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各国军事 >> 美洲军事 >> 阿根廷军事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阿根廷军舰因债务纠纷遭扣押 政府欲求助联合国

热度207票  浏览34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1月01日 19:14

  引言

  阿根廷“自由号”教学护卫舰目前停靠在加纳阿克拉市附近的特马港,加纳司法部门应美国NML资本公司诉求对军舰实施查扣,要求阿政府偿还3.7亿美元的违约主权债务。阿政府以军舰享受豁免权为由要求加纳予以放行,当地一名法官判决驳回了阿方请求,并要求支付2000万美元保释金,否则将无限期扣押舰只。阿根廷政府随即派遣代表团前往加纳斡旋,至今未有任何进展。

  训练航行突遭扣船

  “自由号”是今年6月2日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启程开始为期六个月的第43次训练航行的,此次计划航线是环太平洋航行,加纳是此次航程的第11站。之前的航行一切顺利,到达委内瑞拉时还受到了演奏阿根廷国歌的礼遇。到访葡萄牙时,舰上官兵受邀在当地踢了一场足球友谊赛。因此,当“自由号”到达加纳的特马港时,船上220名船员以及110名学员正等待着当地人的热烈欢迎,没想到迎接他们的却是一纸诉状以及扣船的裁决。

  事件的缘由还得从2001年说起。由于阿经济持续恶化,阿政府宣布停止支付其价值达810亿美元的主权债务,此举致使阿主权债券的市价一再下跌。风险偏好投资者见有机可乘,以几美分的低价购入阿主权债券。此次事件的主角,美国埃利奥特资本管理公司旗下的NML投机基金公司在这一时刻大量低价收购阿根廷国债。同年,阿根廷政府因无力向债权人支付债款,提出进行债券互换,这一举措导致债券持有人蒙受近65%的损失。2010年,阿根廷政府再次向未在第一轮进行互换的债主提出新一轮的债券互换。前后一来,有93%的债权人接受了债券互换。但埃利奥特公司坚持要求阿根廷政府全额偿债并付清到期利息。经纽约法院裁决,埃利奥特公司有权向阿根廷政府索偿10亿美元的债款。然而,阿根廷政府在有能力支付的条件下拒绝还债。因为如果政府满足该对冲基金公司的索款要求,必定会使本来已经接受债券重组的债权人据此以更充分的依据对政府发起索款诉讼。

  目前,加纳法院要求阿根廷政府至少交纳2000万美元的保证金才能放行“自由号”,否则NML公司就将其变卖用以抵债,同时阿根廷每天还得向加纳缴纳5万美元的停泊费用。

  NML盯上了自由号

  在“自由号”起航之前,一封阿根廷外交秘书处发给多名政府高官的文件就警告说,“自由号”有可能在欧洲国家诸如德国、比利时、意大利或法国等地港口遭到扣押。此前“自由号”一直在南美地区巡航,就有媒体指出其意在“躲债”。

  一位知情者透露:“目前NML公司已经赢得了五项裁决,但问题是即使赢得了官司,也没有任何抵押资产以执行裁决。所以NML的律师选择了在加纳打官司,就是因为那里有阿根廷的财产——自由号。”此前NML公司早已盯上了“自由号”,一直追踪它的行程直到确定其要停靠加纳。

  虽然阿根廷与加纳贸易来往不多,目前在加纳甚至还没有派驻大使,但是此前两国关系一直不错。此次发生的事件令阿根廷政府倍感意外。

  阿根廷国防部长普里塞利在一份写给加纳最高法院的声明中说:“自由号此次是应加纳官方正式邀请前来访问的。”他还强调:“自由号每年环游世界航行的重要意义就是增进与诸如加纳等国的友好关系,任何限制自由号的行为都会破坏官方既定的计划并影响舰艇的训练任务。”

  然而对此加纳却不买账,加纳最高法院的判决仍然支持了NML公司。“自由号”护卫舰被加纳扣留时,阿根廷外交部就发布公报称,“自由号”是在执行军事任务,应具有外交豁免权,因此不得对其进行扣押。但由于阿根廷和加纳都不是《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的成员国,因此,“自由号”战舰的“外交豁免权”并不会影响加纳当地法院的判决结果。

  阿根廷称决不低头

  对于NML公司的行为,阿根廷政府立场十分强硬。阿总统克里斯蒂娜表示:“阿根廷绝对不会对敲诈我们的秃鹫基金低头。”她还说:“他们虽然可以控制我们的自由号,但是他们永远不会夺去阿根廷的自由、主权和尊严。”

  克里斯蒂娜在批评扣押舰艇事件的同时还再次强调了阿根廷绝对不会与债权人谈判。她说:“只要我当一天总统,他们就无法剥夺我们的自由”,她还称这种扣押舰艇的行为“触犯了所有的国际法”。阿根廷政府猛烈抨击“自由号”被扣押一事,声称“这是肆无忌惮的金融家所玩的阴谋”,“违反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有关外交豁免权的规定”。

  阿根廷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贪婪的基金在攻击阿根廷共和国方面又跨越了新的界限”,而NML是一只位于避税天堂的贪婪基金,试图让阿根廷全额支付2001年违约债券来获得“高利贷式的收益”。

