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天皇下投降“玉音” 日本投降内幕揭秘

热度36票  浏览5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宣布向盟国无条件投降。在此前一周内,主战与主和两派各执一词,数次会议争论不休,议而不决。

虽经天皇圣裁又圣裁,主战派仍阳奉阴违。其追随者发动“起义”,追杀大臣,包围皇宫,搜查天皇录音,几使《终战诏书》不得广告。

面对败局主战主和两派各执己见

1944年夏,日本吹嘘的“绝对国防圈”被摧毁,本土处于盟军飞机轰炸范围之内。挑起战争的东条英机内阁,眼看败局已定,被迫宣布倒台。新上台的小矶国昭内阁,苦苦支撑了8个多月自请辞职。1945年4月5日,铃木贯太郎出任内阁首相,组阁未及一个月,传来噩耗:希特勒战败自杀,德国投降。

鉴于日本的战争能力丧失殆尽,铃木着手制定收拾时局,随之向驻苏联大使佐藤发出训令,令其婉请苏联政府出面调停。

7月26日晚上,由美、中、英三国签署《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投降。次日早上10点钟,日本内阁六巨头举行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讨论日本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内阁六巨头是为首相铃木、陆军大臣阿南大将、海军大臣米内大将、参谋总长梅津大将、军令部长官丰田大将、外务大臣东乡。会上,首相铃木、外相东乡认为,拒绝接受《波茨坦公告》是不明智的。而以陆军大臣阿南为首的军方人士,坚决主张无考虑余地。

屈服于多数的军方的压力,铃木于28日代表日本政府,向新闻界发表谈话:政府的态度是默杀《波茨坦公告》。所谓“默杀”,亦即不予置理,默然无视,是另一种形式的拒绝。

得知日本拒绝《波茨坦公告》后,美国立即把对日本“最后之打击”付诸行动,8月6日向广岛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主战派仍不甘示弱,为防动摇军心,有意贬低原子弹的威力,陆军部公告说:美国的B―29型轰炸机空袭了广岛,使用了一种新型炸弹,造成了重大损失。

8日下午,日本驻苏大使佐藤,应苏联政府通知,前往外交部会见莫洛托夫。佐藤暗暗祈祷是好的消息,为营造友好气氛,一见莫洛托夫的面,就笑容可掬地问好客套,以至显得低声下气地巴结逢迎。殊不料莫洛托夫十分冷淡,神情严肃地打断他的话,念了一篇简短的声明,即对日本宣战。

期待既久的苏联的答复终于来了――不仅是断然拒绝调解,更是始料不及的对日宣战!

日本政府尚未来得及对苏联声明作出反应,9日凌晨,苏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兵分三路越过中苏边境,一举击溃日本关东军。同日,中国军队全线反攻,展开对日军的最后一击。

外相东乡将苏联对日宣战事奏告天皇,请求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天皇早在美国投下原子弹之时,业已产生了停战的愿望,于是嘱东乡转告铃木首相:“鉴于敌方使用了新型炸弹,日本已没有力量再打下去了,应尽早努力结束战争。”他又通过内务大臣木户指示铃木:“应尽快收拾战局,我个人的安危是次要的,务必不能重演广岛的惨剧。”

9日上午10点半钟,铃木再次召开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会议中间传来消息,“美国飞机在长崎又投了一颗原子弹”,四座愕然。

外相东乡更显焦急:“宝贵时机不能再错过,日本已危如累卵,若再拖延,更加不可收拾。”

“日本还没有打败。如果敌人进犯本土,必让他们付出惨重代价!”阿南气势汹汹。丰田、梅津等异口同声附和。

双方各执一词,争论到下午1点,仍是势均力敌三比三,铃木、东乡、米内主张接受无条件投降,阿南、梅津、丰田坚决反对。铃木于是宣布休会,交内阁会议讨论。

午饭毕,内阁会议在首相官邸举行,会上,多数人同意接受《波茨坦公告》,但是有一个附加条件:保留天皇以维持国体。他们之所以选择投降的理由是:冲绳已成了美军进攻九州的桥头堡,美舰已开始炮轰沿海城市,国民已精疲力竭,日本已没有继续打下去的力量和手段了,若不投降,必是玉石俱毁。

阿南暴躁地嚷道:“够了,够了,这些情况谁都知道。我本人及我的忠勇部下,都有一个信念,就是不管形势如何险恶,非打到底不可,宁可玉碎,决不投降!”在阿南、丰田、梅津等主战派恫吓下,相当部分阁员或收回了原先的观点,或沉默不语,内阁会议开到深夜10点钟,以不了了之宣布散会。

