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图文]JV44――“加兰德的马戏团”

热度118票  浏览31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JV44――“加兰德的马戏团”

(作者:杨威利)

《德国军事中心》所有,转载请保留

“……故事继续展现着一位从舞台表演中退出的将军,和一小撮装备着当时'最为现代化战斗机'的飞行员,他们在一个可以被称为'流放者营地'的地方和一些JG7的飞行员一起,力图证实Me262的先进性。

但他们不知道,这是一个航空史上新时代的开始,而我们就在这个出发点上!”

――沃尔特库宾斯基中将(联邦德国),前JV44中队副官,1995年

“这不是前进的一小步,这是一个飞跃!”―― 阿道夫加兰德,于1943年5月22日第一次试飞Me262之后

“我被要求组成一个极小的空军单位来证明我一直主张的:Me262是一种优越的战斗机。所以这仅仅只有一个中队建制的单位组成了……我必须自己去找飞机……该中队不属于任何联队、航空师、航空军或者航空队――它是彻底独立的。”

――阿道夫加兰德,1945年

“我尊敬加兰德。在极不公正地被戈林解除职务后,他没有退缩、也不会呻吟着钻进某些蜗牛壳里去。相反的,他组成了一个仅有中队建制的单位,开赴前线,在最后的日子里保卫着自己的祖国。他是军人的楷模。”

――沃尔夫冈施佩特少校(Wolfgang Späte)(JG400(Me163火箭动力战斗机部队)联队长

“我对能在战争的最后时间里重新回到前线的激烈作战中去深感满意。在这最伟大的、也是我最后所在的单位中留下的美好记忆将伴随我的一生。”

――阿道夫加兰德,1945年

终于能够试着开始描述这个传奇的团体了。 “Jagdverband 44”,简称JV44,又被称作“专家中队”、“尖子中队”、“全明星中队”,加兰德曾经形容那里“铁十字勋章在我们单位就像制服一样普遍”!但那里又是一个绿洲,一个远离战争末期疯狂的营地,聚集着一群追梦者,他们是天空中最后的骑士……

想尽自己微薄之力为大家带来这个奇特而动人的故事,会分成几个部分陆续发表。我不否认对它的喜爱,在惨烈的战争中,在那个云端里,雄鹰在飞翔……

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的象征――阿道夫加兰德中将

(一)部队简史

序幕

1944年,秋天

德国空军的指挥一片混乱。空军总司令、帝国元帅戈林被他的“幼儿园”*包围着,这是一群为着自身的所得利益而合伙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上的较为年轻的军官们,大多数来自于已经近似于灭亡的轰炸机部队,对于如何组织战斗机部队作战毫无常识。阿道夫加兰德,一个为当时困难之极的防空作战尽心尽力的官员,成为了一切战斗机部队问题的替罪羊。最后在1944年底,戈林解除了加兰德战斗机部队总监的职务,代之以对纳粹事业似乎更“忠心耿耿”的戈登格洛布上校。

这个举动引起了一场战斗机部队的“叛变”。听到加兰德被撤职的消息,一些德国空军的资深王牌飞行员准备瞒着戈林组织一个会议,商量出一个办法来绕过这头“大肥猪”,直接向元首汇报。他们将向希特勒要求撤换戈林,免除他们所谓的“懦弱”罪名和不公正地为帝国领空防御战的失败承担责任的角色。

这个会议没有能成功召开。戈林获悉了“叛变”的消息,立即机敏地作出了反应(对于他的身材来说,够累的^o^)。这些“叛乱者”们被召到了柏林开会。他们包括:京特鲁佐上校(Günther Lutzow)、约翰内斯施坦因霍夫上校(Johannes Steinhoff)、汉斯托罗夫特上校(Hannes Trautloft)、古斯塔夫荣德尔上校(Gustav Rödel)、埃德纽曼上校(Edu Newmann)、京特冯马尔赞上校(Günther von Maltzahn)和汉斯-海因里希冯布瑞斯特林少校(Hans-Heinrich von Brüstelin)。这些几乎都是联队长级的王牌飞行员,无论是资历还是战绩都无可挑剔,可以说这就是前线指挥员的声音。

资历、威望最深的京特鲁佐上校成为了他们的发言人,在所谓的“汇报”中,他阐明了战斗机部队的不满:加兰德的被撤职、前线指挥官们被无理地指责为懦弱、高级指挥官缺乏指挥战斗机作战经验、必须将作战重点立即转到应付美军重轰炸机群的昼间大规模入侵上和要求把所有的Me262(包括那些为第9航空军的轰炸机飞行员们保留的在内)立即投入到对空作战中去**等等。

