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史海:1976年华国锋和叶剑英联手除“四害”

热度41票  浏览1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决战临近

1976年9月9日0时10分,毛泽东主席逝世。中央高层领导开始治丧活动,中央各部委和各地党政军领导继天安门事件后,开始又一轮向中央的表态。而中央高层的斗争,更趋激烈。

9月10日晚,熊向晖听我在清华大学任教的表哥讲,清华大学负责人迟群在学校讲话,说要准备“更尖锐的斗争”,要“五不怕”,并命令民兵随时听候调用。

熊向晖立即打电话给叶帅,报告这个情况。叶帅说,这是一个信号。他们要动手。

9月18日,为全国追悼日。当天下午3时,在北京天安门召开了有百万人参加的追悼毛主席的大会。此时,叶帅连日去政治局开会,也不用销假了。

9 月20日,叶选基来找熊向晖,告诉他一些新的情况:一次政治局讨论治丧的会议上,江青突然提出,第一,开除邓小平出党;第二,华国锋批林(彪)批孔(夫子)不积极,批邓更不积极,领导中央不得力;第三,暂时还团结在华国锋周围。叶帅当即表示,不同意江青的第一点意见,不开除邓小平党籍,是主席的意见,主席提议,政治局通过,叶帅虽然没有参加这个会,但是认为主席的意见是正确的。

叶帅说,主席说的是保留党籍,以观后效。主席刚逝世就翻过来,这不行。但是叶帅赞成江青的第三点意见,就是仍然要团结在华国锋周围。叶帅一说完,其他政治局委员都赞成他的意见,只有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这四个人不表态。

选基说,这也是个信号,是一次短兵相接的测验。如果在适当时机开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应该也是这样的一种结果。

在熊向晖与叶帅和选基的所有谈话中,一直都没有使用过四人帮的提法。提到他们,都是用代号:江青是“三点水”,张春桥是“眼镜”,姚文元是“文痞”,而王洪文则没有代号。偶尔也会用“上海帮”来说他们,但多数时候还是用代号。在很多谈话中,他们也探讨过最后处理四人帮的办法。大体上,都是设想通过政治局扩大会议,把他们选下去,然后把张春桥等调到外地,把江青架空,让他们没有实权。但是,具体何时操作,如何操作,后果如何,都是很大的问号。

正如聂帅所言:一场决战已不可避免。虽然这场决战在什么时候发生,以什么形式发生,大家还不知道,但是人们感到,决战已经临近。

一举除“四害”

在熊向晖等人对决战的焦急期待中,人们度过了一个没有欢庆活动的国庆节。

1976年10月6日晚10时许,选基给熊向晖打来电话,说:四个坏蛋抓起来了,伯伯要你注意动向,现在不要告诉别人。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熊向晖心里还有点疑惑,马上又给叶帅的秘书王守江打电话。他说:选基不是告诉你了吗?熊向晖说,他讲的四个坏蛋,是谁?王说:就是王、张、江、姚。熊向晖说,不要叫他们跑了。王说:跑不了啦!叶帅现在到玉泉山了,忙得很,可能过几天才能见你。

虽然还不知道是否大局已定,但是我们全家都兴奋得不行,好像长久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被搬去了,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10月7日,有驻京部队机关总部开始传达四人帮被逮捕的事情。尽管中央和国务院系统还没有正式传达,但是这个消息还是迅即在北京不胫而走。10月8日下午,邓颖超的秘书赵炜打电话给熊向晖,说邓大姐看了蔡大姐,似乎有什么重大新闻,究竟怎么啦,大姐让问你。熊向晖说,大姐还不知道吗?四人帮被逮捕审查了。赵炜告诉了邓颖超,又跟熊向晖说,大姐说,是除了“四害”。熊向晖说,对,除“四害”,妙极了!

10月11日,选基打电话让熊向晖去王震家里。在那里,他和刘诗昆讲了逮捕四人帮的经过。

选基说,主席去世后的一天,李先念突然来访问叶帅。从周总理去世后,叶帅一直期待着李先念的造访。熊向晖每次去叶帅那,叶帅都提到,李先念还没有来,同时,也对李的处境表示理解。终于见到李先念来访,叶帅问:是哪阵风把你吹来啦?李先念说,是东风。叶帅问:哪股东风啊?李答:华总理。叶帅说,我就知道,你这个人哪,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没有人叫你来,你不会来的。什么事呀?

