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军边防连油机员曾在演练开始前排除油机故障

热度51票  浏览18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09日 20:21

     油机员田生卫,扎根边关不言悔

  作者:记者孙兴维

  “你有什么特长,你要什么特长?……”采访新疆喀什军分区木吉边防连油机员田生卫,这位脸上飘着淡淡高原红的小伙子,让记者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士官不简单,怪不得一到连队,指导员刘小兵就把小田“推到”记者面前。

  木吉边防连是驻守在帕米尔防区离团部最远的连队,道路最难走,人称“车在路上跳、人在车中跳、心中胸中跳”的“三跳”路,200多公里的路程,记者足足要走5个小时。

  “现在,田生卫成为连队离不开的人了。”刘指导员告诉记者,这里海拔3800多米,连队没有市电,油机员是连队最重要的岗位之一,与官兵的生活息息相关。入伍3年来,田生卫一直在油机班工作,没有回过一次家。

  爱学习、勤动脑、善琢磨的田生卫,很快就成了连队的“油机迷”。一有空,他手里就拿着装备说明书,兜里揣着笔记本;边防执勤训练时,不懂的问题就向老班长请教。对一些故障现象、原因和排除方法,他都用小本子一一记录下来,制成小卡片,贴在床头反复地记。有时遇到故障无法排除,就给在青海老家的哥哥电话请教。

  战友们告诉记者,去年9月,在连队组织的一次演练前一天夜里,1台油机因长时间超负荷工作突然发生故障。紧急关头,田生卫闻讯赶到,一头钻进机房抢修,关闭系统,探测主机电路,更换备用主板,吊缸、清洗、研磨、更换配件,小田一干就是6小时,终于赶在演练开始前使机器发出了欢快的轰鸣声。

  连队发电机用了6年,“小毛病”不少。今年春节,为了保障正常供电,让战友们看上春节晚会,他一直守候在机房,随时排除故障、调试保养机器,年夜饭都是战友们给他送到机房吃的。

  田生卫只所以成为连队离不开的人,还因为他入伍前学过汽修、电工等,在连队不仅仅是油机出现问题找他,就是汽车、电路等有了故障还是找他。

  就在记者采访时,突然连队电话响起,原来连队的巡逻车正在海拔4000多米的巡逻路跋涉前进,突然,熄火,车辆被困雪山,车内温度迅速下降……情况十分紧急,刘指导员叫上田生卫带着另一辆巡逻车就出发了,记者跟随他们一起前往。

  “我们这里远里团部,驻地没有什么依托,靠地方靠不住,靠山下不现实,有许多修理问题全靠自己,田生卫就是我们连的‘万能工程师’,水、电、暖、油机、车辆修理哪一个都离不开他……”刘指导员在车上告诉记者。

  1小时后,我们赶到巡逻车抛锚的地方,此时雪山已零下10多度,寒冷再加上高原反应,巡逻的官兵们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他们见到田生卫就像见到了“救星”,雪地上,田生卫钻到车厢底下排除车辆故障。在更换一根管子的时候,由于空间太小,工具用不上,他就用手去卸。刚开始,手脚冻得钻心的痛,慢慢就麻木了。半小时后,车子修好了,小田的手却冻得不听“使唤”了……

  伴着轰轰的马达声,战士海岩咧开了嘴:“乖乖,要不是田班长来救我们,今晚上就把我们冻惨了!”

  回来的路上,战士高航对记者说,田班长可有一手了,有一次,连队的1辆拉水车从他身边经过,他一听发动机声音不对,马上追上去叫驾驶员停车,经检查,原来机油指示接近“零”线,再开下去就会导致发动机严重损坏甚至报废。如今大家都知道,巡逻带上田生卫,没有过不去的风雪达坂。

  其实,田生卫也有许多困难,母亲因腰间盘突出导致右腿麻木,但坚强的母亲一直没有告诉小田,这一消息还是从表弟口中获得的。小田说,母亲是怕影响我的工作。3年来,小田省吃俭用,津贴和工资基本上都花在母亲治病上了。家中的哥哥和一些同学听到田生卫有一手好“绝活”,多次要求他退伍和他们一起干,开出的条件和待遇优惠得很,但都被他以“边防连队需要我”为由谢绝了。

  当记者走进田生卫的发电房时,一阵热浪扑面而来,油机房里噪音大、油渍多、温度高。小田告诉记者,一天下来,耳朵都是嗡嗡响……

  连队官兵告诉记者,经常看到田生卫天刚蒙蒙亮就去了油机房,离开时已是满天星辰,时间最长的一次,他在油机跟前呆了整整17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通过他的努力,终于练就了只要用耳朵听听柴油机运转的声音,就能找出故障在那里,只要看看烟囱废气颜色,就能判断机器运转是否正常的绝活。如今,田生卫在连队三年,没有耽误一次用电。

  【短评】

  别忘那些“八小员”

  ■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特邀评论员 伍正华

  油机员算什么员?

  废话,油机员不就是油机员嘛!

  呵呵,这决不是脑筋急转弯。我想说的是,木吉边防连的油机员田生卫,既不在“老八大员”之列,更挨不上“新八大员”的边。

  2004年2月10日的《解放军报》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自发来稿叫《夸夸咱连队的“新八大员”》,当时在全军引起了强烈反响。

  这“新八大员”包括外语小教员、微机辅导员、心理疏导员、营养配餐员等,是相对于过去的通信员、卫生员、放映员、军械员等“老八大员”而言的。

  如此看来,油机员田生卫只能算“八小员”!

  可为什么他会被指导员一把“推”到记者跟前呢?这说明,“八小员”也不可小觑!

  “老八大员”也好,“新八大员”也罢,主要是从共性的角度来划分的。然而,三军部队又有多少岗位、多少专业?几万种是没有问题的。

  并且,随着军队信息化程度的提升,以及新型作战力量的组建,新的岗位和专业只会越来越多,分工只会越来越细,技术含量只会越来越高。

  过去我们讲,兵熊熊一个。现在,兵熊也会熊一窝。在信息化战争的流水线上,哪个岗位都不是无关轻重,哪个专业都不能可有可无!

  别忘了那些“八小员”!他们每一个人都应是大拿、大员!

顶:5 踩:9
【已经有37人表态】
9票
感动
3票
路过
4票
高兴
3票
难过
3票
搞笑
4票
愤怒
7票
无聊
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