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民国初的国宝争夺战:爱国军阀出巨资斗日本奸商

热度91票  浏览6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国宝危机

  

  1911年武昌起义的炮声震垮了清王朝,次年2月12日,末代皇帝溥仪宣布退位。根据在袁世凯主持下革命军与清王室达成的《关于清帝逊位后优待条件》,清帝仍然保持着皇帝尊号,并暂居紫禁城之内;民国政府待遇之以外国君主之礼;民国政府对皇帝原有的私产特别加以保护。

按照这一协议,清王朝逊位后,为保障其日用支出,国民政府每年要支付皇室400万块银元。可是执政的北洋政府本来就僧多粥少,仅有的一点国库收入,还不够权贵们自己搂的呢,政府财政十分拮据,实际只给了一年,从第二年起,就把钱记在账上了。一方面,清王室不断派员向北洋政府进行交涉,言辞十分激烈;另一方面,由于清王室寅吃卯粮,溥仪就不断以皇室珠宝古董字画作为抵押,向设在东城东交民巷内的汇丰、花旗等各洋行举债,到期无力赎回抵押品,想请政府帮助出资收回,但不过是一相情愿。这样,清王室所抵押的宫藏珠宝古董均成了死当。

对于这些宫藏珠宝古董,英美银行急于出手,但西洋人并不抢先争购。这是因为,八国联军掠夺走的中国珍宝在欧洲市场、地摊上时有出售,屡见不鲜。欧美人尚未认识中国珍宝的收藏价值,觉得并不希罕,正在犹豫观望。此时精明狡猾的日本人却闻风而动。东京军政要员已下达严令,志在必得,指派在北京潜伏的伪装成日商的特务山田小四郎,以隐蔽身份出面交涉,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悉数收购。东京方面已经汇来了第一笔资金。为保证万无一失,军部又派出数名武士,化装成浪人,协助山田,并指示在紧急关头不惜以武力解决,即使拼个你死我活也在所不惜。

洋行不谙珠宝古董的成色与行情,很想找一位权威人士协助评估,便请北洋政府帮助物色。这时,担任袁世凯侍卫长的马鸿逵得到消息,他很想推荐好友铁宝亭担此重任。一来是马鸿逵虽在袁世凯身边行走,实际上却通过铁宝亭密友马明才的关系,已经与孙中山和革命党取得联系,并且暗中加入了同盟会,成为秘密会员;二来是铁宝亭暗中支持孙中山闹革命,已经献出了不少银元,应该抓住这次鉴宝和选购宝物的机会;三者,北京珠宝古董商店虽多如牛毛,但良莠不齐。马鸿逵深知作为珠宝古董界的后起之秀铁宝亭,鉴定水平后来居上,堪称一流;商业信誉和商业道德更是出类拔萃,在北京乃至全国都已享有盛誉,评估鉴定可以做到按质论价,不偏不倚。于是他便通过北洋政府知会洋行,表示有意推荐德元兴珠宝店经理铁宝亭作为权威鉴定人。

洋行通过明察暗访,得知铁宝亭几经历练,在鉴定珠宝古董上经验老到,功夫非凡,人品也有口皆碑,是京城古玩行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便采纳北洋政府建议,聘请铁宝亭为首席顾问,并由他亲自点将,聘请了几位鉴定顾问。以铁宝亭为首的京城古董珠宝界权威,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便对皇宫抵押品一一作出鉴定,标定了时价。洋行经理经过仔细核算,认为定价公道,可以收回本息,对铁宝亭也推崇备至。

此时,铁宝亭得知日本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这批国宝,认为这批国之瑰宝,一定不能让外国人买走,打算联络京城各大商号和大收藏家联手收购。由于耗资巨大,铁宝亭虽然富有,但多数是库存珠宝古董,不便轻易出手,难以变现。经过秘密协商,他打算与马鸿逵合伙,做为主要收购人,由马鸿逵占大股,拿出大部分现金。于是便与马共同商议对策。

