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血战九陵山:“临汾旅”在朝鲜威名显赫

热度67票  浏览4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51年4月23日2时,181师拿下地藏峰,彻底切断了美25师与土耳其旅的联系。25日和26日,60军越过“三八线”进入南朝鲜,紧追逃敌,很快占领了三省堂、乌项等地区。一个军在只有7公里正面宽追击进攻,队形之密集,而且建制交叉,其拥挤局面是可想而知的,尽管这是乘胜追击。

然后,还不止如此。上级派来的顾问肖剑飞早就说过了,“敌人机械化部队,逃跑速度极快”。由此导致志愿军炮兵、后勤补给、医院救治、指挥系统紧赶慢赶才勉强跟上攻击部队。

问题来了,4月27日上午,3兵团命令60军一部兵力于4月28日4时前插向二东桥里,协同12军合围歼灭联合国军。军长韦杰和政委袁子钦接到命令后,立即让179师执行任务。

179师师长王仕宏、政委张向善碰头后,分工副师长张国斌率537团为先头部队,师部率536团和535团快速跟进。

中午时分,179师的命令下达完毕,天公开始不作美,倾盆大雨直泻而下。部队只好冒雨前进。不用说,从师长政委到每个战士,湿透了全身。紧赶慢赶,部队在4月28日4时进占二东桥里,但敌人早已逃走。

白忙活了一天,连个鬼毛也没打着。然而部队却被累得狗熊般,已十分疲惫。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啊!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决心继续追击。60军军长韦杰再次下达命令:“179师继续前进,抢占九陵山,威逼汉城。”

179师指战员们再次冒雨上路。队形稍作调整,张国斌副师长仍率537团打头,师基本指挥所率536团居中,参谋长姚晓程率师后方指挥所与535团殿后,并快速跟进。

泥泞的小道上,一支部队向九陵山方向冒雨行进着……,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他们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数。

为什么指战员们在如此疲惫的状态下,还要抢占九陵山呢?

我们看一下地图上的九陵山的位置,就明白其作战意义了。瞧清楚了没有,九陵山位于汉城东北约10公里处,南濒汉江,有纵横三条铁路绕山而过,一条自北向南的公路直达汉城。如今,联合国军在志愿军的强有力的打击下,九陵山成了掩护汉城的最后一道屏障。

难怪啊,兵团会如此不顾指战员们的疲惫而抢占九陵山了。战争是残酷的,在胜利在望时,不能让敌人有喘口气的时间。然而,在朝鲜战争上,毛泽东曾形象的比喻过,“白天是敌人的天下,夜晚是我们的天下。”因为志愿军没有制空权,白天多半是联合国军向志愿军进攻,夜间是志愿军向联合国军进攻。这就是当时的战争常态。不难想象,双方士兵是何等的艰辛!我想,只有经过战争的人们,才能真正体会得到“战争是残酷的”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179师接到继续前进,执行抢占九陵山的命令。部队从二东桥里出发时,天放亮了。也就是说,白天来了。

白天意味着什么?联合国军的天下啊!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志愿军部队都会停止行动。

但,率先头部队的副师长张国斌,和先头团的团长兰伯庄、政委彭勃分析研究认为,要追歼逃敌,必须争取时间;现在尽管天亮了,有可能遭敌机袭击,可是天上的云层比较厚,不利于飞机行动,即使有飞机临空,伪装到位,疏散及时,损失也是会减少的。因此,他们决定白天继续前进,追上逃敌。

经过请示,并得到友邻部队的响应。179师537团按照规定的目的地继续前进,536团和535团依次跟进。

下午1时许,意外发生了,左右友邻部队突然停止前进,有的开始回撤。看过兵书的人,一定知道,大兵团作战,互相间的行动十分重要。如今人家停下来不追了,这标明情况有变化。可是,179师没有接到停止前进和撤回的命令!怎么办?

前头部队537团指挥所也向张副师长请示:怎么办?

