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英雄的老太太:赵一曼和赵尚志的妈妈

热度56票  浏览12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吕老太太大名梁树林,她本来没有名字,叫吕梁氏。这个梁树林的名字是李兆麟给她取的。梁树林是辽宁省开源县人,她的父亲叫梁启栋,同清末参与戊戌变法的梁启超是堂弟(此条存而不论),梁启栋1923年参加革命,是当时我党早期在辽宁省的地下党领导者之一,后来在做群众工作时被人下毒谋害。梁树林本人是1928年入党的老党员,丈夫吕亭元是抗联的交通员,专门给队伍送给养。大儿子吕文财、二儿子吕文真是抗联烈士,大儿媳吕官氏是救国会会长、烈士,两个女儿是儿童团员。她被称为抗联妈妈,抗美援朝期间,又被称为志愿军妈妈。

吕老太太家是抗联的高级据点,看了上面一段话,不用再多说了。当年赵尚志的三军军部就在她家驻扎过。

关于梁树林这个名字的来历,网上曾有这么一段说赵尚志说李兆麟文化高,让李兆麟取名字,李兆麟就取了个和自己的兆麟(造林)相对应的名字。此段纯属胡编乱造。李兆麟是1945年八月才取了这个化名。而且赵尚志的文化水平和李兆麟,至少不次。赵尚志家学甚好;按上大学的时间来算,赵尚志至少上了一年零四个月的黄埔军校,李兆麟只上了三个月的北平大学;按写的诗词歌曲相比,赵尚志的满江红还是不错的,数量也不次于李兆麟,李兆麟有《露营之歌》,但是这首诗的诗胆“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却不是他写的。要是没有这两句,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这首诗。(露营之歌分春夏秋冬四季,流传最广的是冬,是于天放写的。)

赵一曼从哈尔滨被老李大爷送到根据地之后,就到了吕老太太这里。吕老太太一看赵一曼,发现有点麻烦。为什么呢?赵一曼太漂亮了!赵一曼是南方人,皮肤好,很白很细腻;来之前在哈尔滨工作,穿的也不错;一口南方话,太不像东北的乡下女人了。为了能给赵一曼很好的掩护,吕老太太给赵一曼找了一身乡下人的衣服,还不让赵一曼洗脸。这还做不到把赵一曼的皮肤弄得脏且粗糙,只好在她脸上摸锅底灰。有一次和赵一曼一起出去,害怕赵一曼的南方口音露出马脚,干脆说赵一曼是自己的哑巴女儿,这才涉嫌过关。后来赵一曼就管吕老太太叫干妈了,其实赵一曼比吕老太太只小八岁。

说到年龄想起一件事,那时候传言红枪白马赵一曼是赵尚志的妹妹。看来赵一曼是看起来真的很显年轻。要知道那时候的赵尚志还是娃娃脸呢,不是后来的大叔形象,那是从苏联回来之后。赵一曼要比赵尚志还要大三岁,就这看起来还比赵尚志年轻,能让鬼子和汉奸认为只比她大八岁的吕老太太是她妈,看来赵一曼真的很可能会让很多MM羡慕。

赵一曼当时只是一个三军下面一个团的政委,要说牺牲时候的职务,赵一曼并不高。这和对她后来的纪念相比,似乎规格是很高的。这涉及到一点就是,赵一曼挺能打仗,但是留给她表现的时间太少了。

举个例子,赵一曼有一次派战士去偷袭敌人,出发之前给了他们几个装满了水的球胆(一说猪尿泡),并交代了他们怎么用。到了晚上,战士们就摸到敌人营地边上了,弄开球胆发出拉稀的声音。放哨的不高兴了,明哨暗哨都开始抱怨是哪个混蛋半夜乱拉稀,也不看看地方。折腾了几个球胆,所有的哨就都摸清了。剩下的就好办了,一枪没放,这伙日伪军被连锅端。

