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抗美援老的中国基建工程兵:修筑三条战略公路

热度176票  浏览899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为抗美奉命援老挝

慷慨激昂的援老抗美已经过去了39年,年代已远去,往事成可追。当年那艰苦卓绝和惊心动魄的战斗生活仍记忆犹新,与老挝人民结下的友谊在心中难以忘怀。

上个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中国有一支英勇善战的筑路部队,活跃在老挝抗美斗争那硝烟弥漫的战火中,帮助老挝人民修建公路,支援他们的抗美斗争。这支筑路部队就是我们基建工程兵第五支队。

支队部设在我国边境的尚勇公社,下辖5个施工大队和1个民工大队。我所在的部队是二十七大队二营通讯班,当年出国执行施工和保障任务的约有3万多人。

修建公路,即便在和平的环境里也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何况我们是在战云密布的老挝进行修路,其艰险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既要施工,又要防敌袭击,时刻要做好打仗的准备,不但异常辛苦,而且非常危险,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

老挝,古称寮国,北部与我国云南省西双版纳毗邻,是一个美丽的内陆国。老挝人民和我国人民有着非常悠久的友好历史。这个国家江河密布,我国的澜沧江流入该国,汇成波澜壮阔的湄公河。它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森林植被几乎覆盖全国,又有菠罗芬、甘蘩、川塘和会芬四大高原及一个查尔平原,是一个具有特殊战略地位的国家。

由于该国有着不可代替的战略地位,引起了美国军方的高度重视。他们在侵占越南南方后,又长驱直入,侵占了老挝。随后,在这个国家大建战略机场和导弹基地,威胁我国的安全,准备进攻北越,形势非常紧张。美国的战略家曾有人说:“就战略地位而言,100个台湾也不如一个老挝。”

据可靠消息说,当时有部分侵略我国领空进行侦察的美国飞机,就是从这些战略机场起飞的。

根据抗美斗争的需要,老挝共产党和民族解放阵线主席凯山丰威汉访问我国,与毛泽东主席等国家领导人进行会谈,通报了他们的抗美斗争形势和老挝人民誓将抗美斗争进行到底的决心。他们希望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给予大力支持,其中有一项是帮助修建三条公路(早在1967年我国已派出三个测绘大队,将三条公路测绘好了,只等待时机修建)。三条公路全长310公里,穿越丰沙里和会晒及琅勃拉邦三省。贯通老挝北部的13个重镇,对该国夺取抗美斗争的胜利有着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

中国政府高度赞扬老挝共产党和民族解放阵线正确领导老挝人民,英勇卓绝抗击侵略者的伟大壮举,同情和支持老挝人民的抗美斗争。

经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批准,由援越指挥部组成援老指挥部,并由指挥部向我们五支队下达援老抗美的命令。

1968年10月,我们大队奉命开进老挝,开始了在异国他乡三年零六个月的战斗生活。

显军威首战老西线

从10月2日起,我们大队分两批从玉溪摩托化行军,经思茅等地到达边陲尚勇镇,在公社临时搭盖的几间大茅棚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我们徒步进入老挝的丰沙里省。

我们二营与团部及三营是第二批,出境时支队首长及公社干部在边境检查站为我们送行。

全队人员沿着一条马帮道行进,偶尔看见一些老挝人,有赶马的,也有肩挑背负的。支队向导说这些人是到我国孟腊、景洪等地进货回来的老挝商人,货物有食盐、布匹、药品及日用品等。

这一天我们走了50多里,晚上就在路边宿营,黑暗中不时传来怵人的猛兽叫声。第二天,队伍越过纳莫县城后离开马帮道,按照工七大队走过的线路,手脚并用地翻山越岭,在原始森林中艰难地行走。走在前面的不知是谁,拉动了一根青藤,触动了树上一个硕大的马蜂窝,引起一场人蜂大战。

一瞬间,我们就有十几个人被蜇了,队伍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我叫大家砍下灌木枝来拍打,那阵势真如与鬼子拼刺。幸而这时天已近黑,马蜂怕天黑找不到窝,就一齐收队回窝,人蜂之战才算结束。

