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国威军威看西南”:405高地的十天十夜的血战

热度50票  浏览5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引子

对许多参加过老山战斗的老兵,回忆那里的战斗经历,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八十年代那场历经十年的中越边境之战,虽然过去整整20年了,令人窒息的硝烟早已散尽,但战争的残酷和惨烈却深深地印在了他们的心底,时不时撕裂着他们本应平静的心境。老山的战斗经历对他们以后的生活和精神状态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们或许在战斗中一天之内失去了所有亲如手足朝夕相处的战友,或许在老山空前猛烈的炮火轰鸣中瞬间就失去了对世界的缤纷与喧嚣的感知,却留下被炮火深深犁过后一颗伤痕累累的心;亦或许在老山的经历中永远告别了天真和幻想,也有的把自己的初恋和爱情连同青春热血一起埋在了老山。许多老兵说到老山,总是怀着复杂的心态,摆摆手,不愿多谈。他们忘记了老山吗?其实没有。老山,这座中越边境骑线点上的一个普通制高点,在那些老山老兵和一些关注它的人们的心中,已经化做了一座英雄的丰碑。无论在地理上还是在心灵上都高高地矗立着,难以磨灭。

405概况

站在老山脚下,从北向南望去,就是从我国领土向越南方向望去,从老山主峰沿左翼下来就是松毛岭。662.6是松毛岭的一个主要节点,一直到最前沿的405高地,是一字排开的,662.6位于中间。如果662.6失守,就意味着松毛岭的全线失守,因为前面的所有阵地都是要通过662.6高地连接的。所以这个阵地确实对老山战场举足轻重,这里经常发生激烈的战斗,是因为前沿阵地并不是同时拿下来的,今天的最前沿说不定明天就成了二线。当初我军与越军的战线犬牙交错,所以在这些地方难免会有激烈的对抗。“那拉”是盘龙江边上的一个地区总称,就象“八里河东山”一样是一个战区的名称,“松毛岭”却是由老山主峰伸展下来的一条山梁的总称,405位于那拉和松毛岭战场的交界处,上405高地要穿过松毛岭上的所有阵地,所以我们把那里都称作是松毛岭的阵地。为了保证主峰和主要阵地的安全,其实我们一直在前推阵地。662.6高地稍微*后,是单向面敌,而李海欣高地(142高地)是三面受敌;405是两面受敌,虽然405高地只是两面受敌,但405高地上我军的哨位要比李海欣高地更接近于越军,可以说是整个老山前线最突前最危险最恐怖的阵地之一,因为该高地上的5号和8号哨位距离越军哨位仅有6~9米远!李海欣高地在405高地的左下方。405高地对于两军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阵地,因为在收复之前,这个阵地可以说是越军嵌入我军阵地的一颗钉子,越军可以依托这个阵地对我军多个阵地实施攻击,这个高地被越军占领,我军周边阵地防御就非常被动,特别是左侧200-300米左右的李海欣高地,原来一直三面受敌,若能收复405高地,我军松毛岭和那拉的最前沿阵地几乎就成了一条直线,而李海欣高地则可以减少一个受敌面,这样可以极大改善我松毛岭和那拉的防御态势,大大减轻了各周边阵地的压力,为此67军199师决定拨掉405这个眼中钉,且拔掉后转入阵地防御,这个任务交给了597团,主攻405的是大功“钢铁四连”(收复405后四连再一次被济南军区授予“钢四连”荣誉称号),五连(该次战斗后被记集体一等功)负责后续保障,六连进行火力支援。

十天十夜

1985年12月2日清晨,潜伏了多日的突击队员终于接到了发起攻击的战斗命令!当时405高地布防有一个越军的排指挥所,守军大约一个排,经过激战,405上的越军全部被歼,工事被摧毁。为了攻克405,597团四连20多个战士将生命永远留在了405上,副连长梁岭也倒在405的5号洞前。攻克的第二天,阵地交由597团五连坚守。405被我军攻克后,越军并不甘心,几乎天天反扑,除了将越军士兵陈尸疆场外,越军一无所获。之后的好几天,情况逐渐地稳定下来。

