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毛泽东贺子珍离婚后曾秘密重聚 谈女儿不谈江青

热度80票  浏览3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贺自珍的风雨人生》作者王行娟曾多年跟踪采访贺自珍(又名子珍),随后又从在毛泽东身边长期工作过的汪东兴、毛泽东的大秘书叶子龙的夫人蒋英、林伯渠的女儿林利、贺自珍的女儿李敏、贺自珍的哥哥贺敏学,以及曾与贺自珍一起战斗、生活过的老革命家曾志、刘英、水静等人处获取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写成了本书,基本上反映了贺自珍的一生。

“主席特意交代,这事要绝对保密。”

陶铸的夫人曾志到了庐山后,见到毛泽东,讲起了贺自珍在南昌的情形,她说:“我看她很好嘛,哪有什么神经病,过去的事情讲得那么清楚。”毛泽东听后动了感情,说:“哎呀,我们到底是十年夫妻了,还是很想她。你同汪东兴讲一讲,在江青没有来之前,我想见一见她。”

曾志找到了汪东兴,转达了毛泽东的意见。汪东兴在延安干部团时就认识贺自珍,对她很尊敬,称她贺大姐。以后他在毛泽东的身边,看透了江青的面目,很讨厌她的为人。他是在毛泽东的身边,敢于同江青对抗的一个人,江青同他拍桌子,他也同她拍桌子。江青多次要整他,都没有整倒,是因为毛泽东了解他,毛泽东是他的后台。毛泽东问过汪东兴:“你敢同江青对抗吗?”汪东兴说:“有你的支持,我就敢。”毛泽东说:“我支持你。”事实上,毛泽东同江青的斗争,很多时候是通过汪东兴来进行的。毛泽东曾经对汪东兴说过:“你能治住她,我还治不了她,她要夺我的权。”

汪东兴接受了这个任务后,怕泄露秘密,不敢让更多的人知道。他找到了方志纯和朱旦华,让她把贺自珍从南昌接上庐山。朱旦华是原来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的夫人。毛泽民在新疆遇难后,她与方志敏的弟弟方志纯结婚,方志纯是当时江西省的省委书记,朱旦华是省妇联主任。汪东兴的记忆中,没有当时的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的夫人水静参与这件事。但在水静的介绍中,是她同朱旦华一起去南昌接贺自珍的。贺自珍的回忆中,也提到水静去接她的事实。

水静是这样介绍的:

“八月上旬的一个上午,尚奎同志突然对我说:‘毛主席想见见贺自珍同志,要你同朱旦华今天下午回南昌,把贺大姐接上庐山。’全国解放后,贺大姐一直住在上海。后来她提出到南昌住一段,当时江西省委的几个负责人都是她的老战友,欢迎她到南昌来居住,尚奎同志常去看望她,她也常来我们家。”

“尚奎告诉我,你们上山后,直接去隧洞口左边的第二栋房子,我已安排好了。主席特意交代,这事要绝对保密。”

“我与朱旦华当晚回到南昌,把事情告诉贺大姐,她显得很激动,忙不迭地问我们何时动身。第二天中午,我们回到庐山,按照尚奎的交代,车子开到那栋房子前,早已有人等候在门口。”

贺自珍上山的时间,一种说法是在1959年的7月8日,而水静提供的时间是8月上旬,相差一个月。贺自珍是乘坐杨尚奎的专车上山的,汽车到达庐山贺自珍的住处,一种说法是第二天的中午,另一种说法是在晚上,是摸黑上山的。前者是水静的回忆,后者是贺自珍的回忆。

贺自珍的回忆是:汽车驶到一幢依坡而筑的别墅门前,门牌是28号。车灯一亮,她见到汽车的前面站着汪东兴,但他没有同她打招呼,也没有陪她进屋,就消失在黑夜中。汪东兴证实,他因怕车子出故障,不能准时到达,就在接待贺自珍的别墅前等候车子的到来。他看到车子到了,放心了,就离开了。

贺自珍居住的别墅,是在庐山一个很僻静的地方,行人很少。她进屋后,朱旦华就走了,是水静陪着她。水静介绍说:

“我们刚到达庐山,警卫就告诉我,主席通知我马上去见他,我立刻就去了。主席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听我汇报接贺自珍上山的经过。他听完以后问:贺自珍身体怎么样。我回答说,还可以。主席说,你同尚奎同志商量一下,是否这几天就由你陪着她。他又嘱咐说,你一定陪着她,不要让她跑到外面来,不要离开屋子一步。我答应了。”

“主席又说,你好好照顾她,我很快安排见她,时间可能是明天晚上,我会通知你的。主席接着说,江青正在北戴河,不知道这件事,我已经派人用专机给她送文件去了。我身边的人我也会安排的,把他们支开。”

“主席嘱咐完,看我要走了,突然又冒了一句:‘希望她能一拍即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主席没有解释,我也不便多问。从主席见到贺自珍后沉重的情绪看,是否他的希望落了空,没有做到一拍即合?”

