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北平和平解放时隐蔽战士:他替傅作义致信毛泽东

热度31票  浏览3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阎又文:北平和平解放的隐蔽战士

六十年前的1月31日,人民解放军进入北平,宣告古都和平解放。1月19日,北京档案馆展出“北平和平解放史料展”。展厅内,四位北平和平解放的功臣--刘厚同、何思源、傅冬菊、阎又文置于显著位置。阎又文,一个陌生的名字。据党史研究专家称,如果说傅作义作为“北平和平解放的大功臣”(毛泽东语)被广为人知,那么阎又文则是鲜为人知的大功臣。

阎又文,傅作义机要秘书。有关部门在《无名丰碑》中这样评价1938年至1962年的阎又文:“阎又文一直保持双重身份。解放前,他名为国民党高级军官,实为党的情工人员;解放后,他名为国民党起义将领,实为党的统战工作者。”

时值北平和平解放六十周年之际,阎又文的女儿向本报独家披露了北平和平解放过程中鲜为人知及不能忘却的历史,同时,给了享受革命成果的后人一个记住阎又文这个无名英雄的机会。

阎又文的子女都被一瓢“政审不合格”的冷水冰封了参军、入党、提干、婚恋的正常路径

阎又文有六个子女。他去世时,老大24岁,小六8岁。阎又文生前逝后,阎家六子女填写家庭出身时皆为“革干”(革命干部)并以此为傲。然而,六子女及配偶的政治生命皆因政审后出现逆转,都是在风华正茂、青春舒展的年代,一瓢“政审不合格”的冷水冰封了他们参军、入党、提干、婚恋的正常路径,甚至一生的人生安排。职业生涯中顺理成章的上行轨道被迫向下向下……不可逆转,直至退休。“一外调就卡壳”,老六阎颐兰感叹。

老大阎恩兰的入团入党屡屡受挫。老二阎绥兰曾就职某机关,后被调离。老三阎绥平毕业于哈军工,本可就职国防科工委,后被分配到张家口一民用工厂当炉前工。阎绥平未婚妻是他同学,毕业后分配到空军。结婚前夕,空军叫她在婚姻及继续服役之间作出选择,未婚妻经考虑后决定复员。老四阎海兰毕业于师大女附中,高中即被列为发展对象。清华大学与优等生的她签订了报考意向。“当科学家”,心气高远的阎海兰自认该梦已不遥远,然而她被分配到外文印刷厂当工人。心高气傲的她不死心,屡交入党申请书,终在49岁时遂愿,翌年便退休。老五阎京兰立志参军,但命运不仅让她无缘军营,还剥夺了去生产建设兵团的资格,她只能孤身前往山西插队。老六阎颐兰15岁半入伍,17岁成代理排长,部队领导只等她满18岁后入党提干。阎颐兰所在的成都军区向农业部发出商调函,回复是“阎又文同志历史问题不清楚”,于是,阎颐兰频寄航空信催促家人“搞清楚”,部队连发四封商调函,然而农业部从中组部处获取的信息极其有限。无奈,为阎颐兰准备的支部大会被迫取消。阎颐兰服役八年,最后以“兵”的身份复员到地方,24岁的她一切从头开始。

阎又文妻子丁宴秋与其子女一样在追求进步的道路上屡屡受挫。在街道工作的她要求入党几十年,遗憾的是,最终没遂愿。惟一顺遂的一件事是了却了她与丈夫同穴的夙愿。

横亘在阎家人面前的“历史不清楚”,即特指1939年至1945年间,阎又文的脱党问题及不清楚他究竟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

父亲去世后,阎海兰记忆中“不愿回家,家里气氛非常非常压抑。母亲老哭,周恩来送的绢花花圈,摆在家里好几年”、“一次回家时,家里黑着灯,以为家里没人,原来母亲在黑暗中抹泪”……

阎家人不仅承受着“历史不清楚”的煎熬,而且还要承受歧视、侮辱及误解,如有人对阎绥兰说:“像你这种家庭出身(国民党反动军官)的人,必须在思想上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有人给“文革”期间的公安部长谢富治写信,说丁宴秋是反动军官太太。阎又文的一个地下党同事出差北京,路过阎门而不入。不入原因即阎又文替傅作义撰写了《致毛泽东的公开信》。“文革”中,阎又文墓碑上的照片被砸碎。

“历史不清楚”煎熬着家族每一个成员。

“父亲到底是黑(国民党)是白(共产党),”阎家子女苦苦求索。他们遍寻有关部门,但没有一个部门给出答案。阎家子女由此得出结论“父亲被包得很严,只有极高层极少数的人知道父亲的真实身份”。

“你爸这一辈子就没风光过”,阎又文妻子丁宴秋生前对子女评说丈夫。阎家子女明白父亲的特殊身份、特殊工作、特殊使命注定不能风光,注定默默奉献,注定任劳任怨,注定承受牺牲,这种牺牲不见外伤,其内伤又不足向外人道。

