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戴旭专栏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戴旭对话美军官:美霸权主义显露无疑

热度301票  浏览2770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28日 02:49

(一)

王文:中美关系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戴旭:我一直有一个感觉:中国美国无论是谈判、合作或对抗、战争都是公开的,中美都是大国,我喜欢这种直截了当方式,很敞亮,很痛快。不玩阴的,不搞其他的小动作。美国包围中国,对中国搞空海一体战都是公开的。中国反对美国强权政治,也不含糊。不像日本对中国,也不像日本与美国,经常搞战略偷袭。这就是在某些事情上,中国普通民众会对美国很生气,但内心并没有仇恨的意思,原因就是我刚才说的,大家都非常痛快。你说不行,我们就上来打一仗,打完仗后大家都可以谁都不理谁,过一段时间我们再合作。中美之间,是两个堂堂正正的大国之间的问题和矛盾,我认为无论是在国家层面上,还是军事层面上,中美都应该开诚布公地把问题摆出来进行沟通与交流。相比于日本,美国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对手,它喜怒都在脸上,不会在军事上暗算你。

王文:美军是怎么样定位中国这个对手的?

马伟宁(Brendan S. Mulvaney, 美国海军陆战队决策参谋部主任、中校,美国知名“中国通”):一般来说,我们对中国的首要问题就是驾驭不够,大多数美国军人真的不太了解中国现在的情况。中国发展那么快,花了那么多钱搞军力现代化,让美国老百姓和军官们有点儿不舒服。我们媒体经常说,“啊,他们军费增加了百分之十几、二十几。”看了报道的大多数美国军人都不会去想,中国军费的起点其实很低,需要防御的内容很多等等,所以我们与中国真的没有足够的交流与了解。在这方面,我们比较了解欧洲、俄罗斯,我们看中国与日本的想法方面也完全不一样。尤其是当美国设立某个军事目标,但是中国却不是那样时,误解会更大。举一个例子,1996年台海危机时,我们派了两航舰母到台湾海峡,其中有一艘叫“独立号”,但对中国人来说,“独立号”就被误解为国防部给鼓励“台独”的一个信号,但那只是我们驻在日本、离台湾最近的航母而已,我们没有那个想法。这样的例子还很多,所以中国与西方之间要有多一些互相了解,减少不必要的误解。

王文:我看过一本叫《五角大楼的新地图》的书,其中有一章讲到,五角大楼里贴了一个寻人启事,即寻找敌人。谁是美国的下一个敌人?

马伟宁:寻找敌人是各国军队的责任。军人必须保卫他们国家的未来,应该发现下一个敌人、冲突在哪儿。美国现在是唯一的最强国。我们最大的危险就是实力第二的国家,而这恰好是中国。在冷战时,我们的目标是苏联。那时,我们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好,有共同的利益,想方设法合作。现在冷战结束,俄罗斯的实力变得马马虎虎,实力第二的国家变成了中国。所以我们军队里有人将中国视为敌人,是比较自然的事。中国军人或许也会这样,谁要威胁中国,谁就是敌人。这个敌人可能是日本,也可能是越南,也可能是印度,但最大可能性是美国,因为美国是实力最强的国家。我的个人的观点是,虽然我们美国不会干涉中国内政,也不想与中国冲突,但中国解放军会觉得美国有可能威胁中国了。找威胁,实际上就是军人的生活与工作。

戴旭:美国人是一种对抗性的思维。他不看你有没有这个意图,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力量。只要你实力够了,它就认为你可能会和我对抗,会成为我的敌人,所以,美国不仅在寻找敌人,它还在塑造敌人,迫使他人成为敌人。但我要给马先生的建议是,判断对方对自己是否有威胁,除了实力以外,还有一个意图因素。也许他实力强大,可是他愿意和你做朋友,那么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他当成是敌人呢?但美国不管这个逻辑,它认为他想打我,但他实力不行,那我就可以不管他,但你实力很大,那我就要压制你。这符合美国一贯的思维,但不符合自然界的基本常识。自然界的常识是,水牛的体积很大,但它是无害的;毒蛇的体积很小,但它是有害的。一百多年前日本在历史上经济实力远远不如中国,但对中国伤害最大的就是日本。不能说它没有力量就不能做坏事。纳粹时期的德国也是如此。美国的这种思维,是导致“911”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本拉登的基地组织连个政权也没有,就几个公司,有什么实力?它对美国的实际伤害比一个国家大多了。