铁宝亭斩钉截铁地说,这些抵押物可都是一批国宝级的稀世珍品,是咱们多少代皇朝的珍藏,老祖宗几千年的膏血和遗泽啊,说什么也不能让洋行给倒腾到外国去,咱们就是努吐了血,也得想法子联络古董行同人,把它先行截住,一定得让它留在咱们中国人手中,也得让买卖人有点赚头,让其他收藏家有机会好好珍藏它们。

马鸿逵也觉得此事关系到国体脸面,非同小可,对于日本军政要员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全力以赴收购的指令,他也有所耳闻,现在更觉得事态严重。铁宝亭说,此事虽由我德元兴出面周旋,但还要靠您鼎力支持。请恕我冒昧,就我个人想法,如想与洋人银行商定合理价格,我想联络商界各方,集中财力,先把抵押宫藏照单全收。这样做虽然是狮子大开口,但也是为了防止夜长梦多、防备日本人趁虚而入的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想法。这样固然可以保住这批宫藏国宝,但我目前也是心有意而力不足,想与您合伙,让您占大头。现在第一紧要的是缺乏足够财力。眼下百业凋零,京城古玩商号,哪一家也没有这么大本钱。这一点还得请您帮助多出点力气。总之,一定要竭尽全力,采取非常对策,千方百计阻止老祖宗珍宝外流。

马鸿逵对铁宝亭的想法表示赞同,对于筹措巨额资金,因为事关重大,却十分谨慎,但表示一定要加紧筹措。

铁宝亭胸有成竹地说,北京城里和海内的收藏泰斗和鉴定名人,与铁某大都是莫逆之交,可以说召之即来的。现在最要紧的是能拿到一笔巨额款项做顶梁柱。我估计至少得握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本钱垫底,才敢联络同行,有大胆举动。

马鸿逵说他必需返回宁夏与父亲马福祥将军当面商议。铁宝亭虽然着急,也只能静候回音。

  

  绑架风波

  

  就在这时候,警察局侦缉队探长苏子勤忽然给铁宝亭送来消息,说京城古董界的败类吕子清最近与日本商人山田小四郎过往甚密。山田已在北京购买公馆,安排了浪人和美女,长期驻扎,图谋不轨,是个潜伏的日本谍报要员。他们对铁宝亭捷足先登恨之入骨。苏子勤劝铁宝亭务必要小心提防吕子清和山田,并送给他几张标有特殊记号的名片,规定了在紧急情况之下双方联络和营救的简要办法。

原来,日本人利用金钱和女色诱惑,鬼使神差地把有奶就是娘的吕子清牢牢地控制在手中,先是通过各种关系,极力推荐他做洋行抵押品的鉴定和中介人。这一建议未被洋行采纳。山田又严令他帮助设置圈套,设法逼迫铁宝亭就范,让铁宝亭交出皇室抵押物清单和评估底价,并协助山田设法以低价买走大部分皇室抵押物。于是,吕子清便不断派人盯梢,并把铁宝亭的行踪及时转告山田。双方正紧锣密鼓地秘密策划如何给铁宝亭施加压力。

这天,马鸿逵自宁夏归来,立即捎信约见铁宝亭。铁宝亭连忙赶往报房胡同马府,不料途经一条僻静胡同,突然蹿出几个日本浪人,前堵后截,不由分说,便将他强行扭住,蒙住双眼,塞进一辆汽车,绑架到一座豪华宅邸。他们把铁宝亭关进一间屋子,扯下眼睛上蒙的黑布,只见四周威风凛凛地站立着四五个壮实的日本浪人。过了一会儿,山田满面微笑地从屏风后走出来。一见面,山田就假惺惺地喝退四周日本浪人,亲自为铁宝亭松了绑,一再赔不是,说自己也是奉命行事,不得已而为之。接着,他就把想好的条件合盘托出,无非是要铁宝亭与他们密切合作,帮助他们以低价把这批皇室抵押宝物弄到手。这样铁宝亭可以坐收一成红利。空口无凭,可立字为证。铁宝亭怒火中烧,横眉冷对,当即严词回绝了山田的无理要求,他大声说道,只要我铁宝亭还有一口气,你们就休想从中拿走一件国宝!

