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社会万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云南巧家爆炸案伤者称爆炸前未看见嫌犯

热度45票  浏览13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14日 19:47

●追踪报道

巧家一便民服务厅爆炸致4死15伤

巧家爆炸案发生已经五天,尽管警方通报嫌疑人为巧家农民赵登用,但由于仅向3家媒体公布了视频,以及未提供证明赵登用悲观厌世、报复社会心理的支持性材料,使得不少人猜测,凶手或另有其人。而赵登用的亲人坚称,赵是爆炸案的替罪羊。由于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十分有限,至今赵登用的作案动机依然是谜。

老家村民:

赵登用是个可恶的人

赵登用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不同人的眼中,得出的结论完全不同。在他老家巧家县包谷垴乡洼落村张家梁子社部分村民的眼中,他是一个“很可恶”的人。而他在巧家县城的房东、老师和工友则觉得,他是一个顾家、老实的普通人,他成为爆炸案嫌疑人让很多人不愿意相信。

此前,赵登用老家村民对他的评价是:“赵这个人很可恶,话不多,遇到什么事情不顺心就喜欢动手打人,在村里几乎没有朋友。”“不尊重长辈,亲戚家里修房子,和赵讨论调换一小点土地的过程中,赵还动手打了人。”

工友和老师:

赵登用为人憨厚有爱心

但他在城里打工时,房东、工友、高中老师对他则是另一种印象。房东姚女士觉得,他每天早起辛苦赚钱,儿子也才1岁多,家中还有60多岁的老母亲,怎么舍得丢下妻儿和老人去干这种事情?他的工友则说,他曾提出到了农忙的时候,老板能给他放两天假,帮助家人干活。工友觉得赵至少对自己的家庭和家人是有爱心和责任心的。而他高中的语文老师则说,赵登用虽然成绩一般,但为人憨厚,见到老师都是“笑眯眯”的。“以我教他的感觉来说,这事比较意外,我还是不太愿意相信。”

对于同村人的评价,赵登用的哥哥赵登贤认为,家里和村里的部分村民是有些矛盾,但说弟弟是个“很可恶”的人,这多少有些墙倒众人推的味道。而对于在赵登用的出租房内出现的二哥赵登贤被同村人打伤的司法鉴定报告一事,赵登贤则解释,那是别人家修坟时动了他家祖坟而引发的。

由于赵登用的两个哥哥常年在外打工,近两年来老家父母的事情都是弟弟一个人在照看。赵登贤觉得弟弟比较顾家,性格也并不孤僻。

二哥:

家庭贫困弟弟没能上成大学

昨天早上7点40分,记者来到了赵登用曾经候工的红卫街路口。每天早上7点到9点,这里都会聚集着几十人等待装修业主或施工工头来请去做工,赵登用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记者走近他们,正在询问是否有人认识赵登用时,一名自称是赵登用大哥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原来,昨天早上赵登用的大哥赵登杰和二哥赵登贤分别从昆明和曲靖返回,来到他曾今候工的地方,试图找出他出现在爆炸案现场的原因。

“我弟弟是2007年毕业、2008年又复读高三的,2007年他已经考上了玉溪师范学院的专科,但他想考本科,就选择复读了一年。2008年也考上了,但是没去读。”赵登贤介绍,弟弟小学和初中时期的成绩还算可以。当赵登用考上高中后,由于家庭经济条件差,2003年到2006年,赵登贤在甘肃武警部队任士官期间,每月会给弟弟寄300—400元的生活费。但他复员后,弟弟的生活费又重新落到了父亲的头上。最终,因为家庭贫困,加上考得不理想,赵登用没能上成大学。

赵登贤回忆,弟弟赵登用高中毕业后,也曾在昆明打过工。两年前,赵登用回到了巧家县城,以帮人背建筑材料和骑摩托车拉客为生,期间并没有听说弟弟和谁有过矛盾。而且,弟弟也并没有抽烟、喝酒和去娱乐场所消费的习惯。“他喜欢下象棋,做工结束就回家了。”

母亲:

儿子最后一次离家未曾告别

赵登用的亲属回忆,赵登用今年共回过3次家。一次是春节后他的父亲在老家摔伤,赵登用给在曲靖打工的二哥赵登贤打电话说了这一事情,并告诉二哥路途远不用回来,由他照看父亲。第二次是在家里农忙种土豆时。

最后一次回家是在4月底至5月初期间。当时赵登用带着他的妻子曾建花回到老家,帮父母种玉米,期间还给家里买了两头猪。母亲黄兴聪回忆,那次儿子回家时脸色有点“闷”,没有以前回家时高兴,但自己并没有因此而过问儿子。此话一说,随即被坐在旁边的儿媳曾建花打断。曾建花说:“没有,他的情绪很平稳,谁都没有我了解他。”

