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变法失败后谭嗣同伪造家书,初衷令我感动

热度99票  浏览31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近来经常流窜于宣南一带。某日从菜市口往下走,突然发现一个破旧不堪的临街院门边上写着“谭嗣同故居”,不禁驻足留神看了看――里面有人出来,可知现在的住家是普普通通的北京人。 

唉,鲁迅先生去世后,郁达夫曾撰文说:“没有英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一群可怜的生物群体,而有了英雄人物却不知道崇拜和爱戴的民族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

今天,让我想到这句话的,则是谭嗣同。用梁启超的话来说,就是“晚清思想界有一彗星,曰浏阳谭嗣同”。

因为,今天正是谭嗣同的诞辰纪念日。

1865年的今天,这颗晚清思想界的彗星于湖南浏阳降生人间。

我记忆里的谭嗣同,最早就是达式常(估计80后、90后都不知道他是谁了)扮演的银幕形象。

那时我还年幼,尚缺乏进入谭嗣同的精神世界的能力,只知道这是位英雄人物,因为和光绪皇帝搞变法、反慈禧老太后(慈禧的名头还是很响的,我们很早就都知道她垂帘听政的故事,因为我们看过刘晓庆主演的电影。当然,那时梁家辉出演咸丰,在我脑子里却一点印象也没留下,那时候谁知道梁家辉呢?),被抓乃至被杀。

电影里他大义凛然地拒绝逃跑(那时候也根本不知道梁启超谁是,只知道他有个好汉兄弟叫大刀王五),让看电影的少年如我者,又是急,又是怕,当然更多是不解。最后,他在菜市口被杀了。我别的没记住,但“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还是记住了――不是当时看电影记住的,是之后读课外读物时抄录下来背熟的,呵呵。

当时也根本没想过,若干年后,我会来到北京,呆上十几年,而且还将呆下去,而且还经常路过那个叫菜市口的地方。

然后,还会不期然地溜达到那个叫“谭嗣同故居”的旧院门前,发一会呆,再发一点点感慨。

按照梁启超的说法,谭嗣同在变法失败后的态度非常坚决,“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召后起。” 他选择了当“死者”,因为“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而梁启超则当“行者”(港台里,黑社会行话叫“跑路”,其实就是逃跑,避风头,呵呵)。西山月照,各得其所。

作为行者以图将来的梁启超,在其后的日子里,时时不忘传播老战友的声名和思想,有时不免过度,自己动手替老战友的作品润润色,添添彩,当然顺便在里面夹带点私货。

比如说那首著名的“望门投趾思张俭,直谏陈书愧杜根(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后两句的“两昆仑”一直让人费解,有人说就是康梁,有人说这诗是留赠大刀王五的。而据史家考证,后两句应为“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我们熟知的现在这两句其实就是由康有为和梁启超改的。我的直觉就是康授意梁改的,“两昆仑”当然就是指他们两人。

我甚至疑心“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召后起”这样的话,也是梁先生自己揣摩出来的,多少有点拉战友为自己辩护的味道。

关于谭嗣同的思想,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一文中有专节(二十七)阐述,主要介绍他的《仁学》。这书谭嗣同写完后自藏其稿,送老梁一副本,最后老梁在日本刊布,始传于世。在书中,他指出物质性的“以太”是世界万物存在的基础,世界万物处于不断运动变化之中,而变化的根源在于事物的“好恶攻取”、“异同生克”。然后,他又把“以太”的精神表现规定为“仁”,而“仁”的内容是“通”,“通之象为平等”,而“仁――通――平等”则是万物的发展法则,是不可抗拒的规律。

梁启超则认为这书的要义就在那股“冲决网罗”的精神,而其政论则归于世界主义(梁启超认为自己游历欧日,“乃盛倡偏狭的国家主义,惭其死友也”。我想,这里的“国家主义”,其实是近代民族主义)。以梁的眼光判断,“《仁学》之作,欲将科学、哲学、宗教融为一炉,而更使适于人生之用,真可谓极大胆极辽远之一种计划”,可惜,“以现在全世界学术进步之大势观之,则似为期尚早,况在嗣同当时之中国耶?”

确实,别说谭嗣同当时之中国,就是我们现在之中国,也嫌为期尚早呢!

这一节的最后一段尤其可以见出梁启超对谭嗣同的痛惜之情,值得抄录:

“嗣同遇害,年仅三十三,使假以年,则其学将不能测其所至。仅留此区区一卷,吐万丈光芒,一瞥而逝,而扫荡廓清之力莫与京焉,吾故比诸彗星。”

李敖曾写《法源寺》一书,主要写的就是康梁谭维新变法之事,其中有《回向》一章,主要就是写谭嗣同。谭受佛教华严宗影响至深,李敖于此所阐述的华严“回向”观,俱可归之于梁启超曾总结的变出世为入世的“应用佛学”。而谭嗣同旧事这样一位“真学佛而真能赴以积极精神的人”。

李敖的小说是宣教式的,主要人物出场就是为他承担宣传任务。有某台湾优秀女性说不好看,李大师不屑一顾地答曰:我的小说思想性高,不谈情不说爱,适合大男人读,不适合小女人读(大概)。

呵呵,我不多嘴,人各有好,趣味不可争。但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多少有点搞――李大师,不必啦。

虽然这些年来的诺奖得主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小说我是越来越懒得看了。

“不骄方能师人之长,而自成其学。”这是谭嗣同老师的话。

读书求学,也要以他为榜样才是。

“不骄”是虚心,惟虚心故能容纳,以成其大。

“自成其学”呢?当然是要敢于自立门户,而这首先要人具备独立之意志,自由之精神,以及大无畏之态度。

谭嗣同全然是个真人。

他的真不仅体现在回向人间,舍身饲虎的自我牺牲精神上,还体现在他明白变法失败之后,居然模仿父亲的笔迹,伪造了一些表示不同意维新变法的信件,从而使祸不及于其家.这一细节尤为令我感动。

自清以来,这样的真人没几个。

据查,湖南浏阳城外石山下,他墓前华表上有对联写道:

“亘古不磨,片石苍茫立天地;一峦挺秀,群山奔赴若波涛。”

有机会,要去拜谒。

顶:7 踩:10
【已经有82人表态】
9票
感动
9票
路过
9票
高兴
11票
难过
9票
搞笑
9票
愤怒
10票
无聊
1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