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凋谢利刃”,谁毁了萨达姆核“梦想”

热度37票  浏览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27年前,以色列空军千里奔袭巴格达、一击摧毁伊拉克"核弹之梦"。在这次"斩首"行动中真正起关键性作用的却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IRIAF)。在20世纪80年代,伊朗一边高喊着"一定要毁灭犹太复国主义",一边却不动声色地联手以色列干掉了萨达姆的核反应堆。 

■ 黄山伐 

近日来,伊朗大踏步地发展核研究项目,有关"以色列空袭伊朗箭在弦上"的传闻遍布欧美媒体。种种迹象不由得让人回忆起27年前以色列空军千里奔袭巴格达、一击摧毁伊拉克"核弹之梦"的奇迹,以色列坚定阻止任何中东国家拥有核武器的强硬立场,总让许多人感到伊朗要大难临头了。 

然而,历史真相总是隐藏得很深。最近,流亡德国的前伊朗革命卫队军官毕晓普?法耶扎德披露的一段秘密档案,彻底推翻了以色列空军单独突袭伊拉克核反应堆的神话,在那次"斩首"行动中真正起关键性作用的却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IRIAF)。在20世纪80年代,当伊朗高喊"一定要毁灭犹太复国主义"的时候,却不动声色地联手以色列干掉萨达姆的核反应堆。 

阻止萨达姆 

20世纪20年代,英国殖民者一手将委任统治的美索不达米亚、库尔德斯坦和南部什叶派教区集合成一个新的国家伊拉克。1967年便开始掌握伊拉克实权的复兴社会党副总书记萨达姆对核武器情有独钟,希望有朝一日凭借核武器成为"阿拉伯第一核国家",自己也能以"尼布甲尼撒第二"(尼布甲尼撒是古巴比伦国王,他曾灭掉以色列国家,制造了著名的"巴比伦之囚")的身份率领阿拉伯兄弟们与犹太复国主义者决一雌雄。 

当时,伊拉克所掌握的唯一核技术是检测厨师每天给萨达姆做的饭菜是否下毒。为了尽早搞出原子弹,萨达姆指示开展石油外交,寻找合作伙伴。起初,巴基斯坦齐亚?哈克军政府也在秘密发展核武器,希望与伊拉克联手。但萨达姆鉴于伊拉克空军与核技术专家培训大多由印度负责,再加上他筹划的对伊朗的军事行动少不了印度帮衬,于是两国的核合作不了了之。 

伊拉克的石油武器很快在拥有先进核技术的法国奏效。萨达姆亲自出马,结交法国少壮派政治领袖希拉克。1975年9月,萨达姆和希拉克签署价值3亿美元的合同,购买两座使用高浓缩铀的反应堆,并在巴格达近郊的图瓦萨建设核基地,这个项目起先叫做"奥希里斯",后来改称"乌希拉克"。尽管法国声称反应堆只用于"民用目的",但谁都清楚这类反应堆是法国在核武器方面取得突破的关键。特别是被萨达姆称为"塔穆兹-1号"的反应堆可用于对目标材料进行强放射,输出功率可达70兆瓦,是当时世界上同类反应堆中功率最大的一个。有了"塔穆兹-1号",伊拉克人可以用它来照射一些高浓度铀,从而生产出特殊的同位素钚-239(即武器级钚),按满负荷工作一年计算,"塔穆兹-1号"所产生的武器级钚,足够让伊拉克生产出至少两枚核弹。 

萨达姆在1975年1月22日接受意大利记者采访时表示,伊拉克正在进行"阿拉伯世界获得核武装的第一次努力",这让当时处于结盟状态的伊朗王国和以色列都大为震惊,于是两国情报部门开始秘密策划扼杀伊拉克核计划的行动。从1975年开始,伊朗秘密情报机关"萨瓦克",搜集有关伊拉克学者在印度接受核技术培训的情况,然后与以色列情报机关"摩萨德"在法国取得的相关信息汇总,大致勾勒出伊拉克核武项目的轮廓。伊以政府认定,如果不加阻止,"伊拉克有望在1981年内造出广岛级别的原子弹"。 

