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美援朝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抗美援朝第一战:以遭遇战的方式打响援朝第一枪

热度157票  浏览30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50年10月24日,"联合国军"司令官麦克阿瑟取消了对非南朝鲜军队向北运动的限制,这为美第8集团军挺进鸭绿江打开了方便之门。

所有的"联合国军"大兵们心中期盼并且深信战争就要结束了。西部英联邦第27旅一马当先,从新安州清川江上的桥头堡向北开拔,美第24师紧随其后。处于龙山洞和立石中心的南朝鲜军第1师快马加鞭,朝云山逼去。在右翼,南朝鲜军第6师迅速从温井附近的高山地带横穿而过,由第7团充当先锋,进攻紧靠鸭绿江的楚山。与此同时,南朝鲜军第8师向清川江上游的熙川进发,以便和南朝鲜军第6师会合。

然而,各条路线之间的军队并没有协同作战,以压倒之势向前推进,各部队的进攻倒像一系列沿着道路的轻装疾进,一心想用最快的速度争先恐后向前穿插。各纵队之间互不照应,每支部队能推进多快就推进多快,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根本不顾及友军的进展。

第8集团军料想不会遇到多少有组织的抵抗。沃克将军向他的部队强调,他们只管迅速向边界推进。25日凌晨,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在平壤集团军司令部会见记者时说:"现在一切进展顺利",确实在当天早晨之前未发生过任何异常的变化。

10月24日傍晚,志愿军第40军正以两路纵队向温井、云山开进。其左路第118师进至北镇西北梨川洞时,该师师长、政治委员得知彭德怀司令员在附近的大榆洞,立即前往晋见。彭司令员看到部队上来了,非常高兴。

118师连续五个夜晚的急促行军,已经接近北镇地区。118师师长是一位很年轻的军官,名叫邓岳。他不知道他的部队实际上已经成为整个志愿军的前锋,也不知道不久他指挥的部队将成为最早与联合国军交火的志愿军部队之一,从而使他自己也成为在朝鲜战争的战史中注定要留名的军官。邓岳这一年32岁,他12岁就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在红军的长征中是个名副其实的"红小鬼",长征途中他曾患病,他的班长给了他10块光洋让他脱离队伍,他不干。当邓岳躺在路边因为高烧缩成一团而抽搐不已的时候,红军将军陈赓发现了他,将军要把自己的战马让给这个孩子,倔强的邓岳没有骑马,而是拉住了将军的马尾巴,马蹄溅起的泥水糊住了他的眼睛,他闭着眼迷迷糊糊地走完了长征艰难的路程。后来他历任抗大一分校区队长、干部营营长、军分区参谋长、八路军的副团长。到解放战争时,他已经成为一名师长,作为解放军一支主力部队的指挥者,他率领他的士兵参加了辽沈、平津等著名战役,战功赫赫。

就在彭德怀焦灼不安的时候,邓岳的部队已经接近了彭德怀。当时他们听见前面炮声隆隆,判断那是温井方向,但是敌情不明。在一个山沟的沟口,他们发现几个人民军士兵,于是带着翻译上前询问敌情。谁知这几个人民军士兵对他们的问题拒绝回答,邓岳发火了,大声地说出自己的职务。正在僵持中,一直在沟口翘首盼望自己队伍的彭德怀的参谋跑来了。

