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三百年前的四川与重庆:上万只华南虎下山吃人

热度31票  浏览4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难以想象的是,在三百年前,今天的川渝地区还活跃着成千上万只野生华南虎,并酿成当时中国最大的虎患。当时下野生华南虎的灭绝基本成为定局后,阅读当年的虎患史,除了恍如隔世的惊心动魄,我们还该记取些什么?

公元1682年春,县吏张懋尝率8人赴荣昌县履新。荣昌位于重庆以西,处成渝两地中段,是川东丘陵和川西平原的交界处。斯时,“平定三藩”战事刚刚结束,大清勇略将军赵良栋击溃吴三桂,吴残部退守云南。虽说正是春天,但驿道两旁田园荒芜、万户萧疏,让张懋尝颇感惊心。他清楚,自1644年张献忠入川始,川渝两地就再没消停过,由重庆府到荣昌的阡陌良田,已有近40年无人耕种,田里的树林绵延成森林。好在他率领的人除师爷外,均是精壮军士,熟操刀剑。一行人昼行暮宿,在第五天下午终于走进荣昌洞开的城门,时值黄昏,城内除野草残垣,竟无一个人影。张县吏好生诧异,令军士敲门询问。门推开,冲出的竟是一群老虎!众大骇,一番血肉拼杀,3名军士力保县吏逃出,其余5人当即丧生!

这一惊心动魄的往事,载于清《荣昌县志》第十九卷上,它只是川渝酷烈虎患的一个小小插曲。

荣昌县曾于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上报在册人口仅“143户,男妇286人”,后经1674年开始的“三藩之乱”,全县人丁几乎死绝,作为一个自唐乾元二年(公元758年)即设县治的农耕大县,此时“虽有可耕之田,而无耕田之民”。

明末清初发生在川渝地区的虎患,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虎患,前后历时30年以上。斯时川渝境内战祸惨烈,张献忠、南明政权、清军、吴三桂等轮番捉对厮杀,激烈战事致使生灵涂炭。在明万历九年(公元1581年)的户籍统计中,全川有人口380多万,“这是四川行省人口的高峰,但104年后的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全川在籍人口仅相当于现在一个中等县的人口规模。”

因战乱、瘟疫和虎患三重灾祸,号称“天府之国”的四川人口锐减,清代修纂的川渝各地方志,往往用“靡有孑遗”来表述当时人口的极度稀少。由于清初土地长期荒芜,川渝两地森林覆盖率达80%以上,为华南虎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当三百多年前川渝地区虎患成灾时,森林中的野物已经不能填满华南虎硕大的胃口,它们成群结队地走出森林,前往村庄、城镇摄取食物。暨南大学历史系学者刘正刚在调查客家移民史时,对川渝虎患做过考证,认为虎患多以城镇为主,“这与陕晋地区虎患多发生在山区不同。陕晋虎患是流民在开发山区的过程中形成的,川渝虎患则因战乱造成人口大量死亡或逃往深山避难,反而使城镇空虚荒凉所致。”

清初画家刘石溪在《蜀龟鉴》中,对清初四川死于虎患的人口做过粗略估计:“自崇祯五年为蜀乱始,川南死于献者十之三四,死于瘟、虎者十之二三,而遗民百不存一矣。川北死于献者十之三,死于摇黄(十三家)者十之四五,死于瘟、虎者十之一二,遗民千不存一矣。川东死于献者十之二三,死于摇黄者十之四五,死于瘟、虎十之二三,而遗民数万不存一矣。川西死于献者十之七八,死于瘟、虎者十之一二,而遗民十万不存一矣。”

虽说古人的数据概念比较模糊,但我们还是能大致找到一个换算依据:四川人口从明末的380多万到清初的60万,总计减少约320万,如果将“死于瘟、虎者十之一二”到“十之二三”进行折算,可知当时有三四十万至八九十万人丁“死于瘟、虎”,如果再取其中间值,可基本推测死于虎患者在20万到40万之间。因此,专家们的基本结论是:当时整个川渝地区的华南虎,总数不下一万只!

川渝虎患直到康熙末年才趋平缓,主要原因是“湖广填四川”而来的移民,在恢复生产、开垦荒地的过程中,捕杀了大量的华南虎。相对于成都平原老虎的消失,重庆山地的老虎存在的时间更长一些。从清初到新中国成立前,重庆地区虽进行过大规模的开垦,但华南虎的栖息地并未遭到毁灭性破坏。“那里紧靠南川大山,当地老一辈村民大多见过老虎,上世纪50年代初解放军进山剿匪时,屡与老虎遭遇,不得不动用机枪,打死了不少。”

老虎最后一次现身重庆主城是1930年春,地点在金汤街原唐式遵公馆。唐时任川军32师师长,当天中午正在公馆内大宴宾客,忽然一只老虎越墙而入,客人惊恐躲藏,唐急取步枪射击,将虎击毙。次日,宴会继续,因有虎肉上桌,美其名曰“虎宴”。除主城外,上世纪40年代老虎在重庆近郊仍大肆活动。“那是1944年深秋,日军猛攻贵州,独山吃紧,密存贵阳的原故宫国宝由16辆军车紧急运往陪都,我负责看守。”曾任国民党军宪兵排长的宋子敬告诉我,“国宝到重庆后存放在巴县一品场的石油沟,没想到这里居然是个虎窝!”据宋回忆,“我们驻守在石油队留下的空房里,老虎经常从箭滩河对岸游过来,卧在后窗外,抓耳朵、打喷嚏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不过,只要你不招惹它,它也不会咬你。”

万州区梨树乡村民方绍舟,可能算重庆最后的杀虎者之一,他一生中杀过7只老虎,被誉为“打虎英雄”。方最后一次打虎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一个阴雨天,老虎叼走他妹妹家的羊,方穷追五六里,将老虎活活打死,剥皮后,得净肉七十多斤。

由此可见,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以前,重庆境内还有野生华南虎。据重庆城口县外贸局的收购单据显示,1981年当地还收购到虎皮1张,收购价50元。此后,老虎仅残留于人们的记忆中了。

三百多年来,川渝野生华南虎从上万只到如今再也找不出一只活物,足见人类的能耐。当仅存的华南虎多以近亲繁殖苟延残喘,野生华南虎即将全部灭绝时,重读当年虎患史,竟恍若隔世! (据《读者(原创版)》2008年第4期刀口/文刘展国/图)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