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1975年的秘会:以色列被揭露曾要把核弹卖给南非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卫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31票  浏览17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02日 13:23

  近日,有英国媒体爆料,南非的最新解密文件显示,1975年以色列和南非两国的国防部长曾秘密会晤,以色列表示愿向南非提供核武器。这也是首次有官方确凿文件显示以色列拥有核武器。但以色列随即否认,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1.协议不得向第三方泄露

  今年5月25日,美国《外交事务》杂志高级编辑萨夏·波洛克-苏兰斯基(Sacha Polokow-Suransky)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未曾提及的联盟:以色列秘密与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结盟》(The Unspoken Alliance: Israel’s secret alliance with apartheid South Africa)。书中披露了昔日以色列和南非紧密的军事关系。南非解密的文件显示,当时的种族隔离政权希望获得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多款武器来威慑邻国。

  英国《卫报》5月24日报道了该书的内容,苏兰斯基在书中写道,1975年3月31日,时任南非防长的PW·博塔与时任以色列防长的希蒙·佩雷斯(现为以色列总统)会晤。以色列官员在会谈中“正式表示愿向南非提供一些可携带核弹头的杰里科导弹”。

  与会官员包括当时的南非军队参谋长RF·阿姆斯特朗中将,他随即起草一份备忘录,列出南非获得杰里科导弹的种种好处。两个多月后,也就是1975年6月4日,佩雷斯和PW·博塔在瑞士苏黎世会面。当时,杰里科导弹项目的代号为“山地农舍”。绝密的会议记录称:“博塔部长对获得一定数量的‘山地农舍’感兴趣,前提是其有效载荷合适。”会议记录还显示,“佩雷斯部长说可以提供3种型号的合适载荷。博塔部长对此表示赞赏,并说他将听取相关建议。”

  《卫报》称,“3种型号”据信就是指常规武器、化学武器和核武器。而采用“合适载荷”这种隐语则显示,以色列对相关核议题分外敏感。不言自明的是,如果是常规弹头,就不会采用这样的隐语。可以断言,它就是指核弹头。南非当时无法自行生产的就是核弹头。

  《卫报》报道,双方还签署了一份内容广泛的协议来指导两军关系,其中一项条款是,要求双方严格保密,不得向第三方泄露这个协议。

  不过,PW·博塔后来并没继续进行这桩买卖,部分原因是价格太高。后来,以色列提供给南非30克的氚(氢的放射性同位素),南非用此制造了自己的核武器。这是以色列暗中相助的结果。

  2.相关机密文件有7000页

  据美国“现在民主”电视台网站5月25日报道,当天“现在民主”电视台主持人采访了苏兰斯基,后者更详细地披露了以色列和南非鲜为人知的武器交易内幕。为了撰写这本书,苏兰斯基仔细研读了近7000页此前从未公之于众的南非机密文件。

  苏兰斯基在采访中透露,《卫报》的报道内容涉及以下机密文件。

  第一份是1975年3月31日的会议记录。南、以两国高官讨论了很多事情,包括移交杰里科导弹的可行性。

  第二份是1975年3月31日南非国防部参谋长向上司汇报的文件。他向上司介绍在杰里科导弹装上核弹头的好处。

  第三份是,4天后的1975年4月3日,希蒙·佩雷斯和PW·博塔签署了一份秘密协议,用以指导两国军事领域的各项事务。

  此外,还有非常多的其他文件,显示从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南非只对可携带核弹头的杰里科导弹感兴趣。两国后来仍在中程导弹领域进行合作。这也表明,南非认为这些导弹如果携带核武器的话,对国防来说,更经济更实用。

  通过以上文件可知,南非已把获得来自以色列核武器的计划摆上桌面了。

  当主持人问,1975年在瑞士的秘密会面究竟怎样时,苏兰斯基回答:“1975年6月4日,希蒙·佩雷斯和PW·博塔在瑞士继续讨论第一份文件所讨论的内容。他们用了模糊语言,如‘合适载荷’、‘3种不同型号的导弹’。现在的问题是,佩雷斯是否从总理拉宾那里得到授权,这是个颇有意义的话题。一直以来,佩雷斯做了很多幕后工作。20世纪50年代,他与法国方面建立联系,这对以色列后来的核武器项目至关重要。作为国防部的中级官员,佩雷斯并没从外交部或他上司那里获得授权。因此,1975年这次也可能是佩雷斯自己的单独行动。但关键的问题是,南非方面对此严肃对待。”

  3.核武器买卖为何没谈成

  当主持人问,购买核武器一事为何后来没谈成,苏兰斯基分析说:“原因有很多。南非认为这价格高得无法接受。在这个时候,他们自己也在研发自己的核武器。只不过南非刚刚起步,而以色列已拥有了核武器。南非可能会想,也许我们不用花这么多的钱就能造出自己的核武器。”另外,从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南、以两国仍在南非进行导弹技术合作。南非希望以色列提供的技术能用在第二代核武器上。

  苏兰斯基掌握的文件显示,从1984年起,南非国防部就讨论如何去以色列拜会各方可以到南非来帮忙的人士,让他们帮南非进行导弹射程测试,这是因为以色列在火箭技术方面更先进。后来,真有一些以色列人出现在南非的一个海滩小镇上。

  主持人问,“南非提供给以色列‘黄饼’(核反应燃料重铀酸铵或重铀酸钠的俗称)吗?”