1985年12月10日凌晨,越军突然对405高地发动了经过精心准备的,自该高地12月2日被我军收复后的最大的一次反扑--营级规模反扑,405山顶上的战友拼死还击,在密集火力掩护下,越军还是强行攻上了405,405山顶上的战友几乎全部牺牲!剩下的战友不得不放弃山头全部退到了半山腰,而且还脱离了掩体。他们用冲锋枪不断地扫射、再扫射,将大量子弹倾卸到山顶上……这时候的越军,在激烈的战斗消耗下其实也没有剩下多少有生力量。当时中越双方有一个奇怪的默契:只要不进洞,就不算真正成功占领一个阵地。这时候,洞里还有我们死去烈士的遗体,于是,越军拚了命的往上冲,退守的战士拚了命的用弹雨封锁山顶不让越军进洞,双方打成了胶着状态,战成一团,我后方不能使用炮火进行覆盖支援,而且五连战斗人员在将近10天的防御中已经消耗很大,下面的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但却又不能帮上任何的忙!我在这前一天(12月9号)刚刚下405在待机地域(143高地)休整,看到此情此景也惊呆了!连长要我迅速组织增援,准备反冲击。但这时候连里几乎没有人了,能组织起来的包括连部人员在内总共也就四五个人。情况紧急也容不得我们多细想了,几个人端起冲锋枪就冲出了隐蔽部。从143高地上405高地要通过144和长型高地两个阵地,这时的143到144高地的通路已经被越军的炮火严密封锁,各种树木、藤子横七竖八地横亘在本来就不宽敞的通路上,天又黑,我们几乎看不见路在哪里,没有办法,我们就呼叫照明弹5分钟发射一发到阵地上空,在路上我走在最前面,我半低着头用钢盔使劲地顶开通路上的各种障碍艰难地前行,从143到144是个下坡,路又滑,我们几乎是滚着下去的,到了144没敢逗留又迅速向长型高地移动,这时天已经蒙蒙亮,我们接到上级命令,说已与405阵地失去无线电联系,要我们注意观察405表面阵地情况,如发现越军立刻阻击!我提着冲锋枪爬上了长型高地的一个高处,用枪瞄准着405上的活动目标(这里距离405的距离大约80-100米左右),就在我刚要扣动扳机的时候我发现阵地上好象是我们自己人,但我很纳闷:他们怎么不在掩体里呀?怎么都在阵地的半山腰上举枪向山顶扫射呀?我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不敢怠慢,迅速通过长型高地往405上冲,当冲到405阵地下面时,半山腰上的战友竟然以为我们是越军,好象是打傻了,向我们拼命扫射……我们大喊,自已人!他们才反应过来,……随后我们就和他们一起组织起来向山顶冲击!

我们班长冲在最前面,我拖后,当我们班长到达山顶后发现了一名活着的越军!就在山顶5号洞口往越军阵地方向的山坡上。这个越军距离我们班长也就不到2米远,当时双方都僵住了,太突然了!我们班长先反应过来,就想抓他的俘虏,但班长个头小,又只有他一个人,怕抓不住那个越军,反而给他拽到越军方向的山坡上滚下去,所以他就回头拼命喊我,想让我和他一起把那个已经吓的魂飞破散的越军拽上来,但当我冲上去时,那个越军已经被他们的同伙拖下去了。我当时不知怎么回事,等上了山顶才知道这事,当时班长碰上那个越军时,两个人的视线正好碰在了一条直线上,是凶狠、是害怕、是恐惧……说不上来,四目相对,很恐怖!班长看见那个越军身体在颤抖……这个越军可能是负伤了,所以没能冲上山顶也没来得及逃。后来班长说,就在他回头喊我的时候,听到后面一阵哗拉拉的响声,回头一看,人就不见了,应该是他的同伙把他拉下去或他自己拼命滚下山坡去了。好危险呀,那个越军当时的位置距离我们405高地山顶只有2米远,若他再前进2米,钻进山顶上的掩体,利用工事居高临下向我们攻击,我们那时人也不多了,位置又不利,要想夺回405就非常困难了,而且我们几个人的命都得搭进去……。就这样,在表面阵地几乎失守的情况下,我们再一次把405高地夺了回来。