经检查共有30多人受伤,被蜇处都肿成大包,剧烈的疼痛使他们直冒冷汗。有10多位同志中毒较深,脸色发青,头昏眼花,全身不停地颤抖,医生们赶紧给他们打针抢救,喂他们吃药片和敷伤处。

为了尽快赶到住地,趁天未全黑,我们继续赶路,10多分钟后到达了驻地。连续两天的急行军,把我们累得够呛,这天晚上虽然也是露天宿营,但已是在驻地,心中安然,睡得特别好。

刚安好家,营首长就到团部参加军事、施工和政治工作会议。

不久,我们迎来了全线开工的命令。开工的第一炮打响了,此起彼落的爆破声惊天动地,声声回响在寮北的上空,打破了这里原始森林的寂静,拉开了我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首战老西线的序幕。

入老挝修建的第一条公路我们称为老西线。这条公路北起尚勇边境检查站到孟纳莫,从孟纳莫向西至会晒省的琅南塔,再从孟纳莫向南至芒赛,全长104.96公里,为五级沙石路。

孟纳莫至芒赛的56.16公里,由二十七、二十八和工七3个大队承建。我们大队的任务是18公里,建桥3座。

开工的当天晚上,营长叫我去灭掉那一窝可恶的毒马蜂。我摸黑爬到蜂窝处,听到群蜂轻微振翅的低鸣声,用一个麻袋,慢慢地从下往上将蜂窝装进麻袋,扎好袋口,砍下树枝扛了回来。第二天放到水里浸死成蜂,我们几个人美美地吃了一餐营养丰富的蜂蛹。

两个多月很快就过去了,施工正在紧张地进行。

可是自从我们安好家后,就不断有敌特在夜间到营区附近的山头、山沟打信号弹,或到我们营区边缘进行窥探。12月上旬的一个夜晚,一个敌特潜到营部10米处的小河边,用高精度的窃听器偷听营长的谈话,被值班通讯员黎明光打水时发现,当即转回屋内取出冲锋枪猛打。敌特在他回屋时已走出了七八十米,很快消失在密林中。

鉴于敌特的猖獗活动,营首长决定采取有效措施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一是加强警戒,增加哨位,做到每排一哨;二是坚持查哨制度,连排干部亲自带岗查哨;三是组织精干人员,对营区附近的山头、山沟进行不定期的搜索;四是在敌特经常出没的地方设潜伏哨,反击敌特的骚扰。

最有效的是搜山活动,搜山时,我们终于有机会与敌一战。头几次搜山都是在附近的山头、山沟,没有发现任何情况。第五次,营长决定扩大到5公里范围。1969年3月10日,从营区西面的山头一直向远方搜索,路过几条山沟,打死不少于百条青竹小蛇。在一处山坡上,营长从望远镜里发现半公里处有一块空地,叫我们过去搜查。离空地约200米时,发现3个穿迷彩服的人躺在那里说话。营长叫我带两人从左边抄过去,叫班长黄之福带两人从右边抄下来,他自带两人从正面下去。

我们利用大树掩护刚前进约几十米,躺着的3人中有1个突然站起来,我们被他发现了。他拿起枪朝我们连开几枪,其他两人也迅速向我们开枪,子弹有的打在树上,有的带着啸声从我们的耳边飞过。我们立即还击,9枝冲锋枪同时开火,马上将3个敌特压制住。

双方隔着空地,利用面前的大树掩护对射,打了约两分钟后,3个敌特退到西面的密林中,我们已到空地边缘。敌人猛朝我们打了一排枪就不打了,我们以为他们是想等我们进入空地再打。就目视敌人方向,并不见敌人有什么反应。我们3人各投一个手榴弹,手榴弹一爆炸我们就冲了过去。但除了在一棵树后发现一摊血外,已不见敌人。我们顺着血迹追上一座山,到了山上连血迹也没有了,敌人利用密林逃走了。

这一战我们伤敌一人,缴获压缩饼干3小箱、牛肉罐头一箱、香烟一包,捣毁3张小竹床。

自这次小战后,敌特又有活动。我们营区北面1公里外有一个小村,叫纳么村(音),位于孟纳莫和芒赛的中间。村的东边有一个山口,叫纳么山口,从山口的小路可一直通到100公里外的南康河。山口处原先住有老挝民族解放军一个连,刚被调走几天。4月20日凌晨2点多,这个村遭到一股不明来历的武装人员的突然袭击,情况非常危急,村长从村边的小溪跑到我们营部请求支援。