1979年,萨达姆正式出任伊拉克总统,并对谋求中东霸权表现出更加浓厚的野心。伊朗和以色列特工开始行动了。1978年5月,伊朗"萨瓦克"煽动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起事,武装冲突波及图瓦萨工地,大批来自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工人或罢工或破坏工地在建设施,以致萨达姆不得不动用嫡系的共和国卫队实施镇压。次年4月,7名以色列"摩萨德"特工潜入拉塞讷的法国地中海船舶工业公司厂房,用定时炸弹摧毁了接近完工的"塔穆兹-1号"反应堆机架,这次行动让伊拉克核计划推迟了至少半年。以色列特工还在意大利SNIA-Techint公司办公室里刺杀了为伊拉克工作的埃及工程师雅哈?阿尔-麦沙德博士。 

正当伊以两国特工携手工作之际,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巴列维国王流亡海外,伊朗新国家领袖霍梅尼将以色列视为仅次于美国的"小撒旦",与之势不两立。但以色列总理贝京反复强调:"比起霍梅尼,萨达姆要危险十倍。"德黑兰新政权暂时搁置了伊拉克核问题,但萨达姆却不断在两伊边界制造摩擦,两国关系骤然紧张。1980年9月17日,萨达姆单方面宣布收回阿拉伯河主权,五天后,伊拉克军队全面入侵伊朗。 

早在伊拉克入侵前,以色列"摩萨德"就已掌握了相关情报,并多次向德黑兰发出警告。 

1980年9月22日下午16时30分,也就是伊拉克发动全面入侵几小时后,一份来自以色列"摩萨德"的电报送到巴尼萨德尔的办公桌上。这份电报中,"摩萨德"提供了关于伊拉克军事力量的详尽评估,包括伊拉克部队沿伊朗边境的准确部署位置,以及建议伊朗空军袭击的124个伊拉克目标清单,其中图瓦萨的核基地被重点标出。这份清单被迅速转发到伊朗空军,伊朗人发动了高效率反击,其结果是伊拉克人不仅丢失了天空,连萨达姆白天在总统府外散步都变得异常危险。除了提供信息外,以色列还给伊朗空运来装满武器零件的集装箱。 

"凋谢利刃" 

两伊战争爆发几天后,以色列便不断暗示伊朗应攻击图瓦萨。实际上,伊朗人之所以没在第一时间轰炸伊拉克核设施,主要是因为缺少情报。由于与美国关系破裂,伊朗空军没有目标建筑物的最新卫星照片,同时也没有任何从地面上拍摄的新照片。更要命的是,伊朗不清楚反应堆里是否加注了核燃料,伊朗害怕空袭造成核尘埃外泄,那将是一场政治和人道的双重灾难。 

经过权衡,伊朗空军还是决定对核反应堆动手,行动代号为"凋谢利刃"。根据以色列的建议,这次行动不攻击核反应堆本身,只轰炸核实验室、反应堆控制部分及训练大楼。伊朗空军决定出动其最可靠的美制F-4E鬼怪战机。 

9月30日凌晨,伊朗空军第33中队的4架挂满MK-82炸弹的鬼怪战机从哈马丹基地起飞,编队在接近伊拉克边境时与等在那里的波音707加油机会合加油。在超低空掠过伊拉克边境后,编队开始爬升,目的是在伊拉克预警雷达屏幕上画出一条长线,让对方误以为掌握伊朗飞机的航向。片刻之后,编队又降到低空。接着,4架鬼怪分散开来,前两架继续沿原方向飞行,奔巴格达发电厂而去,目的是分散伊拉克防空部队的注意力,而另外两架则掉头飞向更南面的图瓦萨。 

