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民国影响新疆的几股势力之一:沙皇白俄军

热度161票  浏览18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一、数万白俄军民流入新疆,杨增新沉着应对局势

1917年十月革命后,俄国旧军队中的保皇党、军国主义者、自由民主分子和温和社会主义者,组建了一系列军事组织,与当时布尔什维克的红军相对应,被称为白军、白卫军甚至白匪军(典型的胜王败寇称呼),落败以后出逃到俄国以外的白军及难民,便称之为白俄。

从1918年开始,败走中亚的高尔察克及杜托夫所部,开始陆陆续续越境进入中国新疆境内,前期进入新疆的大多零散而且狼狈,如1918年春进入伊犁的伊万诺夫率领的300多哥萨克官兵和大批难民、1920年初由博乐进入伊犁的阿连阔夫少校率领的官兵1400多人,最大的一股是1920年2月,由巴奇赤率领的军人一万一千余人,难民六七千人,越过巴克图卡,进入塔城,同时携带入境的,还有近万匹军马,以及走够装备一个军的轻重武器及弹药。前前后后加起来,这部分入境的白俄,有数万之多。

以旁观者的身份在国境另一边观察了俄国红白两军内战两年多的杨增新,眼见白军江河日下,料到他们必然会逃入新疆,便开始准备对策,但他手下全部的兵力加起来仅万余人,缺枪少弹且军不像军、民不像民,根本不是这帮久经沙场的白俄官兵的对手。此时的中国,唯有北洋军尚有与白俄败军相拼的实力,但相对偏处玉门关外的新疆而言,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已经在新疆称孤道寡多年的杨增新也不愿把北京的军队引过星星峡。杨增新深知,如果以武力对抗武力,无异鸡蛋碰石头,解决入境白俄问题,只能靠智取。杨增新利用入境白军急于想在境外找个安身立命之地的心理,电令边境官员友善对待入境白俄败军,但对其手中的武器,应按“国际惯例”收缴,交出武器后,新疆政府给予白俄军民发放面粉等生活物资接济。部分明事理的白俄职业军人比较配合,也有某些视武器为生命哥萨克军人,一开始宁死也不愿交出武器和战马,但也经不住同行的难民苦苦哀求和中国方面的食物诱惑,最终不得不就范。由于收缴的武器太多,堆放在边境上,随时都有可能被白军中的亡命之徒重新夺回去,于是杨增新又电令守边官兵,将枪栓卸掉,装车运往别处隐藏;对白军的坐骑,杨增新也没有采用简单的收缴处理办法,而是令人将这些军马打上烙印,交给附近的蒙古、哈萨克牧民代为放牧,如果入境白俄吃饱喝足了想回去,武器留下,军马可原物奉还,对面的布尔什维克也应杨增新要求,对徒手返回的白俄军民给予了赦免。在这一系列优惠政策面前,即便是身经百战的白俄军人,暂时性地也不愿再瞎折腾了,交出武器,领到面粉后,大部分被就地安置在北疆伊犁和塔城一带,落籍为民。对于被安置在新疆的白俄,杨增新也通过自己熟识的俄国商人出面,从中物色线人,随时了解他们的动态,后来证明,杨增新此举,对预先侦知白俄暴动计划,有极大作用。

二、“国际部队”的白俄军队里面,居然有一个营的华人

新疆的白俄军人,编制混乱,成分复杂,军人中大部分为高尔察克和杜托夫所部,也有来自千里之外顿河流域的哥萨克甚至更远的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反苏维埃分子。官多于兵,有官无兵,各股军队互不买账,军中夹杂着百姓、年迈的将军听由少壮的校尉级军官裹挟行动。除开俄罗斯人外,也有不少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高加索人及突厥语系民族的中亚人,而在巴奇赤所部,却有更多的一战时期奥匈帝国的战俘,包括日耳曼人、匈牙利人、克罗地亚人。巴奇赤本人就是捷克人,是原奥匈帝国的臣民,被沙俄军队俘虏后被转往西伯利亚,十月革命后后参加高尔察克部,捷克兵一度打得夏伯阳落荒而逃,但最终还是独木难支,随败兵流入新疆。