405上的情景不禁令我凄然泪下:

5号洞和8号哨位的战友全部牺牲了。5号洞里被熏黑了!可能是越军扔了手榴弹或炸药包之类的东西进来。5号洞里有我们的排长。越军对他们攻击后不知为何却没有占洞,所以他们的牺牲对我们来说一直是个谜。8号哨位上的一个战友失踪,找不到尸体。我们谁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牺牲的。反正我们上去的时候,里面没有一个活的了。8号哨位上的这个战友是我们五连的四班长,名叫张廷友(战后被追记一等功),90%是被炸飞了。阵地上到处血迹斑斑,零碎的肢体四处散落!清理战场的时候我们用塑料编织袋盛了一袋又一袋,然后背下来……

在12.10这天,我们连1名排长与3名战士血洒405!

越军的尸体有的被拖回去了,有的被弃尸荒野。在我们山顶的掩体里(5号洞)就有三个他们的尸体。我们一直没去清理,也没法清理:因为三个尸体在掩体的最里面,全零散了,而且淌着油……是进攻405当天被我们的炮火炸死在里面的,那臭味太难闻了,亚热带的气候,尸体两三天就发臭,而且还零碎……

12.10越军对405高地营级规模反扑的当晚,越军再次上来,精疲力竭的我真的承受不住了!而且我们排长牺牲了(405上我们也是一个排的兵力),班长们非伤即亡,我一个九班副竟然成了这个当时全军最瞩目的焦点阵地上的最高指挥员!所以这时我的生与死已经不仅仅是我的个人问题,我想起了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给我们南疆部队的题词:国威军威看西南!而这时的整个老山前线我们与越军争夺最激烈的阵地就是405!而我现在坚守的恰恰就是这个高地,我要负责的不是某一个哨位,而是这整个高地!换句话说,全军的眼睛在注视着我,国家荣辱、军队威严系我与一身!我的压力太大了,犹如泰山压顶!我简直就要崩溃了!我暗自发誓:宁可战死疆场也绝不能让阵地在我的手中丢失!从12月2日收复这个高地开始到现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我们已经有将近30个兄弟倒在了这里,几十名战友身负重伤被抬下阵地,我百十斤扔这里是小事,阵地丢了可是大事,是关系到国威军威的大事!所以那一晚上我也疯了!我向指挥部喊出了“炮火覆盖405”的呼叫!瞬时间,我们全军的炮火和越军的炮火交织在一起,全都打在405上,打在我头顶上,405上一片火海!后来我喊停都停不住了,军首长也怕!炮弹多打点没关系,但阵地是绝对不可以丢的!就这样,整整一个晚上,我身体夹在石头缝里,炮火覆盖了一夜!真是疯了!

到了下半夜的时候我喊着喊着就困着了!我的头顶着钢盔,被石头缝夹着一动不能动,嘴里喊着炮火、炮火……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在震耳欲聋撕心裂肺的炮声和大地震颤的阵地上居然睡着了!我睡着了不要紧,但把指挥部里的人吓坏了,他们听不到我的报告,以为阵地失守了!所以炮火打的更凶!405整个山头被削下去不知多少,最后还是我身边的战友把我摇醒,当我向指挥部报告阵地还在我们手中的时候他们才算松了一口气,随着天空慢慢的放亮,炮火逐渐减弱,我们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天一亮,后续部队的人上来了(598团的接防分队),按照惯例,阵地上负责指挥的当天是不能下的,于是其他战友都下去了,我必须多呆一天。但这一天就不一样了,战事依然紧张激烈,但我的感受却不同,因为我不再是阵地上的指挥员,我的压力早就无影无踪了,我倒头就睡!

12月12日,我们597团在收复405高地并成功坚守了10天10夜后将阵地完整地移交给了598团,撤离了前沿阵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