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揭密金门危机:驻台美军导弹部队“紧急行动”

热度41票  浏览4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放弃行动!放弃行动!”

太阳落山之后,昏暗的天空空无一物,一切都显得那样静谧。然而在1958年美驻台“奈基―大力神”防空导弹作战值班室里,却是另一番忙碌的景象,雷达显示屏上出现的任何一个疑点都会让人感到神经紧张。晚上八点整,B连的雷达操作员向火控指挥官鲍勃麦金托什中尉汇报发现了一个可疑物体, 房间里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

雷达屏幕显示一架从中国大陆起飞的飞机,正径直朝着台湾海峡飞来。

麦金托什不敢怠慢,立即打电话给营部防空指挥部汇报情况,同时通报了目标的坐标、高度、大小和航向。按照作战流程,负责火力控制的军官每分钟都需要汇报一次目标的状态。就在麦金托什向上级汇报情况的同时,B连已经进入了三分钟战斗准备状态,防空导弹也已起竖完毕,一旦大陆的飞机进入目标跟踪雷达的探测距离,将能够随时实施发射。由于“奈基―大力神”导弹的射程为75英里,而台湾海峡的宽度只有80英里,因此飞机从大陆沿海起飞到进入“奈基―大力神”射程,只需区区几分钟时间。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麦金托什不停地通过电话向指挥部汇报可疑飞行物的详细信息。该目标为一架双引擎轰炸机,航向是台湾首府台北。在当时那种特殊的历史时期,对不明飞行器实施攻击的条件非常简单。因为那些需要穿越台湾上空的己方飞机都安装有敌我识别器,而只要对方的飞机无法正确回复敌我识别码,麦金托什就有权力命令B连发射“奈基―大力神”导弹实施拦截。

为了这一时刻的到来,B连的士兵曾在美国的沙漠地带接受了为期半年的严格培训。目前,他们已经完全有能力操纵这种先进的防空导弹。“目标锁定!”搜索雷达操作员大声地汇报,麦金托什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液,开始进入导弹发射前倒计时。

突然,耳机里又传来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放弃行动!放弃行动!”也许是刚刚从惊愕中清醒过来,空军防空司令部突然意识到炮兵第71团第2导弹营下辖的B连将要引发一场台海战争。

空中管制人员事后解释说,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有那么一个“君子协定”,即在台湾海峡中央划有一条虚构的中间线(“戴维斯线”)。根据该“君子协定”,大陆飞机在越过这条线之后,应该在台湾拦截机到达之前退回到中间线一侧。但空中管制人员显然并没有向“奈基―大力神”防空部队通报“君子协定”的有关情况,因为他们尚未认识到这种导弹的远射程与快速反应能力。这次事件中,B连在台湾飞机升空拦截之前,就锁定了这架逼近的轰炸机,并开始发射倒计时。

“当轰炸机事件发生的时候,我正好在D连服役”,大卫康纳尔后来回忆说,“每一个火控舱内都有一个预警标图板。每当情况危急时,都是我通过耳机获知敌方飞机的方位、高度及数量等信息后,再亲手绘制在标图板上。大陆往往派遣米格-15和米格-17战斗机抵近‘戴维斯线’飞行,并在这条线附近突然转向,这有点像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当天,D连同样处于红色戒备状态,尽管我们拥有功能强大的目标搜索雷达,但由于这架飞机距离我们比较远,因此我们并没有发现和锁定目标,但能够听到耳机里人们焦急的谈话。当B连锁定目标之后,我们连的火控军官也非常高兴。我们是一个同心协力的团体,当然,所有的年轻军官都希望自己能首先发射“奈基―大力神”导弹。正当大家跃跃欲试之际,耳机内传来取消发射的命令。当时,我的耳膜都差点被耳机里传来的声音震破了。”

海峡危情

当轰炸机事件发生的时候,盘踞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仍占据着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同时蒋介石依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光复大陆”。在国民党败退台湾的过程中,他们仍然控制着距离大陆很近的三个小型岛屿(即金门、马祖和乌丘),并将其作为向大陆投送突击队员的基地。1958年,在朝鲜战争结束后的第5个年头,大陆决定炮击金门和马祖。在很多人看来,炮击金门和马祖似乎是中共收复台湾的序曲。由于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在1955年签署《台湾决议案》,实际上承诺了美国保护台湾的义务,因而美国似乎也将被拖入另一场亚洲战争。