对杨增新而言,辨别谁是哪国哪族人他没有兴趣,但对混在白俄军中一营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讲一口山东河北方言的队伍却高度紧张,这是一伙加入白军的华人,一战时期作为军夫被段祺瑞北洋政府派往东线,干些挖战壕、抬伤员之类的粗活。十月革命后,这些华人也跟着各自部队的指挥官分成了互相对立的红白两军,在俄国时,受尽了老毛子吆五喝六的气,这会回到中国人的地界上,便俨然以地头蛇自居,不时挑衅边防官兵,恐吓、要挟地方官员及蒙、哈大户。杨增新担心这批人如果在边境地区横行,将带动伊犁、塔城的汉族游民,把事态扩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便将精锐马至和的回族营及厄鲁特蒙古营调去看住他们,同时,他派人将营长刘连科邀到塔城,答应授给他以管带职务(其实依旧是正营职),收编了他的部队。

三、杨增新引入苏俄红军,以夷制夷,平息白俄在新疆的暴动

刘连科的老上司阿连阔夫到乌鲁木齐后,向地方当局和俄国商行要粮派款,并与驻伊犁、塔城的白俄相约,共同起事,以图夺取北疆。1921年1月,派手下华人祁海山到奇台县城侦察,准备起事,结果被抓获,供出暴动计划。杨增新遂调兵将其包围,勒令缴械。阿连阔夫本人被送往乌鲁木齐软禁,软禁期间好上了杨增新送给他的特殊礼物__鸦片。1923年遣送内地时,为冯玉祥部队扣留,引渡给苏俄处死。留住伊犁的杜托夫和华人刘连科、张俊卿等部,曾配合阿连阔夫的行动计划,举行暴动,也被新疆驻军平息,上述几个人都被杨增新拿下并处死。

巴奇赤也不是盏省油的灯,还在入境之初,便指使部下了埋藏了部分武器,后来看到杨增新的实力也不过如此,便多次谋乱。当年5月,就有他的部下茹热耶夫、安东诺夫等军官企图起事,但被杨增新预先收买的白俄线人举报,进而暴动被粉碎。同年1920年10月,以申斯克为首的千余名白军窜入塔城,第二年春天并准备响应阿连阔夫的奇台暴动,因被中方发觉而未得逞。1921年3月,该股白军准备袭击中国驻军,夺取武器和马匹,逃往额敏县。驻军采取行动,除申斯克逃脱外,主谋分子均被捕获,驱逐出境。5月中旬,又有以诺维科夫为首的2000多名白军,携带武器强行入境,与驻额敏的巴奇赤会合,扬言要南下进犯乌苏、绥来,并攻打迪化。

鉴于武装白俄在新疆日益坐大,横行无阻,苏俄方面一直有心除之以绝后患,杨增新正好也想借苏俄之力,以夷灭夷。双手商定,由苏俄红军入境“剿匪”,新疆省军予以配合。1921年5月24日,苏军一部在塔城俘白俄近千名;大部队直趋额敏。巴奇赤、诺维科夫等七八千人抵抗不支,裹胁当地牧民南逃,遭中国军队阻截,遂北窜到阿勒泰牧区,占领了阿勒泰和布尔津。向当地蒙古、哈萨克等族牧民强行征用马匹、给养,鼓动各族王公“独立”,迫使牧民加入白俄军队,企图东联外蒙的白俄谢米诺夫,进攻苏俄的斋桑城。

  1921年8月,中俄双方约定分进合击,围剿巴奇赤部。到9月间,白俄被打死四五百人,被俘2000余人,被缴大批车马物资。巴奇赤经青格里河逃往外蒙古。至此,窜扰新疆的武装白俄基本被肃清。杨增新在白俄大军压境下,沉着应付,花了不到两年功夫,用空手道便化解了白俄给新疆造成的危局,老斐我真得套用汤司令一句话夸他一句:高!实在是高!

