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第二次世界大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飞虎队老兵:最大心愿是最好不要再有任何战争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华网   发布者:倪元锦 王健
热度131票  浏览25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8月29日 17:31

  2005年,彭嘉衡老人展示1945 年美国政府授予他的“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彭嘉衡于22日在京辞世,享年90岁。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战败无条件投降的前一天,彭嘉衡荣获由美国政府颁发的最高航空奖“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和“航空奖章”,成为中国大陆唯一荣获该荣誉。

  

  这是1945年9月“飞虎队”飞行员彭嘉衡胜利返回南京时拍摄的照片(资料照片)。

  新华网北京8月28日电 (记者倪元锦 王健)“他是一只飞虎,他越飞越高,飞向天堂……”年过八旬的傅汝梅,手捧丈夫彭嘉衡的遗像,低声啜泣,喃喃自语。

  28日上午,北京八宝山人民公墓兰花厅,挤满了数百名手捧鲜花的送行者。祭拜者从内地各省、香港及海外赶来,为这位二战老兵、“飞虎队”飞行员送上最后祝福。

  专门从香港赶到北京祭拜的“香港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招慧霞说:“很多抗战英雄都是默默无闻的,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中国人应该尽心意去关注他们、感谢他们。”

  彭嘉衡曾加入陈纳德将军的“飞虎队”,与美国飞行员和机械师一起,在二战中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1945年,24岁的彭嘉衡获得由美国空军总部授予的最高航空奖“优异飞行十字勋章”。

  8月22日,90岁的二战老兵彭家衡在北京逝世,没能见证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的喜日。历史上约有500名中国人曾是“飞虎队”成员,而今这个群体在中国大陆的健在者已不超过5人。

  投笔从戎

  “父亲临终前一直在表达生为中国人的自豪,为中华民族做事的自豪。”彭灼西,彭嘉衡的二儿子说。

  定居美国的彭灼西,自父亲上月急性髓系白血病复发后,就一直陪伴在侧。

  他说,父亲彭嘉衡的一生,见证了中国从落后挨打到伟大复兴的历史。

  1937年北京卢沟桥事变爆发后,16岁的彭嘉衡投笔从戎。1940年,他考入黄埔军校华侨总队。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彭嘉衡被国民政府送往美国学习飞行,受训于著名的亚利桑那州卢克空军基地

  1944年,彭嘉衡结束在美飞行训练返国,这年秋天就被分配到由陈纳德将军率领的前身被称为“飞虎队”的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中美空军混合联队-战斗机大队,驻扎在当时中国最大的空军基地――湖南芷江机场。

  彭嘉衡驾驶的是P-40或P-51野马战斗机,与日军的零式战斗机进行空中格斗。P-51称得上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可执行护航、侦查、空中格斗、轰炸等任务。

  令彭嘉衡感到最痛快的一次空战发生在1945年3月的一天,他和战友驾驶10多架P-51战斗机奉命前往南京执行任务。他们从芷江机场起飞,沿长江飞到南京后,分别对明故宫机场、大校场机场进行攻击。短短20分钟,摧毁15架日机,而后安全返航,无一损失。

  1945年8月14日,日本战败投降前一天,彭嘉衡被授予“优异飞行十字勋章”。此勋章是美国最高航空奖,只有圆满执行50次飞行任务,才能获此殊荣。

  荣耀时刻

  提及自己一生最荣耀的时刻,晚年彭家衡说,那既不是获得“优异飞行十字勋章”,也不是在一次空战中带着20多个弹孔艰难返航,而是在2005年9月3日的中国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亲耳听到国家领导人肯定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正面战场的贡献。

  “父亲每次提起那天听到中国领导人讲到‘不会忘记与中国军队并肩作战的飞虎队’时,都特别兴奋,”最小的三儿子彭灼南回忆说,“父亲会说,‘你看,国家终于承认我们了’。”

  在那次大会上,胡锦涛主席发表重要讲话指出,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分别担负着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战任务,形成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略态势。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公开肯定国民党军队的抗战贡献。

  彭嘉衡作为嘉宾出席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大会。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步入人民大会堂。中国政府授予彭嘉衡一枚“抗战胜利纪念章”。

  从那以后,凡正式场合,彭嘉衡都会在胸前佩戴3枚勋章:“抗战胜利纪念章”、“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和“航空奖章”。

  战争与和平

  妻子和孩子都记得,彭嘉衡很少提起当年在战场上九死一生的故事。“一说起来,他就会好难受,心里堵得慌。”妻子傅汝梅说。

  彭嘉衡曾说他最大的心愿是:最好不要再有任何战争。

  “父亲说,他的飞机飞得很低,看得到那些入侵者的面孔,他们死去了,但其实年纪轻轻,都是父母的孩子,丈夫,和孩子的父亲。不管什么战争,死伤最多的永远是老百姓。”彭灼西说。

  抗战胜利后,彭嘉衡本计划返回印度尼西亚陪伴父母,但却被国民党强行拉去打内战。

  他无法接受与骨肉同胞为敌。“没办法,父亲就把子弹都射在没人的塔上,把炸弹投在湖里。”灼西说。

  1947年,彭嘉衡回到印尼。两年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彭嘉衡立即投身新中国的航空事业。

  彭嘉衡曾在军委民航局担任飞行副驾驶、机长,后负责培训飞行员,并从事专业航空飞行,执行护航、探矿、护林、灭虫等任务,10余年累计飞行7000多小时。

  “文化大革命“期间,彭嘉衡因华侨、黄埔军校学员、飞虎队飞行员等身份遭到批斗。

  “文革”后,彭嘉衡被安排做一名普通的信息管理员,直到1986年从民航北京管理局退休。

  “那个特殊年代,他承受过巨大的折磨和不公。但他从不抱怨。”傅汝梅说。

  心愿未了

  彭嘉衡晚年有一个心愿,希望二战中幸存的中美战友能够团聚,希望他们能来中国,看看当年自己冒生命危险帮助过的国家如今的繁荣发展。

  “遗憾的是,二战后父亲和大多数战友失去联系。我们听说现在还有一些健在的飞虎队员,但是团聚太难了,不知道他们的下落而且大部分人都很老了。”彭灼西叹气道。

  2005年9月,二战胜利60周年,彭灼西收到一封要求转交给他父亲的信。

  这封有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亲笔签名的信从白宫发出。印有美国国徽的信纸上写道:

  “尊敬的彭先生,参议员科尔尼已经转发了您8月1日的信。我非常荣幸能够获得您的消息,并对您曾经作为一名‘飞虎队’成员而致敬。献上我最恭敬的祝福。乔治·布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