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9•11”十周年思考:倒塌的是什么?

热度75票  浏览9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9月11日 22:19

     胜利使人兴奋,失败使人沉思,灾难使人成熟,反思使人进步。一位当代西方学者曾说过,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并不是以时间为起点,而是以重大事件的发生为标志。2001年9月11日,当美国纽约世贸大楼浓烟滚滚,轰然倒塌时,这位学者随即惊呼——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美国把911作为报警电话号码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而五角大楼早在1941年9月11日动工,这与“9•11”恐怖袭击正好相隔了60年。鸿蒙初开之际,人类既没有锋利的牙齿,也没有尖锐的利爪,但人类竟然能够战胜凶猛的野兽和适应恶劣的自然环境,并且逐渐变成大自然的主人,依靠的是什么?依靠的就是不断试错与不停反思,反思“9•11”,就是避免发生类似的悲剧。

  “9•11”恐怖袭击,共导致2998人罹难(包括失踪者,不包括19名劫机者):其中2974人被官方证实死亡,另外还有24人下落不明。罹难人员名单包括:四架飞机上的全部乘客共246人,世贸中心2603人,五角大楼125人,共有411名救援人员殉职。事件中,美国内航班一天就被劫持四架,造成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地处纽约曼哈顿岛的世贸中心是20世纪70年代初建起来的摩天大楼,造价高达11亿美元,是世界商业力量会聚之地,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共计1200家之多,平时有5万人上班,每天来往办事的业务人员和游客约达15万人。两座摩天大楼一下子化为乌有,人财损失难以用数字估量。“9•11”事件是继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珍珠港事件之后,历史上第二次对美国造成重大伤亡的袭击,也是人类史上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一次恐怖袭击。

  当以苏联解体为标志的东西方两大阵营的对抗终结之后,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对抗亦或是文明的冲突,却随着这样一个以最小代价换取最大战果的恐怖袭击行动计划悄然接近了美国本土。这一事件,使正在寻找新的战略目标与战略方向的美国,立即、迅速完成了全球战略布势与国家新安全观的转型。改变美国大战略指针的,就是那几名恐怖分子和那几架被劫持的飞机。文明的对抗与冲突,愈演愈烈;反恐,越反越恐。

  2010年7月19日,曾披露“水门事件”的美国主流大报《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一个隐秘的世界,逐渐失控”的报道,披露自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美国情报机构极度膨胀的情况。文章指出,现在美国的情报机构已变得“庞大、笨重、神秘”,“没人清楚它花了多少钱,雇了多少人,制定了多少计划,究竟有多少机构在做同一件工作”,反恐情报过剩甚至到了数十万情报人员在“有生之年都分析不完”的程度。由此可见,“9•11”恐怖袭击对美国及全球所产生的巨大影响。

  “9•11”事件不仅动摇了美国维护本土安全的自信心,还引发了全球经济大震荡。美国为此改变了多年来其本土不受威胁的国家安全观,并依此对其全球战略作出重大调整。可以说,这是一次历史性的震撼,其经济影响也不仅局限于事件本身的直接经济损失,还严重影响了人们的投资与消费信心,使美元相对主流货币贬值、股市下跌、石油等战略物资价格一度上涨,从地域上还波及到欧洲和亚洲等主流金融市场,并引发市场的过激反应,进而导致美国和世界其它国家经济增长明显减缓,而对全世界人民而言,这次袭击使反恐成为人类社会一项长期、艰苦而复杂的斗争。

  事件发生后,“基地”组织发言人在一卷寄给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录影带(2001年10月播出)中说,“美国人应该知道,更多的飞机风暴将不会停止……在伊斯兰世界,有成千上万年轻人渴望牺牲,他们死的信念与美国人生的信念一样强烈。”美国国家反恐中心2011年2月9日披露,目前美国安全最大的威胁已不再是“基地”组织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而是具有美国与也门双重国籍的安瓦尔•奥拉基,他不仅是“9•11”事件两名劫机者声称的精神导师,而且他还正在通过互联网招募和指挥美国本土人员发动恐怖袭击。

  据美国的反恐部门调查,制造2009年得克萨斯州胡德堡基地特大枪击惨案的美国陆军心理医生尼达尔•马利克•哈桑,以及企图在2009年圣诞节当天炸毁从阿姆斯特丹飞往底特律班机的尼日利亚男子阿卜杜勒•穆塔拉都与奥拉基关系密切。有证据显示,哈桑在开枪行凶之前的数月内通过电子邮件与奥拉基频繁联系,而阿卜杜勒•穆塔拉则是奥拉基一手挑选和训练的恐怖分子。

  因此,尽管“9•11”事件后,美国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防范和打击恐怖主义,使恐怖势力实施大规模恐怖袭击的难度加大,但“基地”组织也因此改变了以往“金字塔式”集中指挥与直接运作模式的策略,他们鼓励各地恐怖势力以“分散化”、“小型化”方式各自为战,并授意袭击者就地取材、自行制作简易炸弹,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发动小规模、低成本的恐怖袭击。

  美国《时代》杂志将国际恐怖主义这种新形态称作“微恐怖主义”,美国国土安全部评估报告则把它定义为“小规模恐怖主义行动”,而“基地”组织网站声称,打击敌人就是为了让敌人流血死亡,故可称之为“出血行动”或“千刀战略”。从恐怖分子拟就“流血计划”这一现实来看,未来的世界安全充满了不确定性。威胁无处不在,恐怖也无孔不入。

  战略目标的达成,并不单纯是战术上的一个个胜利叠加。阿富汗战争很可能会像越南战争那样,在若干年后再一次成为美国人心头永远挥之不去的苦涩记忆。历时10年之久的反恐战争,需要美国重新思考其战略走向,平衡其战略风险,更为重要的是,美国需要重塑自己的国家形象。

  去年在“9•11”事件9周年前夕,佛罗里达州一个小教会的牧师琼斯在其“Facebook”社交网站上表示,他正策划一项“国际焚烧可兰经日”的活动,鼓励人们焚烧可兰经,以纪念“9•11”事件遇害者,对抗伊斯兰教的邪恶。琼斯牧师的活动诱发了美国新一波民众的狂热情绪,这一非理性的纪念活动不仅值得忧虑,更需要深思与警醒。

  阿拉伯世界与西方的交往史,屡屡上演征服与反征服、压迫与反压迫的历史画面,尤其是近现代以来,由于阿拉伯世界在与西方的交往中倍受欺凌,因而加重了他们对西方的反感,以色列在中东的强大,更是对阿拉伯国家领土与尊严的直接挑战。美国乃至西方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导致中东地区贫困和动荡的总根源。

  过去的是“9•11”,过不去的也是“9•11”。霸权种下仇恨,自然埋下报复和反抗的种子。仇恨的种子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疯长。如果不尊重其它文明,不能和其它文明和平相处,那么这个世界的和谐将很难存在。只有尊重每个民族的生存权利,持久的和平曙光才能重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