营首长一面向团部汇报请示,一面调七连一、二排到营部待命。周凤梧营长简要说明后就带领我们出发了。部队沿着当年法军修建的一条仅1.5米宽的小道跑步奔向纳么村,营长对二排长说:“你排要尽量抢占纳么山口,堵住敌人的退路,一排和通讯班攻入村中。”跑了约500米后,二排就钻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林中。我们继续跑,天太黑,不知哪里有坑和转弯,有的人撞在树上,有的人踩在坑中跌倒。

离村约200米时,敌警戒发现了我们,立即朝我们打了几枪,然后边退边打,我们马上朝敌开枪处边还击边摸过去,顿时枪声大响,比敌强出好几倍。我们的枪响过后反而没有敌人的枪声了,但我们前进缓慢,不是被灌木绊倒就是撞中树或竹子。等我们进到村子里,敌人被我们枪声所吓,已逃得无影无踪了。

这一仗又没打成,二排在山坡中比我们更慢,密密麻麻的竹子、树木和荆棘阻碍了他们的行动。村长说:“敌人肯定是从山口逃走了。”他带领我们追入山口,二排与我们会合了,一同再追出几百米,没有发现敌踪就收队回村。除了有两个村民负伤外,其他没有什么损失,负伤的村民当即由一班护送到北面的139医院抢救。

从此以后,纳么村人就与我们结下了友谊,多次向我们表示感谢。每逢部队放电影,他们都来观看。当看到我们拉歌时,他们非常感动,跟着学唱,说:“中国志愿军太好了,你们是最好的军队。”

 

  夜援刚过5天,4月25日下午5点,我营接到团部转来昆明军区情报局和支队部的一项命令,命令我营两小时内迅速组织一个连的兵力,于晚7点准时出发,向东奔袭75公里,歼灭盘踞在一个叫孟塔村的一股敌方侦察小分队。这股敌人从南乌河南面过来,在孟塔村已几个月了。

首长迅速作出决定,一个连抽一个战斗排组成追袭连,五连是三排、六连是三排、七连是二排、八连是一排,各连由副连长带队。7点整,队伍在黑暗中出发了。

纳么山口是我们必走之道,黑暗中我们一个跟一个,爬山涉水,行军速度非常快。第二天上午10点,我们赶到了孟塔村,15个小时里走了70多公里山路。村内鸡不叫狗不吠,一片寂静。营长指挥六、七、八连的3个排在外将村子三面围住,自己带我们通讯班和五连三排进村,对各个吊脚竹楼进行搜查,没有发现敌人。有几个年长的男人用云南话说:“你们是中国志愿军吗,是来打那一帮土匪军的?”营长说:“是,你们知道他们在哪里,请告诉我们。”他们说:“土匪军在前天(23日)中午就走了,临走时抢走了我们全部的粮食和12只竹筏,是从后山的南帕河入南乌河走的。”接着,他们又说:“这些土匪军是去年12月初来村的,共有30人,上个月发现他们有一个伤员,伤在右肩。”营长马上想到3月10日那一战,原来他们是一伙的。又有一个村民说:“大前天夜里我听见他们议论说:'经过这段时间侦察,证明中国军不是来帮民族阵线打过南乌河去,确实是来修路的,我们袭击纳么村暴露了。从两次相遇的情况看,中国军会修路也能打仗,我们打不过他们,明天就走。'听他们这么一说,我们才知道中国军来帮我们修路。”这下我们全明白了,敌特是冲我们来的。为了减少夜间路程,这天我们在村边的平地上宿营。第二天早餐后准备返回,这时那几个村民来对我们说:“粮食全被抢光了,请中国志愿军将剩余的粮食留给我们。”我们除留够中餐的粮食和食盐外,全部给了他们。他们非常感动地说:“中国志愿军是观世音菩萨,我们世世代代记住你们的救命恩情。”我们离村时他们到村边欢送,男女老少都说:“感谢你们,中老友谊万岁。”

