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猫耳洞的“南丁格尔”:战火硝烟中的女护士

热度50票  浏览4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她被前线将士称为猫耳洞的“南丁格尔”!

尽管军区已授予她“一等功臣”的光荣称号,可更使她珍惜和感到自豪的仍是那个“南丁格尔”。

羞愧的是,我竟不知道“南丁格尔”为何物?于是采访前我匆匆翻找资料,终于查到:

英国著名女护士南丁格尔,是欧美近代护理学和护士教育的创始人之一。1850年,她赴德国学习护理,学成回国后于1854年至1856年在克里米亚战争中率领38名护士赴前线参加伤病员护理工作,并建立医院管理制度,提高护理质量,使伤病员死亡率迅速下降……

认准的这条路,她要走下去

她长得娇小玲珑,还戴副近视眼镜,看到她,你可能很难想像得出那个带着伤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翻来滚去抢救伤员的“南丁格尔”就是她。

亚玲出生在陕西-个极普通的工人家庭里,一岁时父母将她送给了不会生育的舅父舅母。养母在农村务农,养父在四十公里外的林场工作。她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她同他们感情极深。一九八一年八月,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梦寐以求的西安第四军医大学护士学校。她是护校的优等生,毕业考试各科成绩总分名列全队第一,听说初步分配方案将她分在北京301医院。这可是人们争着去的地方呀!可是不等宣布,她却突然将一份措词恳切的申请报告交给了校党委--要求上云南前线。紧接着,学校领导几次找她谈话,并派人去了她家,将亚玲要求上前线的情况告诉她父母。她父母却没有阻拦她,因为他们知道亚玲的脾气,她一旦决定了要做的事,谁都无法劝阻。亚玲对此十分感激,赴前线的愿望也更加强烈。离毕业还有几天,她的申请被批准了,她高兴的情景好象有些人被批准出国留学。

上云南前线,是亚玲多年以来的愿望,而绝不是一时冲动。更非她不知道前线的艰苦和危险。

早在她入学后不久,学校请来全军护理专业组组长黎秀芳给同学作了作报告,她听了黎组长介绍美国一些医院、疗养院的护理工作发展状况后,心里总在想,作为-名中国的护理工作者,不能让自己国家的护理水平永远落后。也就从那时起,她树立了献身祖国的护理事业,为其发展作出贡献的雄心。特别是八三年上学期上“军事地形课”时;老师讲了七九年自卫还击战中的-些情况,有一些战士因抢救不当,不该牺牲的牺牲了,不该残废的残废了……听了这些,她心里难受极了。同时,她愈加盼望能有机会上前线。

八四年八月,她如愿以偿来到云南前线中心医院。到医院后,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工作,寻找机会到一线去。

在医院工作之余,她查看了许多战地救护的资料,并结合临床经验撰写了“-例火器性胸腹联合伤伤员的扩理”的论文。八五年九月她被推荐带着论文去沈阳参加了“全军首届外科护理学术会”。她的论文作为大会交流材料,受到有关专家的高度评价,随后又刊登在《人民军医护理增刊》上。从此,她对阵地救护工作研究的决心更坚定了。

她曾经受到“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

在部队准备给刘亚玲报批一等功的时候,曾有人提议撤销对她原来的处分。亚玲知道后坚决不同意,她找到部队首长恳切地说:一个军人、共产党员,违犯了纪律就应该受到处分,一个人功是功,过是过,要实事求是,相互不能掩盖……原来,她曾因违犯组织纪律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中心医院离一线还很远,在这里连炮声都听不见,这对亚玲来说始终是美中不足的憾事,因此她时时盼望着能到阵地上去实实在在地锻炼一下,再说为搜集战地护理的伤例也确实需要到前线去作一些实地考察。她认为,对阵地救护工作的研究可以一举两得:一是可以尽力避免伤员不必要的牺牲和残废;在阵地救护方面做力所能及的事,二是借用阵地救护的科研成果为我们的护理学服务。因此,她几次写信给部队领导恳求“放行”。

