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血肉与钢铁之战:志愿军大战美军“巴顿”坦克群

热度39票  浏览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现代战争中的坦克把矛和盾集为一体,以快速地突击性、机动性和强大的火力、防护性能,在二战中一举成为陆军的主要突击作战力量,被誉为现代战争中的“陆战之王”。在艰苦的朝鲜战争年代,没有强大装甲部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反坦克部队,与“联合国军”的“陆战之王”在金城中央地带几经交手,武器装备简陋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反坦克手们在与不可一世的“联合国军”坦克部队进行地步坦大比拼中,创造了令美军坦克手胆颤、令世人瞩目的骄人战绩。

当年在朝鲜战场上,我志愿军步兵单位主要反坦克武器有:国产的52式57毫米和75毫米无后坐力炮、51式反坦克火箭筒、反坦克手雷、51式木壳反坦克地雷及苏式反坦克火炮等。1951年秋季,这些当时较有效的反坦克武器开始运往朝鲜前线,我志愿军利用苏联生产和国产仿造的反坦克武器组建了各级反坦克分队。军、师编有独立的反坦克炮营;团、营编有无后坐力炮连、排;各连编有反坦克火箭筒排;单兵配有反坦克火箭筒和反坦克手雷;形成了较完整的反坦克作战系统。

我第67军部署在金城第一线的各师、团,于1951年10月组建了反坦克分队,199师和200师每团都组建了一个反坦克连,每连编有四个反坦克排。一排、二排、三排装备为无后坐力炮排,共配备无后坐力炮9门;四排为手雷排,手中的主要武器装备为反坦克手雷、手榴弹及爆破筒和炸药包,并配备有火箭筒、班用轻机枪、冲锋枪等,负责打敌伴随步兵,以保障我反坦克手的战斗行动。

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投入朝鲜战场的主战坦克型号有:美国的M24霞飞轻型坦克、M41瓦克轻型坦克、M4A3E8谢尔曼中型坦克、M26潘兴中型坦克、M45中型坦克、M46巴顿中型坦克、M47中型坦克及少数的重型坦克;英国参战部队使用的克伦威尔中型坦克、逊邱伦中型坦克、丘吉尔重型坦克等10余种型号,其中在“二战”中名声的“王牌”坦克有瓦克、潘兴、丘吉尔、克伦威尔。以创建美国坦克部队的将军潘兴名字命名的M26潘兴坦克是美军的主战坦克,配备的主要武器为M3型90毫米火炮,能发射多种穿甲弹,车体装甲厚度达102毫米,不论在火力还是在防护能力方面,都超过了中朝军队当时使用的苏联T-34坦克。

美军及联军坦克部队的主要作战方式是:把坦克用于直接支援步兵作战和担任突围、解围、追击等特种作战任务的机动部队。进攻时,坦克作为伴随火器支援、掩护和引导步兵冲击;防御时,坦克作为固定或游动的火力发射点或是配合步兵实施反冲击;被围困时,美军坦克多用于突围和从外部实施机动增援;退却时,担任后卫掩护部队保障主力部队快速撤离;追击时,以坦克和摩托化部队组成先遣纵队,向我志愿军防线纵深实施强力渗透突击。 由于受朝鲜复杂地形的影响,美军在朝鲜战场并未展开大规模的装甲集群作战。但是,美军在1951年“秋季攻势”中,却利用金城川地区有利于装甲部队运动的开阔地形,集中投入了500多辆坦克参加战斗。美军及联军坦克部队大多以营、连为单位配合协同步兵战斗,在作战中还创造了“以火力打击、坦克夺取、步兵扼守”的 新型山地作战方法。

我军200师598团反坦克连,刚刚组建十余天就参加了金城南的阻击作战,坚守月峰山阵地三天,奋勇抗击了美军三十余辆坦克的七次进攻,击毁敌坦克10辆,出色完成上级赋予的阻击战斗任务,被军党委授予“战防先锋连”的光荣称号。