邓岳后来回忆说:"我们快步向彭总的住房走去,这是一幢朝鲜式的大窗户茅屋,我们向半开半关的窗户望去,很远就看见彭总在屋里踱来踱去。我们在门口喊了声'报告',彭总马上紧紧握住我们的手,情绪非常激动地说:'总算把你们盼来了,我这光杆儿司令真是干着急没办法,你们率部队来到这里太好了,太好了!你们吃饭了没有?'然后让我们坐下,彭总亲自给我们倒水喝,我真想不到彭总对下级这么亲热。我向彭总报告说:'我们118师共有1.3万多人,先头部队已经到达大榆洞附近的沟口。现在听见温井方向炮声不断,但与军部无法联系,前面的情况一概不知,请彭总指示我师到哪个方向去作战。'彭总让我们看了准备给毛主席发出的关于各军作战部署的电报,然后非常有力地说:'现在朝鲜人民军都自前线向北撤走了,敌军在跟踪追击,情况危急,你师赶快向温井方向开进,先在温井以北占领有利地形,隐蔽埋伏起来,将部队形成一个口袋,放心大胆地放敌人进来,然后几面开火突然猛打,趁机歼灭这股冒进的敌人,狠狠打击一下敌人的气焰,迟滞敌人的进攻,掩护我军主力集结展开。这是志愿军出国第一仗,你们师是打头阵的,看看你们行不行。'彭总明确而坚定的指示,使我们增强了胜利的信心,我们在彭总那里只待了半个小时,就根据彭总的指示,立即率领部队迎着炮声朝东南的温井方向跑步前进。"

邓岳在离开彭德怀的时候,坚持要留下一点兵力做彭德怀的警卫工作。这位年轻的师长在以后很长的日子里,一提起在大榆洞遇到彭德怀时的情景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他对彭德怀只身深入敌后的勇敢精神和临危不惧的品德深感崇敬。

而对于彭德怀来讲,邓岳的到来足以令他充满信心。在他的眼里,此时此刻,邓岳出现的意义远远超出1个师兵力的到达。这从他竟然给一个年轻的师长看他准备发给毛泽东的电报这个举动就能看出。118师的到达令他实现了一个愿望,那就是:他可以住在大榆洞了,志愿军的指挥所可以建在这里了。尽管这里距敌人仅有20公里,作为指挥总部离敌人太近了。

118师师长邓岳在领受彭德怀的指示后,令其前卫354团不过温井,而在温井以北的丰下洞、富兴洞地区修筑工事,准备阻击敌人,师主力集结于两水洞和北镇地区,视情况投入战斗。如果敌人不北进,明晚继续前进。

354团的前卫是4连。从当时的情况看,这个连是整个志愿军伸出的一只触角。他们到达了距离温井只有4公里的地方,在公路东侧的山林中就可看见温井地区南朝鲜军队露营的篝火。从撤下来的人民军士兵的口中得知,南朝鲜军队已经占领了温井,但占领军的番号和兵力以及下一步的企图无法知道。

354团参谋长作了以下部署:2营4连配属重机枪两挺,控制公路边的216高地,负责正面阻击。3营在富兴洞以北的239.8高地以火力控制公路。1营战斗开始,团指挥所设在490.5高地。同时宣布,全团严密伪装,管制灯火,迅速架通有线电话联系。

以353团在两水洞公路西侧展开。以352团在北镇西北侧展开,师指挥所位于两水洞西侧山坡下。352团的部署既是袋形又是环形,可以把敌人放进来打,也可以在"大门口"阻击敌人。

在给各团明确任务时,邓师长特别强调这次作战的特点,不能拘泥于用打蒋介石的办法来对付现在的敌人,指出,装备上敌强我弱,但地形和战术上我们运用得当,可抑敌之长,补我之短。为了保证打好第一仗,要求各级指挥员要靠前指挥,亲自观察战场,掌握情况,根据实际情况灵活指挥。各级指挥所全部在野战工事指挥,直接观察战场,同时要求打得一个不剩也不能退。会后,各团立即边传达任务,边进入阵地,构筑单兵工事,构通通信联络,重申了防空纪律。各团都在25日8时前完成了战斗准备。这次作战,志愿军军首长可以和师指挥员通电话,师、团、营指挥员亲自观察战场,并把有线电话都架了复线,以求不间断的通信联络和指挥。

25日上午10时以后,354团团长褚传玉打电话给邓岳师长报告说:敌人先头部队来了,是打还是放?邓师长问明情况,得知敌人有几十辆汽车,大约也是个把营到个把团的兵力,放进来以后关门打狗,有把握消灭他。于是果断命令褚团长,把敌人放进来打!讲到这里电话突然中断,邓师长立即亲自观察战场,并叫司令部把这个情部通报各团,令其做好战斗准备。此时敌人沿公路快速开来,离师指挥所已经很近了,邓师长立即令侦察连展开,待敌进到有效射击距离,突然一齐开火。