八五年七月,亚玲再也按耐不住上前线的欲望,竟利用医院批准给她的探亲假悄悄朝前线赶去,不料被医院领导发觉,把她从半路上截了回来。她只好老老实实地回西安探亲去了。

八六年四月,经过充分准备的亚玲,终于再次用批准探亲的机会,悄悄绕道来到了麻栗坡,直到探亲假快满她才写信给医院报告她在前线的情况,医院再三写信催她返回,后又两次派人到阵地找她谈话,她仍然坚持留下,一呆就是七十二天;因此挨了处分。后来,从阵地下来的战士得知她受处分的消息狠是不平,她却对他们说:“我违反了纪律,应该受到处分。”

“猫耳洞”生活掠影

在战区,刘亚玲除了被称作猫耳洞的“南丁格尔”外,战土们还亲切把她称为“战地女神”。刘亚玲利用探亲假偷上前线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她一直住在某团炮营阵地上。该营赵教导员和董营长得知她是偷着来的,劝她回去,可亚玲哪里肯依,只好把她留了下来,董营长还把自己的猫耳洞让给了她。可她却很不“规矩,”,经常跑到前沿阵地上。平时没有多少伤员,亚玲就摸到猫耳洞跟战士拉家常谈心,帮炊事员洗菜做饭,帮助卫生员叠纱布,制棉球。有时晚上她还陪战士值班,一听到前面有伤员便利索地赶去和其他卫生员一同救治。这期间,她和其他医护人员共救护了三十多名伤员。

五月二月晚,“战地百灵”徐良不幸左腿中弹,动、静脉血管断裂,出血很厉害。连前指简单包扎后十二点急送至营救护所。刘亚玲同另外两名医护人员立即给他止血包扎,紧接着亚玲又给他做了静脉穿刺输液。随后,营指当即派了几名军工和卫生员护送徐良到团救护所。这时刘亚玲也要求同往护送。营领导考虑从这里到团救护所有三公里,中途还要通过“百米生死线”,一路上随时都可能遇上冷枪冷炮,没有同意她去。可亚玲知道,根据徐良的伤情,途中能否维持静脉输液管道通畅与他的生命安危密切相关,而且中途还要给他加液体。她是这方面的内行,由她来做是最有把握的。于是,她坚决要求参加护送。一路上,亚玲一手握住徐良肘关节进针部位,一手紧抓着输液袋举着走,手举酸了,就把手肘放在头顶钢盔上托着走。山路崎岖坎坷,而又只能摸着向前挪步,亚玲几次跌倒,满身都是汗和泥,但她仍死死地抓着输液袋和徐良进针的手肘,生怕针头脱出来,有时进入狭窄的堑壕,她只能在侧面跪着移动,或把手举在外面身体爬在担架下面前进,到达团卫生队已是深夜两点多钟,亚玲再也支持不住了,倒在地上……

八六年十二月至八七年元月,亚玲一直在战区奔波,往返于几个阵地之间。这次她显得特别地理直气壮,因为是领导批。准她去的。她跑到某团,要求当晚到阵地去,因为第二天要作战,团长不同意,她就撇起娇来,又是哭又是闹,卫生队长也替她去说情,可团长还是严厉地宣布:“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去!”亚玲气得直跺脚,后来她急中生智抢过团长手里的电话机直接给师长打电话,要求“开绿灯”。师长磨不过她,只得打电话给团长:让她去吧……

八七年元月五日清晨,战斗打响了,敌人向我阵地猛烈轰击。亚玲和另一名男卫生员向敌人封锁严密的某高地救护站冲去,这段路要通过敌人用重机枪和炮火控制的“老虎口”和二十米“生死线”。在经过“老虎口”时,一发炮弹在亚玲身边空爆,她左臀部被弹片击中。她捂着伤口继续往前冲,到阵地后她才发现臀部的弹片露在外面一截,她咬咬牙拔出来扔了(后来她给战友说,真可惜,应该留着它作个纪念)。待战友们发现她受伤感染时,已是几天后的事了……

并非尾声

就在最近军区通令嘉奖刘亚玲,并给她记一等功的时候,她又上前线去了。

她曾向领导说过“我的任务完成之前请不要给我记功。因为我不是为了立功上前线的,而是为了救护伤员尽微薄之力,同时也为了搜集资料搞科研……”

她还向人说:我想过,我的计划完不成除非有两条:一是战争结束,没有条件了。二是我在战场上牺牲了。在没有完成我的计划前我不想牺牲,就是万一牺牲了,我现有的资料也可供有关部门研究参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