可以想见戈林被这些问题气得发疯,他的反应混杂了愤怒、轻蔑和厌恶。他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鲁佐上校头上,破口大骂后他决定一架Me262也不给战斗机部队――因为轰炸机部队才懂得如何使用它!至于加兰德,这正是他该滚蛋的时候!宣布解散后几个小时,对加兰德和鲁佐的逮捕令就签发了。

可能是由于怒气发泄后稍稍冷静的缘故,帝国元帅戈林收回了军法审判的念头。鲁佐被踢到意大利去担任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职务,并且被禁止与加兰德或其他战斗机飞行员进行除公事以外的任何联系。加兰德被勒令离开柏林,等待处置。

加兰德那时已经对局势彻底失望了,他不顾一切地回到了柏林,身后跟着一大群尾巴。就在他想要自杀的边缘,一位朋友、很可能是第三帝国当时唯一清醒的官员――阿尔伯特斯佩尔进行了干预。被加兰德所受到的恶劣待遇所震惊,他立即与希特勒取得了联系。午夜时分,斯佩尔面见了元首。第二天早晨加兰德见到了一些盖世太保和党卫军的头面人物,他们担保发生的一切是搞错了,下面的人误解了指示的意思,甚至还为他派去了一个党卫军卫兵!(一帮小人嘴脸!)

空军总司令、帝国元帅戈林

*:汉娜莱契,著名的女试飞员,以仇恨戈林而出名。她曾经形容:“戈林选择的、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家伙就是他本人性格的翻版,自大、不称职和莫名其妙的乐观。就是这些人影响了德国空军的战斗精神和战斗方法。他们常常由于缺乏对所任职位职责的理解和对科学技术的无知而作出疯狂的举动,而他们竟然由于与戈林的意气相投、所谓的友谊或者干脆是戈林的崇拜者而留在了他们的位置上!”

一般认为他们中包括:戴斯林上校(Ulrich Diesling)、佩尔兹少将(Dietrich Peltz)、斯道普少将(Walter Storp)。

**:在德国空军中对Me262的使用一直存在争论。加兰德和战斗机部队指挥官们希望所有生产的Me262都是战斗机,用于对抗盟军的大编队轰炸机群;而希特勒和轰炸机部队指挥官们希望得到一种“闪电式”的战术轰炸机,并不断要求工厂将其作为主要生产型号。戈林则毫无主见地人云亦云。

JV44的诞生

1945年1月下旬,加兰德被戈林召到Karinhall。在对他进行了进一步斥责后,戈林告诉加兰德,就是他本人设法保护了这位前战斗机部队总监,才使“别人”对他的指控没有得以实现(彻头彻尾的谎言)!戈林随后谈及了这次会议的真实目的。加兰德被告知元首希望他能成立一个只有中队建制的小规模单位,来证明他本人一直宣称的:Me262是一种优秀的战斗机。戈林还告诉加兰德,他可以自己来选择该单位的名称及代号,但不能包括本人的名字(因为德国空军中以指挥官名字命名的部队很多,如“诺沃特尼”飞行队、“沃尔特”飞行队等等)。稍作犹豫后,加兰德选择了Jagdverband 44,部分原因是对1944年亲眼见到的曾经是那么显赫一时的德国空军以及他本人的衰败加以嘲讽,部分是为了纪念他自己所指挥的第一支部队(加兰德指挥的第一支部队是西班牙内战时德国兀鹰军团第88战斗机大队的第3中队。该中队外号“米老鼠中队”――来自于加兰德自己的个人飞机符号:手持斧头及手枪的米老鼠)。

加兰德自己的个人飞机符号

编成及训练

“听说加兰德在勃兰登堡(Brandenburg)成立了一个新的喷气式战斗机单位,所以我从利岑菲尔德(Lechfeld)打电话给他要求加入……他的回答是:'当然没问题,很高兴你能来。不过你要带一架喷气机一起来(真够黑的:-)'!所以我去了利佛海姆( Leipheim)的喷气机工厂,想得到一架Me262。我对他们说了我正在为组建JV44部队而收集飞机,但那里竟然没有人听说过这个单位!无论如何,在那个时间形势已经非常混乱了,我还是设法搞到了一架飞机并且直接飞往勃兰登堡-布瑞斯特(Brandenburg-Briest)……”

――弗朗茨斯崔勒少尉(Franz Stigler)

这就是JV44得到人员和装备的典型方法!

