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战神”威震南疆:对越反击战老兵的记忆

热度80票  浏览2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三十年了,整整的三十年了,三十年前,为了保卫祖国,为了人民能够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为了边疆人民的生活得于安稳、平静。我部受命于1979年2月17日凌晨00:00时对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南越军进行猛烈的炮击。

    对越自卫还击战前序:

 1978年12月冬季,每年冬季是部队进行正常的野外训练的时机,我部按作训计划,在云南曲靖地区各县、区进行野营拉练,目地是锻练部队在未来战争中的快速反应能力,部队能够在第一时间内打蠃战争,取得最后胜利。原定野营拉练时间为30天,当我部按照正常作训计划训练,在云南罗平县一个偏辟的苗家山寨乡村驻扎训练时,(大约在了9天),一天深夜,在宁静的乡村中,一声紧急集合号,划破了宁静的乡村,瞬间苗寨在鸡犬鸣叫中苏醒了,部队要出发了,出发前连长、指导员在苗寨的打谷场上作了简单的讲话,大概意思是接军部命令:部队要立即前往云南曲靖地区陆良县召夸公社集结待命,接受新的任务。经过长途行军,我部在指定时间内到达了指定地点,接受了新的任务。到达了指定地点才知道任务是举行诸军种联合演习,演习参战部队为空军、装甲兵、炮兵、步兵、防化兵等诸兵种,经过三天“红军”、“蓝军”的激烈“战斗”,顺利完成了“军事演习”部队受到了军区、军部首长的好评。

    “军事演习”

 刚刚结束的瞬间,部队又接到一道命令,各部队马上开赴前线集结待命,于是我部马上赶到部队所在地-----开远三台寺营区,紧张地装卸弹药,补充给养。在营区忙缘了一小时候后,杨营长来传达团部精神,命令部队中途不准停车,所有人员尽量少吃少喝,大小便在炮车内解决,若遇车辆故障弃车人员搭乘其它炮车,火炮由后续车辆拉运,总之要求部队连夜赶赴指定地点。次日,下午15:00时,我部终于到达了指定地点----文山地区马关县小新寨。

    小新寨是一个苗族村寨,离马关县城3公里左右,30来户人家,人口大约180人,我连就在此安营扎寨,白天搞军事训练,(佩带防毒面具进行操炮、射击等)晚上邦助老乡做一些好事,诸如:挑水、扫地,我部安营扎寨小新寨20天后,开始向中越边境挺进,离别小新寨之日,深感到苗寨的质朴,乡民的淳厚,人们从牙齿缝里节约下来的杂粮,从鸡屁股里掏出的鸡蛋,一个、两个的送给解放军,部队流泪了,乡民流泪了,这就是我们的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军队。

 离开小新寨,我部继续向中越边境挺进,离中越边境大约15公里一个叫大坝的地方,(属马关管辖)我部又在此安营扎寨,做战前的最后训练,1979年2月17日凌晨00:00时我部接到命令在此开始对越军进行猛烈的炮击。揭开了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序幕。

    出境参战经历:

 1979年2月17日上午12:20分我部跨越桥头堡(属河口县管辖)正式进入越南孟康省,开始卫还击战,部队刚进入越南时,只见道路两旁全是被炮火炸毁的痕迹,越军的尚未来不及掩盖尸体,牛羊的尸体,整个空气中弥漫着尸臭和血腥味和我军59式中型坦克被越军摧毁的残迹,这就是战场,我们就是在尸臭和血腥味中前进,道路两旁,

 看见部分越南边民手举小旗帜用中文喊着“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严惩黎笋政府” 等口号,我们不知喊着口号的边民用意,是害怕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是真痛恨黎笋政府呢,总而言之,不知越南边民的真实用意?当时我对排里的战士说,随时保持高度警惕,一旦发现异情马上开枪射击,在前进的道路中,看见越军为了防止我军进功而设置的路障碍,大多数是用手腕粗的粟木树形成数十排斜状型,埋设在路中间,防止我军坦克和车辆进功, 我们就是在工兵炸毁障碍之后,

    道路能过一辆车辆的间隙中按行军速度不断前进。大约车辆行军了五、六个小时后,越南天黑的比效早,车辆在不开车灯的情况摸黑前进,远处还清淅的听见枪炮声,我们炮兵车辆终于在枪炮声中停止了前进,一打听原来是几支部队在道路相互不让而造成的交通阻塞,前方枪炮声响个不断,后边是几支部队为了完成各自的战斗任务而相互不让道路,当时情况十分紧急,一边是河流,一边是高地山坡,如果被越军一、两个人发觉,只有一棵手榴弹300多辆车辆及人员就有可能就地“光荣”。邹连长当即命令我带一个排的战士就地警戒,随时保持联系,当时气氛十分紧张、害怕,总觉得越军就在附近。

