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战后日本首相首次访华 周恩来为何很生气

热度141票  浏览120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72年9月25日上午11时30分,北京首都机场。一架来自日本的DC-8专机徐徐降落。

舱门打开,日本国首相田中角荣走下飞机。已经等候多时的周恩来走近舷梯。中日两国总理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是战后日本首相首次访问中国。随同田中访华的还有日本外相大平正芳、内阁官房长官二阶堂进等人。

田中一行被安排在钓鱼台国宾馆下榻。

中午吃过饭后,周恩来和田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一次首脑会谈。

周恩来首先问候田中:“你也没有休息一下,吃了饭就来了。”

田中说:“中午的茅台酒好喝。”

周恩来说:“茅台酒比伏特加好,不上头,疲劳的时候喝一点能起振奋作用。如果你觉得茅台酒好喝,我们送一点给你,把你的威士忌改成茅台。”

周恩来的话把大家说得哈哈大笑,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周恩来回顾了田中执政40多天以来的情况,说:“首相阁下在外交上以这样高速度地进行,这在日本历史上也是很少见的。我很欣赏首相阁下9月21日宣布访华日期时跟记者所讲的,一定要使会谈取得成功,而且肯定会取得成功。我们以这样的心情欢迎首相阁下来访问。”

周恩来的赞叹是由衷的。刚刚执政一个多月,就毅然摒弃佐藤内阁的对华政策,把促进日中友好、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的主张付诸行动,田中确实表现了政治家的勇气和果决精神。

田中也表示了对周恩来的敬意。他说:“尽管从我的愿望来讲,希望加紧实现日中两国邦交正常化,但根据以往的历史经验,如果时机不成熟,这种愿望也是不容易实现的。但周总理马上对我这个愿望表示了欢迎,并邀请我到中国来访问。

也就是说,周总理马上抓住了这个时机,配合了我的愿望,做出了表示,所以我们才能迎接这个日子。我原来心里想,到中国来恐怕是不容易的。今天我能这么快到中国来访问,感到喜出望外。”

接下来的会谈是坦率的。

田中首先提出:希望在29日发表联合声明,这样可以不用在日本国会通过。

田中还开门见山地表明,要注意两个问题:第一,要谋求日中邦交正常化,就需要自动结束与台湾的关系。但要避免因此在自民党和国会内引起混乱。第二,不要因为台湾地位的变动,引起东亚形势发生变化而使苏联有机可乘。

关于联合声明,田中要大平具体谈一下。

大平接着说:田中首相不顾政治生命和个人安危,下决心访华,以解决日中邦交正常化之大业,这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因此一定要取得成功。在建交问题上,有两大问题:第一,我们充分理解中国提出的复交三原则,对中方所说的“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应予以废除”,我们无任何异议,也不要求贵国改变这种见解。可是从日本的立场来说,这个条约已经过日本国会的批准。日本作为条约当事国,是负有责任的。假如日本完全同意中方的见解,那就等于日本政府在过去20多年内一直欺骗国会和国民,日本政府一定会受到批评。所以我们的态度是,实现邦交正常化,与此同时日台条约即告终了。希望中方理解我们这一立场。第二,关于日本和第三国的关系问题,即日美关系对日本的存在具有重大意义。我们的立场是在维持日美现存关系的情况下,谋求日中邦交正常化。这次带来的联合声明草案,既充分考虑了贵方的意见,同时也反映了我们上面所谈的立场。我们希望通过同贵国的商谈,搞出一个可行的联合声明。

大平说完后,周恩来谈了七点意见:

(一)中日两国恢复邦交是双方的“大同”,也是第一位的原则。根据这条原则,其他问题总是好解决的。

(二)田中首相组阁以后,多次提到要站在充分理解中国方面提出的恢复中日邦交三原则的立场上。在此基础上我们自会照顾日本政府所面临的某些局部困难。

(三)田中首相讲得很清楚,日本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关系一恢复,日蒋条约就自行失效了,日台外交关系也就中断,我钦佩你们的果断。