JV44独立于整个空军指挥系统序列之外,而且戈林坚持它必须在与其他部队隔绝的条件下运转。继任加兰德原来战斗机部队总监职位的戈登格卢布上校彻底执行了戈林的命令,不准其他空军战斗机部队与JV44发生联系,而且在为该单位提供飞机和飞行员方面也百般刁难。

加兰德当然不会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他立即开展了一场征募"新兵"的活动。他开始打电话给那些老朋友和老同事、老部下,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已经上了戈林和格卢布的黑名单。当然,他的这些老相识们都不会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基本上都是各部队的矫矫者。所以在空军各部队很快流传起这样的说法:"如果你想加入Jagdverband 44,那最少你得有骑士十字勋章"。45年3月上旬,约翰内斯施坦因霍夫上校,这位JG52的资深飞行员、曾经担任JG77和JG7联队长的老牌尖子开始担任JV44招募官。

加兰德自己回忆道:我随后去挑选所有我能够找到的、也愿意加入我们的飞行员,基本上都是骑士十字勋章或更高级荣誉的获得者。这个行动开始于1945年3月初,施坦因霍夫成了我的招募官,前往空军残留的各主要基地,去挑选那些愿意再一次开始冒险生涯的飞行员们。我们有了许多伟大的人选:格尔德巴尔克霍恩、沃尔特库宾斯基、海茵茨贝尔、埃里希霍哈根(Erich Hohagen)(56架击落记录)、京特鲁佐、维尔海姆赫格特(Wilhelm Herget)(73架击落记录)以及其他人。我还亲自争取过埃里希哈特曼……”

JV44于是成为了众人皆知的、在某些人眼里甚至是臭名昭著的飞行单位――主要是由于它那令人眩目的飞行员名单。里面的家伙们除了是天才战斗机飞行员外,还是些“顽固”的捣乱分子、不服从管理的“造反派”,他们眼里除了加兰德就再也没有值得一提的上司了。

在战争的那个阶段,飞机配件、燃油、弹药的供应已经很不正常了,连基本的训练也无法保证。许多飞行员们还没有见到过喷气式战斗机,更别提在上面作战了。加兰德坚持选择那些有经验的飞行员也有一定道理,凭借他们丰富的经验和对各种飞机的了解,Me262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Me262的地面牵引车

作战经历

JV44的主要作战基地位于慕尼黑附近的Riem(1945年4月3日开始使用),离东西两方面的前线都相对较远。由于战争即将结束,战斗记录也变得很不正规。从现有的少量资料中,可以知道该部队取得了55架左右的击落战绩。已知的战例有:

加兰德在慕尼黑附近的Riem基地附近设置的JV44指挥所

1945年3月18日,大约1200架盟军轰炸机由600架战斗机护航突击柏林。来自各部队的37架Me-262战斗机(当时除了JV44外,还有JG7和一些战斗轰炸机单位装备此类飞机)升空拦截,他们与敌机的比例大约是1:50,不过好像没人在乎这一点。一场激战后,盟军有8架轰炸机和1架战斗机被击落,4架Me262战斗机损失了。这也是第一次使用厉害的R4M火箭弹的战例。

1945年4月4日,错误地估计了自己飞机速度和与敌机距离的爱德华萨默斯特下士(Eduard Schallmoser)(JV44为数不多的新飞行员之一)撞掉了一架P38“闪电式”战斗机的尾部。(一方面可以证明他们训练的不足,同时也可以看出Me262机体还是比较坚固的,强度不算太差。)

1945年4月10日,来自各部队的50架Me-262战斗机被美国轰炸机和为其护航的P51“野马式”战斗机击落了30架。德机击落了10架美军轰炸机――这也是整个战争中喷气式战斗机最惨重的一次损失。

1945年4月18日,加兰德亲自率领6架战斗机起飞迎击一个美军轰炸机编队。基地刚被美军轰炸过,尽管地勤人员已经做了清理,但仍有一些碎片残骸和小弹坑散布在跑道上。加兰德起飞后轮到施坦因霍夫,但他的飞机在滑行时突然失控,可能是由于进入了一个弹坑或轮胎被杂物刺破而引起。由于飞机速度已经很快,他停不下来;但又没有达到飞机的起飞速度,也飞不起来,这几乎是飞行员最不愿意遇到的局面。飞机挣扎着离开了地面只有几米后就一头栽了下来,成了一团火球。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施坦因霍夫从布满火焰的座舱里设法跳了出来,在R4M火箭弹开始爆炸继而引发全机爆炸前跑到了安全处。但他的脸部和手腕严重烧伤,加兰德回到基地后在医院看到了他,形容道:“他更像个死人而不是活人”。最终施坦因霍夫幸免一死,但JV44损失了一只伟大的雄鹰。