5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四营十三连在工地上遭到一次空袭,这是我们入老挝以来第一次遇空袭。

空袭前有5个民族解放军路过十三连工地,突然有一架美国F4C战斗轰炸机从3公里外的一个山头出现,十三连的防空哨马上鸣枪报警,5个民族解放军战士愣住了。这时敌机开始俯冲下来,十三连的战士赶紧将他们拉进边沟趴下。敌机一俯冲下来就投下8颗炸弹,回过头又扫射一番。炸弹落处,“砰砰”作响,震耳欲聋。尘烟冲天而起,泥土飞扬,路面被炸成一坑接一坑。幸而人员安然无恙,5个老挝解放军拉着十三连战士的手说:“感谢中国志愿军,你们真了不起,这边沟也能防空。”

6月28日中午,我们二营五连也遭到一次空袭。

这天中午,五连刚从工地回来,正好有一支几十人的运输队经过他们营区边,这是一支从孟纳莫至芒赛的运输队。突然有两架美国鬼怪式战斗轰炸机风驰电掣尾追他们而来,防空报警枪一响,这帮人就乱了,靠近路边的三排一看情况不妙,一齐放下手中的饭碗,帮助运输队疏散到自己的防空工事内。两架敌机一前一后俯冲下来,各投下10颗炸弹,回过头来又猛烈地扫射,然后在空中转一圈后才飞走。营区周围被炸后,树断枝飞,地上一片狼藉,幸而疏散快,所有人员无伤无损,他们连声感谢中国同志救了他们。

就在这天晚上,我们通讯班同样经历了一次严峻的考验,晚上9点起,先后有3个连的电话线被敌特窃听和割断。先是五连的被割断,考虑到这个连白天刚被炸,班长就带4个人去查。半个小时后发现八连的也被割断了,我马上派3个人去查,他们走后又发现六连的也被割断了,除一人值分机外,我已无人可带,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去查。当我查到一处放有20多个空柴油桶的路边时,发现营部这头的线被拉上半山坡,怎么也拉不下来。又找到六连一头,也被拉到山坡上,拉不下来。我的心顿时紧张起来,忙将子弹上膛,来到空油箱处观察。突然在我身边一声爆响,我以为是敌特投手榴弹,就朝山坡打了两个点射,然后顺线查上去,结果发现两头被绑在一棵松树上,我迅速将线解开拉下来接好,刚要试机,突然又“砰”的一声爆响,这次我听出是空油桶热胀冷缩的响声,自己感到是一场虚惊。再一想,不单是我惊,敌特就不惊了吗,搞不好就是这些空油箱的响声将敌特惊走的。

老西线,在经历各种险阻和苦战下完工了,稍作休整后我们又奔赴新的战场--新西线。

斗空霸血战新西线

第二条公路因为是一直向西修建,我们称为新西线。

新西线,东头始自芒赛,途经琅勃拉邦省的孟本和班哈盖,到达西头终点班海德。班海德是紧靠湄公河北岸的一个码头重镇。北路全长98.6公里,级别也是五级沙石路,共建桥7座。

这条公路靠近敌占区,特别是班海德地段,因为湄公河南岸就是敌占区,仅一河之隔。当时老挝以南乌河和湄公河为界,南为敌占区,北为解放区。琅勃拉邦在南面,距班海德只有40多公里。因此敌我的斗争气氛非常紧张,火药味很浓。

1969年12月20日,我们二营为第二梯队,开进新西线。

车队到达芒赛后,沿着一条仅2米宽的坑坑洼洼的马帮道行进,一直向西来到距班海德8公里的驻地,成为全线的前锋营。

安家工作刚完毕,1970年1月2日,我们营部和六连、七连同时遭到美国两架T28轰炸机的轰炸。在这次轰炸中有3位同志牺牲,被炸毁物资不计其数。

这天午饭后,我登上营部背后的山岗向南观望,想趁这一刻欣赏这里的山川景色,却发现在南方的天空上,有两架飞机自西向东飞行,这时在我们西面的一座山上,有两发红色信号弹射向我们驻地上空。两架飞机突然转头向北,气势汹汹地直奔我们营部和六连、七连驻地飞来。我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吹起紧急防空号,六连和七连的防空哨也急促地发出紧急防空报警枪。正在营区内做安家收尾工作的干部战士,迅速进入刚挖好的防空工事。