记者采访了一位解放前的地下情报人员。她以自己经历的白色恐怖诠释阎又文甘愿牺牲的支撑力--“对党绝对忠诚,精干内行,甘当无名英雄”。她说抛头颅洒热血是一种牺牲,还有一种牺牲叫忍辱负重。

曾任外交学院副院长的王玉解开了阎家子女“父亲到底是黑是白”的谜团

1993年春,阎家人求索的路上出现拐点。

曾任外交学院副院长的王玉,即解放战争期间与阎又文保持单线联系的他在与原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光人的一次晤面中提及寻找阎又文妻小的夙愿,很快,王玉夙愿得到满足。阎海兰记得见到王玉的那一天,他说:“我一直在找你们,就是找不到。”王玉的出现解开了阎家子女“父亲到底是黑是白”的谜团。王玉的破解与上述《傅作义身边的隐蔽战士阎又文》一文基本相同。随后,王玉带阎家六子女面见原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1941年至1949年,罗青长任延安中央情报部秘书、科长、主任)。一次,罗青长特意对安全部落办(落实政策办公室)强调阎又文的“白皮红心”。

1993年春夏之交,农业部分别向阎家六子女单位发去公函。如给阎海兰单位的公函是:“阎又文193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长期在傅作义部从事党的秘密情报工作,在此期间,他运用担任傅秘书的有利条件,为党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关键时刻起到了重大作用,为北平和平解放作出突出贡献。以上情况已向中央主管部门正式证明。

“过去,因阎又文同志党员身份未公开,而使其子女在政治上、工作上、生活待遇上受到不应有的影响,现在特函告,请予消除,并按照党的政策给予改正为盼。1993年5月31日。”

王玉、罗青长的出现与证明终结了阎家子女“还父亲真相”的不尽奔波。然而,证明仅局限六子女单位,并没影响社会对阎又文的结论性评价。所以,1995年播出的电视剧《第二条战线》对阎又文的描写有悖史实。针对此,罗青长于1997年7月10日在《北京日报》发表《丹心一片照后人--怀念战友阎又文同志》--

在残酷的对敌斗争中,除了公开战场上的搏杀外,还有隐蔽战线上的较量。同许多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一样,阎又文这个名字无论同时代人还是当今人们都是陌生的。我的战友阎又文是隐蔽战线上的一位杰出战士。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党,真正做到了“白皮红心”。

1939年下半年,被破坏了的地下党组织来不及作出妥当安排,与阎又文失去联系。与党失去联系的阎又文依然执行着隐蔽战线的十六字方针“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时机出现在1948年。

1948年10月初,我第四野战军即将进关,为歼灭傅作义集团,中央情报部部长李克农要我(时任主管秘密情报业务的主任)派王玉绝密单线联系阎又文,要阎又文搞到傅的作战计划。阎又文不负重托,一周时间,王玉便将情报交给我。这次获取的情报是取得平津战役胜利的关键一环。毛泽东为隐蔽战线题词“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1949年1月10日,李克农再次指示我让王玉联系阎又文,要他摸清傅作义思想动态并做攻心工作。阎又文安排王玉住进北京饭店,每日向王玉提供书面报告。

1949年2月22日,邓宝珊、阎又文陪同傅作义到达西柏坡。我随杨尚昆迎接他们。毛泽东见到傅作义便说:“你为北平的和平解放立了大功,你不愧是中国人民的血性男儿。”毛泽东又对阎又文说:“好啊!阎又文,你的文章写得很生动啊。”(指傅作义痛斥毛泽东的《致毛泽东的公开信》。原来,阎又文得到为傅作义起草电报的任务后,曾请示组织,周恩来指示:公开电要骂得狠些,要能够激起解放区军民义愤,要能够导致傅作义狂妄自大!)

傅作义回到北平后精神大振。他要阎又文起草一个表明自己态度的政治宣言。1949年4月1日,该宣言通电全国。通电中有这样的话“愿在毛主席领导下,实行新民主主义,建设新中国”。

解放后,按照党的安排,阎又文共产党员身份不公开并继续在傅作义身边工作。阎又文丹心素裹,默默奉献到生命最后一刻。我和他共事多年,这个人才华出众,文笔锋锐,行必踏实,事繁勿慌,和若春风,外圆内方。

在又文同志诞辰83周年之际,我借毛主席的《咏梅》词怀念他“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罗青长发表该文之前,北京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刘光人在《金盾》杂志撰文《隐蔽在傅作义身边的共产党员》(1995年),该文首次公开披露阎又文的真实身份。

解放前他名为国民党高级军官,实为党的情工人员。解放后他名为国民党起义将领,实为党的统战工作者。

2008年第三期《保密工作》刊登了《傅作义身边的隐蔽战士阎又文》一文--

1936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法学院的阎又文投笔从戎,在傅作义处担任文书,以博学与才华为傅赏识,遂升任傅秘书。1938年,在傅作义部队的我党地下党员潘纪文经长时间观察阎又文后将其秘密发展为中共地下党员。1939年冬,国民党搜捕共产党员,破坏地下组织。由于当时形势危急,地下党组织来不及妥当安排,与阎又文失去联系。