母亲继续回忆称,回家后看到家里养着的3头牛长得比较壮,他还曾对母亲说:“妈妈,3头牛看不住的话就卖掉一头”。5月5日,赵登用独自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小村庄,离开时并没有告知在地里干活的母亲,只是让曾建花留在老家里把猪养大。他的母亲黄兴聪哭着说:“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以前我每次都会送他。”

房东彭子祥告诉记者,5月5日吃过中午饭后,他曾看见赵登用独自回到了出租屋。而在5日到9日期间,赵登用应该是在巧家打工。

他的二哥赵登贤昨天曾向工友了解到,8日或9日期间,赵登用曾在现场给人扛过钢管。

同在红卫街候工的赵登红说,10日早上约7点,赵登用骑着摩托车来候工,期间他还坐在了赵登用的摩托车上,此后赵登用还开玩笑地说:“你坐我的车,我也要坐你的车。”至于赵登用是何时离开红卫街的,他并不清楚。

但在两个小时后,爆炸发生了。

妻子:

丈夫很节约也很顾家

“我15岁就和他(赵登用)认识了,在一起生活了3年,现在我18岁,儿子也已经1岁半了。”曾建花说,几年前,自己在昆明一个工厂里面装化肥时,认识了赵登用,当时赵登用骑三轮车为别人送蜂窝煤。当时看他很辛苦、很勤劳,在获知他考上大学,但家里没钱供他读书的消息后,就对他产生了好感。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两人就确定了恋爱关系。曾建花说,自己的丈夫平时很节约,也很顾家,自己舍不得买吃的、穿的,但都会省下钱买给她和孩子。为了照顾家中的老人,两年前,丈夫和她一起从昆明回到了巧家县城。没过多久,儿子出生了。曾建花就在出租房里照顾儿子,为丈夫洗衣做饭。4月回家时,由于答应赵登用帮家里饲养小猪,加上还要在家种地,她就没再跟着丈夫回巧家县城。

“两个人没有办理结婚证,儿子也没有落户,现在丈夫又没有了。留下了18岁的老婆和1岁半的儿子,以后他们怎么办呢?”赵登贤不同地重复着这句话。

伤者:

爆炸前我并没有看见他

巧家爆炸案发生后,街头巷尾都在谈论此事。尽管警方通报,赵登用为犯罪嫌疑人,却未向多数记者和社会公布事发当时的视频,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他有厌世情绪和报复社会的心理。这使得部分居民,甚至是在爆炸案中受伤的人员都想不通赵登用为何要去社区炸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和被拆迁居民。

昨天在巧家县人民医院,当伤员邓国英看到赵登用的照片后疑惑地说:“爆炸前我并没有看见他,爆炸后他们(警方)拿着他的相来问我见过没有。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要炸我们,我们哪里伤害他了。”

伤员李维友看过赵登用的照片后说,由于爆炸前院子里的人太多,确实没有注意看赵登用是否在场,但或许其他村民可能会看见过他。

连续几日来,记者都向巧家县委宣传部提出,希望能够观看爆炸案视频和公布证实赵登用有厌世心理、报复社会心理的支持性材料,以此消除公众的疑问。但得到的回复是,警方掌握的视频和支持性材料是否公布,要由省公安厅才能决定的。其次,案件还在侦破中,有的材料也不便于公开。

至今,赵登用的作案动机依然是一个谜。

家属提出5个疑问

在两个哥哥心里,弟弟赵登用就是和自己一样,靠打工谋生的普通人,两个哥哥都无法想象弟弟现在竟然成为了爆炸案的犯罪嫌疑人。赵登用的妻子说,爆炸案发生当晚,当警察来到她家调查时,她才得知丈夫是爆炸案的犯罪嫌疑人。而从曲靖赶回的赵登贤,也称因此接受过警方的询问。但赵登贤并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是爆炸案的真凶,认为弟弟很可能被当成了替罪羊。对此,赵登贤还向警方提出6点疑问。

1赵登用并不知道爆炸物品的性能,也从未接触过爆炸物,为什么能够实施爆炸?

2他是一个候工的苦力,怎么会接触得到爆炸物?

3事发当天早上曾有人遇见赵登用,但当时并没有背包,包从何来?

4自己的家庭与拆迁无关,作案动机是什么?

5希望公安机关拿出他作案的证据来,否则说他是犯罪嫌疑人太荒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