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大厦将倾,蒋介石为何坚持武汉会战?

热度51票  浏览9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38年5月,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兼军训部部长的白崇禧,准备在武汉向“国军”师以上军官集训团发表题为《军队政工与群众工作政工之关系》的演讲。他指示其机要秘书谢和赓(中共地下党员)和其他两位秘书在一周之内分头撰写讲稿呈阅,以备选用。谢和赓经过三天三夜的苦战,写出了14000多字的初稿。谢和赓寻机将初稿经当时在武汉任中共中央长江局秘书长的李克农,转周恩来核阅。

    周恩来拿到讲稿后,认为白崇禧此次是以军训部部长的身份讲话,而不是站在副总参谋长的地位指责失误。于是,他在谢和赓的原稿上删掉了一些过火言论和存在种种问题的语句,约2000多字。

    谢和赓根据周恩来的修改意见,又把原稿删改到一万字左右,并将讲稿誊写清楚送交白崇禧。几天后,白崇禧到集训团演讲,采用了谢和赓起草的讲稿。

    事后,谢和赓向李克农汇报此事,李克农听后笑着对谢说:“有恩来作你的‘改文老师’,这恐怕是两党合作的一件奇事,不但老蒋和白崇禧想不到,就是毛主席他们也料想不到啊。”

 

 

 

 

                  蒋介石坚持武汉会战

 

    1938年5月19日,国民党军队从徐州撤退,6月5日开封陷落。

日军为了“击溃”蒋介石政府,为了“摧毁”国共合作,把攻击的目标指向武汉。

期间,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斡旋中日和议,未得结果,日寇就调集队伍,溯江西上,进攻国民政府的临时首都武汉,企图进一步迫使国民政府投降。

    1938年6月12日,日军在安徽当时的省会安庆登陆,揭开了武汉会战的序幕。

蒋介石坐镇武汉指挥,调集了14个集团军和一个江防军,共40多个精锐师在武汉三镇摆开了与敌决战的架势,蒋介石命他的亲信陈诚为武汉卫戍总司令。日寇则调集了12个师团,前后投入了40万兵力。日寇从三面包围武汉,蒋介石指挥国民党军队奋力抵抗......

霍揆彰在武昌成立54军军部后不久,郭汝瑰被任命为54军军参谋长。54军下辖14、18两师,这个军属陈诚的嫡系部队,械弹补充都很优待,还派来一德国顾问韩里西斯协助训练,部队一边练兵,一边修筑工事。武昌保卫战又依照南京搞了一个环形背水阵。

不久,陈诚召开了有军长、师长、军参谋长等有关人员参加的作战会议。在会上,14师师长陈烈、54军军长霍揆彰与郭汝瑰并排就座,郭汝瑰听了郭忏、刘云翰(参谋处长)的作战方案后,对他们说:“这又是要遭歼灭的样子。”陈、霍二人听后赶快问:“你有什么高见,起来讲一讲。”郭汝瑰说:“我没有形成书面的东西,信口开河。”

陈烈急忙写了一张内容为:“54军参谋长郭汝瑰对作战方案意见具申理由与指导要领口述”的条子,传给陈诚,陈诚看了条子后说:“好哇,郭参谋长,你起来说一说。”

“那好吧!”郭汝瑰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一点不成熟的意见,同时也未形成文字,说出供大家参考。我认为这个作战方案,实际上是步南京战役之后尘,如果我们沿武汉三镇构筑环形阵地,一点突破,必将全军崩溃。同时,这又跟南京战役一样,背水立阵,一旦战争失利,我全军将士就有下河吃水的危险。我看武汉三镇地形,到武汉核心阵地就已经不好守了,最好,我们居高临下利用山地在武汉的外围作战。我判断,敌人主力将陆海军配合沿江而上,两岸陆军迂回包围我沿江要塞,节节进展,今日寇已攻下马当要塞,长江两岸之敌必从长江南岸瑞昌地区登岸,进攻金鸡后,再向码头镇、富池口进攻……”