很快,美国第7舰队再一次开进台湾海峡,并计划疏散绝大部分台湾岛上的驻军和美国公民。军人、战斗机、运输机以及工程建筑人员开始在岛上忙碌开来。尽管早在两年前,具有核攻击能力的美国“斗牛士”地对地导弹就已经部署台湾,但这时美联社又报道说,工程建筑人员已经加班加点进行施工,以便为新型地对空导弹――“奈基―大力神”修筑工事。

在美国国内,陆军防空司令部在一些大城市周围部署了体积硕大的“奈基―埃加克斯”以及新型“奈基―大力神”防空导弹。随后,美国还将“奈基―大力神”部署在欧洲、阿拉斯加以及韩国。与“奈基―埃加克斯”相比,“奈基―大力神”不仅射程更远,而且能够携带核弹头。

最初,这些防空系统的任务是保护美国大陆免遭苏联远程轰炸机的袭击,但是随着苏联逐步装备威力强大的洲际弹道导弹,这些系统的防护作用很快就显得捉襟见肘。但在那个连小学都进行防空袭训练、人人都在自家后院挖掘掩体的年代,这种导弹依然承担着非常重要的历史使命。

当时,部署在西海岸的陆军防空部队明显地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而准备装备“奈基―大力神”的部队也在德克萨斯州的弗特布利斯加紧训练。当时参加“奈基―大力神”培训的,既有刚入伍的新兵,也有经验丰富的专业军士,他们都认为当训练结束之后将拉家带口,随“奈基―大力神”部署到需要的地方。

登陆台湾

1958年8月,正当台海局势异常紧张的时刻,装备“奈基―大力神”防空导弹的炮兵第71团第2营的官兵已完成了在弗特布利斯的训练。这支部队是在第495防空导弹营基础上组建而成。第495防空导弹营原先驻扎在弗特布利斯,装备的是“奈基―埃加克斯”导弹,该营主要承担陆军防空炮兵学校的训练任务,并在内华达州接受过核武器方面的培训。8月份之前,第2营的官兵已接到部署阿拉斯加的命令,并且还被通知可以携带家属和家具。但在9月上旬,突然通知取消驻防阿拉斯加的命令,并被秘密告知将在不携带家眷的情况下调防远东。尽管该命令并没有指明究竟要去往何处,但是大家心里清楚目的地就是台湾。

经过研究,军方决定将第2营所有人员和装备,包括48枚“奈基―大力神”导弹通过海路运抵台湾。此前,一个高级顾问团已经先期飞抵台湾,与国民党方面商议装备接收的相关事宜。到达台湾后,该顾问团发现工程兵部队正在台北的西面加紧修筑四个发射阵地,这些发射阵地分布在台北市与台湾西海岸之间的小山脉上。一家美国公司正准备修建A连和D连的发射阵地,而B连和C连的发射阵地则在美军工程技术顾问帮助下,由国民党军的工程部队负责修建。

尽管《中国邮报》(台湾唯一的一份英文报刊)等报纸披露了“奈基―大力神”即将入驻台湾的消息,但军方拒绝对此进行评论。1958年9月16日,当炮兵第71团第2营的官兵乘上去西雅图军列的时候,弗特布利斯训练基地的指挥官萨姆 C.拉塞尔少将依然没有说出这支部队的去向。

在西雅图,第71炮兵团第2营的官兵登上了一艘名为“布雷克瑞吉”的海军运输船。该运输船原计划将一批士兵和武器装备从旧金山运往韩国和日本。如今计划发生变化,它首先要将第71炮兵团第2营的官兵运送到台湾,然后才能执行原先的任务。为了避免遭遇太平洋上的强台风“艾达”,运输船选择了一条北部航线。怎奈时运不济,无论“布雷克瑞吉”号如何小心,最终还是遇上了“艾达”。由于受到台风的影响,“布雷克瑞吉”号消耗了比计划更多的燃料,仅凭剩下的油料无论如何也到不了台湾,因此只得临时决定到日本冲绳西南部的那霸接受补给。