1951年9月,被中朝军队打得颜面全无的“联合国军”,为了在谈判桌上增加谈判筹码发动了所谓“秋季作战攻势”。他们调动了美军第7师、第21师和李伪第2师、第6师等四个多师的兵力共计七万余人,动用航空兵、炮兵和坦克部队配合作战,对我67军防守的金城地区二十七公里宽的防御正面大举进攻。

我67军一线防御部队遵照志愿军总部和20兵团的作战指示,根据作战地段山谷纵横、各支撑点和交通枢纽间极易形成防御空隙,有可能受到敌坦克的威胁等特点,组建了师、团属反坦克连,以保障我防御体系的稳定与完整。

598团反坦克连组建的第二天,就奉命开进至北亭岭、月峰山阵地进行防御作战准备。刚组建的反坦克连全体指战员战斗情绪高昂,决心在战斗中给新连队连史书写最精彩地开篇。

天刚蒙蒙亮,反坦克连首任连长高二臣和指导员刘国成来到了月峰山主峰阵地上熟悉周围地形。雄伟的月峰山高约600米,南接前沿阵地北亭岭,北接我军战略要地五圣山,作战位置十分重要。在西侧山脚下,九号公路由南向北穿过,绕到山的北面又转向东北直达金城。紧傍着公路有一条小河沟,越过河沟是一片乱石滩,再向西过去又是一片山峦。月峰山和西面的山峦把九号公路夹在了中间,就像两尊门神站在那里守护着金城的大门。顺着公路向南通过一个小谷地,再走四、五里地就到了北亭岭阵地。

高连长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深深吸了一口月峰山清新的空气对身边的刘指导员讲道:“老刘,这月峰山可是个好战场啊,这次我们的阻击任务抢到了手,我们一定要使上劲打好建连第一仗!”

“是啊!”刘指导员深知打好建连第一仗的重要意义,反坦克连从组建到现在满打满算才十几个小时,全连百分之八十都是才补充到前线的新战士,从来也没有参加过战斗,更不要说有什么打坦克的经验了。如何打好第一仗这不单纯仅有高昂的战斗情绪就可解决问题,还需要实用娴熟的单兵技术和可靠的战斗协同方案才行。

在团部受领任务时,团长温安仁在作战部署图前向他俩介绍了战役安排和当前的战场形势,交代了他反坦克连具体的作战任务和要求。温团长指出:“反坦克作战是我军面临的一个新问题,也是这次能否粉碎敌人“秋季攻势行动”的重要一环,这项战斗任务既艰巨又光荣。月峰山地区地势开阔,又有九号公路从其间穿过十分有利于敌坦克运动。同时,我团与兄弟团的战斗分界线也在那里。因此,打好这场阻击战对于巩固两个团的防御体系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你们一定要很好地完成这一作战任务!“

看到温团长已经讲完,王金泉政委又强调说:“敌人最近几天可能就要进攻了,你们回到阵地后,要抓紧对部队的训练教育,思想发动要充分,你们要把月峰山变成一道冲不垮、攻不破的钢铁长城,以弱胜强夺取胜利!”

回想到团首长的嘱托,他俩深深感到肩上担子的沉重,要发挥全连干部战士们的智慧群策群力,充分做好打好第一仗的准备。二人回到连里吃过了早饭,俩人做了分工。高连长带领版以上干部骨干勘察地形,熟悉作战环境;刘指导员前往北亭岭前沿阵地看望正在那里做战前准备的二排和四排手雷班。

爬上了北亭岭前沿阵地,刘指导员看到战士们正在紧张地抢修工事。在阵地的一角,四排长张志只穿着一件衬衫用力挥动着工兵镐刨挖交通壕,镐尖撞击着石块冒出点点火星。新战士董树才跟在排长的身后,用铁锹把刨碎了的石块和泥土清出壕外,红扑扑的脸上挂满了汗水。在另一边,二排长赵海山和几个刚入伍的小战士也在大声呼喊着把大石块抬出战壕,每一个干部战士都是汗如雨下。在附近的山头上,不时落下敌人的炮弹爆炸。但修工事的战士们没有一个抬头观望,全都在争分夺秒地全力以赴抢修工事。一条条战壕在加宽延伸,一条条防坦克沟在把公路切断,刘指导员看到热火朝天地备战场面心里感到十分欣慰。

