长孟怀高及其第二、三中台长丁佩基、毛介平,总台警卫排长曹正海,游动炮团一营营长杨光明等等。

唐秉煜、唐秉琳本人要求入党,经华中工委批准为特别党员。1948年秋吴广文入党,1949年2月王德荣入党,加上1947年底设在江阴城里的联络站负责人唐仲衡同志,接替唐建华工作为联络员的吴铭同志,共有六名地下党员,形成了组织江阴要塞起义的核心力量。

唐建华全家移居江阴,他往来于江阴合德(华中工委所在地)之间,传递着江阴要塞地下党组织的报告和华中工委、公安处的指示。公安处秘书居策同志一直负责接待和安排食宿,收取江阴要塞的几个特别党员交纳的党费,保管送回来的情报材料,并按照宋学武的批示,发给黄金作为活动经费,前后两三次,约计黄金20余两。

1948年6月,政治交通出事了。唐建华回合德汇报工作,接受指示后,和爱人仇英乔扮成商人,装了一船棉花返回江南。船至泰州时,一帮特务登船搜查,说“棉花是从共区来的,是共产党”。他们从唐身上搜出金戒指和金砖后。为了私吞这些黄金,就以“缴获共区棉花船,捕获共产党嫌疑犯”上报,将唐建华夫妇送交镇江中统江苏省室。中统特务刑讯逼供,企图找到共产党线索。被拷打的唐建华坚持说,自己的名字叫方天觉,父亲是盐城县的地主。他们逃亡出来做生意,黄金是做生意的本线。水芝目睹了案件的审理,猜度这对夫妇可能是党派出的人员,立即通过交通员聂姐报告给华中公安处。唐建华也通过被释放的人给宋学武带回密信。具体负责这项工作的江华科长外出多时,宋学武得知唐建华被捕的消息,非常焦急,就派居策到草埝口,把原新四军敌工干部、现在家中的唐路同志找来(他是唐秉煜、秉琳的堂兄弟,知道江阴二唐情况和住址),让他立即去江阴恢复联系,告知唐建华夫妇被捕和未暴露身份的情况,准备对策。幸好,要塞地下党平安无事。1948年11月,江华从华中党校又物色了原九地委联络部的敌工干部吴铭同志,派往江阴,顶替唐建华为政治交通员。

淮海战役胜利后,华中工委和华中指挥部移至淮阴。1949年2月,唐秉琳冒险渡江,在唐君照的陪同下来到淮阴,向华中工委汇报请示工作。华中指挥部司令管文蔚同志指示说:“我们要有大部队从江阴过江。江阴是我们渡江的主要方向和地段。……要塞的地下工作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你们的任务是保障渡江部队顺利安全地登陆,巩固登陆场。以地下党为核心,组织这次起义,架空戴戎光(要塞司令),夺取指挥权,团结要塞上层指挥官,联系中层指挥官,渡江时率领全体官兵起义,让开正面,必要时用炮火掩护,炮台是关键,一定要牢牢掌握。”管文蔚还当即批准王德容入党。同时指出:“发展党员工作要立即停止。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能暴露!现在利用国民党绝对服从这一点,把上层指挥官抓住就可以直接下命令了。”华中工委把江阴要塞地下党工作情况报告了三野党委,并于3月中旬,派江华同志和华东局社会部情报科长王徵明带了一个电台到靖江工作,加强联系。

