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航空业也曾经历大跃进 沈飞被谑称养鸡场

热度107票  浏览6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07日 12:32

资料图:沈飞歼-5战斗机。

1959年9月,中共中央组成了新的军事委员会,主席为毛泽东,副主席为林彪、贺龙、聂荣臻。11月7日,中央军委常委在听取了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赵尔陆关于国防工业情况的汇报以后,向中央建议,在军委领导下成立一个国防工业委员会,加强对国防工业的领导。1960年1月5日,中共中央批准了这个建议,并任命贺龙为国防工业委员会主任。当时,正值“大跃进”时期,经济建设中急于求成的“左”的指导思想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国防工业领域。“共产风”、“浮夸风”、瞎指挥风等给航空产品的生产造成了严重恶果。贺龙投入巨大的精力,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胆略和气魄,努力纠正国防工业领域的歪风邪气,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国家财产的损失。

制止“少慢差费”的厂房

国防工业,是实现军队现代化的物质基础。作为主管国防工业的军委副主席,贺龙深知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他在接到任命的第二天,就召开国防工业委员会会议,决定在委员会下设国防工委办公室,处理日常事务。贺龙郑重地对大家说:“党要我管,我就要真管。我管国防工业,不能只挂牌子,不做实际工作。我要扎扎实实地把工作抓起来。”

贺龙在工作上重视调查研究。1960年2月下旬,他在广州参加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时,同聂荣臻、罗瑞卿商定,会后一定去视察国防工业,准备用1年时间,将全国的重点军工企业巡视一遍,作一次全面的调查研究。会议结束后,他们就动身先去南宁、贵阳、重庆视察。3月17日,贺龙、聂荣臻、刘亚楼等来到成都市郊的飞机制造厂视察。

这个厂是1958年自行设计、自行建设的第二个歼击机制造厂。该厂的口号是“一年建成”,当年生产飞机。贺龙去这个厂视察时,因腿疾未愈,以手杖助行。走进工厂办公室,他见厂领导夹着厚厚的一叠文件,就问:“你拿那么多资料干什么?是不是要汇报?”厂领导答道:“是的。”贺龙说:“先不用了,我们看看再说。”

贺龙说罢,便从屋顶到地面,从墙壁到窗户,看了几眼。这里的墙没有粉刷,露着砖缝。他用手杖轻轻一捅,一块砖竟被捅出了半截,还旋转了90多度!他惊奇地问:“嗯?怎么搞的?”总工程师回答说:“这是建厂时,为了‘多快好省’,用空心砖砌的空心墙,又没有填土,砂灰粘接不牢,所以……”

贺龙生气地说:“四川素称天府之国,穷得连砖都没有了吗?这么简陋的房子,我看不是‘多快好省’,而是‘少慢差费’!”他又转过身问刘亚楼:“你是空军司令员,是使用飞机的。你也到外国考察过,人家的飞机制造厂是这个样子吗?”刘亚楼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贺龙又问厂领导人:“你拿那么多材料,是不是想说建成了多少建筑面积,速度如何快?”

这位厂领导连忙解释说:“我们厂是在大跃进中开始建设的,为了省钱,一个钱顶两个钱用。要求一年建成,第二年国庆节飞机上天……”

贺龙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就是来看工厂和你们去年上天的飞机的。是好是差,眼见为实。”

贺龙和聂荣臻等来到了飞机总装配车间。这座厂房的设计和施工都非常粗糙,厂房的跨度有30米,立柱和横梁却很细,看上去岌岌可危。贺龙问道:“这么大的跨度,柱子和梁又这么细,会不会垮下来?”

总工程师说:“设计的人说有安全系数。能不能垮,现在还难说。看来必须加固。”

贺龙问:“你能保证不垮吗?”

党委书记连忙解释:“他是总工程师,是管生产的,不管基建。”

贺龙说:“那好。你既然是管生产的,我就问你,这样的厂房能生产飞机吗?”

