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海军护航编队直升机与海盗相距200米对峙

热度66票  浏览8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23日 10:32

中国海军护航编队 李唐摄

  核心阅读

  2008年12月26日上午,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从海南三亚军港起航,奔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

  截至今日,短短三年的时间,先后十批护航编队交替执行任务,为我国航经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的船舶和人员保驾护航,为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国际组织运送人道主义物资船舶的安全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护航的日子里,有使命和荣誉,有责任与坚守,有风平浪静也有惊涛骇浪,官兵们日常生活中的酸甜苦辣,犹如战舰行驶中激起的朵朵浪花……

  海军“徐州”舰原见习舰长王宏民――

  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

  要说护航中难忘的事,想一想还真不少。但最难忘的,还是我第二次护航期间,赴地中海执行护航任务的经历。

  2011年2月,利比亚政局动荡,我驻利比亚人员生命和财产受到严重威胁。

  2月24日,经中央军委批准,海军命令“徐州”舰前出为撤离我受困人员船舶护航。

  这是中国海军首次执行这样的任务。面对海域陌生、利比亚沿海局势不明、补给困难……我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说实话,我就怕干不好砸了咱中国军人的牌子。但身为舰长,就必须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胆气和魄力!

  为保证军舰能准时抵达预定海域执行护航任务,我和航海长对比中英文版海图,反复进行测算,选择最佳的航海路线;组织大家对装备进行检修,确保所有设备都正常运行;安排舰员、直升机组和特战队员反复进行综合防御操演,提高支援本领……

  强大的荣誉感和责任感,把我们这个团结的集体更加紧密地凝聚在一起。经过连续高速航行,我舰劈波斩浪,穿过苏伊士运河,抵达地中海,与载有2100多名受困人员的希腊客轮胜利会合。

  3月1日上午,当“徐州”舰雷达上闪现搭载我在利比亚人员的“卫尼泽洛斯”号客轮时,驾驶室一片欢腾。早已整装待发的舰载直升机迅速升空巡逻警戒。

  透过望远镜,“卫尼泽洛斯”号客轮在视线中越来越清晰,我看到撤离的同胞在甲板上朝我们不停地挥手。不少人用力挥舞着手中的五星红旗,欢呼雀跃。

  我下令“徐州”舰官兵拉起“祖国海军向你们致以亲切问候!”“祝同胞们一路平安!”的横幅。“祖国万岁!”此时,双方似有默契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第五批护航编队“微山湖”舰特战分队重机枪手李跃――

  “驱狼”行动进行时

  当地时间2010年3月18日,中国“振华9号”商船因为船速过慢,未能按时抵达曼德海峡东部预定海区。为了不致影响其他船舶的航行计划,编队决定由“微山湖”舰单独护送“振华9号”商船。

  3月20日9时45分,我正在左舷值t望更。突然,左前方海域发现数艘疑似小艇正急速赶来。“‘振华9号’左舷160度方向发现可疑目标!”我迅速将这一情况报告舰上指挥所。

  指挥员邱和兴果断下令,“微山湖”舰斜插至“振华9号”左侧,全力予以保护。

  眨眼间的工夫,一拨拨小艇从四面八方,像“饿狼”扑食般疾驰而来。形状不同、大小不一的小艇时而聚拢、时而分散,向我被护船舶步步紧逼压近。

  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狼群”的一举一动,身体紧紧贴着重机枪,仿佛那里有我厚重的安全感,身上的每一块肌肉充盈着力量。

  “3海里”“2海里”“1.5海里”……

  “进入一级反海盗部署!”10时5分,“微山湖”舰进入战斗状态。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两发红色信号弹直冲云霄。然而,一群可疑小艇不顾警告,向我舰直冲过来,逼近至“微山湖”舰左舷1海里处。

  “发射爆震弹、闪光弹!”指挥员邱和兴果断下令。小艇仍置之不理。

  10时39分,冲在最前面的几艘小艇已接近至“微山湖”舰左舷。指挥员下令使用重机枪进行警告拦阻射击。

  我迅速调整瞄准基线,锁定目标区域。“嗒嗒嗒……”枪声响彻海空之间,一道3米多高的白色水墙,阻拦在小艇前方。顿时,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来势汹汹的小艇迅即“刹车”,“狼群”骤然间杂乱无章,纷纷四散逃离。