  阿根廷外交部称:“不向贪婪的基金所主导的国际和国内勒索事件让步是总统费尔南德斯克里斯蒂娜做出的决策,本国政府将继续在不同场合谴责这些基金,包括在二十国集团、联合国和其他多边国际组织里。”

  面对阿根廷的强硬态度,加纳多少有些无奈。特马港管理部门的劳伦斯就说:“自由号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它现在停靠的泊位是供本地船只卸货的,我们现在没法使用这些泊位。”

  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阿根廷政府对外态度强硬,但是对内的追责早已开始,目的就是找出谁应该对失去“自由号”这一事件负责,因为按照原定计划,“自由号”本应停靠在尼日利亚,也就不会产生如此变故。目前已经有多人受此事件牵连。

  阿根廷总统府本月15日发表简短声明,宣布海军司令卡洛斯阿尔贝托帕兹上将离职,没有说明原因,但显然与此事有关。

  国防部同一天声明,前海军司令阿尔弗雷多马里奥布兰科上将正接受停职调查。他以“行动原因”为由,更改航行路线。海军秘书长路易斯冈萨雷斯上将也受到了相同处分。

  18日,阿根廷国家战略军事情报局局长蓬特奥利韦拉迫于压力宣布辞职,也直接与此事有关。

  寻求联合国的帮助

  25日凌晨,281名船员搭乘法航飞机回到了阿根廷。为什么选择法航而不派专机去接人呢?因为阿根廷政府担心派本国航空公司飞机去接船员,飞机也有可能被加纳扣押。回国时,大部分船员情绪低落,还有人眼含泪水,这一事件不仅让全体船员、甚至令整个阿根廷蒙羞。

  目前包括船长在内还有44名船员坚守在“自由号”上,维持着舰艇运转,但是他们的状况令人担忧,阿根廷政府指责加纳政府在判决生效后拒绝给“自由号”补充燃料以维持船上的电力供应。

  为了尽快解决此事,阿根廷希望联合国出面斡旋。阿根廷外交部长黑克托尔齐默尔曼22日在纽约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会晤时表示,希望联合国出面斡旋解决阿根廷“自由号”教学护卫舰被扣加纳事件。

  当天,齐默尔曼率团分别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安理会本月轮值主席、危地马拉常驻联合国代表罗森塔尔举行会晤,希望联合国敦促加纳遵守国际法特别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立即无条件放行被扣军舰。

  齐默尔曼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会晤中潘基文专门询问了被扣军舰上水手的状况,并“接受了阿根廷提出的斡旋建议”。罗森塔尔则表示,联合国“支持在国际法框架下解决问题”,安理会将“密切关注此事进展”。

  但是,由于阿根廷和NML公司态度都非常强硬,短期内任何一方都很难做出让步,所以剩余船员以及“自由号”可能会长期滞留在加纳。

  赤字财政害了阿经济

  阿根廷经济在上世纪初曾经有过辉煌时刻。在一百年前,阿根廷的财富总值曾位列全球第八,仅在比利时、瑞士、英国等富国之后。1909年阿根廷的人均收入比意大利高50%,比日本高几乎两倍,是邻国巴西的近五倍。但是到了20世纪,阿根廷的财富水平直线下降,到2000年,阿根廷人均收入还不到意大利或日本的一半。

  为什么如此辉煌富有的国家落得今天的地步呢?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阿根廷作为一个牛肉和粮食的出口贸易大国积累了大量财富。但是到了二战后,从前的“穷国”德国、日本、韩国逐渐转向以工业出口为主导的贸易模式,已经工业化的发达国家对农牧产品的需求下降,导致阿根廷出口困难,农牧业出口受到沉重打击。这是导致阿根廷经济下滑的外因。

  内因方面,阿根廷国内政局长期动荡,政府更迭频繁,经济政策缺乏连续性,发展速度趋于缓慢,甚至徘徊不前。1982年爆发债务危机以后,阿根廷经济愈加恶化,多次处于衰退状态。l983年2月接替军政权的激进党政府在总统阿方辛领导下,试图稳定形势,虽在短期内取得一定成效,终因问题积重难返,以及不利的国际国内条件而宣告失败。到1989年中期,阿根廷陷入历史上空前深刻的社会经济政治危机之中。

  自从1991年实施《自由兑换法》以来,阿根廷的经济已经稳定下来。它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名列拉丁美洲榜首,并在世界范围内跻身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最高国家之列,与此同时它的通货膨胀率已从1989年的5000%下降到1994年的4%以下。然而,这些改善掩盖了一些主要的社会后果:失业率超过12%,资产重组的结果改善了经营状况,但却是以相对较高成本的劳动力为代价的,这成为阿根廷经济发展的巨大隐患。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阿根廷形成了以赤字财政和借债发展的政策路线。阿根廷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普遍实行赤字财政,滥发货币,过度举借内外债。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2001年危机爆发。所以在2001年,NML公司看准时机大量低价购入阿根廷主权债券,为最近的扣船事件埋下了导火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