山田并不生气,依然笑眯眯地说,铁先生,这本来就是一笔买卖嘛,有什么不同意见双方可以谈,你不妨也开个价钱。如果说你嫌一成红利太少,咱们还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嘛……

铁宝亭怒不可遏地打断说:我只有一个“价钱”,就是请你们在中国老老实实地做生意,绝对不许染指这批中国国宝。

山田笑容可掬地说,其实这本是一桩挺不错的生意。我想这件事不用着急,铁先生最近也许太忙碌,身体累了,情绪不大好。这不要紧,我可以请铁先生先在这儿好好地休息几天,享受享受日本的美食和美女,等到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咱们再细细地谈谈条件,好吗?

紧接着,他一挥手,吕子清便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他竭力辩解说,铁兄啊,我也是让日本人拿枪逼着来跟你商量的。这年头说穿了别的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几件宫里的珠宝古董,卖谁不是卖呀。咱们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哪儿斗得过人家日本人呀!既然山田先生已经答应可以再谈条件,双方还可以订立合同,如果按照日本人的条件帮他们把皇室抵押物买到手,您不是能干得一成红利哪吗?--我看您至少也能拿它几十万大洋吧。这可是干吃大鱼不费网的事。天上掉馅饼,就砸您头上了。您手头眼下又没那么多本钱,手大捂不过天来,干嘛放着河水不洗船呢?

铁宝亭板起脸严词拒绝,并当场把吕子清怒斥了一顿,说:难道你就不知道,那些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命根子,我说什么也不能叫小日本拿走!吕子清见铁宝亭丁点儿油盐不进,只好悻悻地离去。临走前,还以威胁的口吻恶狠狠地说:姓铁的,我他妈这儿烧香,你“佛爷”怎么老是调屁股呀。我可把好话都说尽了,你可要想好了,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我这可是来帮你解围的,我一个小子儿也不图,你见了台阶就下吧,别揪着亏心不撒手,把好心当了驴肝肺,到头来敬酒不吃吃罚酒,可够你喝一壶的。山田可是什么损招都能使得出来的人物。当心要了你的小命!

  

  山田奸计

  

  其实山田一直在门口偷听,见铁宝亭仍然不为所动,便留下浪人警卫,与吕子清一起扬长而去。门被从外边给关严实了,铁宝亭气恨之际,屏风后面忽然走出一位妙龄女郎。铁宝亭见了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女郎是铁宝亭的好友、日本玉器商人大久森木父亲的义女小田多美子。大久森木曾得到铁宝亭的鼎力相助,在玉器工艺品经营中大有长进,曾为感激铁宝亭使他免于破产,苦口婆心地建议将父亲的养女小田多美子许配给铁宝亭做侧室,被铁宝亭婉言谢绝了。但双方的友谊却与日俱增。经铁宝亭应允,小田多美子在德元兴站柜学徒,学会了一口地道的中国话,几次帮助喝退无端上门骚扰的日本浪人,对铁宝亭的人品也更加崇敬。此刻,多美子虽面有难色,但仍暗中示意铁宝亭要与她配合,相机行事。她急中生智,悄悄使了个眼神,一面佯装多情,脱掉外衣,半裸着雪嫩玉身,一边假意嗲声嗲气卿卿我我地端茶倒水假装热情招待,假装与铁宝亭亲热。铁宝亭表面骂骂咧咧,暗地里却与她说开了悄悄话。

她眼含热泪悄悄说:铁老板,请您一定要原谅我的无礼,其实我也事出无奈,外边日本浪人的贼眼正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呢,我要是不做些下三烂的假动作,他们肯定不会饶过我的。山田本来刀枪相逼,一定要我义兄大久森木来降服你。我义兄说什么也不干。他们就把我义兄关押起来,硬逼着我卖身拉您下水。起初,我说什么也不干。他们说这是天皇命令,说如果我不服从,而且动作不到家,便让我们兄妹一道“玉碎”,连尸体都找不着。果真如此,那可怎么办呀,真急死我了……