钻进"口袋"里的南朝鲜军一片混乱,一看事态不好纷纷跳下汽车,向公路右侧的小河沟里钻去。很多志愿军战士第一次见到这么脓包的敌人,他们一面逃,一面不时地回头张望,眼看越追越近了,他们就开始扔东西,毯子、大衣、杂物……边跑边扔,最后竟连子弹、枪支也感到是逃命的累赘了,就信手扔开,此时,只恨爹娘给他们少生了两条腿。

许多战士边追边喊:"志愿军宽待俘虏!""缴枪不杀!"一时忘记了这些高丽棒子是不懂中国话的,志愿军越喊,他们跑得越凶---今后要想多抓俘虏,还非得学几句洋话不行哩。

也有不少南朝鲜军试图顽抗,下车后立即向路侧的一个小山包奔去。

一看到敌人要抢占制高点,354团的战士们立刻出击,和敌人争占这个制高点。他们和敌人到顶的距离差不多,因此,仗还没打就先来了一次爬山竞赛,在这一点上"铁脚板"的志愿军战士当然是比南朝鲜军优越。战士们扑得猛,跑得快,当志愿军抢上山头时,敌人还在离山头30多米的山腰里爬哩!这下可得劲了,战士们居高临下把手榴弹一扔,活着的敌人回头就跑,有的竟用呢子大衣把头一包,像木桶似的滚下山去。

"哈哈!就凭你们这副脓包样,还想打到鸭绿江去呢!"看着敌人挨揍后的狼狈相,战士们不由得乐起来,喜悦之情油然而生。

这时四下里沸腾起一片杀声,公路上、稻田里、山坡上、河滩里,到处闪着刺刀的寒光,118师2个团全面出击了。

战士陈庆雨跟着班长向山下的敌人冲去。敌人扔了汽车,没命地四处乱窜,哪里还敢还击!

在追击中,陈庆雨的三八大盖卡了壳,班长提醒他说:"快到汽车上去换!"他跑到停在公路上的汽车,一心想找一支连发枪,就在车上翻腾时,忽然发现一个鸭绒睡袋,一支枪口斜露在外面,猛一拉却拉出一个缩头缩脑的人来。陈庆雨陡然一惊,连忙端起那支打不响的枪来,那家伙却吓得双手抱头,哇哇地哀叫着。陈庆雨就这样轻而易举地俘虏了一个南朝鲜兵,顺便把三八大盖换成了一支神气的汤姆冲锋枪。

公路边的树林中已经集合了一大群蓬头垢面的俘虏,完全不是刚才在汽车上那副得意洋洋的神气样了。他们向翻译员说,他们是打算今天就赶到鸭绿江边去的。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志愿军司令部的木板房里激荡着。

"彭总,118师邓师长来电。"一位参谋接过电话,告诉彭德怀。

"怎么样邓岳?"彭德怀一个箭步抢过电话问,"吃了肉包子没有?"

"吃上了,还是全肉焰的!"话筒里传出的声音很大,直震彭德怀的耳鼓。彭德怀有意将话筒从耳畔拿开些,好让凑上来的邓华、洪学智等人也能听清楚。

"露了馅没有?"彭德怀又问。

"一点没露,包得严严实实,"邓师长的声音因为兴奋而有些发颤,"敌人1个加强营和1个炮兵中队,毫无搜索,顺大路来了,钻进了我们的伏击圈,我们3个团采用拦头、截尾、斩腰的办法向敌突然猛击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敌人大炮还没有卸架就位便被缴获,还抓了一个美军顾问,我已派人把这家伙押到总部去啦……彭总,这一仗打得真痛快,一个小时解决战斗,全部歼灭!"

"好,打得好!"彭德怀激动地说,"总部要通令嘉奖你们!"

"彭总,给我们交代新任务吧!"

"你们今夜就会同120师攻占温井,之后调头北上,截住伪6师7团……"

放下电话,彭德怀长舒了一口气喊道:"参谋,快给毛主席发电,报告首战胜利,让他放心!"