  或许是我舰战斗的架势强势,或许是重武器的亮相给予极大的威慑,小艇漂泊一小会儿,无趣地掉头逃去。

  “微山湖”舰重新调整航向,护卫者“振华9号”继续前行,并于当地时间3月21日清晨,将其护送至安全海域。

  海军“舟山”舰副机电长刘峰――

  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人们都说:父爱如山。从小到大,父亲总能为我撑起一片天。

  2010年9月,当得知自己将要随“舟山”舰第二次奔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时,父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儿子,你是一名军人,军人有任务的时候怎么能退缩呢?我和你妈身体都还硬朗,你放心去护航,我们负责把家里照顾好!”

  2010年11月2日,汽笛长鸣,战舰起航。

  海上的时间过得很快,4个月的护航任务转眼就到了尾声。很久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了,我赶紧拨通父亲的手机,电话那头却传来冷冰冰的“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妈,爸的手机怎么老打不通?”打了好几次都关机,我把电话打给了母亲。

  “你爸的手机坏了,你有什么事我告诉他。等你回来给他买一个新的,这段时间就用不着打电话呢!”母亲在电话里说。

  4月28日编队停靠新加坡时,为弥补对父亲的亏欠,我还特意为他买了一块手表。

  “妈,你把电话给爸,我给他买了一块表,我想跟他说几句。”激动之余,我拨通了母亲电话。“他去工地上给人做饭了,找不到人,等你回来再给他个惊喜吧。”母亲又一次“打击”了我积极性。

  5月9日,在完成护送38批578艘商船安全通过亚丁湾,武力营救“泰安口”轮,接护遭海盗袭击的“乐从”轮等任务后,我们胜利返回祖国了!

  我赶紧拨通母亲的电话,一定要让父亲跟我说几句话,可是母亲还是“老话”一大堆,我又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她也总是闪烁其词。码头上的锣鼓声还没停下,我心中一种不祥的预感却愈发强烈。

  在不断追问下,电话里终于传来了妻子哭泣的声音:爸爸3月29日时突发疾病走了,他临走前反复叮嘱我们,一定要等你回来才能告诉你……

  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原副团长刘进坤――

  我与海盗面对面

  抵近海盗小艇不到200米,直升机完全暴露在海盗攻击射程内!……

  这是我第一次跟海盗正面交锋,也是我在执行第三批护航任务期间成功解救多艘中外商船中,记忆最深刻的一次。

  2009年8月6日16时,舰上突然警铃大作,我国商船“振华―25”在亚丁湾西部海域遭遇疑似海盗船只追击。这是我们进入亚丁湾后首次遇警。

  编队指挥所命令我们立即起飞,前出紧急救援。

  1小时28分钟后,直升机飞达目标上空,我发现“振华―25”右舷3到4海里处有7、8艘小艇,正高速向其包围机动。

  “啪,啪……”机上特战队员接连发射信号弹示警。可疑小艇毫无反应,依然继续机动,伺机包围“振华―25”。

  此时,我依稀看到每个小艇上都约有8、9个人,小艇都是双挂机,速度非常快。可能是他们仗着人多,不把孤零零的我护航直升机放在眼里,依然我行我素。

  我立即下放边距杆,降低飞行高度、加大威慑。800米、400米、200米……海盗近在眼前,直升机已完全处在海盗武器射程范围内。特战队员也早已拉开保险栓,手扣扳机,瞄准海盗。透过挡窗,我们清楚地看到海盗的火箭筒和步枪瞄准着我们,剑拔弩张,生死瞬间。

  直升机悬停片刻,我毫不犹豫降低高度,几乎贴着洋面从海盗头顶掠过,海面翻腾起强烈的水汽,直升机强大的升力让海盗小艇在波峰浪谷中摇曳。同时,特战队员发射的爆震弹也在半空连续爆响,形成强大的威慑气势。

  对峙几分钟后,一艘可疑小艇再也承受不住压力,转向逃离。随即,其它小艇也紧跟着掉转方向。为防止海盗再度折回,直升机在商船附近继续盘旋,直到海盗消失无踪。确定“振华―25”安然无恙后,我们放心地转向返航。

  与海盗第一次胜利交锋,让我们士气大振。

  海军“温州”舰副机电长林文友――

  那个潜水员就是我

  2011年4月14日,我舰结束在阿曼塞拉莱港的补给休整,重返护航征程。军舰刚刚起航,机电集控室里突然响起急促的报警声:“左轴2号机高温报警!”