刘指导员正在观察着阵地,突然,他一眼瞥见从南面的天空出现了几个小黑点,黑色的影子越来越大,一定是美军的战斗侦察机!刘指导员连忙跃上公路大声地喊道:“同志们,快隐蔽阵地,敌机来了!”接着他就和战士们一起抱来路边的杂草和树枝,迅速荫蔽好新开掘的阵地。然后带领战士们来到荫蔽部,和刚组建不久的战士干部们交谈着即将到来的战斗。外面的敌机在大声地翁叫,来回转悠了几圈就向远方飞去。

对于这次阻击作战的特点干部和战士们都十分清楚,着不同于以往的阻击作战,这次是实打实地和美军的“铁乌龟”作战,美军的“铁乌龟”装甲既厚火力也猛,参加过战斗的老战士们都感到不太好对付,那么大的铁疙瘩如何才能把它挡住不动呢?

刘指导员引导着战士们说:“我们的部队从创建那天起,依靠着大刀、长矛和小米加步枪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和老蒋八百万军队,我们依靠的是什么?不是靠先进地武器装备,而是靠具有高度阶级觉悟的革命战士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靠得是英勇善战不怕牺牲、誓为人民大众谋幸福的必胜信念。有了娴熟的战斗技能和勇敢牺牲精神,任何装备先进的敌人也不能阻挡我们去夺取战斗胜利!”

来自黄河岸边的新战士陈友才听了指导员的话说道:“美军的坦克和老蒋的军队一样都是”纸老虎“,我们用小炮和手雷一样能打出打出当年老八路的威风来!”新战士们听了小陈的话期盼即将到来的战斗情绪更加激昂,他们相信自己一定能战胜美军的“铁乌龟”。

傍晚时分,刘指导员离开北亭岭前沿阵地回到连里,他的口袋里塞满了战士们的入党申请书和决心书。年轻的志愿军新战士们决心以自己的战斗行动向党和祖国人民汇报,他要尽快把看到的这些情况告诉高连长,建议召开一个全连战斗誓师大会,把北亭岭前沿阵干部战士的战斗精神在全连推广。

全连的动员誓师大会开得十分成功,高连长跑了二十多里山路请来了兄弟连队富有战斗经验的反坦克战斗小组传经送宝,基本了解了打坦克的战术动作和突发情况地应对措施。全连干部战士纷纷表示要打好第一仗争当反坦克英雄连,为祖国人民争光!

经过十九天的精心战斗准备,新组建的598团反坦克连的干部战士们不顾头顶上美军飞机的袭扰和地面炮火轰击,凭借着手中的小高和铁锹在北亭岭到月峰山之间四、五里路的公路上,深挖了七道反坦克壕沟,在山脚下挖了一百多个单兵掩体和猫耳洞,在山坡上修筑了反坦克炮阵地和机枪荫蔽部,形成了一个较完善的能攻能守反坦克阵地。在修筑阵地的同时,他们还利用战前的宝贵时间不分昼夜进行火炮直瞄练习和反坦克手的单兵接敌行动。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全连打坦克的战术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10月13日,金城阻击战全线打响。美李伪军出动了二十七个营的兵力,在九十多辆坦克和一百多架飞机的支援下向67军的防御阵地扑来,在北亭岭南面二十多公里的防御正面上,我军与美军展开了逐山逐阵地的激烈争夺和拼杀。

598团反坦克连前哨排在高连长的指挥下,正严阵以待等待着美军坦克的到来。北亭岭公路的左侧前端,高连长部署了四排一个反坦克手雷班,后面依次是四班和五班;在公路的右侧,是一排二班和二排六班。整个阵地就像一把老虎钳一样,紧紧地卡住了沿北亭岭山口通往金城的公路。

14日下午14时,从北亭岭南侧传来了隆隆的马达声。一股美军的坦克部队,绕过了我步兵连阵地向着我反坦克连阵地方向开来。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新战士们,既紧张又好奇地从堑壕里探出头来看着那些屁股冒烟的铁家伙。“一辆,两辆……”,一共有二十辆美军“巴顿”中型坦克。

