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揭秘美国中央情报局"娘子军"情报分析部队

热度135票  浏览53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24日 03:12

资料图:海豹突击队前队员比索奈特的新书《艰难一日》。

有这么一张堪称经典的照片,它记录下拉登被击毙时,奥巴马、希拉里以及一帮美国军政两界高官关注行动进展的情形。

其实,镜头之外,最为功不可没的是一名从浩如烟海的情报中抽丝剥茧、耗时五年才锁定拉登位置的情报专家。如今,在海豹突击队前队员比索奈特的新书《艰难一日》中,这名情报专家的身影逐渐显现。在书中,比索奈特称她为简。

锁定本拉登位置的是一名中情局(CIA)女情报分析师简。

比索奈特在《艰难一日》这样介绍简:大学毕业后,她就被招进中情局。至少有5年时间,她都在追踪拉登的特别行动小组。在此期间,有很多情报分析师被频繁调进或调出,然而简的工作一直未受影响,她一直在追踪拉登的下落……最后就是她确定了拉登的藏身之处。

比索奈特在书中透露,在前往巴基斯坦执行任务的长途飞行中,简就坐在他的旁边。她看起来“胸有成竹”,比索奈特甚至觉得她过度自信,进而对她有所怀疑。

堪称杰出的“定位者”

简是中情局中的新型情报师――聪明、自信,且是女性。她们属于中情局一个专门的情报分析部队,被称为“定位者”。

“911事件”发生后,中情局获取情报的能力备受诟病。与此同时,中情局在悄悄培养一批像简这样的“定位者”。她们利用人工搜寻和分析情报的艺术与能力日臻完善。

和那些分析一国政府或经济的专家们不同,这些“定位者”的任务更加具体。她们专门分析特定的一个人或一个组织,而且一般是和案件负责人以及执行任务的特勤部队们一起工作。

据中情局的一名前任副指挥官何塞罗德里格斯透露,绝大部分的“定位者”都是女性。

她们要从那些无人机拍摄的粗糙画面中,从那些窃听的电话录音中,从那些蛛丝马迹的情报里抽丝剥茧,准确定位出恐怖分子、毒品贩子或者军火头子们的藏身之处。

简是这些“定位者”中杰出的一员。中情局一直在为寻找拉登的下落而头疼不已,几次寻找行动都以失败而告终。

窃听电话发现信使

2007年,简注意到了一个化名为阿布艾哈迈德科威特的人,此人是拉登的信使。在其看来,找到这个信使就能有助于找到拉登。不过,此人和拉登一样神出鬼没,中情局的多条情报源均无法找到其行踪,特工、卫星、监听设备都没能锁定他的踪迹。

2010年8月,简终于在一次电话窃听中发现了艾哈迈德。她没有犹豫,立刻向上级发送了一条信息。中情局随后锁定了艾哈迈德和他兄弟两家人的住所――距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军事学院不足半英里的一栋三层建筑。

这栋建筑几年前一度进入中情局视线,但并没有成为监视目标。中情局一度认为,拉登的住所必是戒备森严,而这栋楼外围却无人巡逻,而且几乎没有人员进出。这和想象中拉登的藏身之处完全不同,只有简对此深信不疑。

事实证明,简是正确的。

在海豹突击队队员们前去执行任务时,简给他们提供了详细的情报,甚至细致到这栋建筑的门是向内开还是向外开的。最后结果证实,她全说对了!

据比索奈特回忆,击毙拉登之后,他看到简“喜极而泣。”

中情局内部当年“重男轻女”

集体诉讼迫使中情局同意法庭监督其人员管理制度

早前的中情局,可不是一个男女都可以公平较量的地方。1954年加入中情局的维特佛耶说,早前中情局招募的女性主要从事文书工作,哪怕她们持有法律文凭。

维吉利亚哈尔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她是二战期间美国最为成功的间谍。

哈尔曾伪装成法国农场工人,潜入纳粹占领的法国,鼓动掀起抵抗德军的破袭战。然而,当战争结束后,她来到中情局,却只能从事些文书工作。中情局一位前执行主管曾为其鸣不平:“和平年代,我们这个社会对浪费女性的才华不以为然,竟然忽略哈尔这样的人才。”

就在10多年前,中情局没有女性担任过任何一个部门的主管。女性不可能接触到高级别的情报工作,职业发展受到限制。

中情局内的重男轻女现象招致一些情报人员的不满与抗议。

1986年,中情局的女性开始对这种歧视给予反击。当年,她们提起了对中情局国家秘密行动处的集体讼诉。1995年,中情局同意法庭对其人员管理制度进行4年的监督,同时对受到不公待遇的女性员工给予94万美元的赔偿。

“自从集体讼诉之后,情况有了极大的改善。”最早跻身中情局行动司高层的女性之一玛丽玛格丽特格雷厄姆这样说。她在2008年退休之前担任中情局局长助理。不过,她也强调说:“我倒希望我们从没有那样做过,毕竟由法庭判决并不是推动改变发生的理想之路。”

据中情局现任新闻发言人普雷斯顿高尔森透露,如今,在中情局的高级领导层中,已有四成职位由女性担任。

女性如何在中情局出人头地

女性关注细节的特性,令其更有能力担任“定位者”

如果男女平等是一个阶段,那么女性出人头地则是高于其上的另一个阶段。这个阶段的实现得益于女性在“定位者”位置上的出色表现。

中情局内曾设立了专门追踪“基地”组织的第一个部门――亚历克基站。上世纪90年代,新招聘的情报分析师几乎全是女性。亚历克基站的首任站长麦克朔伊尔就曾说,他1999年离任时,手下的14名“定位者”全是女性。朔伊尔甚至开玩笑说:“如果我能够在门上贴张条,写着‘男人免申’,我肯定早就这么做了。”

“定位者”为何大多为女性?

对此,格雷厄姆解释说:“我认为,女性更加关注细节,而这正是这一职位必须的素质。”朔伊尔也赞同这一看法,在其看来,“女性会格外关注细节。她们善于在那些看似毫不相关的城镇、居民、电话号码、信用卡号、护照之间找出联系。”

中情局的“定位者”,拥有显赫的战绩。“911事件”之后美国抓获的第一个“基地”组织高官,就是拜这些女“定位者”们所赐。珍妮弗马修是“定位者”中最为知名的一位,她领导的情报小组成功锁定了“基地”组织的三号人物阿布祖巴耶达赫。

她们定位的成功率,总是异乎寻常的高。对此,中情局高级情报分析师吉娜师班内特调侃着说:“顽强的女人总能找到她的男人。”

顶:9 踩:12
【已经有114人表态】
16票
感动
14票
路过
16票
高兴
12票
难过
13票
搞笑
10票
愤怒
15票
无聊
1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