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法国批评中俄对叙立场 伊朗军队已进入叙利亚

热度97票  浏览13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30日 11:48

资料图:驻扎在叙利亚的邻国――黎巴嫩的法军维和部队。

西方反叙阵营昨天出现离奇一幕:法国总统奥朗德呼吁叙利亚反对派建立临时政府,但话音未落美国国务院就高调与法国拉开距离,这几乎相当于奥朗德被盟友当面堵上了嘴。许多美国人对奥朗德讲话的第一反应是回想起一年前利比亚战争时期的法国总统萨科齐,萨科齐挑头推动在利比亚设禁飞区,此前态度犹豫的美国不得不跟进,美国官员和媒体称那是“萨科齐的战争”。2011年3月的萨科齐,民意支持率为31%,为现代法国总统民意支持率最低,而今年8月迎来执政百日的奥朗德民意支持率跌至上任来的新低。这一次美国看上去谨慎了许多。英国《卫报》说,有些战争是没有尽头的,叙利亚的冲突可能也是这样。就在28日,伊朗被爆派遣革命卫队进入叙利亚,土耳其关闭与叙利亚的边界防止难民继续涌入,以色列则被指控借叙利亚内战扩张定居点计划,俄罗斯总参谋长宣布俄无意从叙利亚撤出海军基地和高级军事人员。围绕叙利亚上演的大戏正变得越来越复杂、紧张,考验各个演员的聪明和手段。

美国担心上法国的当

面对法国近200名驻外使节,法国总统奥朗德27人发表了情绪激昂的演讲:巴沙尔必须走人,跟他没有政治解决方案。他是一个威胁,他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暴力继续屠杀人民,摧毁城市,煽动死亡。他强调,那些可怕的行凶者应该被带上国际法庭。引发世界最多关注的是奥朗德的这段讲话:“法国希望叙利亚反对派建立临时政府,临时政府一成立,法国就会立即承认。”

美国《华盛顿邮报》说,奥朗德这番讲话,使得他成为“第一个呼吁叙利亚反对派组建临时政府的西方国家领导人”。伊朗新闻电视台网站上,网民断言“法国蛙的背后是美国佬”。澳大利亚广播电台28日则认为,奥朗德的这番表态让他跟美国出现分歧。美联社称奥朗德的提议很快被美国“击落”。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在华盛顿对记者说:“他们(叙利亚反对派)是否和何时准备组建要由他们自己决定”。美国《外交政策》称,美国政府表示,奥朗德的言论“不代表一种国际立场”,“美国近期不会做出类似声明”。

“奥朗德的提议让人想起前法国总统萨科齐,当时他呼吁世界必须采取行动阻止卡扎菲的暴行。虽然白宫不满,但萨科齐动用战机保护利比亚境内平民,促使奥巴马政府接受设禁飞区的做法”。《华盛顿邮报》28日回想起去年的一幕。同日的《纽约时报》网站上,网民评论更加尖锐:记得吗,法国不采取行动,把重活推给美国?法国除了在爱丽舍宫叫喊之外没有力量做任何事。我们应该警惕,不能让法国将美国拖入它自己不能完成的军事冒险;法国又带头了,在自己面临破产而转移外界关注时去推翻另一个国家,先是利比亚,现在是叙利亚。看上去法兰西正重建其帝国,或许他们还想要回密西西比河谷。

去年利比亚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客》杂志曾评论说,那是“萨科齐的战争”,报道引述学者的话说,“萨科齐看到,卡扎菲能给他带来很多恐怖的麻烦:能源、移民和恐怖主义各个方面。但这些都指向欧洲,而非指向美国”。27日,美国《小报》杂志说,奥朗德发表演讲,将抵抗纳粹德国的法国人与反巴沙尔政权的叙利亚反对派相提并论。

奥朗德27日讲话中批评俄罗斯和中国,称“他们的态度削弱了我们执行联合国宪章赋予我们的力量”。28日,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引述学者的话说,别忘了,法国是叙利亚前殖民者。法国政府对叙利亚反对派说“你们组建政府,我们会承认你们”,这真的很讽刺和虚伪。报道说,如果联合国真的是支持和平的,那么俄罗斯和中国现在所做的是完全合理的,俄罗斯和中国是在说,“不,联合国必须是世界机构,不是法英美外交政策的玩物和工具”。

法国《新观察家报》称,奥朗德意在从美国和奥巴马那里抢夺“阿拉伯之春”外交口径的主导权,这也符合法国在类似问题上的一贯做法,即在姿态上抢先。法国国际战略关系研究所学者毕永等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奥朗德的发言“过于感性,细节欠妥,缺乏技巧性”,因为真正掌握对叙利亚军事干预钥匙的是美国,而奥巴马处于选战关键时刻,势必谨言慎行,奥朗德此时抢话题既可能令奥巴马难堪,更可能让自己下不来台。德国新闻电视台认为,如果没有其他国家支持,法国的计划只会是空话,而目前大多数欧盟国家如德国一样反对被法国拖入另一场战争。

