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军人参加特种兵比武成绩远超对手遭怀疑

热度173票  浏览64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12日 14:04

训练中的张茂春

  

张茂春在进行山地攀登

  新华网北京1月11日电 题:扬威国际赛场的神勇士兵——记济南军区某要塞区初级士官张茂春

  张玉清、许升、张汨汨

  18分30秒!

  “这不可能!”看到计时结果,斯洛伐克队领队叫了起来——负重20公斤5公里夜间奔袭,中国队的成绩是18分30秒,比第二名斯洛伐克队整整领先6分钟!

  领队高高的鼻头泛起一阵潮红:“我们对你们的成绩表示怀疑!我们要求检验你们的装具!”

  张茂春不动声色走上前,把重重的背囊往地上一甩,先掏出6只沉甸甸的作战靴,接着是电台、弹夹、被褥、干粮……他一人背了3个人的装具,负重超过50公斤。中国队小组4人80公斤,1斤不少。

  斯洛伐克领队面红耳赤地上前道歉,同时难以置信地连连摇头——在2009年7月举行的第十四届“安德鲁波依德”国际特种兵比赛中,首次参赛的中国军人一举夺得13个比赛项目中的8个单项第一,打破了6项赛会纪录,取得了金牌数、奖牌数和参赛队总分三项第一。

  作为核心队员,张茂春归国后荣立一等功。这位济南军区某要塞区炮兵班长、初级士官,此前已连续4年被评为优秀士兵,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2009年,他被表彰为全军优秀士官、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并被授予“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一等奖。

  其时,他还只是一个不过23岁、军龄不到5年的小伙子。

  胜利是拼出来的

  “安德鲁波依德”是北约组织举办的特种兵年度军事竞赛,由北约组织成员国斯洛伐克军方主办。参赛者需要负重20公斤,在斯洛伐克中南部原始森林的沼泽、悬崖、密林中,以战斗小组为单位,先后进行敌后伞降、特种射击、武装越野等13个课目的比赛。

  在2009年的第十四届比赛中,中国首次作为被邀请国,派出两支参赛队与美、英等8个国家的13支代表队展开角逐。济南军区8名特战队员受领了这项任务。

  中国特种兵不是第一次踏出国门,却是第一次与北约成员国军人正式展开较量。与魁梧的欧美队员站在一起,中国军人的身高与体重都要“小一号”。欢迎晚宴上,美国特战队员冲矮上半个头的张茂春狡黠地眨眨眼睛:“You look like a boy(你看上去像小孩)!”而比利时队员则“诚恳”地说:“中国军人来欧洲参加特种兵竞赛很难得,但创造奇迹恐怕不可能。”

  张茂春敷衍两句,却暗暗地攥起拳头:“赛场上见!”

  第一个课目,是低空伞降——被公认为危险度最大的课目,它考验的是参赛者的技能,更是勇气与胆量。

  着陆场是密林中一块足球场大小的山脊。由于比赛当天风速太大且浓云密布,原定400米的伞降高度被临时下调为350米。

  中国特战队员在国内训练时的最低伞降高度,是600米。

  张茂春在心里飞快地演算:伞降高度350米,主伞开启高度150米,备份伞开启高度150米,如果主伞不开,需要间隔50米打开备份伞,那就只剩1秒的开伞时间;今天背的伞具是主办方提供的,从来没跳过这种型号的伞;自己出国前,只经过12次伞降实跳训练……他果断地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直升机颠簸着下降,地面越来越近,碧绿的草地与苍翠的树林清晰可辨。舱门外风速已达到11米/秒,远远超出了跳伞8米/秒的抗风级限。

  裁判站在舱门口,被大风吹得摇摇晃晃:“中国队,跳还是不跳?”

  “Jump(跳)!”张茂春与队友们没有一秒钟犹豫,迎着呼呼的大风,鱼贯跳下。剧烈的摇摆与旋转中,他们沉着开伞、调姿,最终全部稳稳落地——中国队取得了伞降课目接近满分的成绩。

  比赛继续进行,武装泅渡、山地攀岩、解救人质、特种射击……十几个课目,中间不容丝毫喘息,所有特战队员都铆足了劲,小组间的分数咬得紧紧的。

  “拼到最后,就靠那么一股气!”张茂春事后总结。

  原始森林中到处是有毒的灌木,皮肤碰到长长的草茎就像碰上烧红的铁丝,不到半天,在前方开路的张茂春双臂上布满黑一道红一道的伤口,涉水过湖时,他的膝盖、脚掌上全是被碎石划出的口子。

  “每个人都是一身的伤,但没听到谁哼过一声。”张茂春说,“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词:拼了!”