中苏联合进剿后,在新疆仍有近万白俄要求留在新疆加入中国国籍。新疆当局予以了安置,发给一定数量的救济粮并允许他们投亲靠友,自谋生计。饱读诗书的杨增新给他们冠了个“归化族”的名称。

四、白俄军人成了金树仁军队的一只劲旅,最后却成了金氏政权的掘墓人

1928年,金树仁借“七七政变”之机上台执政,大肆扩招军队,原白俄职业军人被他视之为奇货,先后招募了三个团的白俄骑兵,分别称之为称之为“归化军骑兵第一团、第二和第三团”。随着这一个接近四千人马的整师白俄骑兵加入,新疆省军实力大增。在马仲英第一次乱疆时,号称省军模范的张培元部还没跟马仲英接上火,就有官兵被吓得骑马在戈壁滩乱串,有的竞一去不归,幸而有二千多名归化军在后压阵,马仲英才没得手。

1933年初,马仲英部包围省会乌鲁木齐,作为守城主力的归化军不足千人,但武器装备精良,这一战归化军动用了山炮和迫击炮,顶住了马军的多次冲击,也是亏着他们奋力防守,马仲英才没能破城,乌鲁木齐也就免除了一次屠城之灾。

  由于归化军具有作战经验,而且一部分是沙俄时期的校尉级军官,因而,战斗力在金家军中是最强的,金树仁给归化军的待遇较高,薪饷较省军同级别官兵高一到两倍。但作为职业军人,他们对金树仁在军队中胡乱安插亲信的做法十分反感,在这方面归化军第二团的团长巴品古特表现得最为不满。“巴团长”的言行被在一边的反金人士陈中等人观察到,几个人将反金政变计划向他和盘托出,一下就把他争取了过去,1933年4月12日,以归化军为主力的政变部队包围省府,金树仁匆忙出逃。这是归化军第一次以主要参与人身份插手新疆政坛事务,事成后,政变者也给了白俄相应的回报:在新成立的临时维持委员会里,白俄汽车局长格米林肯及团长巴品古特被推举为“委员”。

五、盛世才把白俄当作“羊头”挂着,私下卖得却是苏军这块“狗肉”

金树仁去职后,新疆白俄度过了他们在中国短暂的一段黄金时光,“格局长”和“巴团长”俨然就是四一二革命的有功之臣一样,在省府内进进出出。几个月后,盛世才执掌了新疆,在反帝亲苏的旗号下,对发动四一二政变的主谋者大开杀戒,陈中、陶明樾和张笑天,被盛世才加“谋反罪”处死,参与政变的流亡新疆东北军首领郑润成也被他送上断头台,剩下的白俄头面人物格米林肯和归化军“巴团长”也仅仅只比他们多活了几个月,在军界的白俄,只要是盛世才觉得对他有危害的,大多也和前面人物一样下场,盛世才这一系列杀戮,对剩下的白俄无疑有相当大的震慑作用,他们再也不敢在新疆的政治事务上指手画脚了。

归化军的头面人物倒了,但归化军还是被盛世才重用着,在1933年5月下旬对马仲英的奇台战役中,归化军和东北军又被盛世才用来作冲锋陷阵的主力。后来,张培元部有加入马仲英的一边,盛世才实在是难以抵挡马军的亡命式攻击和张培元的背后一刀,不得不电请苏联红军出手相助,苏军在张培元东进后,换上中国军服,自称是归化军,开进伊犁等地,端了张培元老巢,张培元自杀。后来在乌鲁木齐保卫战中,苏军出动飞机,对马仲英进行了轰炸,苏联红军也和老冤家白俄军人在新疆成了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共同抵抗马军,马军最终不支并溃散。

盛世才从苏军的数次出手相救中尝到甜头,有了彻底投靠苏联这棵大树的念想。于是苏军的一只部队被他借用,防守哈密,新疆各地也充斥着各类苏联人员,为了堵住马仲英和国民党说他赤化新疆、卖国投苏的嘴。他让这些苏军全部以归化军自称,一时间,新疆无论是边关哨卡还是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归化军,原有的白俄这回被盛世才当作“羊头”挂着,私下卖得却是苏军这块“狗肉”。

苏德战争战争爆发后,一部分白俄响应苏联政府号召,回国参加了卫国战争,加上盛世才在苏德战争不久开始变脸,苏联军人及干部全部撤走,白俄归化军也对苏联逐渐有了祖国认同感。他们大部也陆续回到苏联。至民国后期,留在新疆的白俄仅剩数千人,大多居住在北疆的伊犁、塔城和乌鲁木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