话音未落,另一名参谋报告,就在彭德怀接118师电话的同时,40军120师来电,该师360团也与沿云山至温井公路北犯的南朝鲜军l师部队交火。

"拂晓,南朝鲜军第1师先头部队,以坦克14辆,自行火炮一部,后边跟着摩托化步兵,沿云山至温井公路北犯。7时,已进入第40军第120师第360团阻击地域。"

接着整个指挥所一阵紧张的动作、所有通信设备都打开了。

参谋向各军各师喊出各师、军长代号,取得联系。

各军、师长首长回答:"在!"

通信仪器上闪动着的信号灯光,它和每个指挥员的神经一脉相通,和每个投入战斗的指战员的命运牵在一起。此刻,是拂晓,在大榆洞的正前方,就是生死交战的场所。这里关系着朝鲜的生死存亡,也关连着中国的命运,那微微闪着晨曦的曙光,迎接着黎明,迎接着鲜红的太阳,鲜红的血与火。

抗美援朝的第一枪在10月25日晨打响。

10时许,南朝鲜第6师第2团之先头第3营及1个炮兵中队,乘车由温井向北镇进犯,当其进至丰下洞至两水洞之间地区时,我第118师第354团在第353团配合下先敌开火,以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法,向敌发起突然而猛烈的攻击,将敌全部歼灭。当夜,第118师、第120师又乘胜进攻温井之敌,并于26日凌晨占领温井。

25日21时,彭德怀司令员鉴于敌以坦克、汽车组成支队到处乱窜,我一仗聚歼敌两三个师甚是困难的情况,为了适时捕捉战机,各个歼灭冒进之敌,决定从当日晚开始,"以军和师分途歼灭敌之1个团或2个团……求得第一战役中数个战斗歼灭敌一两个师,停止敌乱窜,稳定人心"。26日,毛泽东主席复电彭德怀司令员,赞同分途歼敌的方针,指出:"先歼灭敌人几个团,逐步扩大,歼灭更多敌人,稳定人心,使我军站稳脚跟,这个方针是正确的"。并指出我军第一个战役须确定以歼灭南朝鲜第1、第6、第8三个师为目标,"分为几个大小战斗完成之,然后再打美英军"。

26日,西线敌继续分兵冒进。南朝鲜第6师第7团先头营乘车进占鸭绿江边之楚山,并炮击我国边境。该师第2团主力及第19团主力位于熙川地区。南朝鲜第8师主力由德川经球场进至熙川。南朝鲜第1师主力进至云山地区。美第24师、英第27旅分别进至龙山洞、博川地区。东线美第10军之陆战第1师开始在元山登陆。

为分途歼击冒进之敌,志愿军首长决定,集中第38军及第40军两个师、第42军第125师首先攻歼熙川之敌(南朝鲜第6师一部及第8师2个团),而以第39军置于云山西北地区,钳制南朝鲜第1师及美英军,使其不得东向熙川增援,并相机围歼云山之南朝鲜第1师;以第40军第118师沿北镇向古场前进,第50军第148师由辑安渡江向楚山前进,两师协力会歼突进至楚山、古场洞地区之敌。同时,令第66军进至车辇馆、枇岘地区,准备阻击向新义州进犯之美英军;令第50军主力进至安东、新义州地区,保障我军后方安全。我准备在歼击南第1、第6、第8师得手后,视情况再集中兵力围歼向新义州前进之美英军。另外,为防元山登陆之敌向惠山镇、江界前进,威胁我军侧后,还建议中央军委以一两个军置于临江、长白地区,准备随时参战。

26日晚,我军按照计划分向预定作战地区前进。至27日,第39军2个师进至云山以西及西北地区,1个师进至龟城地区;第40军2个师进至云山以北及温井以东地区,另1个师进至北镇以北;第38军主力距熙川尚有60余公里,还不能执行歼灭熙川之敌的计划。是日,熙川、云山之敌为救援孤军深入古场、楚山地区之南朝鲜第6师第7团,开始向温井进犯:南朝鲜第6师第19团2个营与我第40军之第120师对峙于温井以东龟头洞地区;南朝鲜第1师一部与我第40军、第39军各一部对峙在温井以南富兴洞、马场洞、马盛洞地区。进至熙川的南朝鲜第8师主力则折返球场,并以4个营在球场以北集结。依此,我判断敌有自东、南、西南三个方向合击温井我军之企图。