怎么办?没有上级命令,爬也要爬到指定位置!这是“皮旅”的战斗作风。张副师长坚定地说:“各有各的任务,我们没有接到命令以前要坚决前进!”

张副师长的话,代表师领导的意志,坚决执行命令,绝不含糊。

事实是,情况确实变化了。原来志愿军总部已下达战役结束的命令。179师师长吴仕宏也接到这份命令电报。可是,还未等吴师长看完电报,敌机临空,师指挥所被炸。吴师长和政治部主任宋佩璋身负重伤。政委张向善一面组织救护,一面派通讯员通知537团回撤。这里插一句话,在朝鲜战争上,志愿军的通信手段是十分落后的,许多任务都是派参谋人员或侦察员去传达,从而有时出现第一批传达命令的人员还没有回来,传达第二个、第三个命令的人员又要出发了,如此一来,便搞得指挥员对企图不清,弄得部队十分疲劳。这些,都是常有的事。

那么,537团为什么没有接到回撤命令呢?就是通信手段落后落下的祸根。政委张向善派出两批送信人员下达537团回撤,但因送信人员中途都牺牲了,导致副师长张国斌没有接到回撤命令,硬着头皮执行原先的前进命令。

537团在其他部队回撤的时候,仍继续前进,而且本师居中的536团和殿后的535团全线停止前进的情况下,537团仍在继续前进。这就是我们的志愿军部队,视命令高于一切,不惜生命执行命令的部队!世界上谁见过这样的部队?世界上谁敢和这样的部队作战?谁敢,谁就是自掘坟墓!

前进中的537团,发现道路两侧到处都是遗弃的物资,东倒西歪的坦克、汽车、大炮,有些发动机还在冒热气。张副师长和团长兰伯庄判断,敌人刚撤不久,命令部队不顾疲劳,加速前进。

4月29日凌晨3时,537团到达九陵山。

山上的逃敌开始转入防御。

山下不远处汉城的灯光隐约可见。在睡梦中的汉城百姓们,哪里知道,这里马上就要发生一场残酷血战!

汉城的百姓们在睡梦中被密集的枪炮声惊醒了。富足一点的民众,开始携妻带女连夜向南逃离。因为战火是无情的。俗话说,枪炮不会长眼睛,炸药不会辨方向。老百姓深受战争的苦难,只有老百姓自个儿知道。

副师长张国斌此时想到的,不是战火无情的问题,更没有想到后续部队没有跟上来的问题,惟一想到的是天明前必须拿下九陵山。因为,白天是敌人的天下,只有黑夜才是自己的天下。

537团团长兰伯庄、政委彭勃命令1营执行进攻任务。2连连长秦宗荣率全连向92.6高地东北侧山勇猛冲击,迅速冲上高地,与美25师一个连扭打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美军的炮火起不到了作用。没有炮火装甲的助威,美军哪里是志愿军的对手。2连的指导员也与美军士兵展开了白刃格斗,三下五除二,美军一个连很快就报销了。1连连长栗振华和指导员李宗安,率全连从北侧冲上高地,与土耳其旅的30名士兵相遇,也很快解决了问题。1营顺利地占领了九陵山一隅。

九陵山是汉城的屏障,丢失了,哪还了得。美军迅速作出了反应,不管九陵山上还有没有自己的士兵,炮弹犹如瀑雨般倾泻到九陵山上。537团伤亡很大。

天将拂晓了。张国斌和兰伯庄、彭勃研究,继续进攻已不利自己了,还是暂停攻击,构筑工事,调整兵力火力;这样,一则为白天抗击做准备,二则等候后继部队增援!

