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军报记者体验陆航低空飞行 感觉战机像出膛子弹

热度79票  浏览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20日 22:04

解放军报记者跟随南京军区某陆航团团长司启富飞行训练。摄影:本报特约记者郭维虎

  “团长,都说你飞得好,啥时带我们飞一次?”采访司启富的时候,记者就缠着他,争取跟他飞一次。

  “好啊,找个机会!不过要报请上级批准。”司启富答应得痛快又谨慎。不料,天公不作美,一连几天都是雨雪天气。

  1月24日,积雪仍未消融,天空中浓雾笼罩。临近中午,司启富团长给记者打来电话:“根据气象预报,明天天气转好。经请示,你们可以上飞机体验飞行!”

  记者马上赶到陆航团,飞行计划显示:这是司启富的第13862次飞行。

  司启富介绍飞行准备内容,记者翻开条令对照,一字不差

  14时40分,记者来到飞行塔台,司启富正在下达飞行任务。

  “飞机95912,教员机长司启富,预计起飞时间25日7点30分,同乘钟磊……”接着,司团长介绍说:“飞行人员应当通过准备熟记以下7项内容:飞行任务的内容、执行方法和要求;飞行操纵动作的要领、注意事项和易犯错误的纠正方法;飞行区域的特点、影响飞行安全的高大障碍物;机上设备以及机载武器的使用方法;通信、导航资料以及使用方法;备降机场的有关资料;飞行中特殊情况的处置方法和有关安全规定。”

  记者翻开《中国人民解放军飞行条令》对照,一字不差,向他竖起大拇指。司团长说:“飞行准备少说也进行了一万多次,这点东西滚瓜烂熟很正常。”

  15时05分,司团长再次召集飞行员叮嘱:“明天要飞越的紫金山脉,峰高谷深,低空飞行时要特别注意避让紫金山天文台、高压输电线塔等障碍物。雪过天晴,各种鸟儿会出来觅食,要特别注意加强观察,避免发生撞鸟事故……”

  记者问:“司团长,很平常的一次飞行任务,犯得着这么认真吗?”

  司团长答道:“虎有打盹、马有失蹄的时候,千万千万要小心。”

  机头一沉,战机像出膛的子弹一样,呼啸着向前扑去

  1月25日,6时30分,天未亮,寒风呼呼地吹。记者随司团长走向停机坪,不由得把皮夹克的领子紧了紧……

  “能见度2.5公里、云底高2100米、风速2-5米每秒、场压771毫米汞柱、地面温度零下2摄氏度……”6时45分,司团长听取开飞信息,随即给机组人员提出要求:“协助飞行员检查接收飞机,飞行时注意加强对外观察。”

  7时10分,司团长发动引擎,旋翼、尾桨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圆弧,阵阵气浪向四面扑去。记者透过机窗,看见草丛上的积雪被吹成一个个小雪球向前翻滚。

  战机在空中悬停2至3秒后,他向前一顶驾驶杆,记者感觉机头一沉,战机像出膛的子弹一样,呼啸着向前扑去,记者的后背一下紧贴到椅背上,心也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转眼,飞机从3米的高度一下子爬到了300多米的高度。司团长边飞边介绍:“现在是起落训练,一个起落飞6分钟,飞行距离大概是9公里,给你表演一个O形着陆吧。”

  记者向他做了个OK的手势,他报以一笑。战机俯冲、俯冲,快要撞到地面了,记者紧张得张大了嘴巴,战机突然一个急速转身,机身360度调头,稳稳地落在起降台上。

  超低空穿越紫金山峡谷,记者感觉俯身伸手就可摘到树叶

  8时20分,直升机再次直插苍穹,在600米的高空来了个右转弯,直扑紫金山而去。

  不一会儿,直升机飞临紫金山最高处、海拔400多米的头陀岭景区。从空中俯瞰,树木枯黄的枝丫在白雪的点缀下汇成一片苍茫……

  8时50分许,司启富驾驶的直升机进入峡谷地带。突然,一股强烈的气流袭来,直升机剧烈抖动,大家前俯后仰。司启富迅速判明风向、调整机身、校准航线、稳定高度,直升机终于平稳下来,安全驶出气流区。

  雪过天晴,紫金山雾气腾腾。司启富果断驾机进行低空飞行,直升机沿着山峦,贴着树梢,向前平飞,旋翼卷起的旋风将树木吹得前后左右摇摆。

  突然,一股强气流挟云裹雾从峡谷口蹿出,直升机瞬时被一片浓云包围。千钧一发之际,司启富迅速跃升。

  太阳升高,飞行气象转好。9时30分,司团长开始超低空飞行。

  直升机迅速下降,在树顶上飞行,记者感觉俯身伸手就可摘到树叶。飞行数公里后,飞机迅速跃升爬高,超重状态下,记者顿时感到脑袋缺血缺氧。爬升到顶点,容不得记者喘口气,直升机一低头,向下猛地俯冲下去,血液顿时涌向头部,头涨欲裂。

  待记者将气喘匀,司团长的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却神采飞扬。他转过头来看了记者一眼:“怎么样?够刺激吧!”

  “还行,就是有点想吐。”“吐是正常的,我们以前也吐过……”司启富慢悠悠地说。

  阳光照在司启富的脸上,帽檐下鬓角的白发显得有些刺眼

  日上三竿,飞机返航落地。其他机组人员走向餐厅,司团长却奔向塔台。

  “飞机全落地没有?上半场飞行有意外情况吗?”“已全部落地,没有意外情况发生。”“那就抓紧开饭,准备下半场飞行。”

  匆匆吃完午饭,11时10分,司团长又带领机组进场飞行。

  下半场由钟磊担任正驾驶,司团长担任副驾兼教练员。航行前,钟磊将选的10多个地标一一指给司团长看,司团长又帮他在航线附近选了两个地标。

  11时40分,钟磊熟练地鸣笛、发动、滑行、跃起,直升机向北飞去。

  突然,直升机的右前下方出现了一个断线的风筝。钟磊显得有点紧张,将目光投向司启富。

  “向左机动爬高,提速飞过去。”钟磊镇定下来,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将风筝甩在了身后。司启富向钟磊竖了下大拇指说:“飞行中遇到特殊情况别紧张,要沉着镇定。”

  阳光穿过机窗,照在司启富的脸上,帽檐下的白发显得有些刺眼。

  一路航行,平安无事。14时10分,我们安全返场。

  下了飞机,司团长向塔台走去。记者问:“飞了30多年,你不感到厌倦吗?”司团长顿了顿说:“飞行是一种快乐,我将飞到我不能飞为止!”

  记者感言

  有一种境界叫“常态”

  在司启富13862次飞行中,记者所经历的是最近的一次,也是普通平常的一次。

  也许,和充满炮火硝烟的演兵场相比、和危机四伏的川西山区救灾飞行相比,这次飞行远远算不上惊险刺激。但是,记者从司启富严谨的飞行准备、扎实的训练作风中,读懂了他更丰富的精神层面——对于一名军人来说,在重大任务、突发事件降临时迸发激情并不难,难的是面对常态化平凡工作的执著和坚持。平常的状态,最能衡量一名军人的品质、反映一名军人的作风。

  对于军人来说,有一种境界叫“常态”。这是一种经过长期培养历练而形成的自然而然的状态,但也往往正是卓越区别于平庸的关键所在!

(责任编辑:刘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