御前会议“圣裁”主战派阳奉阴违

陆军是战时日本的支柱,凡对外重大决策,往往以陆军意见为主导,陆军也因此而目中无人,独断专行,如不能满足其愿望,即采取暗杀手段,甚至发动兵变。铃木与东乡私下商量:奏请天皇召开御前会议裁决。

御前会议的与会者除了内阁六巨头外,又增加了枢密院议长平沼。众人个个进行了表态。

外相东乡:如果敌方能保证不触动国体,投降刻不容缓。

海军大臣米内:同意外务大臣的意见。

陆军大臣阿南:日本必须打下去,胜负要到保卫本土战打响才能见分晓。即使投降,除保留国体外,另三项条件也须坚持,亦即关于同盟国军队对日本的占领应尽量避免;皇军武装的解除、所谓战犯的处理,由日本负责。

枢密院议长平诏:除了必须保留国体外,也不妨要求就三项条件进行谈判。

军令部长官丰田:主张打到底,如果不是由本国军官解散军队,不能保证下属的行为。

参谋总长梅津:日本仍是敌人的有力对手,现在就无条件投降,有愧于阵亡将士。

各执一词之下,铃木宣布由天皇“圣裁”。事先没有什么决议,直接由天皇定夺,这在日本现代史上是没有先例的,与会者大都感到突兀与惊愕。

天皇悲怆地说:“国力疲惫。难能再有力量保卫本土,再打下去,只能使日本生灵涂炭,朕同意按外相提出的条件,接受盟国公告。”并含泪说道,“在此忍无可忍之际,解除忠诚军队之武装,使昨日尚效忠于朕者,明日即成为战犯,于情实有不忍,但为国家前途计,亦为不得已之事。今日应以明诏天皇在遭受三国干涉时之心境为楷模。”

天皇说完,脚步沉重地离开了地下室,众大臣无不黯然涕下。

根据日本宪法,只有内阁有权批准投降。铃木惟恐夜长梦多,连夜向内阁成员宣布了天皇“圣裁”,全体阁员一致表示服从。 历史,黄金,佛学,股票,港股,恒指,外汇,诗词,古

10日上午6时,外务省将求和电文分别发给驻瑞士公使加嫩与驻瑞典公使冈本,向他们通告了天皇的态度和政府的决定。要求两人将求和电文转达给美、英、苏、中四国。对国内,内阁决定暂不公布天皇“圣裁”,也不公开已发出求和电文事,只是含糊其词宣称:不久政府也许会公布与前不同的重大决策,希望全体国民克服有碍于国体完整的任何困难。

与此同时,主战派却阳奉阴违。阿南当天向陆军省课以上军官传达投降决策时,言词中流露对主和派的愤懑,称自已被逼接受“圣裁”。他一手提拔的一批少壮派官佐立时沸腾起来,大吵大闹,大肆辱骂主和派。其中的代表者为田中少佐、井田中佐、椎崎中佐,以及阿南的妻弟竹下中佐。

在阿南的默许下,这伙少壮派军官私下里起草了一份公告,以阿南的名义播出。于是在同一天里,日本国民听到了内容迥然不同的两项文告。

11日,这个公告在报上登出来了,首相铃木大为震惊,立即奏告天皇。天皇召见阿南责询。阿南并不认错,而是解释说:“对圣命绝对服从,然在投降生效之前,陆军理所当然要继续战斗。”

阿南随后变本加厉,以日本大本营的名义,向国内外日军,包括中国派遣军下达了继续作战的命令。

8月12日凌晨,日本从美国的无线电广播中,收听到了同盟国对日本求和文告的立场::自日本投降之时起,天皇及政府的统治权限,应置于盟军最高统帅管辖之下,其最后的形式,应遵照《波茨坦公告》,根据日本国民的自由意志决定。

显然,四大国对日本维护天皇地位的要求未作让步,坚持投降是无条件的。

少壮派欲谋兵变 天皇再下投降令“玉音”

13日早上,同盟国的照会文本送到了各有关官员手中。在当天上午召开的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上,主战派强烈要求追加投降条款,否则决作鱼死网破。

田中等少壮派趁此机会,在陆军省防空洞秘密会议,策划发动起义,扫除主和派的铃木、东乡、木户,占领皇宫,促使天皇收回求和成命。

13日夜间,田中等往见阿南,要求批准他们的起义计划。阿南内心赞同,然因关系重大而未置可否。田中纠缠不休,非要逼阿南明确表态不可,阿南反过来以上司的口吻教训说:“如此重大之事,岂可草率?且容郑重斟酌,明天上午答复。”

第二天,即8月14日,田中又去见阿南,却扑了空,被告之阿南奉召入宫,参加御前会议去了。

原来,铃木判断陆军将有不轨举动,急忙奏请天皇再次召开御前会议,圣裁是否接受同盟国12日发出的照会。这时,木户也来到天皇处,呈交了一份美国空军散发的传单,报告军民思想混乱,谣传四起,恳请天皇迅速召开御前会议,完成终战手续,以免出现不测之祸。