(四)同意从政治上解决问题,一些历史方面的问题不要拘泥于法律条文。因此同意会谈后发表联合声明,而不采取条约形式,以后可以再缔结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基础的和平友好条约。

(五)声明中要指出,中日友好不排他。对第三国关系,日美安全条约问题,我们虽有意见,但可以不触及它。这是你们的事。

(六)联合声明中要宣告结束战争状态。你们用了“确认”战争状态结束的措辞,我们不完全同意,因为这样写法可被理解为从缔结旧金山和约后,中日战争状态已经结束。我们请两位外长用用脑子,写出一句双方都能同意的话。

(七)声明中要写上你们理解恢复中日邦交三原则。

周恩来既坚持了原则,又体谅了日方的难处。

晚上,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宴会,欢迎田中首相一行。

周恩来在致词中赞扬田中访华“揭开了中日关系史上新的一页”,同时也指出:“自从1894年以来的半个世纪中,由于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中国,使得中国人民遭受重大灾难,日本人民也深受其害。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样的经验教训,我们应该牢牢记住。”

周恩来最后指出:“促进中日友好,恢复中日邦交,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现在是我们完成这一历史性任务的时候了。”“中日两国人民应当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周恩来的讲话博得阵阵掌声。

周恩来讲完后,田中起来致答词。

但是,田中讲话中有一句话引起了参加宴会的中方人员的不快与反感。

田中说:“这次访问,我是由东京直飞北京的。我再一次深深地感到日中两国是一衣带水的近邻。两国不仅在地理上如此相近,而且有着长达2000年丰富多彩的交往历史。然而,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之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历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意。”

田中用“添了很大的麻烦”来描述日本过去几十年对中国的侵略及其损害,当场就引起很多与会中方人员的不满。当翻译把最后一句话翻译出来后,宴会厅里开始出现低低的议论声。

当时参加宴会的姬鹏飞回忆说:“周总理和我们在座的中国同志对‘添了麻烦’这句话十分反感,会场气氛一下子由热烈变得冷清。”

第二天上午,中日双方举行外长会谈,具体讨论联合声明的内容。

日方条约局局长高岛益郎的发言再次给中日谈判带来了阴影。

高岛益郎首先发言,对日方方案作了说明。他提出了四点意见:(一)不同意中方方案所说的“自本声明公布之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之间的战争状态宣告结束”。因为这样会让人觉得日台条约从一开始就是无效的。(二)中方提出的复交三原则,应当分开写,第三条“日台条约是非法的,也是无效的,必须予以废除”不能上。(三)关于台湾问题,根据旧金山条约,日本已经放弃了对台湾的一切权利,现在没有必要对此再作法律上的认定。(四)关于战争赔偿问题,蒋介石在缔结日台条约时已宣布放弃战争赔偿,因此没有必要再写入联合声明中。

高岛益郎发言的核心,是从什么时候算日中之间结束战争状态和如何处理战争赔偿问题,是以1952年缔结的日台条约为依据呢,还是由中日联合声明宣布之日起才算数?如果中方接受高岛益郎的说法就等于承认日台条约是有效的,从而间接否定我们在中日复交三原则中“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必须废除” 的原则。这些都是十分重要的原则问题。

姬鹏飞外长在会上对我方的草案作了说明,并表示不能同意高岛益郎的观点。

会后,姬鹏飞把高岛益郎的发言情况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恩来听了后很生气。

外交谈判往往是关系到国家的根本利益,有时激烈的交锋是难免的。

26日下午,周恩来与田中举行第二次首脑会谈。会谈一开始,周恩来对田中的“添了很大的麻烦”和高岛益郎的发言提出批评。

周恩来说: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使中国人民遭受了重大的损害,而侵略战争的结果也给日本人民带来灾难。中国解放后,毛主席一再强调,要严格区分极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和广大的日本人民。我们做了很多工作。田中首相表示对过去的不幸过程感到遗憾,并表示要深刻的反省,这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但是,用“添了很大的麻烦”来表述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中国人民是通不过的,这句话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感。因为普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 “添了很大的麻烦”。

