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第三只眼:法学者接受专访阐述今日中国-

热度74票  浏览7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6日 14:12

《Le Point观点》杂志记者(以下简称“记者:”):我们对中国的看法总是很模糊,在敬佩和畏惧间摇摆。今日中国到底在世界大国排名中处于什幺位置?

Cyrille J.D JAVARY(以下简称“J:”):要全面地了解中国的现实状况,不能管中窥豹,或者仅仅把她当作一个充满异国情调的,各种奇思怪想的发源地,或者用一种俯视的人种优越论的观点去看待,要做到这几点曾经不是那幺容易。今日,从我们的位置来看,对中国的情感混杂着恐惧和忿恨。中国让我们(西方人)不顺气,主要是因为他们颠覆了我们曾经对他们的固有观点。“悄悄地接近她,并试图与她在未来取得互信”,可是在今日之在西方,这种观点还是应者寥寥。我们太清楚我们过去的地位,但是我们是在看不清我们未来的定位。看看这个方向含糊不清的欧洲,欧洲人已经频频让中国感到不快,中国其实完全不想去和美利坚正面交锋一争高下。

记者:您曾经出版了一本书,书名是《通过100个词来理解中国人》,我们如何借助了解他们的语言来与他们更好的沟通?

J:要知道,汉语不是一种注音语言,而是一种书写语言。中国人不像我们一样书写。他们不使用字母组成的单词,而是使用象形文字,他们的识别系统是源自图画的,图示性的。就像注明的汉学家和语言学家汪德迈先生所说(SINOMEC 注:Leon Vandermeersch 法国着名汉学家、远东研究院院长):“我们观察世界的方式,完全构建在我们书写的习惯之上。”遂于我们来说,用我们的字母(无论文言抑或通俗),更倾向于一种分析的习惯,而他们总是使用同一种方块型的图示语言,无论字形笔画多少,都有一种明显的通观全局考量的倾向。为了跨越这道文化鸿沟,进入中国人的思维模式,我觉得只是在我们自己的语境内逐字翻译中文,是远远不够的,而是要进入他们的图示语言中,来理解他们想法的缘由,譬如,中国人习惯通过列举几个具象图例,以简单地概括一个抽象的概念。

记者:中国人给自己国家起的的古老名字之一,是“中国ZHONGGUO”,“中央帝国”一直是他们对自己的定位。在世界全球化的时代,这似乎有点怪异的意味?

J:这个称呼要追溯到中国是亚洲唯一重要力量的年代,当时,她的外部世界,被没有礼教教化的“蛮邦”所包围,所以当时她很愿意接受四围臣服和朝贡。这个名字持续延用了很多年(没有一个其它的国家能做到这一点),对中国人来说,这个名字象征了一个永恒持久的中国,也展示了她自我求变的能力。今日,她的影响力扩展到了与她的名字相对应的地步:成为世界的重要一极,从经纪上、政治上、文化上,背景当然是在这个多极化的世界上,而不是封建王朝年代。

记者:但是,我们称呼中国CHINE,这个词的词源是什幺呢?

J:这个词是一个舶来品。它源自公元1世纪前后,来自首批前往印度朝圣的中国佛教徒,对自己国家的称呼,当时他们自称来自“秦”,就是那个在西安埋藏了他的兵马俑军团的秦始皇帝开创的王朝,这个王朝被整个亚洲所知悉。就是在此时,“Tchin”这个发音的俗称,成为了人们通常用来代指中国的名称。在俄罗斯,人们使用“Kitai(契丹)”指代中国,由于与11-13世纪之间,在中原和蒙古之间,建立一个强大政权的契丹人相混淆。这个称呼,后来在丝绸之路沿线地区使用,后来马可波罗在他的《马可波罗游记》(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Il Milione,Le Livre des Merveilles )中,称呼古代中国的名称,也是使用这个词。中国人向来使用中国一词来称呼自己的国家,但是,在一些正式书面表达中,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称中,我们可以发现用“中华”来指代的表达方式,字面上来解释,这是文学性地称呼“中土华美之地”。

记者:中国近三十年来的经济成就让人瞠目。如何中国人做到这点的?

J:这就像是一场文艺复兴运动,在一个黑暗的中世纪结束之后。实际上,中国人在1个半世纪前,遭遇到西方列强的武器攻击之后,就一直没有改变他们的奋斗目标。这个目标包含两个诉求,“求富”和“图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中国人经过了众多尝试:从帝制下维新,到蒋介石治下的外国资本主义天下,再到毛式的集体合作社制度;这些尝试都失败了,然后邓小平从1978年开始创立了改革开放政策,最终实现了中国人的两点目标。中国人不仅是个文化历史悠久的民族,也是个不健忘的民族,他们没有忘记他们的国家1644被满洲人征服后,又沦为西方列强的半殖民地的历史。在1900年(参照电影《北京55日》),有11个不同国籍的外国军队驻扎在他们的国土上。

记者:可否请您谈一下,如何解释让我们惊异地发现,中国矛盾地共存着,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共产主义的政治制度这一状况?