第一次看到坦克的新战士们惊奇地发现,那些黑油油地大家伙还真像从河里爬上来的大乌龟,这些西洋景真让这帮初出国门的中国士兵大开了眼界。“不要说话,注意隐蔽!”高连长表情严肃地伏在四排战壕边,嘱咐着身边叽叽咋咋的战士们。

美军坦克喘着粗气“呼隆呼隆”地向着我阵地冲来,五百米、三百米、二百米,敌人坦克越来越近了。炮塔上的身管和机枪随着坦克的颠簸上下摆动着,发动机大声地吼叫着喷着青烟。被冲荡起的尘土翻卷着向四周扩散,山沟里被搅起的尘土和油烟笼罩,大地也在履带的冲击下不断地颤抖。紧张,兴奋,前哨排的战士们期待着战斗快快打响!炮阵地上瞄准手杨启福、周明亮、蒋书田,分别用瞄准镜紧紧地套住运动中的美军坦克;手雷班阵地上的反坦克手陈友才和董树才也攥紧了手中的手雷,只等着连长出击战斗命令的下达。

“打!”只见二排长赵海山大手一挥,向炮排下达了开火的战斗命令。随着“轰轰”几声震耳的反坦克炮发射声响,炮排的四门反坦克炮的后尾喷出一团团浓烈的火焰,出膛的炮弹直奔美军坦克而去。狂傲的美军坦克遭到突然而至地炮火打击,冲在最前面的几辆坦克连忙急刹车停在了原地。他们观察发现了我炮阵地后,便分散拉开了各车战斗队形。坦克炮口、机枪都“吱吱”地指向了公路两侧的我炮班阵地。炮弹和机枪子弹阵雨般一股脑地泼上山坡,顿时,我炮阵地上弹片横飞、爆烟翻滚。

高连长看到我反坦克炮火受到压制,立即指挥反坦克手雷班出击。手雷班分为两个战斗小组,一组掐腰,二组打尾。反坦克手陈友才一跃飞出了工事,他按照自己选择的接敌路线一路压低身姿向地坦克接近。

陈友才离美军坦克只有七、八米了,突然,他的脚脖子被满地的藤条绊住不能脱身,他猛地一用力向前扑去,全力挣脱了藤条的束缚。这时,坦克里的美军似乎发现了他的身影,慌忙调转车头,一面运动,一面用机枪猛烈射击。子弹“噗噗”地打在地面上,掀起阵阵爆尘。

伏在战壕里的战友们看到陈友才身陷险境,都为他紧紧地掐着一把汗。战士党员张宝春抓起一颗手雷向连长请求道:“连长,我上吧!”“别急,机枪掩护!”高连长拦住了急切出击的张宝春。

机枪射手李大勇搂紧机枪扣动了扳机,子弹像刮风一样扑向了敌坦克,打得敌坦克机枪周围的钢板“乒啪”乱响。但这些都没有阻止住敌坦克向陈友才卧身处爬去,敌人想用履带把他碾于车下。陈友才紧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用两眼盯住坦克下面“哗哗”滚动的履带。

美军坦克离陈友才只有五米远了,只见陈友才猛地一翻身在地上连翻了三个滚,一下子滚到了坦克的左侧,吼叫着地坦克从他身边碾了过去,履带扬起的尘土劈头盖脸把他罩在尘雾里。敌坦克的车尾摆到了陈友才的眼前,真是打坦克的绝佳良机。陈友才迅速半蹲起身来,照准敌坦克散热窗把手雷投了出去,又一个半转身急速向另一侧卧倒在地。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股浓烟冲天而起。紧接着就听到了坦克车里发生了殉爆,“乒乒叭叭”地爆炸声过后,美军坦克趴在原地瘫痪不动燃起了熊熊大火。

我598团新组建反坦克连首战开门红,极大地鼓舞起前哨排指战员的战斗士气,手雷和炮弹不断往敌坦克身上招呼,炸得美军坦克车体伤痕累累,车内乘员晕头转向。骄横一时的美军坦克群看到同伙被摧毁,自身也受到志愿军反坦克炮火的威胁,都掉转车头争先恐后地挂档后蹿。

向伟大而英勇善战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