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高原汽车兵演练闭光驾驶规避敌人侦察(组图)

热度99票  浏览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月29日 21:45

抗“敌”袭扰行动

抱着热水袋睡在驾驶室内的战士

简易午餐

今年年初,新疆遭遇了十几年不遇的低温天气。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下,驻新疆的部队官兵是否还会如期进行冬训呢?

带着疑问,笔者拨通了新疆军区某师司令部作训科的电话。据了解,该师的一支汽车部队正在天山腹地某陌生地域展开野外冬训。笔者决定前往他们的驻地,亲身感受汽车兵的冬训生活。

第一天:新奇加难熬

1月14日中午时分,笔者在该师运输科助理员杨海贵的带领下,驱车来到距离营区数十公里外的天山腹地。

尽管正值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候,但笔者一走下车还是不禁打了几个寒颤。此时的温度是零下13摄氏度,因为野外过于空旷且无树木遮挡,所以驻训点的温度比部队营区整整低了3摄氏度。

虽然天气很冷,可战士们并不像笔者想象的那样个个裹成了“兵马俑”,而是看起来生龙活虎。运输科惠科长告诉笔者,他们已经出来训练一周多了,早已适应了野外恶劣的自然环境。

就在笔者和惠科长交谈之际,炊事班用简易的野炊灶给大家做好了香喷喷的大烩菜。大家蹲在地上三五个人围成一圈,风卷残云般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吃完了饭。

午饭过后,惠科长让杨助理给每名官兵发放了一个直径20多厘米的馕饼和一瓶矿泉水,并告诉战士们晚上和次日早上不做饭,大家就靠这份“干粮”进行抗饥饿抗疲劳训练。

经过协调,笔者坐上了该师汽车营副营长张阿峰的“六平柴”运输车。

下午3时到7时,外训官兵严格按照该师制定的训练计划展开正常训练,内容包括:加减档、直角转弯、S路、倒进车库等基础课目训练。

其间除组织了两次小休息外,战士们基本上都是呆在车上完成训练任务的。所谓的小休息,就是让战士们下车活动活动身体。步兵出身的笔者,整整一下午都坐在车上,虽然被摇得头昏脑胀,但还是感受到了当汽车兵的好处。

“当汽车兵就是舒服!”当笔者和一名战士说起自己的感受时,这名叫马朋军的驾驶员却豪不客气地反驳说:“那是你坐车的感受,开车的感受并不是这样。如果这个庞然大物那么容易驾驭,人人都能成为驾驶员,还要我们干什么?”他告诉笔者,他学车已经有一年多了,但技术却还不是很熟练,主要原因是心理素质不过硬,经常出现操作失误的现象,好在每次都有惊无险。

晚上7时,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此时天早已黑了。官兵们纷纷拿出馕饼啃起来,渴了就喝口矿泉水。因为食物和饮用水十分有限,大家只能有计划地吃,不敢有一点浪费。

晚上8时,就在笔者以为官兵们该休息的时候,谁知四周的发动机忽然发出了轰鸣声。“我们晚上还要进行闭光驾驶课目训练。”一连指导员林治成解释说,所谓闭光驾驶,就是关掉所有的照明灯,让驾驶员在夜晚凭借月光和星光辨别方位,选择行动路线。这样虽然车速要慢许多,但战时可以减少被敌人侦察发现的机率,所以每名驾驶员都必须熟练掌握这项技能。

好不容易坚持到晚上10时,组织训练的惠科长才通过对讲机给部队下达了训练结束的命令。

“各单位注意,晚上休息时一连搭帐篷宿营、二连利用汽车宿营、三连挖地窝子露营,四连担负夜间警戒!”

战士们闻令而动,先把车辆停放整齐,然后展开宿营行动。住帐篷的以班为单位开始支撑制式帐篷,架设单人软床;住汽车的,开始收拾驾驶室,打扫车厢;住地窝子的忙着选择地形,挥锹挖土;担负警戒的,迅速携枪带弹,做好各项安全防护措施。

一时间,空旷的戈壁滩上又热闹起来,官兵们仿佛又投入到了另一场新的战斗。

半小时后,惠科长的对讲机里传来各单位的情况报告:宿营和露营准备就绪,警戒力量全部到位。

晚上11时,笔者和惠科长、汽车营教导员谢继军、副营长张阿峰4人打着手电检查每个宿营点官兵的就寝情况。没想到战士们虽然年龄不大,但办法却不少,他们有的用防寒头套护住脑袋防止感冒,有的两三个人合铺靠体温相互取暖,还有的提前准备了热水袋暖被窝。

笔者感觉住在帐篷里和汽车上的官兵条件相对要好一些,而住在地窝子里的战士就要艰苦一些。虽然身上盖有被子和防寒大衣,外加防潮的雨衣,保温的伪装网,但是地窝子里的土特别大,稍一转身就会搞得灰头土脸。

检查完全部宿营区和警戒哨,已经是凌晨0时25分了。有些倦意的笔者被安排和惠科长一起睡在桑塔纳指挥车上。他怕冻着我,专门打开了车内的暖风,一时间车内温暖如春。不到片刻功夫,笔者就进了甜蜜的梦乡。

第二天:刺激加遗憾

1月15日凌晨6时多,睡梦中的笔者被冻醒。车熄火了,原本温暖如春的汽车内变成了十足的冰窖。

与其冻得无法入睡,还不如穿上大衣、裹着被子坐等天亮,这样反而不容易感冒。不一会儿,惠科长也被冻醒了。他想再次发动车辆,给车内吹进一些暖风。谁知任凭他怎么努力,车子就是打不着火。

“你看,天太冷了,连发动机也不愿意正常工作了!”