当接近图瓦萨核基地时,两架鬼怪继续保持极低的飞行高度,只在距目标仅4000米时才开始爬高,飞机在高空只呆了很短时间。出乎伊朗飞行员的意料的是,伊拉克防空部队居然没做出任何反应。就这样,伊朗飞行员干净利落地直飞目标,然后开始"完美攻击":他们迅速找到反应堆以东的预定目标,向它扔下12枚MK-82炸弹,自始至终,鬼怪机只在目标上空呆了六秒钟!与此同时,前面两架鬼怪机也击中目标,巴格达的电力供应为此中断了两天。 

坦率地说,"凋谢利刃"行动完成得非常漂亮,但战果却十分诡异。10月2日,伊拉克原子能委员会主席安巴尔?萨利赫称,伊朗空袭所造成的损失"最多只有几百万美元",到1980年11月底,所有修复工作便告完成。萨达姆还谴责伊朗"与犹太复国主义者合作",目的是丑化同样高呼"解放耶路撒冷,摧毁犹太复国主义集团"的霍梅尼。但伊朗原子能机构负责人弗雷顿?萨哈比博士在10月9日接受瑞典广播电台采访时说:"这次袭击堪称完美,但结果却是‘斯芬克斯之谜'。"据伊拉克目击者说,伊朗人扔下的炸弹的确落在图瓦萨厂区,法国技术人员也证实现场燃起几处大火,特别是有两枚炸弹击中"塔穆兹-1号"反应堆的圆顶,但被弹开了,其他的炸弹炸坏了反应堆冷却塔、管道以及储存液体放射性废物的设施。后来,英国媒体引用一位参加过"凋谢利刃"行动的前伊朗空军F-4飞行员的话说,这次袭击肯定对反应堆造成巨大伤害:"打个比方,如果将12枚MK-82炸弹扔到这么小的目标上,只造成了一点点伤害的话,那我们的飞机肯定是往伊拉克人头上扔了一堆石头。" 

为"歌剧"扫清道路 

面对如此诡异的结果,11月30日,伊朗空军派一架RF-4E侦察机"回访"图瓦萨。两天后,伊朗把侦察机拍到的伊拉克核反应堆的照片交给了以色列。这是以色列收到的图瓦萨核基地最直接的情报。接着,以色列"摩萨德"又从轮休的法国工程师们那里知道了伊拉克核项目细节。此后,以色列军方一反常态,坚决劝告伊朗空军不要再轰炸图瓦萨了--以色列希望保留进行"最终打击"的权力。 

到1980年底,以色列空军已拟订出自己的袭击图瓦萨计划。以色列总理贝京最终批准了对图瓦萨的新一轮空袭行动,代号为"歌剧"。与伊朗的"凋谢利刃"行动不同,"歌剧"行动的目标是要击中反应堆的圆顶并将其摧毁。 

通过不断对邻近阿拉伯国家防空系统的试探后,以色列掌握到一个重要线索--阿拉伯国家(包括伊拉克)的防空系统在第一次探测到低空快速目标时,往往需要两到三分钟的时间才能再次做出反应。于是,以色列将该情报传递给伊朗,同时还提供了伊拉克最大的空军聚集点--H-3基地的情报,那里刚好处于以色列空军由西向东空袭图瓦萨的航线上。以色列的意图很清楚,"我们干掉核反应堆,伊朗帮我们扫清道路"。 

以色列情报显示,距约旦仅50公里的H-3基地驻有伊拉克空军70%的飞机,包括法国最新交付的幻影F.1EQ战斗机、图-16轰炸机及安-12运输机,这些飞机都由埃及、东德和苏联飞行员操作。值得一提的是,战争一开始,伊朗空军就四处寻找伊拉克空军主力,防止其空袭德黑兰,但一直无法确定方位。在得到以色列情报帮助后,伊朗空军立即着手制定对H-3基地进行超远程打击的计划。 

计划过程很简单:伊朗空军先对基尔库克进行一次牵制性袭击以造成对方错觉,然后8架鬼怪机突入伊拉克纵深,与两架波音707加油机会合后进行空中加油,接着从北面突袭H-3基地,伊拉克人绝不会想到袭击者从北面来。在这次行动中,加油机的作用至为关键。 

