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周边军事 >> 朝韩半岛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朝韩宣传战持续半个世纪 韩国喇叭声能传24公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环球时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109票  浏览18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08日 03:43

  5月24日,韩国士兵在首尔以北韩国-朝鲜军事分界线附近的扬口郡一个哨所内执勤。新华社/法新

  在近几天世界媒体有关朝韩对峙的紧张画面中,一些韩国士兵和半人多高的大喇叭在一起的照片尤其引人注意。自从韩国宣布从24日恢复中断6年的“喇叭宣传战”之后,朝鲜不断发出严厉威胁。美国纽约时报》称,喇叭宣传可能成为引爆朝鲜半岛冲突的几大因素之一。在朝鲜半岛停战后的近60年中,这类“大喇叭宣传战”是朝鲜最敏感的话题,被认为是美韩等颠覆朝鲜政权的最充分证明。有分析称这可能也是逼朝鲜不时“挑衅”的理由之一。中国社科院亚太所东亚问题专家杨丹志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美韩等对朝鲜一味采用敌对态度,可能会导致朝鲜选择的空间变小,而促使其出现激烈行为。”

  韩国大喇叭引发连锁反应

  从5月24日开始,韩国军方恢复了对朝鲜的广播宣传。美联社称,播出的内容包括韩国与朝鲜在政治、经济形势方面的对比、新闻以及西方音乐。韩国还将在南北军事分界线地区重新竖立起用于宣传的大喇叭和高耸的电子显示屏。报道称,重新恢复对朝喇叭宣传等是韩国恢复对朝宣传战的措施之一。韩国采取的这些行动6年前朝韩关系缓和时曾被暂停,此次重新恢复立即引起朝鲜的愤怒反应。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人民军前线中区指挥官当天发表公开警告称,“若韩国重开心理战的话,我们将直击扩音器。”

  韩朝双方的这种互相威胁让世界许多媒体担心,这可能成为引爆朝鲜半岛大规模冲突的诱发因素之一。《纽约时报》5月29日题为“朝鲜半岛走向战争的五种可能”的文章称,韩国恢复大喇叭宣传引发的连锁反应可能导致针锋相对的交火事件,甚至会使朝鲜炮轰首尔。

  韩国《朝鲜日报》称,那些喇叭一直是对朝心理战的最前线,夜深人静时声音可以传送24公里。报道援引一名军官的话说:“这些装置最让朝鲜军队头痛,因为它们对削弱军队士气显然有效。”目前,韩国军方已经开始播放对朝广播,但大喇叭和大屏幕尚未安装好,具体时间还要视朝方的反应进行调整。韩国统一部5月31日表示,对设置大喇叭宣传攻势“将在考虑各方面因素后再做决策”。据称,这些大喇叭和大屏幕需要重新购买和安装,需要四五个月的时间。

  曾经常驻韩国多年的《人民日报》记者徐宝康对《环球时报》说,韩国的这种高音喇叭实际上是一组喇叭阵,每组喇叭阵由48个近半人高的高音喇叭组成,一组喇叭阵大概有农村三间瓦房那么大。在军事分界线韩国一侧,沿线曾有94处大型高音喇叭和11个大型电子屏幕及各种宣传物。当然朝方当年的高音喇叭阵也不小,宣传气势一点不比韩国差。

  韩国媒体称,韩国对朝开展的喇叭宣传等心理战措施,以前由韩国军方联合参谋本部的心理战参谋部负责,主管是一名少将(相当于中国的中将)。该部门去年4月撤销,相关职能移交给了联合参谋本部作战参谋部的情报作战处,降为上校军官负责,下辖指挥、人事、情报、作战、军需、广播和媒体开发等8个机构。具体负责心理宣传的韩国部队以前共有3个连24个排,现在减少到2个连7个排。那些播音员一般都是在韩国步兵和女兵中选拔出来的,配合大喇叭宣传的还有20多名撰稿人,一年的预算约五六十亿韩元。

  朝韩宣传战搞了半个世纪

  韩国对朝心理宣传战从朝鲜半岛签署停战协议后就开始了,而心理战的核心———对朝广播则是从1962年开始的。韩国《东亚日报》5月30日称,尽管安装大喇叭等措施可能被推迟,但无论如何,韩国已经恢复了对朝心理宣传战。文章称,韩国此前对朝大喇叭播放“自由之声”广播,功效超过了美国“自由亚洲之声”,“这些广播节目将为朝鲜从内部崩溃做出重大贡献”。《东亚日报》还称,如果朝鲜敢向喇叭开火,韩国会将金正日的照片贴到喇叭上,然后将被打碎的照片用传单空投到朝鲜。

  除了喇叭宣传,韩国一些组织还大量向朝鲜发传单。在刮南北风的春季,韩国的一些民间团体经常将传单放在宽1.8米至2米、长12米的塑料气球中放上天,据称上面除了传单外,还有收音机和一些钱币。据称,仅韩国“自由朝鲜运动联盟”在过去7年间就向朝鲜发了3000多万张传单。《东亚日报》日前的一篇文章还引述一名负责心理战的韩国中校军官的话称,要不是卢武铉的阳光政策,韩国早就打赢了当年那场心理战,结果却功败垂成。

  朝鲜当然对此也不甘示弱。在三八线北侧,朝鲜军方经常选择播放一些民族和革命歌曲以及歌颂领袖金日成和金正日的歌曲。在2004年6月14日朝韩双方约定中止喇叭宣传前一天,《人民日报》前驻韩国记者徐宝康曾在分界线韩方一侧听过朝鲜的最后一次喇叭播音:“我们民族再也不能分裂下去了,分裂的悲剧必须早日结束”,“美帝国主义是我们痛苦和不幸的祸根,是阻碍祖国统一、我们民族不共戴天的敌人……”广播的结束语是:“让我们在梦寐以求、统一的日子里,相互拥抱,互洒泪水。”

  美国《信息世界》网站称,2004年后,朝鲜没有放弃宣传自己的心理战,开始了新一轮的网络心理战。平壤在网络上创造了一个新词语“我们唯一的民族”在网络上传播,用来培养反美情绪,激发民族意识。韩联社6月1日称,近来韩国网上出现了一些“‘天安’舰事件是捏造的”文章,韩国情报机构负责人表示,这是“朝鲜盗用韩国公民的身份证号码,在国内因特网上传的谣言”。

  为了宣扬自己的优越,朝韩双方还在军事分界线附近建“宣传村”。在韩国的最北部有一个村庄,名叫大成洞自由之村。村口距离军事分界线仅400米。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起,由于该村一些村民曾跑到朝鲜,韩国决定把这个村打造成自由繁荣的象征,利用美国给的设备给村民开垦耕地,并无偿给村民建住宅。朝鲜当然也没有袖手旁观,在离军事分界线1公里左右建了一个和平之村,由若干幢整齐的小楼构成,站在自由之村村口用肉眼就可以看见和平之村。

  为了压过对方,韩朝还在村子的升旗杆上费尽心思。朝鲜首先在和平之村建了30多米高的旗塔,挂了一面大国旗,每次升降旗时还通过大喇叭播放国歌。韩国随后也在自由之村竖起高48米的旗塔。后来,朝鲜旗塔增到了80米高,几年后,韩国的旗塔换成了99.8米的,朝鲜则将旗塔加高到158米。目前,韩国在自由之村里挂的太极旗据说一直是其国内最大号的,每换一次需要140万韩元,韩国每年光为换国旗拨的预算就达1000万韩元。而朝鲜和平之村中挂在158米高处的国旗长达30米,是世界上最高最大的国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