两架敌机在距离我们约2000公尺时,有一架就俯冲下来,另一架在空中盘旋。俯冲下来的敌机对六连二排两间成一线的茅屋,“呼”地一声,发射了一枚火箭弹,飞机尾后拉出一道长长的火束,击中两间茅屋正柱,茅屋像失去脊骨一样塌下来,浓烟滚滚,火焰冲天。敌机发射火箭弹后即向上升空,盘旋在空中观察的敌机还没有转过来。这时六连二排长吴春祥和七班副班长陆仕健从防空工事内快速地拉出一挺重机枪,跑到距防空工事30多米的一小块空地上架枪。还没有将子弹推上膛,盘旋在空中的敌机已转过来,稍一俯冲,对着一排两间也是成一线的茅屋,又“呼”的一声发射了一枚火箭弹,两间茅屋的正柱又被击中,爆炸后屋内物品和泥土四处飞散,敌机是将茅屋当坦克打了。

这两轮轰炸,我看清了敌机的型号,是美国的T28轰炸机。

第二架发射火箭弹后,也向上升空。第一架又接着俯冲下来准备投弹,可这一次就没有那么便宜了,它遭到重机枪的迎头打击。狡猾的敌机发现地面有反击,不敢继续俯冲下来,侧身躲开重机枪射上来的子弹,改向七连俯冲下去,在七连驻地投下20颗炸弹,有19颗落在茅屋边沿的大蔸竹内爆炸,没有造成伤亡,只有一颗落在三排十一班茅屋门上爆炸,副班长韦素生被炸中,当即光荣牺牲。

第二架敌机也发现空地上的重机枪在射击,它一个急转弯,从重机枪的左方俯冲下来,刚好从我的头上飞过。我不顾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端起冲锋枪向敌机猛射,可是飞机太快,子弹打在机肚底时已成斜角,只能擦过而已,眼看着敌机投下20颗炸弹。

由于树林挡住了视线,吴春祥两人没有看见敌机从左侧投弹。只见20颗炸弹一路爆炸而去,强大的冲击波将饭碗粗的树木连根拔起,弹着点直径3米内一扫而光。炸弹碎片飞向四面八方,很多树木被拦腰击断,烟尘冲天而起,泥石飘散。飞机的尖啸声和“砰砰”的爆炸声响成一片,有一颗炸弹正好落在重机枪不到一米处爆炸,两人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两架敌机在空中调好阵势后,又一齐俯冲下来,同时猛烈地扫射,打得树木叶落枝飞,尘土飞扬。一番扫射后,两机在空中盘旋一圈后才飞走。

这两架敌机突然空袭,共俯冲5次,发射两枚火箭弹,投下40颗炸弹。我身在其中,亲眼目睹整个过程,这是美帝国主义一手造成的血案。

经指挥部批准,给吴春祥追记一等功、陆仕健追记二等功,吴、陆、韦三人均为革命烈士。他们为保卫世界和平,为捍卫我们的祖国,为帮助老挝人民赶走侵略者,在艰险的援老抗美斗争中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

根据被袭的情况分析,确定是敌特在暗中使坏。团部为了今后部队的安全,命令各营连组织武装搜山,打击敌特的猖狂活动。

团副参谋长焦清波到我们营蹲点,他是我们二营的第一任营长,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援朝作战,打过很多仗,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经对附近的山头进行搜索,果然发现不少敌特的观察棚。这些观察棚有的搭在大树上,有的搭在大蔸竹上,都能观察到我们的工地和扎营区,对我们构成很大的威胁。

发现敌特的观察棚,我们就设下埋伏,但狡猾的敌人就是不现身。焦副参谋长就说,敌特肯定有几道观察棚,我们应该再扩大搜索范围。果然在距离第一道观察棚200多米处又有观察棚,再纵深搜索还有第三道观察棚,敌特是先到第三道观察第二道,再在第二道观察第一道,发现有情况就不进入第一道。难怪我们设伏落空,估计可能还有第四道。但第三道已到了敌占区边沿,由于政策所限,我们不能深入敌占区搜查,只有发现一个就用火烧掉一个。全团共烧毁观察棚50多个,其中二营烧毁20多个。敌特怯于我们的搜山行动,不敢在我们周围活动,再没有发生被袭事件。