1981年4月4日拂晓,8架F-4E鬼怪战机从诺杰基地起飞,另外两架作为预备队。它们组成两个四机编队进入伊拉克,两个编队间相距仅500米远。每个编队都由一架携带雷达报警器的长机领头,可在伊拉克雷达网中找到一条安全通道。与此同时,伊朗的两架F-5E战机从大不里士基地起飞,对基尔库克附近的伊拉克空军基地进行袭击,以转移伊拉克人的注意力。在鬼怪机群起飞前几小时,两架伊朗波音KC-707加油机在保持无线电静默的状态下,从西阿塞拜疆省低空穿越伊拉克西北部,进入有同盟关系的叙利亚东部空域,然后再来一次"L"形转向,重新进入伊拉克西部沙漠上空,与鬼怪机群会合。 

加完油后,鬼怪机群飞向下一个航路点,伴随着日出一直向西飞行,而加油机则撤退到伊拉克与叙利亚的交界空域盘旋。在飞过1000公里后,鬼怪机群进行最后一次战斗编组,排出两个三机编队和一个两机编队,然后朝着H-3基地的三个停机区飞去。 

很显然,伊朗空军的远程奔袭干得非常漂亮。H-3基地内的飞机大多露天停放,攻击发起后,好几架鬼怪战机上的照相枪拍摄到这样的画面:当伊朗战机正进行对地扫射时,伊拉克机械师们正在给飞机拧螺丝呢。 

攻击H-3基地核心区的F-4编队最晚抵达,从目标的"后方"发起进攻。驾驶长机的巴拉普尔少校朝停机坪上的伊拉克飞机扔下集束炸弹,同时他的僚机则用MK-82炸弹轰炸离两条机场跑道,以防止敌机追赶。 

伊拉克防空力量陷入瘫痪,虽然发射不少导弹,但鬼怪机群仍从容地进行两次通场轰炸,在最后一次通场扫射中,伊朗人用机炮"报销"了逃过第一波轰炸的飞机。当机群返航时,它们将剩下的炮弹全"送"给在巴格达-安曼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卡车,这些从约旦的亚喀巴港开来的卡车上满载着伊拉克军队急需的武器零部件。 

后来,美国情报部门证实伊拉克空军有23架战机被摧毁,另有11架飞机被严重击伤,所有这些飞机都无法修复。伊朗飞机全身而退,在返航途中居然没受到伊拉克防空部队的"打扰"。 

"歌剧"上演 

伊朗空军的精彩演出极大振奋了以色列,"歌剧"行动立即付诸实施。本来这次行动的时间定在1981年5月10日,由8架F-16负责执行,外加6架F-15提供护航。特别挑选出的F-16飞行员被称作"巴比伦分子",他们组成代号为"串子"和"凿子"的两个小分队,分别由第117中队指挥官泽夫?拉兹中校和第110战斗机中队指挥官纳胡米上校领导。F-15编队则由第133战斗机中队指挥官率领。但任务在最后一分钟被取消了,原因是以空军军械师发现F-16挂载的大部分MK-84炸弹引信都设置错了! 

经过与"摩萨德"会商后,以色列空军重新确定1981年6月7日(星期天)为新的袭击日期,因为"摩萨德"相信法国工程师在那一天不会去反应堆上班,届时反应堆加注的核燃料也会少得多。以色列空军将14架战斗机(后又添加两架备份机)转场到埃锡安基地,那里濒临亚喀巴湾。从埃锡安出发,战机可直接穿越沙特阿拉伯领空以便节省燃料,还可以利用沙特阿拉伯、约旦和伊拉克防空网在衔接上暴露出的"盲点"。 

6月7日下午14时,14名以色列飞行员爬进座舱,编队准点起飞。进入沙特阿拉伯领空后,"串子"和"凿子"小分队将飞行高度保持在60米,它们的外围是6架F-15战斗机,这6架F-15挂载着AIM-7F、AIM-9L导弹和ALQ-119电子对抗吊舱。在80多分钟的时间里,以色列机群在沙漠上空以紧凑队形飞行,速度维持在0.7马赫,并实行绝对的无线电静默。在此期间,沙特航管员曾通过国际通用应答频道询问这些"不速之客","串子"队长拉兹用流畅的英语回答道:"约旦空军,例行训练。"因沙约两国关系友好,两国军机互相偶入国境是常有的事,沙特方面便信以为真了。拉兹在确认危险解除后,立即向总部发出"黄沙丘"的暗语,表示飞行顺利。 