为便于渡江作战,江阴要塞地下党由华中工委转交十兵团党委叶飞、韦国清同志直接领导,统一指挥。3月下旬吴铭传达了这一决定和叶、韦首长的指示:要塞地下党的基本任务是“保持六十里防区,控制三到四个港口,在我军渡江时,一不开枪,二不打炮,保障我军顺利登陆,完成了就是渡江第一功”。随后应要塞地下党的多次要求,十兵团派来团长李干、副教导员徐以逊、登德荣、王刚同志打下要塞,以“卫士”或勤务兵身份为掩护,协助地下党的同志,准备起义,迎接大军渡江。起义的前一天,王徵明也到江阴帮助工作。4月20日凌晨5时,唐秉煜接到十兵团密写的命令,内容是:(1)渡江日期为4月21日;(2)发起渡江前四小时,在黄山对岸燃起三堆火为渡江开始信号;(3)识别标志是在左上臂缠一白布条;(4)当日口令为“上海部队”。21日拂晓,果然大军渡江,唐秉琳命令要塞部队往黄山集中,让开正面,迎接我二十九军先头部队登陆,并逮捕了要塞司令戴戎光,宣告要塞 起义成功。要塞共约7000余人,有重炮70余门,悉数归入人民解放军。当日,三野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将军来到江阴要塞看望。一直具体指导江阴要塞隐蔽斗争的华中公安处的江华科长,带着华东社会部电台的全体同志,也乘船来到江阴要塞,与政治交通员吴铭同志见面,大家欢欣不已,共庆胜利。

靖江起义流产,繁昌起义成功

 

  1948年初,联络科长周晓江接受了华中指挥部的任务,去靖江、泰兴策动国民党23师46旅旅长乜庭宾、45旅副旅长张奇率部起义。23师是郝鹏举的残部。在郝部1946年起义前,乜、张已是中共特别党员。郝1947年叛变投奔国民党,把他们俩扣押起来。当我军歼灭郝部两个师,俘虏郝鹏举之后,残余部队由毕书文率领南逃,毕将二人释放,并委任为该部高参。1947年8月,我军十一纵、十二纵一举攻克盐城,再次歼灭敌42集团军第一师8000余人。不久,国民党将42集团军残部改为暂编23师,毕书文任师长,下辖45、46两个旅,每旅两个团。驻防泰兴、靖江等沿江城镇。任46师旅旅长的乜庭宾即派警卫副官齐照祥(中共特别党员)出来寻找党的组织,终于在淮泗县裴圩子找到了七地委联络部,见到了部长姚克,又碰到介绍乜、张入党的敌工干部柏寒,汇报了情况,得到了指示。地委确定把乜庭宾和张奇的组织关系转到华中工委,华中工委接受之后,便派周晓江同志往靖江联络。周晓江化名李应成,6月初的一天来到乜庭宾的旅部,向乜传达了党组织交代的任务,指出解放战争胜利在即,解放大军挥师过江,解放全国。23师驻防沿江一线,如能策动45旅、46旅起义,对瓦解国民党军心,打乱其防线,对我军渡江南下,解放江南,都将发生重大作用。乜表示一定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几天后,周晓江去泰兴见了45旅副旅长张奇,张表示要和乜庭宾合作完成任务。他们了解到南京蒋军总部要把23师调到江南芜湖去。许多军官怕改编,被吃掉,于是决定起义。计划是:靖江一个团,季家市孤山一个团,驻泰兴的两个团,同时发动,成功后分两路会师黄桥,逼迫毕书文全师起义。商讨时周晓江问:“是否需要我军包围黄桥,割断黄桥和靖江的交通联系,黄桥我们还有一个营。”周回去向一地委书记钟明、司令员张克辛汇报,张克辛也提出“我军是否把黄桥包围起来,实行内应外合。”周又复述了乜庭宾的意见。大家都没有坚持包围黄桥,切断交通的做法。这是后来起义失败的原因之一。9月27日上午,乜一面派警卫副官齐照祥赶往泰兴,通知张奇立即起义,一面在靖江城内46旅旅部召开团以上军官会议,决定起义,弃暗投明。团长崔凤鸣派毕书文的侄子毕世恩密报毕书文。9月28日上午,毕书文调动部队,乘上卡车,直向靖江扑来。乜庭宾来不及集中部队进行抵抗,命令参谋长戴超集中搜索连和手枪排,一齐冲出东门。发现联络员周晓江还留在城内,又命手枪排长李树明返回城内,接出周晓江,会合后直奔解放区,和来迎接的分区部队会师。此举带到解放区的只一个搜索连,一个手枪排,共110人。