各国都怕成冤大头

“要碾碎叙利亚独裁政权并非是因为我们对叙利亚人的爱或者对前友人巴沙尔的恨,也不是因为对俄罗斯的愤怒。我们只是出于碾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渴望,担心它可怕的核计划―――如果存在的话―――与人权、生存权或者叙利亚儿童的死亡毫无关系。”28日,香港“亚洲时报在线”引述英国《独立报》资深中东问题记者弗斯克的这段话评论西方对叙利亚冲突的动机。

上周奥巴马宣称美国对叙利亚的红线是巴沙尔政府不得使用生化武器,英国首相卡梅伦马上迎合。英国《卫报》说,美国入侵伊拉克摧毁了伊朗、伊拉克、土耳其、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的平衡,如果巴沙尔垮台,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将建立库尔德人国家,这对土耳其是一个最可怕的噩梦,正因如此,土耳其在最受伤的情况下(20万叙利亚难民流入)依旧难以决定是否军事干预叙利亚。另外,美国军事介入叙利亚,将进一步损害美国和俄罗斯―――叙利亚的金主―――的关系,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吗?文章称,如果英国想重塑叙利亚,没有人会拦阻,但美国人会聪明地表明他们不希望干预一场内战,美国人对他们的鲜血和财产有别的优先考虑。尽管奥巴马在选举年面临保守派砸来的锤子,要求他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但美国以前就在伊拉克走过类似的道路,真有人希望影片重演吗?

“莫斯科可以尝试把叙利亚危机的主动接触转给别国,比如中国和伊朗,自己离开中心。”27日,俄新社为俄罗斯寻找应对叙利亚危机对策提出这样的设想。文章称,德黑兰急于稳定叙利亚局势,维持那里的友好政权,以避免地缘政治孤立。不过,中国的主要利益是在亚太,很可能效仿莫斯科。俄新社说,莫斯科可以继续外交支持巴沙尔政府,或施压叙利亚总统下台把权力交给他身边的某人。莫斯科也可尝试更积极的角色。比如向其供应必要的武器和装备,在情报部队帮助下将有关反对派武装的情报收集发送给叙利亚政府,也可以组织俄海军巡逻叙利亚沿海,拦截向反对派供应武器的船只,还可以对反对派武装的最大支持者土耳其、沙特和卡塔尔施压。“如何选择取决于克里姆林宫对所有潜在风险和利益的评估”。

28日,美国《野兽日报》报道称,土耳其已经关闭与叙利亚的边界,防止难民继续涌入。同一天,《以色列日报》报道称,安卡拉抨击以色列利用叙利亚危机扩张其定居点计划,呼吁国际社会敦促以色列停止摧毁和平。就在这几天,伊拉克军方努力阻止叙利亚危机“溢到”该国,加紧边界控制。28日,俄新社报道说,车臣共和国前匪首格拉耶夫的儿子在叙利亚死亡,引发媒体对俄罗斯伊斯兰武装分子可能争相参加反对巴沙尔“圣战”的猜测。叙利亚《复兴报》报道说,叙利亚政府军27日完成了对大马士革郊区台尔等地武装分子的清剿,缴获了大量以色列、澳大利亚制的武器弹药和先进的通信设备。叙利亚媒体称,平息叛乱只是时间问题。

“伊朗首次承认军事介入叙利亚”

“有一些战争是没有尽头的,俄国军队―――沙皇、布尔什维克以及后苏联时期―――一直在北高加索地区作战,已经持续了三个世纪,冲突是如此顽固,以至于克里姆林宫难以宣布任务完成”。英国《卫报》评论称,叙利亚的内战可能也会这样。

28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伊朗革命卫队的一位指挥官承认军事介入叙利亚。Saheb al-Amr部队司令撒拉尔周一对受训的志愿者说:“现在,我们在打一场涉及各个方面的战争,在叙利亚的军事战争以及文化战争。”报道认为,这似乎是伊朗第一次公开承认军事介入叙利亚,“表明中东各国正在更深地被拖入叙利亚冲突”。据熟悉伊朗革命卫队的人士透露,伊朗决定派出人员是在今年夏天反对派攻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和阿勒颇之后。报道说,上周四,伊朗国防部长公开暗示转变。两家伊朗报纸引述国防部长瓦希迪的话说,如果叙利亚未能平息反叛,伊朗将基于共同防御协议提供军援。

美国合众社称,伊朗革命卫队内部两名了解内情的人士说,伊朗现在向大马士革派出了数百革命卫队成员以及巴斯基民兵。许多革命卫队成员来自德黑兰以外,特别是来自伊朗的阿萨拜疆地区和库尔德地区,他们在那里有应对民族分裂运动的经验。伊朗还派出革命卫队指挥官,指导叙利亚军队作战,以及“圣城旅”指挥官帮助军事情报收集。

在另一条战线上,伊朗也在发力。正在德黑兰召开的不结盟运动大会吸引了“半个世界”(德国媒体语)参加。峰会上叙利亚问题是一个焦点。伊朗法尔斯通讯社称,普京的个人代表舒瓦洛夫说,伊朗在叙利亚问题上有最终发言权。英国《卫报》28日报道说,伊朗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负责人布鲁杰迪称,伊朗建议组成一个包括伊朗、埃及和委内瑞拉在内的委员会,解决叙利亚危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