于是,我改变了原定首歼熙川之敌的计划,决定以第40军主力于白龙洞、龙头洞、凤至洞一线坚决阻击进犯温井之敌,诱熙川、球场、云山之敌6至7个团增援,尔后集中第38、第39、第40军将敌聚歼于云山东北、温井以东之龟头洞、立石洞、天水洞、龙浦洞地域,以打开战局,造成尔后继续歼敌的有利形势。

28日,毛泽东主席致电祝贺志愿军在两水洞、温井地区初战的胜利。并指示志愿军首长,目前全战役的关键有两点,一是确实抓住古场、楚山的南朝鲜第7团,不使它逃脱,则南朝鲜军第1、6、8师非增援不可,有仗可打。二是我3个军全部到齐,并完成战役展开,如此则我攻击时猛速有力,保证歼敌。同时还指示对古场、楚山的南军第7团,在两三天内围而不歼,让其大喊大叫,以吸引敌人北援。

但是,当我第120师在龟头洞地区与敌对峙一日后,28日仅有南朝鲜第8师第1O团2个营由熙川来援,而其主力仍位于球场地区,南朝鲜第1师亦停于云山以北;窜至楚山之南朝鲜第6师第7团先头部队和随后跟进的该团主力,感到孤军深入,有被歼之危险,已回窜至古场洞、柳良洞、龙谷洞地域;向西冒进之美第24师、英第27旅,已分别进至泰川东南、定州以西地区。为抓住当面之南军,予以各个歼灭,志愿军首长遂令第40军主力迅速歼灭龟头洞地区之南朝鲜第6师和南朝鲜第8师部队(各2个营),尔后经天水洞、石仓洞向麻田洞挺进,截断云山敌退路,防止敌由博川方向增援;令该军第118师协同第148师迅速歼灭古场洞地域之南第7团;令第39军于29日包围云山之南朝鲜第1师,尔后待机歼灭;令第38军迅速攻占熙川,尔后向新兴洞、球场、军隅里方向突击,向敌侧后实施迂回;令第39军第115师让开泰川通龟城的公路,诱美第24师北进,以分散敌之兵力,利我主力作战。同时令第66军主力急速向龟城前进,阻击美第24师,以1个师钳制宣川、定州方向之敌。

28日晚,我军按照上述作战部署开始行动。第40军主力开始向温井以东龟头洞地域之敌发起进攻,激战至29日晨,将南朝鲜第6、第8师各2个营大部歼灭,缴获榴弹炮20余门,汽车60余辆,俘敌400余人,随后,继续向南突击。该军第118师进至龙谷洞、柳良洞、古场地区后,不等第148师赶到,即乘敌动摇之机,于29日晚向南朝鲜第7团发起进攻,经一夜战斗,将其大部歼灭。第40军连续作战的胜利,获得了志愿军首长的嘉奖。

第38军由于把熙川之南朝鲜军误认为美军,未及时展开攻击,以致迟至29日黄昏发起攻击时,敌已南逃,失去了歼敌良机。该军占领熙川后,当即以主力向球场攻击前进。

第39军于29日从东北(马场洞地区)、西北(鹰峰洞地区)、西南(龙兴洞地区)对云山南第1师构成了三面包围,准备待机攻歼。

第66军于是日进至龟城以西之塔洲、新市洞地区,1个团进至古军营洞,准备继续向龟城前进,阻击美第24师。

至此,西线我军主力已按照计划进至古军营洞、塔洞、泰川(北)、云山(北)、温井、熙川一线,完成了战役展开,并在展开中歼灭了南朝鲜第6师大部和第8师2个营,包围了云山第1师,占领了熙川,为尔后歼敌创造了有利条件。

(摘自《志愿军援朝纪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