所以,美国在思维方式上已经冤枉了中国,他把中国向着敌人的方向一直在推,推到中国不得不走到它的对立面上。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来,中国在各个层面都对美国比较友善。说实话,中国不愿意和美国对抗,但美国现在这种做法,基本上是不想了解中国人的想法。中国实力超过日本,不过从去年刚刚开始且只在GDP层面,此前半个多世纪日本一直比中国强。但美国却一直散布中国威胁论;中国GDP刚刚超过日本一年,美国就以防范中国为借口,马上搞一个“空海一体战”,和日本、印度和东南亚国家搞各种联盟,包围中国。中国在明朝的时候拥有美国今天的海军地位,但中国没有攻击日本也没有像西方一样征服全世界。近几百年年来,太平洋上都是欧洲、日本和你们在兴风作浪。从历史上说,中国是最爱好和平的国家,现实中中国也是一个非常想要和平的国家,但美国并没有想要了解中国意图的意思。你们为什么不去了解中国呢?

马伟宁:在日本方面,经过了敌对的二战状态后,我们基本上认为日本不会威胁美国了。我们一直有驻军在日本,这成为一个杠杆。并不是说控制他们,而是我们很了解日本要做什么,而且我们也在一方面限制他们。在这方面,他们GDP不管多大,在宪法里是限制他们的军事发展的。尤其是我们不用在军力上太担心日本。如果他们突然要让我们军队离开,然后要发展他们自己的军队,那可能就会有一个新的美日关系,日本也就变得令人担心。另一方面,在对抗方面,也有可能是文化问题。因为在美国看来,竞争不是一个不好的事情,因为大多数竞争者会让双方做的更好。所以如果说美国和中国有竞争,或是对手,不一定就说中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只说,中美两军关系未来不确定,但美国与日本的关系很确定。以前我们曾说过,越南是美国的敌人,但我们从来没有说中国是我们的敌人。

王文:那么现在中国第二了,照你刚才的逻辑,中国会慢慢变成美国的敌人了。

马伟宁:对。因为美国是第一,一直要维持他们的位置,没有一个国家,比如说以前的中国是亚洲第一,他们不是把这个地位传给别的国家,没有一个国家在历史上把第一地位送给别国。这个很自然,所以美国就是第一,我们肯定不希望第二超过我们。

王文:那中国成为敌人的可能性有多大,一方面,美国没有说中国是敌人,另一方面,又认为中国实力正在赶超美国,不得不逼中国成为敌人。

马伟宁:的确是不得不,但我们不能否定,美中两国有很多共同利益,也有很多地方我们没有什么共同利益,所以很可能会发生一些的冲突,但管理冲突的可能性最重要。如果管理不好,那就可能成为敌人,如果我们去想办法管理这个冲突,那是可以避免。因为我们在共同利益上的合作,有很多事情是符合我们两个国家的利益。我们不可能避免下一个冲突,现在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发生时,我们应该想很好的办法来管理。如果管理不好,可能冲突就会放任,引起非常大的恶果。