1945年4月美军轰炸慕尼黑附近的Riem基地后侦察机所拍摄的照片。许多飞机不是毁于空袭,而是由于起飞或着陆时撞上弹坑而损坏

1944年4月26日,加兰德执行了他的最后一场战斗任务。JV44的飞机升空拦截一队B26“掠夺者式”轰炸机。他们从后方迅速接近敌机编队,加兰德使他的R4M火箭弹就位,但轰炸机的防御火力很猛,干扰了他的瞄准(或者是火箭弹出了故障?),使火箭弹没有能够发射。他迅速转用30毫米机炮对付敌机,很快就把第一架飞机打成了一团火球。第二架出现在他炮口之前的轰炸机也受了伤。加兰德紧咬目标不放,在追逐“掠夺者式”轰炸机时又被12.7机枪弹命中多发,于是他开始俯冲以脱离战斗。突然,他感到了厄运降临――一架为轰炸机护航的P-47D“雷电式”战斗机(由美国飞行员詹姆斯冯宁甘驾驶)凭借优越的俯冲性能咬住了他,子弹如雨点般泼下。Me262的一台引擎和仪表板损坏严重,还有一发子弹击中了加兰德的右膝。但奇迹的是,飞机还在飞行!由于害怕跳伞时被美军战机扫射,加兰德决定飞回慕尼黑附近的Riem基地。回到基地上空时,不巧美军正在攻击。加兰德冒险迫降成功,然后立即在跑道上寻找隐蔽所以躲开美军飞机的扫射……

Robert Taylor的著名油画《飞行将军(Fighter General)》,为阿道夫加兰德而作。的确,一位以中队长身份开始战争、又以中将中队长身份结束战争的传奇英雄就像这些飞机一样,是如此光彩夺目!

(上图表现加兰德和他在JV44的伙伴们在1945年4月初于萨尔茨堡上空击落来犯敌机后,驾驶Me262喷气式战斗机低空快速向慕尼黑附近的Riem基地返航,以避免美军护航战斗机的拦截。图下部是一架被击中而迫降的美军B24“解放者式”轰炸机,机组成员们已经逃生,正在看着他们的对手们掠过头顶。)

尽管随后加兰德还是JV44名义上的领导,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了海茵茨贝尔。1945年4月29日,由于盟军逼近,该部队转移到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地区继续作战。1945年5月3日,JV44接到了命令――改编为JG7(第7昼间战斗机“诺沃特尼”联队)的第4大队,但战争基本上已经结束了。

尾声

希特勒的死讯传来时,该部队的大部分军官都主张就近与美军部队协商投降事宜。但由于周围一片混乱,他们也接到了几个相互矛盾的命令,所以他们决定除了阿道夫加兰德的直接命令外,不采取任何行动。

1945年5月4日黎明,JV44的飞行员们聚集在跑道旁的简易木屋里,看着远处的一群美军坦克正在接近Saalach小城,甚至还能听到坦克引擎的轰鸣声。更北面是美军的车队,慢慢向这边涌动。天气出奇的寒冷,地上甚至有薄薄一层积雪……

城边突然响起一阵炮弹的爆炸声,那是美军在显示力量。随后一辆广播车开了出来,告诉这个区域内的德军部队每个单位派出一些代表到城里商谈投降事宜。代理指挥官贝尔下令地勤人员拆下所有Me262的尤莫Jumo引擎以确保没有一架飞机可以起飞,随后让汉斯-埃格哈德鲍勃少校率领一支车队把这些引擎运到南面的山里去,等待进一步的埋藏或是销毁指令。“布比(Bubi)”施内尔(Schnell)少校和赫伯特凯撒(Herbert Kaiser)军士长奉命组成JV44的代表团前往城里探明情况。如果可能的话,他们要带回一位美军代表以商谈整个投降事宜。当然,如果遇到任何麻烦,他们就要迅速返回此地。两位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离开后,余下的飞行员们开始玩纸牌,顺便等待命运进一步的安排。他们甚至做好了再次起飞的准备,尽管没有人知道这次飞行的目标会是哪里……

顶:4 踩:8
【已经有106人表态】
16票
感动
12票
路过
11票
高兴
14票
难过
16票
搞笑
12票
愤怒
13票
无聊
1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