铁宝亭佯装服帖,悄悄地说:那咱们就真戏假做吧。他虽将手搭在多美子的肩膀上,实际上却闭目养神,暗自思忖,觉得多美子说的可能是真话,在虚以周旋中,他悄悄掏出苏子勤的名片,想放进她内衣里。多美子眼疾手快,转而将其放进自己内裤暗藏的一个小口袋中。铁宝亭嘱咐她如此这般地想办法混过门卫,赶快设法去搬救兵。

多美子是个极聪明的女子。过了一会儿,她故意大声喊叫:……姓铁的,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下贱支那狗,有我这样年轻美妙的日本姑娘来侍候你,你还不知足吗?你放着香甜可口的寿司、清真烧牛羊肉和芝麻烧饼不吃,偏偏要喝那只有牲畜才喝的又酸又臭的豆汁,真是活见鬼了,要不是山田打算和你做买卖,我才不给你去买什么臭豆汁呢……窗外果然传来一阵阵淫邪的笑声。

过了一阵,她故意懒洋洋地穿好衣服,走出去和守卫的日本浪人商量,说铁先生非要她出去给买豆汁不可,否则就宁可绝食。守卫大门的浪人开始瞪起眼珠大声拒绝。当多美子嗲声嗲气地对浪人又推又搡之后,那两个色眯眯的门卫仔细检查了多美子手中的食匣,又借机在她身上乱摸了一通,才放她出门。一个门卫浪人很是警觉,在后面悄悄跟踪。多美子知道后面会有人跟踪,走了一段路便趁机溜进一处女厕,又费尽力气爬过后墙,从另外一家院落的前门溜走了。

她很快就在邮电局用电话找到了苏子勤,并与之相约在僻静地点见了面,详细说明了关押铁宝亭的地点,院内地形和防守人员的情况,商量了营救的时间和接应的办法,才买好豆汁、焦圈,提了回去。

守卫浪人满腹狐疑,但经不住多美子指着肚子一通解释和佯装多情的媚笑,也不便多问,只是又趁火打劫,只在她身上摸了几把,开怀浪笑着,便将她放进室内。她依然佯装与铁宝亭调情,引起门外日本浪人一阵阵淫声浪笑。可是铁宝亭却如一尊肃穆的石佛,纹丝不动,闭目养神。他暗自感谢多美子冒险求助,并希望苏子勤的人能早点到来。

  当天晚上,苏子勤带领七八个干练的探员,悄悄翻墙入院,很快就制服了日本浪人,连同多美子一起,捆了个结结实实,顺利地把铁宝亭解救出来。

    

  将军决策

  

  原来,马鸿逵回到宁夏,把洋行抵押品目录、底价和铁宝亭测算的买价与将来出售估价一齐交给父亲马福祥,说出铁宝亭建议双方合伙、让马家占大头的设想。并转告说,只要马氏父子能拿出一定的本钱,他就能联络各地古董珠宝商和收藏家,保证这批抵押品绝不能叫日本人拿走一件,将来只卖给中国收藏家,还能赚上一点钱。这笔生意,双方可以单独立账,待售出后,可按马氏父子同意的比例分成,一定让马家得到大头。马福祥毕竟老谋深算,觉得牵涉到皇室珍宝和动用大笔银钱,事关重大,生怕马鸿逵吃不透内情,就让宁夏银行行长石千里仔细核算了一遍。马福祥一行人又亲自来到京城,对于洋行抵押宫藏,不仅反复看过目录清单和估价,还大胆提出要和石千里、马鸿逵一道,扮成铁宝亭顾问,再到洋行亲自过目。