  我迅速到机舱检查,听到有异物撞击舱底的声音。经过仔细观察分析,初步判断是缠上了渔网等海里的常见杂物。

  编队首长迅速制定出两套方案:一是用长钩钩出渔网;二是派人进行潜水作业。

  战舰驶到安全海域,停车漂泊,我们乘坐小艇开始工作。亚丁湾的水很清,能见度很好,缠在螺旋桨上的渔网清晰可见。此时,商船还在集结点等着和我们会合,时间紧迫。首长当即下定决心:派潜水员下水!

  这个潜水员当然就是我了。准备完毕后,我潇洒地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奇怪的是,再怎么使劲游,都一直无法靠近近在咫尺的螺旋桨,总有一股力量把我往上拽。又使劲扑腾了几下,我恍然明白过来,印度洋的海水盐度高、浮力大,而我的体重才不过120斤,属于海里的“漂浮物”。

  我调整好姿势,深吸一口气,猛打了几下脚蹼,终于下潜到左螺旋桨旁边。定睛一看:好家伙,缠的渔网真不少,网绳足有小臂一般粗,怪不得钩不动!

  就在我观察情况时,突然一股暗流在我身后狠狠推了一把,我顺势一把抓住大轴。顿时,一股鲜血从掌心散出来。不好,被船底的海蛎子刮破了!

  看着慢慢渗出的鲜血,我后背一阵冷汗:会不会引来鲨鱼?可是时间紧迫,已容不得多想,我立即掏出潜水匕首使劲切割起来。由于网绳太粗,而渔网缠得又死又厚,割断一根要割几十下,只能一层一层“抽丝剥茧”。

  在水里割东西可比平常费劲多了,水里阻力太大,费好大力气才能割断一小截。而且每割一会儿我都要回头看看有没有来偷袭的鲨鱼。

  半小时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幸运的是,鲨鱼没来。左侧螺旋桨清理完毕后,我又下潜对右侧螺旋桨进行了检查,确定没问题后才浮出水面。

  “微山湖”舰轮机区队长符广海――

  亚丁豆腐,广海制造

  我是首批参加亚丁湾护航的舰员,从出发到返航的120多天里没靠过一次码头。

  航程刚过去一半,舰上有限的伙食种类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尽管炊事班想尽办法,但官兵们的“口福”还是无法满足。

  豆腐!在海上难道就不能吃到豆腐吗?有了想法儿就要马上动手,我信心满怀的要为大家做个“卤水点豆腐”。凭借着儿时的记忆,我拿出自己的蚊帐, 剪成一块块的纱布;卸下废旧的床板,刷洗干净后,锯成板条,拼接、打磨成做豆腐用的模板、框架等,两三天的功夫下来一套简易的制作豆腐工具就在我手中诞生 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做豆腐用的硬件都准备差不多了,可这最后的点睛之笔――卤水!要到哪里去找呢?没有卤水就点不出豆腐,可在这茫茫亚丁湾放眼望去四周全被苦涩的海水包围着,难道就要这样前功尽弃了吗?

  突然,一个字在我脑中闪现,“咸”!卤水和海水都是咸的。我怀着疑问找到舰上的化验员向他询问,最终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卤水和海水的共同点是都含有氯化镁,只要经过适度的稀释,海水就能达到和卤水一样的效果。

  终于,筷子一动不动地立在了点好的豆腐上,“成功了!”我兴奋地叫了出来。为了安全起见,化验员对点好的豆腐进行了检验,他告诉我一切指标良好。

  从那之后,舰上就多出了一位“豆腐”大厨。在编队首长的鼓励下,我把日渐成熟的“豆腐工艺”传给了编队其他舰船,从此,“海水点豆腐”成了护航官兵餐桌上的一道美味菜肴。

  “亚丁豆腐,广海制造!”没成想这走出国门,我居然还当了回大厨哩。(本版文字除署名外均由莫小亮、唐诗峰、杨子博、方立华、王毅、方廷、曾行贱、邓冉子整理)(本版漫画均由孙樱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