天皇批准了两人的奏请,他先把杉山元、田俊六、永野3位资深的陆海军元帅召来,面谕了结束战争的决心,要求他们严饬部属必须服从。

10点50分,最后一次御前会议举行,阿南与梅津仍坚持就投降条件进行谈判,如盟国不许,即继续战斗到底。

铃木躬身面对天皇:“对盟国12日的照会,直至时下内阁及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仍未取得一致意见,求陛下恕罪,并恭请圣断。”

天皇沉默了一会儿后,以低沉的语调说:“朕仔细听取了反对接受盟国回复的各种意见,但朕的看法仍然不变,现在重申一下。”他展开拟就的诏令:“继续战争一无是处,徒然继续造成破坏,此时此际,简而言之,以接受盟国之要求为宜。”由于心情痛楚激动,他说话时断时续。天皇最后要求内阁迅速起草宣告终战的诏书,由他亲自向国民宣读。

天皇说完,饮泣离开了地下室。大臣们失去了自制,满室啼嘘;有几个竟双膝跪地,放声哀嚎。

晚上7点钟,天皇的诏书稿敲定,天皇庄重地签上了“裕仁”两字,又盖上玉玺。阁员逐一在《终战沼书》上副署。临近子夜,天皇在御用办公室手捧《终战诏书》,开始念了起来:“朕深鉴于世界大势与帝国之现状,欲以非常措置收拾时局,兹告尔等忠良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接受其联合公告……”

日军“起义”接二连三叛军搜寻天皇录音

田中等叛乱分子原定8月15日凌晨2时“起义”,然他们得到了天皇定在15日中午播发《停战诏书》的消息,决定提前行动。

午夜时分,叛乱分子将近卫第一师团师团长森刚骗来师团部,软硬兼施,胁逼森刚命令第一师团起义。森刚终不答应,一声枪响,倒在血泊之中。8月15日凌晨1点,叛乱开始。

皇宫很快落到了叛军手中,宫廷警卫被解除武装,各进出口被封锁,通讯被切断。近20位要员被逮住,押去一所旧木屋关押。标有“帝国近卫师团”的军用卡车,满载全副武装的日军在街上奔驰。他们的肩上都挂着白带子,这是叛军识别标志。

与此同时,一辆载着“国家神风团”的卡车由横滨开往东京,黎明时悄然停在了内阁首相铃木的官邸前。横滨警备司令佐佐木一声吆喝,两挺机枪向宅内开火,哪知铃木已得悉了近卫师团叛乱的消息,逃避别处去了。以佐佐木为首的“国家神风团”,是另外的反叛者,事先与田中一伙没有联系,属不谋而合。

东京各通讯社、报社,几乎同时收到了两份新闻稿,一份是驻内阁记者送来,报道内阁制定天皇《终战诏书》详情;另一份是近卫师团部送来的,宣布近卫师团“起义”,反对使天皇结束战争的怯懦而又可耻的政府。编辑们如堕五里雾中,不知相信哪一份才是。

陆军大臣阿南知道他的部下已发动了兵变,既欣慰又害怕,于15日凌晨剖腹而死,留下遗书云:皇恩无极,吾欲何言。我罪深重,谨以一死报之。

对叛军的最大威胁,是负责东京卫戍的东部军。田中少佐先已明了这一点,故而在叛乱发动前,就派井田去东部军司令部,争取司令官田中大将予以支持。田中大将即表反对,并力劝勿作此叛逆行动。

天快亮时,田中惊悉皇宫已被叛军占领,马上部署平叛,向近卫师团官兵发去命令:第一近卫师团长森刚已被叛乱头目杀害,师团部暂由东部军司令部直接指挥;包围与占领皇宫的一切部队撤离。

此时,另一队叛军到了广播协会,叛乱头目之一的井田闯进广播室,命令播音员安木玲子:“马上做好播音准备,长官要播音。”他所指的长官即是田中少佐。田中狗急跳墙,欲向全国国民与军队讲话,煽动他们一起造反。

正在这时,响起了尖厉的警报声,是美机空袭。安木玲子急中生智:“快走,当心挨炸弹!”说着做丧魂落魄样溜之大吉。井田摆弄机器,可怎么也不响,原来安木玲子已做了手脚。

不一会儿,田中少佐果然来了广播协会,用手枪逼着播音员立野:“早上5点钟的新闻节目由我主持,给我开机关调节好,我只讲10分钟。”他知道“起义”已凶多吉少,但仍不甘罢休,想迫使天皇收回成命。