  苏兰斯基回答,他的书中揭露了另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而《卫报》并未涉及——以色列迪莫拉的核反应堆需要原材料。在20世纪60年代,它从欧洲获得铀。但后来遇到麻烦,而南非却拥有大量铀。1961年,南非就提供给以色列少量的“黄饼”,当时是通过船只运往以色列的。运输过程由双方的安保人员负责保护。双方当时签有协议,那就是铀只能用于和平目的。以色列科学联系局(Lekem,以色列科学情报机构)的局长找到当时的南非总理约翰·沃斯特说,“我们需要这东西。”总理找到他的矿业部长法尼·博塔,命令他网开一面,将铀提供给以色列。1976年7月,法尼·博塔飞往以色列。而此前,沃斯特总理访问了以色列。法尼·博塔不但面见佩雷斯,还会见了以色列总理拉宾、以色列核武器研究界的领导以及军方高官。

  后来,以色列政府不断向法尼·博塔提供金钱,希望他能一直待在矿业部长这个职位上。因为以色列深知,此人对以色列抱有同情心。以色列方面担心一旦换人,这个交易就进行不下去。从1961年到1976年,以色列储藏了大约500吨铀。后来,法尼·博塔此事东窗事发,南非对他进行非公开审理,此案涉及很多高官,包括日后的南非总统德克勒克。此案卷宗被保密了很多年,如今终于被公开了。

  就在几年前,苏兰斯基曾问过法尼·博塔:“你资助另一个国家的核武器项目,你是否认为这也许是在搞核扩散?”法尼·博塔没有正面回应:“我们合作了好几年,对朋友来说,在这领域合作是很自然的。

  4.遭老布什“当头棒喝”

  苏兰斯基在书中写道: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有数百名以色列人受雇于南非,帮助南非研发高级的核武器投送系统、远程导弹。

  不过,两国的“亲密接触”遭到美国的“当头棒喝”。1986年,为了迫使白人当局解除种族隔离政策,美国对南非进行制裁。美国威胁那些继续卖武器给南非的国家说,美国将切断与它们的军事联系。在这种情况下,1987年,以色列发誓不再和南非签订新的武器合同。

  但实际上,一直到1989年,南非和以色列仍在该领域合作。1989年,当时的苏联和美国间谍卫星拍摄到南非海岸上等待发射的导弹,据分析,型号与以色列的杰里科导弹相同。美国情报界立即断定,这是以色列的导弹或是以色列提供技术,帮南非建造的。无论如何,这说明两国在该领域的合作仍然紧密。

  对此,当时的美国总统老布什非常愤怒,他严厉斥责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沙米尔 (1986年10月至1992年7月在任) 。打那之后,以色列和南非的合作逐渐降温。到了1994年,黑人领袖曼德拉就任南非总统,两国之间的合作归于沉寂。

  5.解密文件有佩雷斯亲笔签名

  《卫报》报道,以色列政府曾力图阻止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后的南非政府,向苏兰斯基解密这些文件。苏兰斯基向《卫报》透露,以色列国防部试图阻止南非向他提供机密材料,更不希望解密上有签名和日期的文件。“但是,南非人可不在乎这些。他们划掉了数行并将其交给我。南非执政的非洲国民大会党可不愿费尽心力保护种族隔离政权与其盟友之间的肮脏交易。”

  《卫报》刊发了部分机密文件照片,文件右下方有PW·博塔和希蒙·佩雷斯的亲笔签名,时间为1975年4月3日。文件最下方则盖有“解密”的印章。

  这些文件势必让以色列尴尬不已:尽管以色列在核武器方面实行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模糊”策略,但解密文件证明,以色列确实拥有核武器!另外,以色列一直宣称它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一旦拥有核武器,不会滥用,但打算向南非提供核武器却与其承诺相悖。

  南非海军前指挥官迪特尔·格哈特在南非种族隔离政权倒台后宣称,以色列曾表示可以向南非提供8枚携带“特殊弹头”的杰里科导弹。格哈特称,这就是原子弹。不过,当时并没有文件来证明他所言是否属实。而苏兰斯基展现的文件恰好印证了格哈特所言不虚。

  5月24日,以色列总统佩雷斯的女发言人公开“辟谣”,称《卫报》的报道是无稽之谈,以色列与南非两国“从来没有任何谈判”,但她并未就文件的真实性置评。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5月24日报道,解密文件可能会让美国迫使以色列承认拥有核武器。(姬贺礼)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