1958年10月15日,也就是在离开西雅图15天之后,“布雷克瑞吉”终于停靠在了台湾北部的基隆港。在基隆港,这些远道而来的官兵受到了美军军事援助顾问团代表和国民党高官的接见。随即,《中国邮报》也在头版对此事进行了报导:今天,不顾中共强烈要求美军撤离台湾的要求,美国第2导弹营登陆基隆,以加强台湾的防务。该导弹营共有官兵703人,他们所装备的“奈基―大力神”导弹暂时还没有卸船,但美军指挥官表示该营将在一个星期内具备作战能力。“奈基―大力神” 防空导弹重约5吨,能够摧毁现役各类飞机。这种导弹还能够携带一枚核弹头,其威力足够摧毁整个轰炸机编队。

该营的指挥官是伯纳德格林堡中校,他向记者透露该部队使命是确保台北的空域免遭敌方的入侵。他指出,“一旦发现敌机,我们就将实施摧毁”。格林堡拒绝透露是否已将一些核弹头运到台北,同时他也没有指明美军是否将会把这些武器转交给国民党军。

康奈尔回忆说,“我们乘坐的轮船在基隆靠岸,包括武器在内的所有装备器材也随同抵达。上岸后,我们立即登上了5辆载重2.5吨的卡车。一路上,中国人夹道欢迎。一些人手中还举着‘光复大陆’的巨大标语。这真是一个既让人感到兴奋、又让人感到忐忑的时刻。”康奈尔继续说,“第二天晚上,指挥官派遣三个士兵去看守装备,我是其中之一。那时候已经有中国卫兵在场警卫。我们盯着他们,他们也盯着我们,大家都一言不发。天色很暗,我们几个人都在心里祈祷黎明能快点到来。”

备战台海

卡车将“奈基―大力神”导弹营的士兵从港口运到营部所在地。在那里,他们一直呆到各连队的发射阵地全面建成。营部也是防空司令部的所在地,由几栋坚固的混凝土建筑组成,原为台军的一个军营。第一任营部参谋是塞缪尔格兰特,他后来在防空炮兵部队中发展得不错。不过当他初到防空司令部工作的时候,颇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格兰特说,“司令部位于台北西侧一座山的山麓,当时司令部的条件根本无法匹配‘奈基―大力神’导弹的自动化程度。我们当时使用人工标图板――这与二战时所做的事情差不多,绘图的军士站在透明的树脂玻璃后方,并反着笔划书写,这样站在树脂玻璃前方的我们才能够搞清楚他究竟写的是什么。房间里非常昏暗,仅有的照明工具就是两盏小小的台灯。我们就坐在树脂玻璃标图板前面,在空军为我们提供的标图板上绘制坐标,并密切注视着中国大陆飞机的起降情况。有时候大陆飞机会在普通航线上突然转向直飞台北,有时候也会抵近‘戴维斯线’飞行,不过他们往往在靠近‘戴维斯线’后就会立即掉转方向返回。”格兰特继续说“我们曾经遇到过几次险情。一次,一架从大陆起飞的飞机掉转机头直飞台北,在抵达‘戴维斯线’前,其航向几乎未发生一点改变。我们当时都很紧张,但后来证实它是一架从日本起飞的美军侦察机。”

随着各连队的发射阵地逐步建成,“奈基―大力神”导弹进入了实际部署阶段。其中A连部署在台北西北方向的淡水,B连和C连部署在林口机场(驻有一个美军电子侦察站)附近,D连部署在阳明南部。

B连的经历具有普遍的代表性。1958年10月11日,在铲平一座半山腰上的茶园之后,该连搬迁到此。当时,每个连都下辖一个发射排和火控排。每个发射排都配备有一辆发射控制牵引车和4个发射班,每个班都拥有3部‘奈基―大力神’导弹发射架。在部署后的几个月内,发射连也仅能从发射控制牵引车上手动发射导弹,原因是电缆太短,无法将牵引车和火力控制车连接起来。

火控排的任务主要是操纵“集成火力控制系统”,该系统包括一部搜索雷达、一部目标跟踪雷达、一辆火力控制车、一辆雷达车和一辆勤务保障车。各排都具备野战能力,装备运行所需的能量来自45千瓦发电机。营部通过防空指挥部负责各个连队的一切行动,并随时与空军防空系统保持通信联络,而空军防空系统则包括国民党军装备的F-86战斗机和美国空军的监视雷达。