王文:戴旭兄认为中美之间成为敌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戴旭:在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和马先生进一步探讨美国把中国列为对手的这个理由。不仅马先生代表的美国军方人士这样认为,美国的一些学者和外交官也这样认为:为什么我们美国要来包围你呢?因为你强大了。实际上,根据美国近二十年的做法,这个逻辑是说不通的。在近二十年当中,伊拉克、利比亚并没有美国强大,它们并没有威胁到美国,美国为什么要打它们呢?事实是,只要觉得美国看谁不顺眼,认为它损害了美国的利益,或者这个地区很重要,美国就会把它拿下。美国有一个征服全球的战略和管理世界的思维,它像帝王一样巡视天下。也就是按照这个逻辑,美国在对中国进行角色定位。共同反苏联的时候,共同反对恐怖主义的时候,美国觉得中国对它有用,所以把中国当朋友。现在苏联和本拉登都没有了,美国觉得中国没什么用了,就开始找中国的碴,想把中国列为敌人。这与中国GDP第二没有直接的关系。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第二不过就是去年,之前这10多年,美国做的事情也一直是在包围中国,也一直对中国做非常不友好的事情。美国对于中国,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中国并入它自己设计和领导下的一套国际体系,像日本一样,不想让中国有太多的独立自主性。但中国不是二战战败国,中国有自己的民族利益和国家目标,有自己的价值观,不可能像日本那样做美国的小跟班。所以,这就是马伟宁先生一开始说的,美国感到不好驾驭。它把中国当一辆车或者一匹马,想驾驭。这就是问题的根源和矛盾所在。当它觉得中国GDP大了,它觉得更不好驾驭,所以,美国就一步步采取了遏制和对抗的举动,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由于会引发中国的反对和反弹,它又暗示自己是正确的,于是变本加厉加速加大对抗,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按照这样一种美国思维方式,恐怕中美关系是没有办法乐观的。正常情况下,美国如果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GDP第二,它不放心了,那么双方可以在各个层面上进行交流。但现在美国根本没有做任何交流,上来就搞空海一体战,而且特别点明主要是对中国的,它调动军队,在中国周边搞演习,部署各类部队,研制先进兵器,真是日新月异,每一天都不一样。由于美国持这样一个姿态,日本现在的态度忽然蛮横起来,还有越南和菲律宾也非常嚣张。整个亚太地区都被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东移带动了,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网站评论说,“无休止的领土纠纷,再加上韩国和中国对日本20世纪上半段帝国主义行为的历史记忆,使得亚洲当前情况跟1914年一战之前有一些有趣的类似”。“一战”的情况尽人皆知,虽然战争是在欧洲发生,但美国最后介入了,中国名义上也介入了。

马伟宁:的确,“回归亚洲”的这个政策,我个人认为美国应该有一些解释和外交沟通。我个人认为,不能代表我们军队看法,这是错误的做法,因为如果这个就毁掉两国的交流和造成错误的理解。因为我们没有很好的解释,很容易让中国有一点害怕。

戴旭:马先生说这个话非常好。在台湾问题上,中美建交时就把这个问题已经说明了,说以后美国会逐年减少对台军售,中国也知道了,美国屡次卖台湾武器,尽管美国后来并没有遵守约定,出现过争端,但始终没有引起过重大的国家对抗问题。那是沟通的结果。现在美国做的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沟通,突然一个行动、连续几个行动以后,那中国肯定会有本能的自卫反应。如果中国不跟美国沟通,把军队调到古巴,调到加拿大去,你美国的反应会如何?中国现在温和得多。

顶:41 踩:36
【已经有224人表态】
43票
感动
26票
路过
16票
高兴
28票
难过
32票
搞笑
25票
愤怒
23票
无聊
3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中国网友
2012-09-03 10:37:35
戴旭专业水平低下看不到中美之间内部派系之间的争夺包括广隶们谋划的政变!也看不到中国或美国国内党内的斗争的激烈与跨国的联合斗争!戴旭专业上很近视很愤青喜欢被利用!中国的军事大跃进始于2010年底!俄罗斯的军事大跃进则刚开始!霸权主义是什么,金牌第一不是霸权主义!众所周知,中美都是人权恶劣的国家!中国现在的外交政策软弱本质上在于中共对国内民众没有信心!丢土失地是必然的结局!而这些都是提前死于1997年2月的邓小平的错,是邓小平选错接班人的缘故!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