铁宝亭高兴地一拍脑袋说,吃姜还是老的辣,就冲这一条,马老就没把我铁某人当外人,这是帮我掌舵呀,我还真得借您老的一双法眼,一定乾坤。

铁宝亭与石千里有些旧交,见了面心中异常高兴。但石千里佯装与铁宝亭初次会面,暗中示意他不要轻易透露俩人的关系,以免马氏父子产生误会,这样不仅便于他暗中协助玉成此事,也方便今后双方继续往来。铁宝亭默默点头,从心底里佩服石千里办事成熟老练。

马福祥等人在洋行亲眼看过抵押品,几乎落泪,归来之后,独处密室沉默良久,又像孩子似的痛哭失声。窗外的人都大吃一惊。铁宝亭心里当然清楚,作为清廷忠臣,马福祥毕竟是“吃皇上俸禄”长大的老前辈,如今眼看“圣上”穷得不得不抵押借债,又无力赎回,宫中珍藏竟然变成了洋行死当,心中自然悲伤至极。

哭罢,马福祥和马鸿逵、石千里秘议了一番,又把铁宝亭找来商量。马老将军问:宝亭,你打算动用多少银元办成这件大事?

铁宝亭说:仅收购这第一批抵押品中的精品,作为顶梁柱,起码也得有个三五百万块大洋垫底,将来要是卖给海内收藏大家,准能有赚头。

马福祥斩钉截铁地说:不!咱们先不说卖,先把它统统买下,我要你先联络京城几位珠宝古董业巨头,和咱们联手,来它个照单通吃!由咱们扛着大头,一样也不许拉下。皇上的宝物都是圣品,洋行不是要钱吗,咱砸锅卖铁也给他钱,决不能让外国人买走这些国宝!

铁宝亭听到“通吃”两个字,喜出望外,真想不到,马老将军虎老雄心在,竟能有如此的魄力,他登时激动得热泪盈眶,哽咽着说:老将军既然对国家如此忠心耿耿,实在令晚生佩服得五体投地,要是您有这个决心,晚辈在您的指点下,一定把这件事办得圆圆满满。

马福祥越说越兴奋,说:只要是忠心保国的事,咱们就不能有半点含糊。当年八国联军的炮火厉害不厉害?可为了拱卫京师,我带着陕甘子弟兵,豁出命来勤王护驾,日夜兼程,千里迢迢赶到北京迎战洋毛子,从廊坊一路打到前门楼子底下,豁出老命跟他们拼。我在廊坊设下十八道防线,打出了著名的“廊坊大捷”。后来,又在前门楼子底下血战洋鬼子。我老马家亲生骨肉在洋鬼子枪炮中一连倒下了5口,剩下的人仍然连眼皮也不眨,继续跟鬼子死拼。我身上几处挂彩,血把衣服都湿透了。我想大概是真主叫到了,我该“走”了。可刚要闭眼,只听冥冥之中真主厉声说,我不准你走!你背靠紫禁城,护佑着圣上,我给你个“口唤”,你得保护着圣驾平安无事,不然你就是死了也得下“多罪海”(穆斯林对地狱称呼),不准进天堂。结果,蚂蚱似的枪炮子弹就硬是打不死我。我一个眼泪疙瘩没掉,硬是从死尸堆里爬了出来,顶着枪林弹雨断后,率领着咱穆斯林弟兄们且战且退,一直把圣驾护送到西安,到底圆了真主的“口唤”。后来皇上赏了咱黄马褂儿,连太后老佛爷也夸奖咱,说“回回军”还真是咱们大清朝的大忠大义之师哩。如今,小日本又想乘人之危,来抢咱们的珍宝,咱一件也不能让他拿走!