李说,是国家大事。他说,毛主席去世以后,他多次问华国锋,是不是开中央全会。开始华不表态,后来说,有他们四个人在开不了,就是开也开不好。李问,那怎么办?华国锋开始没有讲,后来就说,有人提议把他们四个人隔离起来。李说,这是好主意啊!华国锋说,这事太大,要请示叶帅。华要李先念亲自去请示叶帅。叶帅听了,想了一想,说,只能如此,事不宜迟,要绝对保密。

选基说,这之后,叶帅与华国锋秘密商量,同时也有汪东兴参加(阎长贵按:汪不止一次讲,他们三个人也没一起开过会,都是单线联系――一个逢年过节去看汪的人),预先布置,首先是军队。陈锡联赞成这个行动。叶帅又亲自找军委三总部和各兵种可靠的负责人,如杨成武,分别交底。部队完全没有问题。公安部和警卫中南海的8341部队由汪东兴掌握,也没有问题。情报部门更没有问题。对四人帮掌控的广播电台、报纸,则准备了妥当的人接管。

10月6日,一切就绪,采取行动。分别通知四个人来中南海开会,叶帅和华国锋坐镇,汪东兴负责实施,来一个抓一个。除了江青说有病不能来,其他三人都先后来到,都被抓起来。当晚,汪东兴又带着部队去江青处把她也抓了起来(阎长贵按:汪未去,是张耀祠去的――一个问过汪和张的人)。

选基说,叶帅认为,这个事情只有华国锋能这么干。周总理如果在世,干不出来,小平也干不出来。叶帅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下,也不敢想。现在四人帮在北京的爪牙已经关起来了,目前的方针是缩小打击面,扩大团结面,对各地已经打了招呼。叶帅认为,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政治局会议一致通过华国锋任中央主席,是新的领袖。

党内和社会舆论对这次除“四害”之举,高度一致:果断、干净、利落、漂亮。正如郭沫若那首诗的劈头一句:“大快人心事,粉碎四人帮”!

叶帅帮助华国锋树立威信

大局初定之后,10月31日,叶帅把熊向晖找去,作了一次长谈。

叶帅说,“英明领袖华主席”,是我提的。他当之无愧。就拿粉碎四人帮这件事来说,把他们捉起来,周总理不会,小平他也不会。我就没有想到!这一招是挽救了国家,挽救了党。

叶帅谈到要帮助华国锋: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华主席需要帮助。谁帮啊?首先是毛主席,巨眼识英雄。他没有挑别人啊,就挑了他嘛!毛主席说他有工作经验,忠厚,不蠢。“不蠢”这两个字很妙啊!大智若愚啊。稳重。第二是我们这些老家伙,要坚决支持华,特别是军队。第三是基层干部群众。粉碎四人帮,受到全体人民的欢迎。

在这“三个帮”中,叶帅认为,关键还是“我们这些老家伙”,要承上启下。

熊向晖和当时很多老家伙一样,希望邓小平早日出来工作。他跟叶帅讲了大家这份心情。叶帅说,小平是要出来工作,不过要晚一点。车子转弯转得太急要翻车的。小平这个事是毛主席提的,政治局通过留党察看、以观后效的,现在一下子马上出来不行,要一个过程。不然真成了宫廷政变了。

另外,叶帅说,小平晚一点出来,也可以显示华主席的能力。现在粉碎四人帮很得人心,但是他在其他方面怎么样呢?还要让群众看一看嘛。

叶帅希望“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帮助树立华国锋的威信。他说,小平一出来就显不出华主席来了。

叶帅还说,我不说别的,华国锋五十几岁,我们都快八十了,小平也七十多了,选择这个人不容易啊!大浪淘沙,沙里淘金啊!

不过叶帅还是明确说,小平晚一点出来,总要出来的。他说,你看,(华国锋主持正在编辑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一反原来的编辑方针,原来凡是涉及、讲到刘少奇、邓小平、林彪好话的地方全删;现在反过来,凡是讲邓小平好的地方,一概不删,保留,保留了十几处。将来大家看了,知道毛主席赞扬过他。这其实就是在为小平复出做铺垫啊!

1977年7月21日,中共十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职务的决议》。(熊 蕾;摘自2008年10月《炎黄春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