战争就是如此,攻防的转化是一门艺术。因为,进攻的一方一停下来,不迅速组织防御,那将陷入被动,造成千古憾事。1营、2营、3营接到从进攻转为防御命令后,开始各自占领有利地形,构筑工事,做好抗击联合国军的进攻准备。

天亮后,老天爷似乎长错了眼睛,连太阳都出来了。可以说,太阳是光芒四射。这可苦了357团的官兵了。联合国军发挥特种兵优势,由逃跑转为进攻。联合国军的4个营的炮火密集地向九陵山主峰射击。你要知道,九陵山主峰上是357团1营1连占领的。主峰上的阵地变成了焦土,1连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

昨夜抢占九陵山的部队,伤亡都很大。张副师长命令部队,就地转入防御,巩固阵地,入夜以后再发起进攻。然而,尚未过中午,联合国军以11架飞机猛烈突击92.6高地及北侧高地,接着以100多门火炮开路,数十辆坦克当头,约1个团的步兵发起冲击。

张国斌、兰伯庄、彭勃沉着指挥,抗击联合国军的进攻。突然,一股有坦克、步兵编成的联合国军混合支队冲到团部附近。179师前指和团指及机关干部、警卫分队奋起抗击,将混合支队击退。

1营阵地战况激烈,2、3营阵地也是火海一片。

张国斌副师长和指挥所的参谋们分析战场态势认为,“后继部队有可能被敌人切断,我们要么被围,要么孤军突出。尽管我们四面楚歌,但只要守住1营占领的92.6高地和北侧山梁这两个要点,主动权还是掌握在我们这一边,就能稳定防御态势。”因此,张副师长和团领导决定,从2营、3营、团直属队抽调兵员、弹药支援1营战斗,坚决守住阵地。

美25师、土耳其旅各一部轮番上阵,你冲不上,他冲;他冲不上,又我来。总之,他们摆出了不夺下92.6高地和北侧山梁,就绝不摆手的样子。

1营呢,量敌用兵,逐次增兵,再加上2营、3营的增援,击退了联合国军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有时,志愿军战士的衣服被燃烧弹烧着了,穿着“火衣”的战士,跑到水坑里打个滚,马上又跑回阵地投入战斗……1营参谋长牺牲了,教导员负伤了。团领导命令青年股长靳洪苟代理教导员,协助营长指挥战斗,不久,也负伤了……下午4时,2连方向战况更加激烈,全连仅剩12名指战员,弹药也都没了,他们只好用刺刀、扁担、刀、斧等,凡能用上的“兵器”都用上了;12名志愿军士兵和美军,和土耳其军,扭打在一起,抱腰的抱腰,抓头发的抓头发……,最后,2连官兵全部壮烈牺牲……

时间,时间,你快点走。黑夜,黑夜,你快点来临……

入夜,联合国军停止进攻。537团清点人数,1营大部牺牲,2营、3营尚有过半兵力保存。团指挥所开始调整部署,补充弹药,准备乘夜进攻,夺取九陵山全部阵地。4月30日1时,一切准备就绪。

进攻即将开始时,侦察科长韩俊来到537团阵地。他是根据枪声找到这里的。先前,他曾根据枪声判断摸到了土耳其旅的阵地前,一看不对劲,再判断才到了自己阵地上。

韩俊科长见到张国斌副师长的第一句话是:“张副师长,终于找到你们了,我带来了的命令。”

张国斌忙道:“快说,有什么新命令?”

韩俊回答:“命令部队回撤!”

张国斌不解地问:“为什么这个时候才下达回撤命令?”

韩俊把师指挥所被炸,吴师长和宋主任受伤,张政委派出来的两批送信人员都牺牲的情况一一作了汇报,并就张政委再次让侦察科长亲自送信的事儿说了一遍。

韩俊刚说完,训练科长张振铎也到达了张国斌跟前。原来,张政委在侦察科长走后,又派出了张振铎再次出发,传达回撤命令。张政委是不放心537团的官兵啊!

张国斌副师长弄清先后经过之后,迅速和团长兰伯庄政委彭勃做出决定:快速掩埋烈士,转运伤员,3营两个连佯装进攻姿态,担任掩护撤离任务。

40分钟后,伤亡过半的537团,顺利离开九陵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