 

 部队终于在争吵中疏通了道路,原来不知是那个部队的首长,果断下令将一辆车子推入河里,道路才得于疏通,邹连长命令我,马上拆除警戒战士,继续挺进。

 就在这个柒黑的夜晚我们终于到达了指定位置------某高地,到达位置后,首要任务是挖炮掩体,并将这庞然大物---火炮进行伪装,掩体挖完后,火炮伪装完后,天己放亮,原来,我们的阵地就在一个被彻底摧毁的村庄,无一间完整房子的村庄,在这个村庄里,涌现在眼前的是被火焰发射器烧焦的尸体和越军用我国支援救剂给他们的大米,堆积成的工事和散落在战壕内的中国日用品,大米、日用品包装上清楚的写着中国-河南,中国-武汉,中国-昆明等字样,看见如此多的中国援外物品成了越军的战壕时,更加举取了中国军人的义愤,发誓要将彻底打垮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军。

 当天下午13:05分,接团部命令,我连首次向越军阵地发出炮击,炮击45分钟后,前线战地观察所传来捷报,首战告捷,经先头部队----步兵统计数字得知,越军阵地伤亡惨重,整个阵地无一棵树木挺立,越军不是被炮击炸死就是被树木压死,夸张一点叫着血流成河,毙敌124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当晚连部通知炊事班,多加几个菜算做庆贺,所为菜无非是几个疏菜而己。在这个村庄里,我连一驻就是5天,每天下午基本就是打几十分钟的炮击,搬运一些弹药,擦擦炮弹上的黄油,做做炮击准备。

 说来命大,一天晚上7:30左右, 想想近来几天战事基本都是在白天进行,夜晚情况基本没有,我和连长商量想去看一看从我排调到八连当排长的战友张,因为我连炮阵地离八连炮阵地,相隔目测距离前后500米左右,连长同意了我的假,因为天黑,步子相对比白天走路慢了一倍,(就是慢了这一倍的时间,我才得于生存至今)大约走了300米左右,突然从头顶飞越了一发炮弹在身后,脑子反应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军阵地被越军偷袭了,我跑回阵地时,我的战友-----张排长己经被炮弹片削成两段牺牲了。当晚团部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会后杨营长和教导员传达八连遇炮击的经过,原来八连遇炮击是我团一营152榴弹炮所击中大树而造成,我团共分三个营,一营为152榴弹炮营,二营为122加农榴弹炮营,三营为85加农炮营,阵地分别设置为三营为85加农炮营在前,二营为122加榴弹炮营集中,一营为152榴弹炮营在后,形成远、中、近交叉火力,白天训练时各炮位实测目标,弹道弧线均能通过障碍目标,不幸在夜晚实施打击越军阵地时,152榴弹炮弹道弧线未能通过障碍目标,是152炮兵瞄准手操作失误,还是夜间目标转角过大造成误伤?自己人打自己人,总之,所有发生的一切均由越军承担。

 一天晚饭后,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我可能是肚子不太好过,提着一支56式冲锋枪和自己佩带的54式手枪躲到草从中方便,开始方便一会,听到几声枪响,远处传来几声叫喊“站住,缴枪不杀,” 可能是步兵把战前发的有关军事用语小册子忘了翻释,(战前部队把越南话特别是军事上的用语都用中文对越语进行了翻释)只见一名未穿军装,手里提着一支半自动步枪的越南人,朝着我方便的地方在没命的奔跑,后面追赶的人边跑边喊“站住,缴枪不杀!” 这时候,我一手提着裤子,一手举枪向未穿军装越南人射击,一枪击中越南人的屁股,只见越南过随军战地翻释据越南兵交待,他本来是来投降的,三天前就已经在我炮兵阵地附近了,因为不会讲中文怕出来被发现打死,所以一直不敢出来,今天是实在饿不住了才出来被步兵发现,才被打,经检查越南兵所带枪支,确实枪里无子弹,枪膛内确实摸得很亮,所以说,越南兵来投降的话,应该还是真实的,管他是不是真实不真实,反正人己打了。这样的事在越南还很多呢。

 

  估计阵地有可能被爆露,当晚我连炮阵地又向前移到10公里,全连炮位伪装好,各班人员挖猫耳洞,进猫耳洞休整,大概到了夜里2点多钟,只听几声枪响和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声音“越军偷袭炮阵地了” 越军偷袭炮阵地这事是比效害怕的,因为,天空一片柒黑,伸手不见五指,炮兵本来就枪支少,一个班四支枪,所以,全连队基本都朝一个方向在射击,这里枪响,那里枪响,只听见步枪、冲锋枪、手榴弹的声音,到处都响起枪声。第二天,一查才知道当晚确有一个越南兵从阵地旁经过被哨兵发觉,一紧张就开枪射击,结果,只听枪声不见人影,导致一个营、一个连的人都在盲目射击,受到团部批评。