在泰兴的张奇,没有接到起义的通知,因而没有行动。送信的副官齐照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回到靖江旅部被逮捕,终被杀害。

张奇对靖江起义的流产深为痛惜,忍气吞声随师部调芜湖繁昌驻防。23师改为编为106军,毕书文任军长。原46旅改编为282师,由张奇任师长。张奇派人往驻合德的华中指挥部找到周晓江,周晓江将来人介绍给管文蔚司令员,管询问了部队情况,作三条指示:第一,固守江防,等待配合大军过江。第二,紧急情况下,率部渡江起义。不过这是下策,困难较大,也较危险。第三,今后工作由皖南军分区与你们具体联系。

张奇深知蒋介石对曾起义过的杂牌军不信任,一再派其亲信取代和监视该部的军官,可能很快要撤换他这个师长,因此抓紧了起义的准备工作。接受靖江起义失败的教训,他精心策划,严密组织,团结原45、46旅的骨干,在连、营、团内建立三人领导小组,又组织了一个执法队。1949年2月7日,在繁昌横山桥举行起义。先逮捕了南京派来的副师长、参谋长、政工处长和破坏靖江起义的崔凤鸣团长等六人。同时炸毁了离芜湖15华里的鲁港大桥,切断了电话线。接着在沿江荻港等七个港口用民船渡江北上。敌人发现了,立即派巡逻舰艇炮击,飞机轰炸。张奇沉着指挥,果断应战,缴获敌汽船、炮艇各一艘。与敌交战中,起义部队死伤了14人。一天之内,5000多名官兵全部渡江登岸,与人民解放大军胜利会师。起义部队改编为二野独立师,张奇任师长,鲁大东任政委。4月21日该部参加渡江战役,回师江南。

来自延安社会部干部在南京的肃特反特斗争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原西北局社会部长兼边区公安处长周兴,带着12名社会干部,4月25日从怀远出发,过淮河渡长江,直奔南京国民党总统府。同来的西北局社会部干部林浩然同志带着8个人先住珞珈路1号毛人凤的公馆,后住到宁夏路29号“十三太保”中“大太保”的公馆,以后又住到洪公祠1号原戴笠的大本营。周兴同志任市军管会公安局长兼警备区副司令。林浩然任市公安局二处(侦讯处)处长。还配了两位副处长,一位是二野保卫部长张若谦,一位是南京地下党情报部长芦伯明。由芦伯明领导的、派入国防部二厅的秦杰同志,这时也转为公开,在这个处当副科长。原华中十地委书记金柯,1948年在江南叛变,这一绝密情报,就是秦杰从国防部二厅获悉的。

二处挂牌在靠鸡鸣寺的原考试院内办公。在对特务机关住房和遗留物品接管的同时,立即开展了肃特反特斗争。在不太长的时间内,侦破了一批国民党潜伏特务和地下电台,抓捕到保密局少将特工站长荆有麟和国防部二厅的地下电台总台长温浪,共查获23部电台。南京解放前被华中公安处策反的中统特务亚子,提供了国民党的应变计划和潜伏特务材料。南京市公安局正是根据亚子提供的线索,侦破了潜伏下来的中统大特务苏麟阁反革命案。同时,对武装匪特坚决打击。有一股匪特在江宁一个油坊开会,被一位妇女举报,他们杀害了这个妇女。最终这帮武装匪特被我一举歼灭,抓获20余人。侦破的最大一起武装匪特案件,是“苏浙皖人民反共救国军”。其下分东西南北中几个总队,人数多达200余人,阴谋暴动,大印和布告都准备好了。其中有一个南京行动总队,总队长朱光,副总队长钱维周。这些匪首和骨干都被我们捕获了。肃特反特斗争的开展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残余势力,保证了社会秩序的稳定。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