J:我们是因为遭遇到一种不同的思维模式,而这种思考方式与我们固有和常用的思考方式不同,才产生了这种惊讶。法国哲学家佛朗索瓦.于连(Francois. Jullien)曾经就此主题做过阐述,试图解释这一现象。他给我们的解释是,中国人在政治领域的思维方式并不与我们的希腊祖先一样,也与作为他们传承者的,我们今日的西方人不同。在古希腊的政治集会广场(Agora)或在国民议会的面对面辩论,以及所有的西方政治生态划分对比(诸如君主集权制度、寡头政治、民主制度、古希腊僭主政治……),这些对于中国人都曾经是个陌生的概念。中国人更看重社会的组织性,他们相信天下“大乱”之后必有“大治”,他们相信君王有“昏君”和“明君”之分。1911年,孙中山推翻了帝制,建立了民国,于是西方人认为,中国人决心临摹法国或者美利坚范本,建立一个类似的共和国体制。可是并非如此,中国人的目的其实很明确,就是要找到一个能让国家走出深深的苦难的政治制度。

我们可以从当时的中国人为公务员设计的制服样式中找到旁证,就是这种我们称为“毛氏制服”的新装,因为我们在文革期间见过很多穿着此类服装的人。孙逸仙在设计此服装时,就要求展示出三点目的:新的政权要是非传统中式的、非满清的、也是非欧洲式的。

记者:那幺中国人是如何阐述“共和国”这一理念的?

J:他们比你更没有从res-publica(共同的事物)这个“共和国”的拉丁词源来理解,对于我们来说,对这个词的理解,就是通过选举、公民在议政广场的自由辩论,来得到一个可靠的政府构成。而共和国一词,在中文中,字面上拆分成“共、和、国”三个字来理解,就是“一个共同基础之上的和谐国度”。

记者:中国人对这个词的理解有演进吗?

J:19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尝试从卡尔马克思的着作里,翻译这个词并介绍给国人时,感到非常为难。因为国人并不理解社会制度的更替,和类比太阳在天空中转动轨迹的事物循环演进的规律,两者之间的关系。为了寻找到一种更易理解的解释方式,他们借用了近三千年前的一个古老表达方式,“改朝换代”,这就是“革命”一词的新生含义,字面上就是把上天授予人间的管理者(天子)换掉。而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苍天”就是冥冥中万物的主宰,而“天”所执行的规则,就是“道”,天道让人间四季更替、决定成败与否。中国人认为:上天授众生予命,而人则惜命,挥霍生命者短寿,爱惜养生者得以延年。另外,上天授予一支姓氏(一个王朝)管理中国的特权,但是一旦这个姓氏(王族)没有顺天意,上天就会降灾(旱灾、地震等等|以明示天意,如果这样都不足以让王室幡然悔悟,天意就要使天下改朝换代了。

记者:我们能够说,当今的共产党顺应了“天意”吗?

J:完全如此,外在形式不同,但是内在的精神是一样的。中国两千多年来,被单一政党领导。以前中国的领导阶层是文人儒臣,现在是中国共产党。在古代中国的国家科举制度,选拔了当年国家的最优秀人才,并通过一系列严格的遴选、任命制度,为国家选备人才。今日中国,要加入共产党并不容易,候选者要经过被深入调查表现和多年预备期考评。历史真是出奇地巧合,当年的科考举子,占了全国总人口的二十分之一,今天的中共党员拥有七千万党员,比例也恰恰是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五。

记者:在中国人民有是如何阐述“共产党”一词的呢?

J:“共产党”一词咋中文里拆分成三个字,“共”代表“共同的,给所有人的”,“产”字,表示“产能,或者‘生产方式’”,“党”字,代表“政党”。在1921年创立共产党的时候,就将它定义为:“为全民谋求共同生产方式”的政党。今天,我们甚至也可以理解为,“领导中国为全世界生产产品的”政党。拜汉语语义学的高度灵活性,中共没有变更政党名称,就采取了从严厉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视角,“令人错愕”的一连串措施,把自己变更为一个欢迎私营企业的政党。

记者:“为全民生产”,没错,但是贫富悬殊的鸿沟是不是越来越大了呢?

J:在毛泽东时代,贫穷和富裕阶层的消费力差距对比是1比5。而现在,贫富差距扩大到1比200,但是,即使是基数为1的贫困阶层,其实际购买力也要高过当时所谓的指数为5的富裕阶层。邓小平对民众证实了一点:“全民致富,首先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