第二天,水静接到通知:当晚9时乘杨尚奎的专车,带贺自珍去见毛泽东。通知还说到,已经打好招呼,一路不会有人截车。

当水静与贺自珍准时乘车来到180号时,平时盘查很紧的门卫,竟没有一个人上前拦阻、询问,院子里静悄悄,汽车直接开到别墅的门前。这道门没有人守卫,门是虚掩着的。

推门进去,只有封幼松卫士一个人在客厅里等着。他显然已经知道他今天晚上的职责,把来访的两位女士领上二楼。他让水静在他的楼梯旁的值班室里坐着。然后他推开套间的门,让贺自珍走进去,他自己并没有走进去,而是随手带上了门,退到值班室,与水静一起坐着等候。

毛泽东与贺自珍的会见,经过周密精心的安排,在他们分别二十多年后,终于实现了。

这次会见,贺自珍是兴奋,毛泽东则是心情沉重

毛泽东与贺自珍的会见是在两个当事人中进行的,参与会见安排的人都没有在场,水静也只在值班室等候。因此,这次会见的情形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从以后掌握的材料来看,贺自珍与毛泽东对这次的会见,看法并不完全一致,贺自珍是兴奋,毛泽东则是心情沉重。

根据贺自珍本人的叙述,会见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她被领到一间屋子里,抬头一看,不觉一惊,里面坐着的是毛泽东。毛泽东见她来了,站起身,微笑着同她打招呼,请她坐下,然后拿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茶,一杯放在贺自珍面前,一杯放在自己的面前,他们就隔着一个茶几,在两把藤椅上坐下来(水静说,在毛泽东的书房,没有藤椅,只有沙发)。

贺自珍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刻,能够见到毛泽东。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而且像打开了闸门的水坝,汹涌澎湃,再也关不住了。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地哭。

毛泽东看了,温和地说:我们见面了,你不说话,老哭,以后见不到了,又想说了。他问道:“你这几年生活得怎样?身体都好了?”

贺自珍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她仔细看了看毛泽东,说:“我好多了,你的身体不如以前了。”

毛泽东说:“忙呀,比过去更忙了。”

接着,毛泽东详细问起贺自珍在苏联的情况,贺自珍一一都说了。毛泽东听了后,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你当初为什么一定要走呢?”

毛泽东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凄然。他是不是也在为他们之间关系的破裂而后悔呢?

贺自珍的眼泪又禁不住流了下来。她哽咽地说:“都是我不好,我那时太不懂事了。”

毛泽东谈起了他这些年的情况。他辞去国家主席职务的事。

他们谁都没有提到江青,一句关于她的话都没有。贺自珍只是提醒毛泽东:“当心有人害你,当心王明这样的人害你。”

毛泽东点头说:“我会注意的,你放心。”

毛泽东又告诉贺自珍:“娇娇有朋友了,你见过没有?同意不同意?”

“我见过了,我满意。他们结婚,你同意了,我也同意。”贺自珍回答说。

毛泽东还告诉她,等他这次开完会回去,就要为他们举行婚礼。

他们在一起谈了一个多小时。毛泽东站起来说:

“时间不早了,我们明天再见面,再谈谈。”

他们没有握手,也没有告别,只点点头,就各自回房间去了。

水静的回忆是这样的:她同封卫士在值班室等候了一个多小时,铃声响了,是毛泽东在召唤。封卫士走进了毛泽东的书房,一会儿,他搀扶着贺自珍走了出来,她看到贺自珍两眼通红,还带着泪痕。封卫士让贺自珍在值班室坐下,通知水静说:“主席请你进去。”

水静推开了毛泽东书房的门,只见他身穿白色的长睡袍,很宽大,腰间结了一根带子。他站在那里,吸着烟,面部表情有些愁苦。

他见水静走来,对她说:“贺自珍的脑子已经不行了,所答非所问。”他还说:“她拿走我三瓶安眠药,这种药很厉害,千万不能让她多吃,最好把药拿回来。”

毛泽东停顿了一下说:“你要好好照顾她,明天送她回南昌。”

水静点头答道:“我向主席保证,一定把药拿回来,一定把贺大姐安全送回南昌。”

毛泽东听了,点头说,好的,水静就退了出来。她与贺自珍乘原车回到原来的住所。

水静是在第三天傍晚时分,与贺自珍一起下山的。

曾志也听到过毛泽东对这次会见后的印象。曾志问毛泽东:“她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毛泽东摇摇头,心情十分沉重地说:“她的思想不是很健全。她看见我的桌子上放着药,她将药瓶一抢,说,这药有毒,不要吃药,不要吃药。另外还谈了王明,要我当心王明会害我。”

不论是悲是喜,这对分飞的劳燕在阔别二十多年之后,总算有了一次短暂的相见的机会了。

(摘自《贺自珍的风雨人生》,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