“也不知战士们怎么样了?”

“他们年轻火气旺,抗寒能力要比我们强得多,根本冻不着,不信你可以去看看!”见我担心车外宿营的战士,惠科长赶忙解释说。“我也冻得睡不着了,干脆和你一起坐着等天亮吧!”

笔者好不容易在冷如冰窖的汽车里熬到早上8时,起床哨音终于响起,官兵们迅速爬出被窝,装好背囊,准备出早操。

早操开始后,数百名官兵围着停车场跑了三大圈,至少有3000米。笔者和汽车营副营长张阿峰跟在汽车一连队伍后面进行体能训练,不到20分钟就浑身冒汗。看来,躲在暖和的地方并非是最好的防护,适当活动身体才是对抗寒冷最好的办法。

早饭时间到了,炊事班没有做饭。战士们拿出昨晚吃剩的馕饼又啃了起来。也有个别人昨晚就把馕饼吃光了,现在唯有喝矿泉水充饥。

上午10时,天已大亮。新一天的训练开始了。汽车一连六班上士班长廖成忠告诉笔者:根据训练计划,今天上午前两小时进行专业训练,后两小时进行战斗勤务课目演练。专业训练主要是一些复杂道路驾驶,包括涉水道路、松沙道路、泥泞道路、冰冻道路驾驶。这些内容都是汽车专业训练的重难点课目。

上午,戈壁滩上的气温开始慢慢回升。正午12时,温度从黎明前的零下25摄氏度回升到零下13摄氏度。

“02,02,据上级侦察得知,‘敌’轰炸机两架,10分钟后飞临你方上空,请你们迅速疏散隐蔽!”

上午12时10分,就在大家进行小休息时,副营长张阿峰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惠科长的“敌情”。战斗勤务课目演练正式拉开序幕。

听到命令的张副营长迅速组织汽车兵们火速冲向汽车,登车、发动车辆、选择行进路线和地形、进入疏散隐蔽地域、搭设伪装网,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不到7分钟,所有的车辆从戈壁滩神秘“蒸发”。

“‘敌机’已过!现要求你们迅速将500吨急需弹药于14时前安全运达北山盐水沟地域!”

12时25分,张阿峰副营长的对讲机里又传来新情况。于是他赶紧组织官兵装运弹药,指挥所有车辆编队开进。

12时57分,长长的车队正在疾驶,前方200米处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倾刻间前方硝烟迷漫。“一连,迅速派出火力消灭敌袭扰分子并组织人员抢修道路,其他连队前进!”久经沙场的张副营长一看这阵势,就判断出车队遭到了小股“敌特分子”的袭扰,因此他果断组织大部队继续开进。

13时15分,车队还没开出5公里,左前方又出现浓烟,滚滚黄烟遮天蔽日。

“所有人员迅速穿戴防毒器材,加大车距,慢速通过染毒地段。”看来这次的“敌情”没有难住张副营长,也没阻拦住车队前进。

13时27分,就在笔者认为万事大吉,车队马上就要到达预定地域时,张副营长的对讲机突然没了动静,任凭他怎么捣鼓就是没有信号。关键时刻和上级失去了联系,张副营长急得直冒汗。

此时,意想不到的状况再次出现,行驶的车队突然停了下来。原来,二连的一辆运输车出现故障,在路中间趴了窝。

“徐望芳,上!”这时张副营长断然甩出手中的“王牌”——有着14年驾龄和过硬修理技能的四级军士长徐望芳。接到命令,这位“修理大拿”迅速跳下车,一路小跑来到故障车前,不到4分钟就手到“病”除。

13时50分,先头车队已接近预定地域。“一班,迅速前出侦察预定地域是否安全,其余各班提高警惕,随时防止‘敌特分子’袭击破坏!”

正在高速行进的一连一班上等兵马朋军第一次参加带有战术背景的演练,原本心里就没底儿,现在突然听到指导员让他所在的班前出侦察,一时不知该下车侦察还是该加速前进。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喇叭声,催他赶紧走。

马朋军手忙脚乱间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结果这一下汽车不但没加速前行反而熄了火。多亏跟在他后面的驾驶员眼疾手快,才避免了一场追尾事故。副驾驶李伟博赶紧换过小马,重新启动车辆向前赶去。

13时57分,最后一辆车安全抵达预定地域,运输任务圆满完成。汽车营全体官兵受到了师副参谋长齐可品和运输科长惠鹏飞的表扬。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官兵们还都饿着肚子呢。就在大家为午饭担心时,惠科长指示汽车营,就地野炊。张副营长赶紧传出命令,以班为单位进行野炊。

听说要搞野炊,不少官兵高兴地欢呼起来。于是大家开始挖灶、找柴禾、洗菜、淘米……野外又一次热闹起来。

因为临时来了别的任务,笔者不能和战士们一起野炊了。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笔者祝他们好胃口。袁战鸿文并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