立野拒绝:“没有东部军司令官田中大将的命令,不准广播。”

东部军平息叛乱 《终战诏书》终于播发

叛军渐渐搜向了御文库,那里是天皇的卧室,他对叛乱发生浑然不知。侍从眼看危险越来越近,只好把天皇从睡梦中叫醒。

天皇闻此怫然变色,呆若木鸡,随之咬咬牙说:“通知他们在花园集合,朕亲自去向他们讲话,把朕的决定解释清楚。”

这时,东部军分头出动镇压叛军,其中一部,田中大将在森严戒备中,径直进入近卫师团部,突然出现在叛军头目石原面前,手指口斥:“你是皇军军官,竟敢大胆妄为违抗天皇命令,把他关起来!”

石原见几十支枪口对着自己,部下已都作鸟兽散,只得束手就擒。

田中跨上军用吉普:“去皇宫。”

车抵皇宫,在紧闭的黑色大门前戛然刹住。知道是东部军司令官后,乖乖打开大门。

田中前呼后拥至犬井门,召来近卫师团第二联队长芳贺:“谁让你来皇宫的?你执行谁的命令?”

芳贺吓得脸无血色,不知所以,低头嗫懦:“卑职有罪,求司令官宽恕。”

田中点了点头:“你可以将功赎罪,我命令你,把你的部队马上撤出皇宫,回原驻地待命。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调用一兵一卒。如有叛乱头目投奔你处,一律扣押,知道吗?” “明白。”芳贺立即行动,带着所部跑步出宫。

原皇宫警卫重新行使职权,很快恢复了平静,躲藏在宫内各处的大臣们陆续钻了出来,纷纷去御文库向天皇请安。

广播协会里,田中仍在纠缠不休,咆哮威胁工作人员。这时,占据协会会长办公室的叛军叫他听电话。几分钟后,神色沮丧而又绝望的田中走出了广播协会,这是田中大将的电话,告诉他各路叛军都已知罪悔过,撤回了原驻地,命令他停止叛乱行动,缴械投降。

田中眼看大势已去,走到皇宫前草坪上,对着自己前额开了一枪。另几个叛乱头目如古贺、椎崎等,也或开枪、或剖腹自尽,被捕的井田、石原等听候发落。

叛乱终于平息,这时是8月15日上午8点钟。

按照内阁首相铃木的命令,日本广播协会发出了一条紧急重要通知:天皇陛下发表了一份诏书,将于今天中午广播,让我们大家到时候恭听天皇的玉音。对平时白天收不到广播的地区,我们将加大输送频率,请各火车站、邮局、政府和私人办公室准备好收音机,广播将在今天中午12点开始。

此项特殊通知不断重复播发着。

如何把天皇的录音片安全地送到广播协会呢?叛乱虽已平息,叛军也已从皇官撤离,但谁能保证没有个别死硬分子潜伏暗处伺机打劫?又谁能保证皇宫警卫队中没有叛逆者?

最终采取了宫内省庶务课长笕素彦的建议,即先由他端着写有“拷贝”字样的录音片,招摇而过。几分钟后,由天皇侍从冈马挎着装有饭盒的背包,经此路出宫,录音片就藏在背包里的饭盒内。

11点钟敲过,天皇录音片送进了第八播音室。为保证播音质量,临时议定先作试播。正在试播时,又差点儿出了大乱子。那是在门外负守卫之责的宪兵中尉,原是反对投降的主战分子,他听到录音后,突然抽出佩刀大叫:

“不许广播,这不是天皇讲的,我要把他们杀了!”说着向播音室冲去。

东部军司令部的一个参谋眼疾手快,一把扭住那中尉双手,厉声喝止:“不许乱来,不然军法从事!”随即命令部下把他拖出去关押。

御文库地下室,天皇在侍从簇拥下走了进来,在此迎候的铃木首相、平沼议长等大臣全体起立鞠躬,神情肃穆。

天皇在一台收音机旁的椅子里坐下,准备监听自己的录音播放。他双眼怔怔地盯住对面一点,不时轻轻叹息,众大臣也都脸露沮丧之色。

整个日本国,国民和军队都已停止了一切活动,守候在收音机边或扩音器下。

“马上要播送重要广播了,请全体起立。”播音员的声音有些发抖。

日本国内,除天皇一人全都站了起来。

播音员又说:“天皇陛下将向全国颁布诏书,我们受命转播御音,现在即将开始。”

奏完《君之代》国歌,天皇的声音传向日本的各个角落:

朕深鉴于世界大势与帝国之现状,欲以非常措置收拾时局,兹告尔等忠良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接受其联合公告……

各同盟国也收听到了天皇的投降令――《终战诏书》。8月15日当天,中、美、英、苏四国正式宣布了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