导弹停放在一个坚硬的混凝土发射台上,上面还覆盖有防护帐篷。为了使这些武器装备免遭破坏,士兵们还牺牲了大量时间用来值勤警卫。一些连队执行的是12小时警戒制,即一天中有12个小时守卫,另外12个小时休息。在茶叶收获的季节,本地居民会穿越连队驻地采摘茶叶。为了防止农民随意穿越军事禁区,国民党当局动用了数百名劳力为各个连队筑起围墙。即便这样,警卫人手还是不够。麦金托什回忆说,“我们后来从临近的一个国民党师里借调了50名士兵,但他们都不会说英语,这使得我们在夜间查岗查哨变得异常危险。当你夜间走近他们的时候,听到的便是他们拉动枪机发出的‘咔―咔’声。当然,这些士兵的步枪上都早已装上了刺刀。他们非常忠于职守,因为如果一旦失职,往往都将会丧命。”

士兵们一般都住在帐篷里,可供12个人同时入住的班用帐篷搭建在木地板上,四周还有围墙,同时国民党还提供了办公桌、餐桌和椅子,这些家具都由菲律宾桃花心木制成。 军官们最先搬到8人帐篷中,同时还有一个能讲英语的服务生以供差遣,据说这些服务生是由国民党安全部门提供的。后来,军官们又搬到4人帐篷里。与原先相比,这里的条件大大改观。不仅拥有取暖的火炉和装有弹簧的床垫,而且还有衣柜、鞋柜和小桌子。这里还有发电机,不过没有通自来水。每天早上,服务生都会为军官们打来热水刮胡子和洗脸。台北物资供应所为美军官兵们提供罐头和新鲜肉类,而蔬菜、牛奶和面包都是在当地自行采购。

1958年10月22日,B连终于同意士兵们可以到台北转转。几天之后,台湾的雨季也到了。国民党方面为美军士兵们提供了橡胶雨靴。麦金托什回忆说,“穿这种鞋子在泥泞的土路上行走,粘在脚后跟的泥巴将使你增高六英寸,增重20磅!”

站在山顶,B连士兵能够看到从阵地一侧蜿蜒而过的小河,以及农民忙着收割水稻的丰收画面。有一次,麦金托什从直升机上鸟瞰台湾,发现该地区实际已经变成了一座要塞。“大多数旷野都被类似篱笆的竹林分割开来,从空中俯视,你会发现每排竹林后面都有一排散兵坑。不仅整个市郊布满了散兵坑,在市区的很多地方都修筑有混凝土碉堡。”

训练台军

“奈基―大力神”导弹营的士兵与当地人的关系处理得相当不错。在美国防空导弹部队部署台湾的后期,帮助培训国民党军使用“奈基―大力神”武器装备的时候,台军士兵也都非常尊敬这些美国老师。

正如许多人预见的那样,当“奈基―大力神”部署台湾并具备实战能力之后,美国就决定将这批武器装备转交给台军使用。发射连的每个战位上都有对应的台军官兵接受训练,同时还有两队人马及其相应的服务保障人员在弗特布利斯基地接受培训。麦金托什说,“台军的每名队员都经过精心挑选,具有类似美国中学的教育程度,但他们不会说英语,当然我们也不会说汉语,因此台湾方面还配备了翻译。由于操作舱内要容纳三名美军操作人员、三名中国学员以及一名翻译,这就使原本就狭小的空间显得更加拥挤不堪。在B连,美军操作人员很快教会了台湾士兵向左搜索、向上搜索、向下搜索、锁定目标等常用口令,并将翻译请出拥挤的操作舱。当然,当我们向学员解释更加复杂的操作事项之时,还是会需要他们的帮助。”

“台湾军人学习操作导弹系统的方式完全靠死记硬背,却不求甚解” 麦金托什补充说,“因此虽然他们学得很快,但一旦遇到难题就会手足无措。幸运的是,在我们离开台湾之前,他们总算搞清楚了究竟该怎么操纵这种武器。”

由于台军掌握操作技术的速度很快,于是归国问题便提上了日程。1959年8月,炮兵第71团第2营的大部分官兵登上了返回美国的“布雷克瑞吉”号运输船。炮击金门和马祖的行动仅仅持续了几个月,但海峡两岸的宣传战却一直都在继续,双方都互相发射塞满宣传材料的炮弹。台湾发射宣传炮弹的时间是周一、周三和周五,大陆发射宣传炮弹的时间是周二、周四和周六,周日双方都暂停这类行动。此外,双方都使用了高音喇叭向对方进行震耳欲聋的广播。今天,台湾并没有宣布独立,依然是中国的一部分。但由于台湾岛内台独倾向仍然存在,因此一些人担心这将点燃类似1958年那种一触即发的战火。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