 

  在新西线的建设中,我们大队的建筑任务是33.8公里,建桥2座;二营的任务是7公里。前期工程完成后,我们和三营共同接下一、四两个营8.8公里,因为这时这两营已开进东线做施工前的准备工作。

新西线开工不久,我被调到团部作训股任司号长。

1970年7月20日下午5点,美国的一架F4C战斗轰炸机从东向西,沿公路进行低空侦察,先是遭到三营和团直高射机枪连的打击,当飞经二营高射机枪连阵地上空时,再次遭到严厉的打击。16挺高射机枪一齐开火,阵地上响成一片。穿甲弹带着复仇的怒火,雨点般射向敌机。猛烈的火力网将敌机击中,敌机拖着长长的浓烟,向班海德以西滑去。

后经总参核实,此机被击落,机毁人亡。

敌方因侦察机被击落,没有搞到我们的情报,于8月7日中午,大白天空降敌特30多名,地点是团部的大山沟内约10多公里处的原始山林中。

奉朱再胜团长和张参谋长的命令,我们作训股闫参谋、安参谋和我及警通连连长带领3个排,全副武装赴空降地点。山沟中没有路,而且荆棘载途,有几次险被眼镜蛇咬中。由于路难行,到达敌特空降地时,敌特已走得无影无踪,只留下32顶降落伞。

从8月10日开始,敌特又猖狂活动起来,夜间不断打信号弹,有时信号弹刚在空中亮起,敌机就到。当时一进入夜间,我们就实行灯火控制。营区周围和工地山头都增岗加哨,直至公路完工。敌特见我们高度警惕,防守严密,不敢靠近侦察,只能望林兴叹。

历时一年整,这条充满传奇色彩的新西线,经过我们的浴血奋战,终于修建完工了。

奏凯歌决胜在东线

东线,西头始自芒赛,东至南康河、南乌河和南帕河三河交汇处。三河以南帕河为界,上游是南康河,下游是南乌河,自北向南转西流入湄公河,公路是沿南帕河北岸修建,建成后东西线就连在一起,横跨在老挝的北部。东到三河口,西达湄公河,像一条扁担挑起老挝,成为该国的交通要道。

这条线路所经之处,全是高山陡坡,公路下面十多米就是川流不息的南帕河。沿线没有村寨,三河交汇处也是一片无人居住的荒坡,是我们当年的采石场。我们建成公路和码头回国后,老挝人将那开发为一个镇,称为孟夸。

东线全长107公里,级别为五级沥青路,是当时老挝北部最好的一条公路。

东线是我们援老抗美的最后一个战役,全大队上下一致,都为打好这最后一仗而倍加努力。

3月17日下午2点,二营七连在三河采石场上被3架敌机空袭。3架F4C战斗轰炸机轮番地俯冲轰炸扫射,将工地炸得面目全非。七连董朝仙连长根据新西线被炸的经验,命令全连利用巨石裂缝和坑洼,对空进行反击。一场非常激烈的地对空战斗打响了,八连正建码头的两个排也加入战斗。

刚进驻的高炮四十四团的一个五七炮连和一个四管高射机枪连,在没有筑好阵地的情况下,也紧急迎战。二营高机连距离约500米,也在助战。

3架敌机看到地上遍地开花,子弹、炮弹密密麻麻地射上来,不敢低飞投弹扫射,在1000米以上投弹和扫射,将炸弹都扔在七连和五七炮连中间的地带上,扫射的弹着点也拉大了距离,失去了准头。

3架敌机在空中穿梭时,被五七炮和4管高射机枪猛烈的火力网击中两架,冒着浓烟在空中相撞,炸成粉碎。另一架一看势头不妙,急忙向南逃走。

这一战约一个多钟头,击落敌机两架,我们没有伤亡,高炮四、五两个连分别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七连和八连两个排得到援老指挥部通报表扬。