从沙特阿拉伯进入伊拉克后,以色列编队提速到0.8马赫。在距离巴格达40公里时,F-15分成三个双机编队,分别对邻近基地基地进行监视,防范有可能出现的伊拉克截击机。同时,两个F-16小分队再一次加速并爬升到3000米的高度,经过短暂的目视搜索后,17时33分,他们看到了反应堆的大圆顶。伊拉克人没有机会做出反应,因为图瓦萨的防空体系必须依靠防空军中央司令部的激活命令和目标鉴别,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两到三分钟。 

此时,拉兹中校以600节的速度向目标做35度角的俯冲,从1200米的高度扔下两枚MK-84炸弹。炸弹击破了大圆顶,使反应堆发生爆炸。接着,另外三架F-16以五秒钟的间隔向目标扔下了炸弹,当轮到"凿子"分队攻击时,飞行员只能向爆炸的烟雾投下炸弹了。 

此时伊拉克高射炮终于开火了,但为时已晚。轻装的以色列战斗机向西加速飞去。在他们投下的16枚炸弹中,有12枚直接命中目标,两枚炸弹击穿了反应堆的地下室,但没有爆炸。在短短的45秒内,图瓦萨的"塔穆兹-1号"反应堆被完全摧毁了。伊拉克人的抵抗没有伤到以军战机半点毫毛。在完成任务后,以色列战机迅速升空脱离,并最终按计划成功返回基地,途中没有遭遇任何阿拉伯国家战机拦截。 

萨达姆核梦想破灭 

事后查明,珍贵的"塔穆兹-1号"核反应堆机房已成一片废墟,巨大的屏蔽钢罩被炸出直径达5米的大洞,安放巨型计算机的中央控制室房墙倒屋塌,萨达姆苦心经营的核反应堆消失了,伊拉克进入世界"核俱乐部"的梦想也随之破灭了。事后,恼羞成怒的萨达姆一口气将伊拉克西部防空区司令兼防空军司令法克里?侯赛因?贾贝尔上校及其麾下少校以上军官全部处决,另有23名伊拉克空军官员被送进监狱。 

由于空袭是在周末进行的,法国援建人员大多不在现场,仅一名法国值班专家不幸遇难,1981年6月10日,法国援建团启程回国,援建顾问团团长是这样敷衍伊拉克方面的:"即使在伊拉克政府保证安全和资金的条件下,重建反应堆至少需要5年左右的时间来恢复。"但法国人以后再也没有回到图瓦萨工地。这也是以色列政府最希望看到的美满结局。而当空袭成功的消息传到以色列,贝京在赞美完上帝之后便给美国驻以色列大使萨姆?刘易斯打电话。惊恐不定的刘易斯说:"我必须严肃地告诉阁下,我怀疑白宫的一些人对这件事会发脾气的。你们的武器是从我们这里获得的,只能用于自卫。"贝京反驳说:"自卫?有什么能比摧毁萨达姆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更能称得上是自卫?这些武器是让以色列屈服,屠杀我们的人民,毁灭我们的基础,换句话说,就是要毁灭犹太民族、国家和人民。过去几个月我多次对你说,要么美国来阻止这个核反应堆,要么我们来做。"贝京在内阁公报的最后写到,以色列绝不允许"敌人对我们的人民研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将采取一切必要的先发制人的行动来保卫以色列的公民。然而,贝京却向刘易斯隐瞒了一个惊人的秘密:没有伊朗人的效劳,"歌剧"终究不能圆满谢幕! 

阿道夫二世

顶:3 踩:5
【已经有29人表态】
5票
感动
3票
路过
1票
高兴
4票
难过
5票
搞笑
4票
愤怒
4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