  不仅这样想,他还不止一次地喊了出来。武装奔袭最后500米冲刺,是一段接近45度角的上坡路。超负荷的透支让每个人都虚脱了,跨一小步都异常艰难。这时,张茂春用尽力气大喊一声:“拼了!”咬牙拖着队友冲到终点,夺得了这枚分量最重的金牌。

  “对待同一个课目,外国队员是尽力去做,而我们,是拼命去做。”张茂春说,中国队员夺得第一,靠平时练出来的素质,更靠这股拼劲。

  胜利是练出来的

  细算起来,中国军人参加北约成员国的军事竞赛,要吃很大的“亏”:比赛规则的复杂和语言的生疏,给战术安排造成很大障碍;比赛装备由主办方提供,他们得抛弃在国内用得顺手的枪支、伞具,在“第一时间”内适应新的装备;比赛课目为临时从北约国训练课目中抽取,赛前无从准备,许多课目更是闻所未闻。

  “夜间翻越障碍”就是主办方临时决定增加的课目。比赛要求参赛队员每人负重20公斤,4人一组协同搬运2米长、40公斤重的圆木,翻越200米距离内12处高难度的障碍物,圆木落地一次将被扣掉50分。

  这是斯洛伐克的拳头项目,最好成绩是4分20秒,连续几届比赛都无人打破纪录。

  然而,张茂春小组的最终成绩是3分11秒,不仅揽得金牌,而且把赛会纪录整整提前了1分零9秒。

  斯洛伐克队员断言:“你们为这个课目至少训练了3年!”

  事实上,对于中国军人,国内训练哪听说过负重翻越障碍,而且还要扛圆木?障碍中的N形桥、钢管桥更是见都没见过。张茂春事后总结:再难的课目,考点就是那么几个:爆发力、耐力、平衡力、协调性……只要平时的训练过关,再加上临场灵活的处置决断,出什么花样都不怕。

  对张茂春来讲,几乎每一个“考点”都是他的“强项”,用战友们的话说,张茂春的每一块肌肉,“都是用炉火焠过的”。

  ——武装越野、长途行军,他把耐力练成了强项。他曾经2天2夜负重25公斤行军150公里,最多时,一只脚上打20多个水泡,行军间隙,他就拿出针线,“每个水泡里穿一根线,这样还能继续走”。

  ——200米往返跑,他把爆发力练成了强项。按33秒内跑完200米的要求反复冲刺,直到脉搏6秒钟达18次才算过关,“每次都跑到耳膜充血肿胀,心脏快跳破了为止”。

  ——“抓绳上”,他把上臂力量和协调性练成了强项。胸部、大腿内侧被反复地磨破、结痂,双手磨起的老茧有半公分厚,裂起的口子全部向外翻,“洗漱时一搓脸,脸上就被划出一道血痕”。

  张茂春曾经半年内磨破4套迷彩服,穿破6双胶鞋,也许,一连串绰号可以证明他的成绩:“铁摩托”“跑不死”“快枪手”“绳上飞龙”……

  “枪是打出来的,兵是练出来的。”张茂春说。

  胜利是“琢磨”出来的

  在中国特种兵参赛队员一行8人中,张茂春有些“另类”——只有他一人不是特种兵“科班出身”,在参加比赛集训前,他是济南军区某要塞区一名驻守海岛的炮手。

  “炮兵,怎么能跟特战队员在特种兵竞技场上较量?”从参加集训的那一刻起,这样的质疑就一直没断过。然而,在参加集训的90名队员中,张茂春以全部考核课目前三名的成绩,第一个被确定为参赛队员。

  “如果说我有什么优势,那就是比别人多努力一点,再有,多琢磨一点。”张茂春说。

  在他的家乡话里,“琢磨”就是勤动脑、多思考的意思。从连队第一、营团第一,到要塞区比武第一、省军区比武第一、军区集训考核第一……张茂春一路拼搏,也一路琢磨。

  在炮兵班,他正课时间练瞄准手,课间休息练一般炮手,晚上加班练炮长,半年下来,炮兵8个专业都达到优秀,成为同年兵中第一个“全能炮手”。而他仍不满足,又琢磨出一套“双手操作火炮瞄准法”,让瞄准装定改装成绩比大纲优秀成绩缩短了49秒。

  400米障碍训练,张茂春成绩为1分39秒,一度被认为是无法打破的纪录,他自己却找来摄像机拍下跑400米障碍的全过程,琢磨何处落脚最合适、腾空多高最省时、体力怎样分配最科学,最后总结出一整套“战法”,训练成绩又提高了3秒多。

  “我最初的军营梦想,是成为一个‘以一当百’的‘神兵’。”年轻的张茂春说这话时,眼里仍带着天真的神情,他一直向往那种“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威猛。

  可随着阅历的增多、眼界的开阔,他越来越觉得,真正的“神兵”,不仅要有肌肉,更要有头脑。捧着满怀的金牌从国际赛场归来,他却总结出了一长串外军同行的优点和长处,其中,对手的团队意识与默契配合尤其让他佩服。他深深觉得,“现代战争,越来越依靠团队的力量”。

  正因于此,张茂春的军营梦想渐渐从“当好兵”发展成了“带好兵”,身为班长的他,一口气带出了7名训练尖子、6名班长和4届先进班。

  真心关注一名战士的成长,把他从普通一兵带成优秀士兵,张茂春觉得这种成就感“难以形容”。他有了成绩喜欢“奖励自己”,他本人夺了比武第一,会去喝上一碗5元钱的羊汤,可要是他带的兵得了奖,就会改喝一碗7元钱的……

  如今,张茂春已考入南昌陆军学院,更系统地学习带兵本领。他觉得:“从战场转到课堂,感觉也挺好。”

  他相信自己会带出更多的好兵来。

顶:16 踩:17
【已经有141人表态】
18票
感动
15票
路过
23票
高兴
16票
难过
16票
搞笑
19票
愤怒
20票
无聊
1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