此战后,战事平静。进入4月以后才发现,东线是三条线路中最难修的一条。

一是塌方多,工程量比新老两线多出十几倍,比原设计多一倍。因地层土质松软,易吸水,就是晴天也出现塌方,有几次幸亏发现及时,撤出快,才避免伤亡事故的发生。遇到雨天,几乎是全线塌方,大到整个山体下滑,将原开出的路基又重新填埋。

二是完全暴露,新老西线大都是在竹林中穿过,但东线是坐北向南,树木一砍,就完全暴露在灼烈的阳光下,更便于敌机空袭,用不着地面敌特指示,老远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在阳光的暴晒下,气温高达40多度,施工中,同志们大汗淋漓,整个人如同从水中捞起一样,脚步走到哪里,汗水就湿到哪里。很多同志被晒得背上起了水泡,穿不了衣服,干脆光着膀子干,晚上用芭蕉叶垫着睡,水泡消了,人也脱了一层皮。

8月28日上午,闰参谋正在给我们上绘制沙盘课。焦副参谋长在一旁接到三营的一个电话,汇报他们十二连发现的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当天早晨,该连三排十班的住屋中地下不到一米深处,发现一黑一花两条巨蟒,他们与蛇同居了大半年。焦副参谋长当即同意他们用炸药的方案,并嘱咐注意安全,不能让蛇伤人。

然后又让我直接到十二连现场指导。经了解,见过巨蟒的有3个战士,一个说他所见的是一条黑蛇,第二个说他见到的是花蛇,只有挖洞才能知道到底是黑还是花的。邕宁县籍的三排长说用烟熏,我想一熏蛇就猛钻出来,谁能敌得住,不安全,还是决定用炸药炸。十班的战士一齐动手挖洞,挖到2米多长已进入屋内,这时果然发现一条黑色巨蟒在洞内。发现蛇后,连长马上将炸药包放近蛇身,点燃导火索,大家躲到旁边的大蔸毛竹后面。随着一声巨响,黑蛇被炸成两段,上半段窜出洞外,还昂着头,不断吐着蛇信。连长和我正要掏手枪打,突然冲出3个西双版纳的新兵,第一个快捷地抓住蛇头七寸猛力往下压;第二个也非常迅速地抓住被炸断处,不让它卷起来;第三个拿出砍刀,照蛇头猛砍,直至巨蟒死亡。十班战士继续挖洞,要找出下半截蛇身。刚挖几米,想不到洞内突然钻出一条比黑蛇更大的花蟒来,一下就撞倒5个战士。大家一同惊呼,迅速将花蟒围住,用钢铲和木棍上前一阵乱打,不一会儿将花蟒打死。剖开蟒肚后,黑蟒肚内有3只鸡,花蟒肚内有一头已开始溶解的猪。几个月来连队莫名其妙地丢失猪和鸡,终于找到了答案。所有的人,特别是十班战士,都吓出冷汗来,如果两条蟒不被发现,深夜中蟒蛇吞下十班的战士,那才是死无葬身之地。

东线,这条经我们用鲜血和汗水建筑的公路,历时一年零一个月,于1972年2月提前两个月竣工了,月底验收后交给老挝使用。

3月6日上午,我们高唱革命歌曲,怀着胜利的心情,踏上回国归程。在芒赛和孟纳莫,老挝人民频频向我们招手致意,有的用云南话说:“感谢中国志愿军。”

回到尚勇镇后,我们受到指挥部和支队首长、公社革委领导和当地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在昆明市步兵学院,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亲切接见我们,一一握手。王司令员说:“同志们,你们好,你们辛苦了,你们不怕流血牺牲,在伟大的援老抗美斗争中,与天斗,与敌战,用伟大的和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战胜了千难万险,用实际行动为'五个代表'争了光,党和人民感谢你们。”

全团战士同声喊出:“为人民服务。”

至此,我们的援老抗美战斗终于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顶:19 踩:14
【已经有143人表态】
18票
感动
19票
路过
19票
高兴
18票
难过
22票
搞笑
19票
愤怒
12票
无聊
1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云南网友
2011-07-09 09:24:32
发文这个战友怎么称呼、看内容我们是战友、我是当时5支队701大队卫生队的、老西线我们卫生队驻37km、新西线驻49km和团部同驻一条山沟、我是云南通海县人:电话13667911669。qq528915538。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