  

  马氏父子当即表示,愿意支持铁宝亭,所需资金,以家产资财做担保,由宁夏银行根据德元兴购物需要,适时贷给。这批珍宝将来只能售给中国人,绝不准卖给外国人,德元兴如能按时付给宁夏银行利息,还可继续借款,初步定为贷款500万块银元,年利5厘。如继续借款,有马将军担保,可以再次贷给500万。

铁宝亭立即联络同行中的领军人物,把皇宫抵押宫藏珍宝清单合盘托出,由各家相互切磋,大家协力分头购买,并且协商一致:这批宝物一旦到手,将来只许售给国内收藏大家和富人,不许售给外国人。这样既减轻了铁马两家的资金压力,也博得同行的一致好评。大家择日看货,标明了自己选购的珍品,心里有了底。他们深知铁宝亭为人秉公办事,公推他作为谈判代表,对洋行统一口径。铁宝亭打算,所购回的宫藏珍宝,暂且妥善存放,徐徐售给国内收藏家一部分,其他大部分,要看局势的发展,再作定夺。

当晚,铁宝亭设宴款待马氏父子和石行长。饭后,铁宝亭另约马氏父子单独会面,说明与同行联手的进展情况。马福祥很是赞成。铁宝亭提议:凡是由此笔贷款经营的皇宫抵押品,将来售出如果获利,双方按二八合伙,马家占大头。双方客气了老半天,最后,还是马福祥点了头,说:宝亭出了大力气,你虽只占两成本钱,但我不能让你吃亏,让你实占五成股份。如若获利,马氏父子最多只要五成红利。但对这批珍宝,我暂时一件不取,以后如有上好的珠宝古董,请给留几件,折成市价,在红利中冲抵。所得红利,也全都存在你德元兴账上,听候调遣。马福祥继续语重情长地说:小铁巴儿,你就放心吧,从今往后,咱们的交情还远着哪,说不定以后老夫一家请你帮忙的地方还多得很哪。

铁宝亭激动万分地说,既然马老将军对晚生如此厚爱,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啦,我只有一句话: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也绝对不能忘记马老将军的恩情,只要马老将军和鸿逵兄弟一声召唤,我铁某人一定为马氏家族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再生枝节

  

  有了大笔银元做后盾,并与同行联起手来,铁宝亭再同洋行谈判就更有底气了。花旗、汇丰两家洋行共同商定,为统一谈判口径,由汇丰洋行首席执行官米切尔做为洋行一方的全权代表,与德元兴经理铁宝亭为代表的买方进行谈判。各方原则同意,由德元兴等商号按与洋行商定的售价分两次付款,收购全部皇宫抵押品后,货款两清。

在北洋政府财政部做事的马明才很快透露了一条消息,说:不少外国商人闻讯赶来,都想说服洋行,先行买走一部分抵押精品。尤其是日本山田株事会社的胃口最大,也最为急迫,已经提出,要按中方相同的价钱和各行提出的其他条件,照单全收,并已由日驻华大使出面大力斡旋,做了不少手脚,大宗国宝已经危在旦夕。马明才表示,除由他在内部巧妙周旋,散布日本商人工于计算,不好打交道,力阻日商染指国宝外,还需要请铁宝亭多想些策略,与洋行的日本商人斗智斗勇,要坚定地表明,资金已经备齐,要买就全部照收,如果被外国人抢先买走一部分,哪怕就是买走一件,我们也就不打算再买了。

铁宝亭来到汇丰洋行,对米切尔打开天窗说亮话,表示,这批抵押品,洋行虽有处置的自由,中外商人都可以自由购买,但德元兴等商号的条件是全部买断,分两次结清货款,外商如有这个条件,也可有购买的资格。但有一条,如果有人抢先一步挑挑捡捡,哪怕只提前买走一件,德元兴所代表的中国一方也就就此罢手,一件也不再购买了。

  山田得到消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上次绑架铁宝亭失手,他已经被东京方面骂了个狗血淋头,懊丧不已。东京方面现在又频频来电紧催,要他下狠心采取非常手段,非把这批中国国宝买到手不成。这天,他亲自来到洋行,出示了一张500万元的转账支票,说山田株事会社愿意出最高的价钱来购买这批抵押宫藏珍品,这是第一笔预付款项,要求紧急约见汇丰洋行首席执行官米切尔先生,当面递交预付定金。恰巧米切尔有事外出,碰到马明才安排的“内线”当班。“内线”表面热情接待,沏茶倒水,满脸赔笑,虚以周旋,暗地里却严密封锁一切消息,借故拖延时间,打算用美色和烟茶稳住山田。弄得山田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急火燎,咬牙切齿,如坐针毡。