    经过几天的战事,部队继续向前方开赴,大约在离越南首都-河内70-80公里的地方,在一大片菠萝地里构筑工事,根据前线观察所每天提供的情报锁定目标,对越军阵地进行猛烈的炮击,就在这片菠萝地,我连一守就是8天,连炮位都没有移动一下,从军事角度分析,炮兵每次完成炮击任务后,都应该重新移动一下炮位的位置,这次未能移动炮位,是为了展示我军炮火的威力强大? 还是小看越军的能力? 作为军人我也不敢多想。

第二天下午13:25左右,下着毛毛细雨,由于十多天连续作战,每天干部、战士只能睡2-3小时,想到天空下着毛毛细雨,自己就在阵地上的弹药箱上躺下睡觉,并把防竹签鞋脱下,让毛毛细雨冲洗十多天来没有洗过的脚(由于战前参战人员都注射了预防针,一般都不会生病)大约睡了20-30分钟,不知怎么心里老想着战斗,一想到战斗,就想到万一命令来了在菠萝地里如何奔跑,自己又重新把防竹签鞋穿上,继续睡觉。突然,一股刺耳的声音由远而近的飞来并在弹药箱后20米左右爆炸,只听指导员在下面大声喊“五班遭到越军炮击” 我同时大叫阵地上的战士马上进入掩体,(炮位周围各炮班都挖几个掩体作为休息的场所,五班在炮大架两侧各挖一个)当时由于炊事班煮了些稀饭、面条等各班在炮位留守三人值班,处置突发事件,战士进入掩体后,我也准备进入掩体,这时左大架旁掩体内的山东青岛兵马喊“排长来我们这里吸烟他不会吸烟”

  

 “他” 是指贵洲水城的一个战士,一听吸烟我就和马等两名战士三人挤在一起吸烟,越军炮击在不断地修正目标,终于30多发炮弹,全部落在五班的阵地,其中一发炮弹击中了离我1.5米的火炮右大架,85加农炮被炸毁,弹片大部分削入右边掩体,右边掩体里的战友就在掩体内牺牲了,我右臂被弹片削了一道伤痕,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受伤,战友发觉后说“排长的右臂怎么有血” 我才发觉自己已经受伤了。

    

 由于我团前线观察所及时锁定越军所有位置,通知目标所在地,我团的152榴弹炮,122加农榴弹炮,85加农炮,万炮齐呜,10分钟的时间,彻底摧毁了越军11门火炮,为我们报了仇。

    

  当天晚上,团部命令我连组成流动单炮出击小组,狠狠打击越军工事,我得知消息后,向连部请求由我带领出击小组完成夜袭任务,连长、指导员说你己经负伤不能在去了,坚决不同意我带领出击小组去进行夜袭,我当时说“我负了一点小伤,全当被树皮刮了下,离死还早,我身边的战士在我眼皮底下己经牺牲了,我要亲自为他报仇” 你们两位首长不要忘记,我曾经在军区反坦克比赛中还获得“神炮手” 称号。大概是连长、指导员说不出理由来拒绝我请求,终于同意我带领两门火炮,配合步兵去进行夜袭,当晚,在前线观察所提供白天观察的目标时我把在白天受到越军的气,全部洒下夜晚,什么“公安屯“ 越南民兵”“古巴军事专家住宅” 越军的掩体工事都统统进行,据步兵第二天上午通报共毙敌12人,炸伤34人(成了步兵的战果),炸毁“古巴军事专家住宅”二处,摧毁越军碉堡、地堡六座,夜袭成功,为牺牲的战友报了仇。

    不知从何处得到的情报,苏军支援越军的火炮已经运到越南河内某个地方,军部命令团部派人员化装刭越南河内侦察,条件是“个子要小,人要黑要瘦要精干”,(据说苏军火炮射程可达40公里,而我军火炮射程最远只能达32公里,严重威胁我军的进功)因此,要求我们发现目标就地摧毁,不惜牺牲的完成任务,于是我就和团指挥连的李付连长和一名翻释等五人,化装成贩卖疏菜、水果的哑巴小商贩前往河内进行侦察,躲躲闪闪的步行了二天半,到达了越南首都-河内,河内风平浪静,毫无一点战争的气氛,我们在河内侦察了一天没有发现目标就返回团部交差。

 从2月17日到3月5日撤军命令的下达,(我团是3月10日正式班师回国)共参加战斗数十次,在庆功会上本人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1979年12月组建边防团,调往麻粟坡边防团任连长。1985年转业回地方工作至今。

    自卫还击战至今整整的三十年,我每隔五年清明节或者冬至都要到马关士陵园扫墓,献上花圈,看望我的战友,看望为祖国而英勇牺牲的所有--战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