1945年,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傅作义被蒋介石任命为华北“剿总”总司令,阎又文为“剿总”司令部的新闻发言人。此时,我党急需获取傅作义部队军事情报。于是,中央社会部边区保安处派王玉设法寻找阎又文,阎又文自此与党组织接上关系。

阎又文每周六在北海公园漪澜堂召开新闻发布会。他安排王玉以记者身份参会,其间将情报交与王玉。阎又文收集的情报包括作战部署如《北平城防方案》、《北平城垣作战计划》及详细地图和军事实力、将领概况、傅蒋矛盾、傅之想法及思想斗争等,对中央决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为北平和平解放奠定了基础。

1949年1月,解放军一举攻克天津,切断了傅作义海上逃跑路线。10日,阎又文接到王玉指示:了解傅作义动向。组织很快从王玉处得知傅作义设计的三条道路:一、南逃会蒋;二、往西投靠马家军;三、固守北平,继续顽抗。究竟倾向哪一条路,决心难下。于是,阎又文力劝傅,我部非蒋嫡系,投靠蒋绝非上策,如今丢掉整个华北,老蒋怎能放过你。与马会和,如今整个北平被共军百万大军包围,所以此路不通。第三条道路更不可采纳。如果对抗共军,北平文化古城将遭到毁灭性破坏,你将成千古罪人。最终,阎又文指出第四条道路--跟共产党谈判。

根据党的指示,阎又文对傅作义展开大力度攻心工作--争取傅作义起义。1949年1月14日,毛泽东发表《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关于时局的声明》,为给傅施加影响,阎又文边给其阅读边讲解,但傅作义坚持“我死也不能败在青年娃娃手里(指聂荣臻和林彪)”。阎又文力劝:“连委员长都败在毛泽东手下,我们又何必计较呢。”阎又文每日向王玉汇报傅作义动态,甚至上午发生之事下午组织便已掌握,然后拟成电文,直报中央社会部,社会部再转给前线总指挥。情报的及时与准确受到前线司令员聂荣臻表扬。

为配合北平和平解放,阎又文与华北“剿总”副秘书长王克俊相商,由他向傅建议委派副总司令邓宝珊与解放军谈判,以确认共产党对傅作义的态度。傅作义斟酌再三,最终接受王克俊建言。1949年1月,以邓宝珊为团长,何思源、阎又文等成员组成的和谈代表团出城与叶剑英谈判。阎又文遵照傅作义嘱托,对谈判内容作了详细记录。傅作义阅读记录后思虑良久:“事到如今也只有放下武器这条出路了。”

经过多轮谈判,1月21日,我党终和傅作义达成《关于和平解放北平问题的协议》。1月31日,解放军开进北平。文化古城幸免于战火。1月22日下午6时30分,阎又文宣布北平和平协议及傅作义文告。

北平解放后,中央社会部指示阎又文继续留在傅作义身边。

《李克农》(1996年)中的《平津战役》一章提及阎又文:“李克农领导的情报人员准确掌握傅作义的作战部署、政治动向及思想情绪等,及时向中央和平津前线司令部报告,为和平解放北平作出了重要贡献。”

西柏坡“国家安全教育馆”这样介绍阎又文的重要贡献:“平津战役期间,阎又文根据上级指示提供了大量关于华北'剿总'的情报,使党中央准确掌握了傅作义情况,为制定北平和平解放方针奠定了基础。天津战役后,他及时掌握并上报傅作义的思想动态,积极施加影响,为最终促成傅作义起义、北平和平解放作出了突出贡献。”

就“继续留在傅作义身边工作”,有关部门的内部出版物《无名丰碑》作了较为清晰的解读:“北平解放后,按照中央安排,不公开阎又文真实身份,继续在傅作义身边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傅作义任水利部长,调阎又文任水利部局长。因革命工作需要,阎又文一直保持着双重身份。解放前,他名为国民党高级军官,实为党的情工人员;解放后,他名为国民党起义将领,实为党的统战工作者。”

1961年,阎又文调农业部。

1962年9月25日,阎又文因患食道癌去世,年仅48岁,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阎又文临终前嘱咐妻子丁宴秋“有事情找组织”。周恩来敬赠挽联“阎又文委员千古”、薄一波的挽联是“阎又文同志千古”。《人民日报》发表简短讣告。

农业部撰写碑文:“阎又文同志曾任全国政协委员、农业部粮油生产局局长,中国共产党党员……过去曾为革命做过许多工作。”阎又文周围墓碑碑文皆有参加革命时间,入党时间,而独他是空白。对碑文措辞及空白,当年阎又文子女尚都年少,按他们的说法是“不懂”。而今真相大白后,面对如此碑文,他们提出修正意愿。目的是为了还历史以真相并对历史持有细致的尊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