山田也是个消息灵通人士,他很快就在东交民巷的一家使馆中找到了米切尔,并于当晚在六国饭店请米切尔共进晚餐。席间,山田一再暗示:这笔买卖一旦做成,除付给米切尔相当可观的“回扣”之外,今晚就要给米切尔一点意外的惊喜。

晚餐之后,山田用汽车把喝得晕头晕脑的米切尔带回自己寓所卧室,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一个叫美竹子的日本艺妓将门关紧,立即载歌载舞,竭力劝酒。当米切尔烂醉如泥时,她便脱掉睡衣,露出万种风情。米切尔将美竹子拥入怀中时才发现,对方不仅是个妙龄女郎,性感十足,而且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顿时兴奋不已,把上峰的警示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花落谁家

  

  米切尔做梦也没想到,从六国饭店到山田寓所,大使馆的密探一直在暗中跟踪和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因为他们已经接到线人秘报,说米切尔与山田有不正当往来,已经危及洋行商务活动的正常进行。而山田的目的是贿买北洋政府中的政要和洋行中的决策人,以扼制英美在华利益,达到最终控制和夺取宫藏珍宝与中国市场的目的。原来,这消息分别来自马明才和苏子勤的两份内容相近的秘报。第二天,当米切尔正为昨晚的销魂之夜和能与美竹子结为红粉知己而自我陶醉的时候,突然接到通知,要他去大使馆“述职”。

  当他在大使和商务参赞手中看到国内总部发来的绝密电文,顿时目瞪口呆,电文上写着:“……兹恳请驻华大使先生阁下派员协助,全权调查米切尔先生最近与日本商人频繁交往之详情。米切尔先生应负责对他个人的行动如实向使领馆官员作出合理解释,不得隐瞒事实真相……”米切尔羞愧地低下了头,他知道此刻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了,他在中国的任务已经结束,即将卷铺盖回国了。此时此刻他才明白:美竹子的温柔多情是一颗多么可怕的定时炸弹啊。

接踵而来的电报中,国内总部正式通知米切尔立即移交工作回国述职。再次谈判中,洋行新任主管根据国内总部的指令,决定不再理会山田一方,本着尽快收回本息的原则,很快就在销售合同上与铁宝亭和各方代表取得一致意见。各方签约后,纷纷按事先看好并商量定好了的计划,有条不紊地清点自己选中的皇宫抵押品,交付定金。铁宝亭立即交付300万元预付定金,并指导下人将抵押品分门别类,登记造册,随后打包装箱,贴上封条。其中,铁宝亭、马鸿逵一方共买下58箱,共计259件,总计885万块银元。计有:

字画29件:其中名品有隋朝展子虔《游春图》、唐杜牧之《张好好诗》、西晋陆机《平复帖》、宋范仲淹《道服赞》帖、蔡襄《自书诗册》、黄庭坚《草书》、韩干《照夜白图》等等。

玉器53件:其中名品有明陆子刚制青玉卮等玉器19件、御用羊脂玉玉玺一件、田黄印章15方、鸡血石印章8方、明角瑞形青玉熏炉一对、白玉龙鱼式花插一对等等。

古董81件:包括宋代钧窑、哥窑、汝窑瓷器30件;明万历、成化及清康熙、雍正、乾隆等朝代官窑磁器51件。

珠宝96件:祖母绿宝石8只、翡翠项链5挂、翡翠首饰15件、钻石首饰9件,金银首饰39件、金银摆设5件。金蝉玉叶饰件等10件。

  1948年,铁宝亭应马鸿逵之邀南下为其“铺路”,所携带的、准备送给蒋介石的一方羊脂玉玉玺,便出自这批宫藏。

  其他同行也各有所得,都感到称心如意。报纸立即刊登消息,铁宝亭和德元兴在同行心目中,已经成了珠宝古董界举足轻重的领军人物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