郭汝瑰分析了敌人的几路进攻情况后说:“我军可利用山地寻机予敌以深重打击,最后在金牛地区若不能击破日军,则长江南岸守军应跳出圈子,免遭歼灭,长江北岸同样在黄坡不能击退敌人,也自行撤退。敌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突破武汉外围,也仅能获武汉空城,而我军则无重大伤亡。武汉撤退后,我军亦可凭借崇山峻岭之屏障,与敌人周旋,在此有利地势上,日军机械化部队,将无能为力,中国便可继续抗战。日军也永远不可能征服中国。”

参加会议的中央军和云南部队的人听了郭汝瑰的讲话后,都纷纷表示赞同,陈诚也点头称是,并说:“那好,作战方案重新研究。”

后来重新拟定武汉作战计划,基本上是按郭汝瑰陈述的意见制定了一个新的作战计划。日寇进攻开始后,蒋介石又以白崇禧指挥长江北岸、陈诚指挥长江南岸作战,郭汝瑰所在的54军担任码头镇、富池口一带江防。码头镇以东,金鸡岭一线正面逐次由孙桐萱、汤恩伯、关麟征等部担任防御。江防部队和这一线部队均归汤恩伯(兵团司令)指挥。

 

    10月4日那天,周恩来会见蒋介石,并把毛泽东的那封信亲手光给了蒋介石。

    周恩来走后,蒋介石夫妇回到卧室,蒋介石反复思考武汉会战的形势和毛泽东的那封信以及周恩来谈话的重要内容,想到上海、南京会战的重大损失,徐州集中了大量兵力,幸亏及时撤出,如果陷在包围圈里,那几十万精锐之师,也可能遭受严重的损失。现在集中七十五万左右大军在武汉会战,万一遭到覆灭,诚如周恩来所说的,将大大影响今后反攻的力量。这一点必须考虑。

    蒋介石把他的想法一一告诉宋美龄,紧紧抓住她的手,希望听听她的意见。宋美龄说:“要紧紧抓住军权,手里的兵力越多越好,没有庞大的兵力,谁听你委员长的?”

    “大令,你说的对,任何时候我也不会放弃军权。兵力越多,发言权越大!”

    “武汉一会战,你的兵力一定要大减少。”宋美龄想起周恩来的分析。

    “这一点我也估计到了,特别是在十个地区决战,敌人虽然会有伤亡,我军伤亡也一定不会少。”

    “那你何必在武汉会战呢?”

    “我决定在武汉会战也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武汉会战失败,你想到了那严重的后果了吗?”

    “这么严重吗?”

    “不仅仅严重,我看还非常严重!周恩来的话很有分量,对你的威信不利,对将来反攻也不利,你这个委员长怎么当下去?”

    “啊!”蒋介石仿佛给迎头浇了一盘冰冷的水,顿时清醒过来。他问,“你看怎么办呢?”

    “毛先生那封信和周先生的意见是好意,你为什么不考虑呢?”

    “我不能听共产党和毛泽东的指挥。”

    “他们的意见是为了抗战,为了你啊!”

    “为了抗战为了我?共产党会为我着想?”蒋介石瞪了宋美龄一眼,“你太天真了。共产党的话,我们不能不提防。”

    宋美龄毫不在乎,还敬了他一眼,指着他的鼻子尖说:“你坚持在武汉会战,损兵折将,遭到失败,你削弱了共产党相对地强大了。他们要你保存实力,不过为了反攻,人家一片好意,你还有什么怀疑的呢?你这个人啊,疑心这么重!”

    “你说的倒有道理......”蒋介石内心已经同意了,但是嘴上没有表示,却说,“这不是儿戏,不能出尔反尔,要和大家仔细商量。”

    蒋介石真的和白崇禧、何应钦他们交换了意见,再三研究武汉会战问题,最后决定召开国防最高会议来研究究竟要不要会战。本想约周恩来谈一次,又怕显得太正式,好象接受了共产党和毛泽东的意见,就想到在纪念周以后谈一下,不拘形式,谈来随便点,还有个缓冲的余地。

    所以在今天纪念周进行完了,周恩来正要走出礼堂,准备到军委政治部上班,林蔚气喘吁吁地走了过来,急切地说:“周先生,委员长请你去谈一谈......”

    周恩来这两天正等蒋介石的回话,他跟着林蔚来到蒋介石面前,问:“蒋先生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准备召开国防最高会议研究一下。”

    周恩来一听这口气,觉得有些眉目了。他有意问道:“这次国防最高会议有哪些高级将领参加?”

