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汉唐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几阵枕头风断送藩镇十万兵:唐帝国恢复中央集权

热度119票  浏览33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3日 22:06

  吴元济被朝廷灭了,淄青李师道陷入了极大的恐慌和忧虑中。几个倾向于朝廷的幕僚劝他送上人质、献上土地,以此向朝廷赎罪。六神无主的李师道只好听从了。元和十三年正月,李师道遣使奉表,请求派长子入朝,并献出沂、密、海三州之地。宪宗同意,即命左散骑常侍李逊前往郓州(淄青治所,今山东东平县西北)宣慰。

  四月初,成德的王承宗也把两个儿子送往朝廷为质,同时献出德、棣两州,并自愿将征税和官吏任免权归还中央。

  同月,卢龙的刘总在部将的劝说下也向朝廷上表,宣誓效忠。

  至此,跋扈多年的两河藩镇似乎重新回到了李唐中央的怀抱。

  然而,淄青宣慰使李逊刚刚走到半路,李师道就变卦了。

  因为他老婆不干。

  听说李师道要把宝贝儿子送到长安当人质,他老婆魏氏肺都气炸了,于是怂恿另外几个姬妾一起向李师道猛吹枕头风,说:"自先司徒(李纳)以来,我们就拥有十二州的土地,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割给朝廷?我们现在境内的兵力不下数十万,不献三州,顶多跟朝廷干一仗,就算干不过,到时候再献也不晚。"

  李师道越想越觉得老婆们的话有道理。李逊到了郓州后,看出李师道心里有鬼,就要求他给个准信,好让自己回朝复命。李师道跟他打哈哈:"前些时候因为父子之情,舍不得让他走,而且将士们一再挽留,所以耽搁了一下,未及动身。现在有劳钦差亲自前来,我怎敢再三心二意?"

  李逊没再说什么,回朝后立刻向天子奏报:"李师道冥顽不灵、反复无常,恐怕不对他用兵是不行了。"

  宪宗大怒,遂决意讨伐。

  平定诸藩的最后一战就此打响。

  七月初三,宪宗下诏历数李师道罪行,命宣武、魏博、义武、武宁(治所在今徐州)、横海五道兵马共同讨伐李师道。九月,当初企图利用淮西牵制朝廷的宣武节度使韩弘这回不敢再磨蹭了,急忙亲自率兵进围曹州。十一月,魏博节度使田弘正率大军从杨刘(今山东东阿县东北杨柳乡)渡过黄河,挺进到距郓州四十里处扎营。郓州城里军心大振,人人都在紧张地思考退路。

  李师道更是惶惶不可终日,每次听到前线打了败仗,几乎都要生一场病,左右见状,只好尽力隐瞒军队失利的消息。十二月,时任武宁节度使的李愬与淄青军连战十一场,每战皆捷,并于三十日攻克淄青的战略要地金乡(今山东金乡县)。

  左右担心李师道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再次隐瞒不报。

  李师道直到死,也不知道这座重镇已经失守。

  元和十四年正月初二,韩弘攻陷考城(今河南民权县),斩杀两千余人。十三日,李愬攻下鱼台(今山东鱼台县)。十七日,田弘正在东阿(今山东阳谷县东北阿城镇)大败淄青军,斩杀一万余人。二月初,李晟的另一个儿子、楚州刺史李听连下东海(今江苏连云港市东)、朐山(今江苏连云港市)、怀仁(今江苏赣榆县)等城。稍后,李愬在沂州(今山东临沂市)再败淄青军,占据丞县(今山东枣庄市东南)。

  开战不到半年,政府军便以所向披靡之势横扫淄青全境,各条战线捷报频传。

  此刻的李师道已成瓮中之鳖。

  眼看大军四合,李师道紧急动员郓州百姓修筑城墙、疏浚壕沟,准备做最后的顽抗。

  可是,还没等政府军杀到郓州,李师道的脑袋就被人剁了下来。

  动手的人是淄青的都知兵马使刘悟。

  早在田弘正挥师渡过黄河的时候,刘悟就已经在准备退路了,所以他基本上不做防御,而且屡屡败退。幕僚提醒李师道,说刘悟别有用心。李师道把刘悟召回,准备杀他。又有人劝李师道,说大敌当前,如果临阵斩将,必然动摇军心。李师道耳根子一向很软,想想也有道理,就采取安抚策略,送了很多金帛,把刘悟放了回去。

  尔后又有人警告李师道,说他这是在纵虎归山,必将后患无穷。李师道这才下定决心,暗中派了两个使者到刘悟军营,命行营兵马副使张暹干掉刘悟。不料张暹是刘悟的好友,就偷偷跟他报信。刘悟愤然而起,杀了那两个使者,于二月初八连夜率领大军杀回郓州城。守城士兵只做了轻微的抵抗便纷纷投降。李师道在绝望和恐惧中带着两个儿子躲进厕所,最后还是被刘悟搜了出来。

  刘悟说:"我奉天子密诏把你押送京城,可瞧瞧你现在的这样子,有何脸面去见天子?"

  李师道明知此次必死无疑,可还是不停地磕头求饶。

  他儿子李弘方抬头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早死也好!"

  元和十四年二月二十一日,李师道的首级被快马送至长安。

  淄青宣告平定。

  自代宗广德年间迄今将近六十年,横跨黄河南北、占据三十几州、赋税自享、官吏自任、一切自专的跋扈藩镇至此全部回归李唐中央,分裂板荡了半个多世纪的帝国终于恢复了大一统的局面。

  尽管这种表面的辉煌之下仍旧掩盖着诸多致命的隐患,尽管这个来之不易的"元和中兴"很快就将再度失去,但是宪宗李纯已经完全有理由为这一刻感到骄傲。

  十三年了。

  十三年前那一抹春天的阳光此刻依然在他的额头闪烁。

  但它们已经不能在上面欢快地跳跃了。

  因为这个曾经宽阔而饱满的青春额头此际已然刻满了岁月的风霜和履痕。

  宪宗李纯觉得这十三年的岁月尽管充满了艰难困苦,但是一切都已经有了令人满意的报偿--因为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使命!

  作为第三个天子,他已经把第一个天子没有收拾干净的事情彻底收拾掉了。

  接下来,似乎应该好好享受人生了。

  实际上从元和十三年平定淮西之后,天子的许多好恶就已经开始发生微妙而重大的转变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