大家都知道赵一曼被称为瘦李,以为还有一个胖李,其实不是一开始这么叫的。赵一曼比较白,当时三军军部还有一位姓李的女干部,她比较黑,被称为“黑李”,相应的赵一曼是“白李”。因为赵一曼很瘦,后来皮肤也不是那么白了(老不洗脸你看看谁的皮肤还能白)也被称为“瘦李”。这位“黑李”现在考证起来,应该是红军期间牺牲的职位最高的朝鲜族战士毕士悌的夫人李秋岳。毕士悌与李秋岳应该失散一段时间了,毕士悌参加了长征,李秋岳一直在东北,但是牺牲时间相差仅半年。1936年2月22日,毕士悌牺牲于东渡黄河;1936年9月3日,李秋岳在被日军特务工作班逮捕后枪杀。

吕老太太的两个儿子,一个儿媳在不到一百天的时间内相继牺牲,巨大的冲击使老太太精神一度失常。

首先是她的长子,抗联三军的连长吕文财。吕文财于1934年牺牲在三股流,尸体被送回吕老太太家。当梁树林见到身上多处中弹、已被染成血人一样的长子的尸体时,老太太用双手亲昵地、小心地抚摸着大儿子的头发、脸、肩、手和脚, 就给人一种母亲在抚摸幼儿的感觉。老太太没有哭,母亲的双手向冰冷僵硬的儿子身上输送着温暖,嗓子急剧地颤动,如有千言万语,要对儿子讲述。直到赵尚志、赵一曼、李兆麟等将领热泪盈眶,跪下去,劝梁树林发话为其长子――抗联英雄吕文财下葬。

不久,大儿媳在往总部送信过程中,被日军逮捕随后枪杀,尸体也被送回了家。如对长子一样,母亲亲昵地抚摸着儿媳的尸体,嗓子在不时地剧烈滚动,如在向大儿媳妇默默地诉说着什么。

距离长子牺牲不到一百天,已升任连指导员的梁树林的次子吕文珍,在秋皮囤的一次战斗中,子弹打光,被日本人俘虏后斩首,他仅仅十岁的小妹妹目睹了哥哥的牺牲。由于抗联战斗失利,吕文珍的尸体没能运回来。由于两个儿子相继为抗日献出了生命,已负伤的赵尚志亲自回来给吕老太太送信。赵尚志泪流满面的回来,老太太已经知道了,这一次第二个儿子也走了。和对长子一样,老太太蹲在了地上,但是这一次,她只能抚摸大地,抚摸那想象中的儿子。

这一次赵尚志又跪了下去,不同的是,他气冲霄汉的喊了一声“妈!!!”“我们对不起您啊,大儿子牺牲了,我们不该再派二儿子上前线了。今后我们都是您的儿子,我们来养您,为你送终。让我们一起叫妈妈吧……”随后,李兆麟、冯仲云等跪满了屋子,随赵尚志前来的战士们跪了一院子,同声喊“妈!!!”

从此,吕老太太就被大家称为抗联妈妈。

不久后,李兆麟去苏联、赵尚志和冯仲云率部队转移。这一别,老太太和其中的两个人再也没能再见面。

三个亲人的相继牺牲给老太太的冲击是相当大的,老太太在这之后得了精神病,时有发作。一直到日本投降后,才慢慢好转。即便是这样,在被日本人抓去后,老太太仍然在日本人和狗腿子的酷刑下,保护了抗联的机密。

老太太是在为抗联送药品和弹药的时候被告密而被捕的,这些药品,其实不过碘酒而已,可这是那些绝地苦斗的将士们救命良药。麻药,那是不可能的。要说缅甸战场上的日本兵不用麻药是因为培养日本人的所谓精神的话,那他们的精神还差得很多。

在监狱里,当敌人审讯到他的儿子是怎么死的时候:老太太的回答是当了土匪,被官军打死了。伪军把老太太反吊起来,又打断了她的肋骨,灌辣椒煤油,都没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老太太在监狱里,看到原来的三军军法处处长叛变后,又来招降他们。又看到另一位三军的姓周的干部,日本人对他点头哈腰,他又带着日本人去抓人。老太太以为他们叛变了。被抗联的地下党保释出来后才知道,那个处长是真叛变,周干部不仅没叛变,还巧妙地带着鬼子抓汉奸,很快就被鬼子放了出来,可惜的是没多久又因为叛徒出卖被鬼子抓去,这一次鬼子没有再上当。

老太太在东北的土改和抗美援朝期间都很积极,发挥了一个老党员的作用,在抗美援朝期间还被称为“志愿军的妈妈”,最后得享八十八岁高寿而安然去世。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