    “我要张群通知各战区正、副司令长官参加,仔细研究一下目前战争形势,是否新阶段即将开始?讨论一下要不要在武汉会战。”

    “各战区正、副司令长官都参加会议很好,他们在前线了解情况,可以集思广益。”周恩来说。

    “我就是这个意思。”

    “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将军是否也通知?”周恩来问。

    “当然通知。我特地关照张群,叫他别忘了通知朱副长官。”

    朱德得到通知,按时到了汉口,受到周恩来热烈欢迎。这两位十六年前在柏林相识的老战友紧紧拥抱在一起,朱德见到他的入党介绍人,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周恩来向朱德介绍了中央的复电和毛泽东给蒋介石的信以及见蒋介石后的情况,这时秦邦宪和叶剑英先后走了进来。朱德恍然大悟,张开厚厚的嘴唇,爽朗地说:“怪不得这次通知我来参加哩,原来是毛主席这封信起了作用,找共产党将领一道商量了。”

    “对啊,上次国防最高会议要是请总司令来参加,也不会做出这样错误的决定了。”叶剑英笑着说。

    “什么武汉大会战,不是白白牺牲自己的有生力量么?上海那个仗,就不应该集中那么多部队去打,兵力都展不开,下了撤退命令又要官兵返回阵地去死守,真是乱弹琴!”

    “朱老总快人快语!”秦邦宪翘起大拇指,钦佩地对朱德晃了晃。

    “打仗不是儿戏,一个命令下错了,不知道要牺牲多少官兵的生命哩!”

    “总司令身经百战,这是经验之谈。”叶剑英感慨地说。

    当他们谈到在敌后开展游击战争问题时,周恩来说:“现在不开展游击战争不行。朱老总,你出席国防最高会议,一定可以见到蒋介石,请考虑是否以你的名义向他建议在南岳创办军事训练班,教授军事、政治以及通讯和爆破等方面的技术,培养连级到师级干部,做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骨干,好不好?”

    “这当然好啊,就怕老蒋不同意。”

    “毛主席信上提了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意见,我也当面和蒋介石谈了这个问题,你是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任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又刚从华北敌后到武汉来。你提出建议,估计蒋介石不可能不考虑。”

    “在南岳办军事训练班,替他培养干部,对他有好处没有坏处,他一定同意。”秦邦宪说得比周恩来说的还肯定。

    “在国防最高会议上提出来,好不好?”朱德考虑出席会议的时候,虽然可以见到蒋介石,但是谈话的时间不多,就想到不如在会议上正式提出来。

    秦邦宪同意朱德的意见,叶剑英没有吱声,周恩来提出不同的意见:“这次会议主要讨论战争形势和是否在武汉会战的问题,这个问题够复杂的,恐怕军事训练班的问题排不上日程。这样的问题,也不需要经过国防最高会议讨论,蒋介石个人同意就可办了。”

    “我也考虑不一定在会上提,”朱德钦佩周恩来考虑问题仔细,他说,“可是在会外见到蒋介石的时间不会很长,军事训练班的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约蒋介石谈吧,又怕他没有时间,各个战区司令长官都到武汉来开会了,找他的人一定很多。恩来同志,你看怎么办才好呢?”

    周恩来聚精会神地思索了一下,立即想出了办法:“这样好了,以你的名义写个书面建议,见到蒋介石的时候,当面简单说两句,然后把建议书交给他,他一看就清楚了。”

    “这个办法好。”秦邦宪首先赞成。

    朱德也赞成,可是他离开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的时候,匆匆忙忙,什么也没带,只带了随身警卫员,明天就要出席会议,他发愁没有时间写了。周恩来告诉朱德不要发愁,由他派人起草,经朱德修改定稿,再连夜誊清,保证明天早上参加会议以前给他。朱德放心了,但又想起一件事,他拍拍身上穿的灰布军装的口袋,伸出两只手,失望地说:“建议书应该签个名盖个章呀,可是我没有带图章来。”

    “这个容易,要办事处的同志找个刻字店刻一个章就行了。”叶剑英说。

    “附近有刻字店吗?”

    “武汉刻字店多得很,附近就有。”

    “不用办事处的同志费心了。我正想到街上看看,顺便就刻了。”

    朱德就由叶剑英陪同,同上汽车上街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