总工程师说:“不能。建厂过程中出现了很大问题,也有过不少争论。我们也提过意见,但上级没有采纳。”

贺龙追问:“哪个上级?”“机械工业部、航空工业部管理局和基建设计院,都是我们的上级。”

贺龙说:“你们向中央反映过没有?建筑质量这么差,你们有意见,上级不采纳,你们可以向中央反映嘛。”

工厂领导人回答:“没有。”

贺龙说:“建设国防工厂,要保证工程质量,这是百年大计。你们厂搞成这个样子,不能生产,这怎么行!”他对工厂领导人说:“你们马上整理一个材料,我拿着‘通天去’。”他把手杖朝天空指了指,又问:“你们去年上天的新飞机在哪里?我要看看。”

“新飞机连影子还没有呐!”总工程师说。

贺龙沉默了。

18日,贺龙、聂荣臻来到成都航空发动机厂,一行人在厂部办公楼前下了汽车,径直朝车间走去。

厂党委书记快步赶上,介绍说:“这个厂是在‘大跃进’的1958年10月18日动工的。上级提的口号是‘一个钱顶两个钱用’,‘一百天建成工厂’,要全面铺开,快速施工,就地取材,因陋就简;还要边施工,边试制,边生产。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7个月,但主厂房仅仅建成了外壳,内部还没有安装。辅助系统也只有工具、木工车间投产。”

贺龙、聂荣臻放慢了脚步,认真地听着。

厂党委书记继续说:“所有的厂房,设计标准都低,屋架跨度大,横梁小,立柱细,承受力量过大。厂房全部采用木屋面、木望板、木檩条、木框天窗和木制大侧窗,就连铸、锻和热处理高温车间也是木结构,随时都有起火的危险。车间的地坪过薄,而且把原设计的水泥地面改成了沥青地面。机器一开,地面就震动、下陷,不能保证加工精度。因为存在这些问题,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三边’,而是‘六边’了。”

贺龙停住脚步问:“什么‘六边’?

党委书记说:“就是边施工、边返工、边开工、边停工、边建设、边加固。”

贺龙轻轻地“哦”了一声说:“还是到车间看看去吧。”

贺龙、聂荣臻来到三号车间,看见有一扇大型水平折页玻璃窗开着,就问:“天气还凉,为什么不关上?”说着,用手杖把窗子轻轻一推,准备关上。突然,一块近1平方米的玻璃劈头掉落下来。贺龙急忙向后退了一步,那块玻璃哗的一声,在他的脚前摔得粉碎,把在场的人们惊呆了。

贺龙面带怒容地问:“这样的厂房能生产发动机吗?工人的安全有保障吗?”

在会议室里,由于激动,贺龙不时地用手杖戳着地板,连声音也有些颤抖了:“造飞机厂的钱,是六亿人民勒紧裤带省下来的!建得这么糟,简直是犯罪!设备还没有完全搬进来,房子就快塌了!你们对得起老百姓吗?!”“有人说你们盖厂房多快好省。我看这是少慢差费!”

厂长说:“我们提出过这样盖厂房不行。但是,‘胳膊扭不过大腿’,争不过来。”

贺龙问:“那你们为什么不坚持原则?为什么不直接向中央汇报?”

厂长答:“我们向主管部门汇报过,但只同意我们维修,不准重建。说如果重建,就是否定大跃进的成果。其实,维修比重建还费钱。”

贺龙说:“你们写个报告,把什么时候向谁汇报过,都写清楚。我倾向推倒重建。我回北京请建委专家来,在技术上再作一次检查。推不推倒,最后由技术部门定。”

贺龙在四川视察途中,深深感到国防工业基本建设的问题严重。3月25日返回北京后,第二天上午,他就到周恩来那里,详尽地汇报了视察中发现的问题,两人一直谈到入夜时分。回到办公室,他又和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通电话交谈了许久。放下电话,他写了一封信,附上成都两家飞机厂的材料,作为急件送给了李富春。李富春看后,决定向这两个工厂派出专门检查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