周恩来进一步指出:在中国,有人不慎把水溅到了女孩子的裙子上,也可以说给你“添了很大的麻烦”。这是一种轻微的道歉。

田中解释说:从日文来说,“添了麻烦”是诚心诚意地表示谢罪之意,而且包含着保证以后不重犯、请求原谅的意思。可能是日语“添麻烦”一词与汉语的含意不一样。如果中方觉得不合适,可以按照中国的习惯改。

针对高岛益郎上午的发言,周恩来说:“我非常欣赏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所说的这样一句话:恢复中日邦交应从政治上解决,而不要从法律条文上去解决。从政治上解决,比较容易解决问题,而且照顾双方。如果只从条文上去解释,有时很难说通,甚至发生对立。”

“(中日)要建交,如同大平外相所说,就要同蒋介石断交,日台条约就自然失效。如果把旧金山条约、日台条约都拿来作根据,问题是无法解决的。我们说,只有在你们充分理解我们提出的复交三原则的基础上,才能照顾你们面临的一些困难,而不是相反。日台条约在于你们同台湾之间,但这个事实是当时美蒋关系造成的。这次在公报中可以不提这个字眼,但不能让我们承认这个条约的存在和合法。不然,就等于中国是从今天才算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治。这是我们根本不能接受的。”

在这番充分的说理后,周恩来话锋一转,严厉批驳高岛益郎关于战争赔偿的说法。他说:“你们条约局局长上午在外长会谈中的发言,我认为不是田中、大平先生的本意。说蒋介石已在日台条约中宣布放弃要求赔偿的权利,所以这次联合声明中就不必再提赔偿问题了。这个说法使我们感到诧异。当时蒋介石已逃到台湾,他已不能代表全中国,是慷他人之慨,遭受战争损失的主要在大陆。我们放弃赔偿要求,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不要使日本人民因为赔偿负担而受苦。你们条约局局长对我们不领情,反而说蒋介石已说过不要赔偿,这个话是对我们的侮辱,我们绝对不能接受。日本外务省的条约局局长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使我们感到吃惊。我们在复交三原则的基础上照顾日本政府的困难,日本也应该照顾我们的立场。”

周恩来的话入情入理,简明扼要地阐明了中国政府的立场。田中对此表示完全理解。在周恩来发言后,田中立即说:“我明白了。中国把恩怨置之度外,从大处着眼,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处理问题,日本应坦率地评价中国的立场。

关于如何表述两国间结束战争状态,也是会谈中的焦点问题。双方提供的草案中,对这个问题的表述还有较大距离。中方草案的表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本之间的战争状态自本声明公布之日起宣告结束。”日方草案的表述是:“日本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此确认,日本国和中国间的战争状态已经结束。”这一表述的潜台词是,这个问题在日台条约中已经解决,此次只是确认而已。

由于我们认为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因此对日方的表述难以接受。周恩来在第一次会谈中曾要两国外长动动脑子,想出一句双方都能接受的话。两国外长主持的声明起草小组再三斟酌,也没有找到令双方满意的措辞。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说:让我考虑考虑。经过一番考虑,周恩来用“不正常状态”来代替原来正文中“战争状态”。这个建议使中日双方都感到满意。

会谈中,田中还含蓄地表示,日本有一部分人有一种疑虑,担心像中国这样的大国会不会输出革命。对此,周恩来明确表示:中国不会输出革命,也绝不会称霸。

两国外长根据两国首脑会谈的精神,主持联合声明起草小组,就有关分歧问题紧锣密鼓地协商联合声明的具体措辞。到9月27日下午,中日双方在几个主要的问题上都达成了一致,剩下的只是一些技术性的问题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